【深度】郑州京广北路隧道逃生记

2021年07月25日 13:16
侯文超是热搜视频里拍窗叫人下车的主人公。他经历过2012年北京“721暴雨”,知道隧道下积水的危险,在水位超过轮胎2/3时果断弃车逃生。

京广北路隧道口的车辆。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唐俊

编辑 | 翟瑞民

截至2021年7月24日下午,郑州暴雨已致当地56人遇难,另有5人失踪。除了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郑州地铁5号线,京广北路隧道是人们关注的另一个焦点。

如今,随着积水逐渐排出,上百辆汽车横七竖八地地堆在该隧道南出口,目前基本都已被拖离现场。该隧道中已确认有人员遇难,具体人数还在核实中。

京广路是郑州南北交通主通道之一,相关资料显示,京广北路隧道主线全长1835米,其中暗埋段长度1360米,敞开段长度475米。

在大水灌满前,将近2公里的隧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被淹的汽车现在又是什么情况?界面新闻采访到7月20日下午从该隧道逃生的三位车主,记录下他们的故事,其中包括京广北路隧道最后一位获救的人。

在京广路与航海中路交叉口附近,停放着部分被困京广北路隧道的车辆。7月23日,王文学夫妻俩带了两个小板凳,在靠近车辆的墙角边坐了一下午。

众多车辆周围有许多人围观拍照,有一些自媒体在进行直播,但夫妻俩不愿上前,最近几天他们已经被关注太多。众人围观的一辆出租车正是王文学的车,网上流传的图片和视频已经让很多朋友都知道,他这个出租车司机当天被困在隧道了,朋友甚至建议他们把车牌取下来。

这辆出租车是王文学夫妇刚刚花了10多万元买的,正指望着它挣钱。未料到,没开多久就要面临报废。

他们叫了拖车,打算把车拖去维修公司,这样心里安定一些。下午6点,拖车到达,王文学从观众的身份转变为车主,周围的群众纷纷围上前询问当时隧道内的情况。王文学断断续续给大家讲述了大雨灌满隧道的经过,一位市民听了之后问,“你是不是就是网络视频里站在车顶的那个人?”

他指的是7月20日晚上流传较广的一则视频,在京广北路隧道口,一位男子笔直地站在一辆车顶,周围汪洋一片,水中有一个人正拿着一个黑色游泳圈去救他。

王文学站在车顶上等待救援(网络视频截图)。

当人们确认了王文学就是视频中的人时,现场沸腾起来,询问了更多的问题,有的还送上了赞扬和祝福。此刻的王文学不再躲避人们关注的目光,向大家讲述了自己被救的故事,他希望自己的救命恩人能够被更多的人知道,把正能量传播出去。

7月20日下午,王文学开车从北往南进入京广北路隧道时,车上没有乘客。“进去的时候一路畅通,没有水”,但是在快出隧道的时候,车被堵在路上了。堵车后他给妻子发了个消息,这个时间是4点4分。

王文学被堵的地方虽然还没有完全出隧道,但是已经可以看见天空,处于上坡的路段。水一开始是在车的右边流动,也就是靠近辅路的一侧。

妻子当时没在郑州,一直在查询天气情况发送给他,提醒他注意安全。聊天记录显示,4点53分时,雨下的更大了,“黑压压的”。道路右侧的水流开始变得比较急。此时,旁边的车辆已经开始有人弃车往外走。

5点30分,王文学和妻子通了3分钟的简短视频电话,妻子看到车两边都已经有较深的积水。

5点40分,妻子再次打视频给他,王文学说自己头有点晕,感觉车一直在往后走。“当时我还踩了几下刹车,在想这个车为啥往后跑,但又看了一下旁边的车和墙,实际上我的车并没有动。”事后,王文学觉得可能是当时两边水太急,让他产生了错觉。

就在跟妻子聊天的过程中,因为车窗正开着,“水呼的一下灌进隧道,很快感觉车就要飘起立了。”

5点47分,俩人挂断视频,这是当天他们最后一次视频通话,王文学手机在随后逃生过程中被水淹。挂断之前,妻子叫王文学拿上手机赶紧出来,一分钟也不要多待。

王文学从车窗爬出翻到了车顶上,“我都不记得怎么爬出来的了。”在往外爬的过程中,车已经慢慢飘起来,当他刚到车顶的时候,车头就开始往下沉,他只好往车尾处移动。

他算是当时出来很晚的车主,但是“我当时很淡定很平静,心里啥也没想,腿有力站得笔直,站如钟。”事后,王文学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那么镇定有力,他形容“如有神助”。

王文学估计自己在水中站了有三四分钟,看到旁边的高架桥上好多人在围观和拍视频,水里有个小伙子正在救人。慢慢地他的车开始下沉,他就跳到旁边另外一辆白车上。

过了一会,水面变得平静,王文学开始呼救。刚才那个救人的小伙子来到他的身边,第一句话就对他说,“碰见我你就活了。”王文学对这句话终生难忘。

小伙子将他送到辅道旁的栏杆边,交给外侧另一位施救者。站在车顶还非常镇定的王文学,翻出栏杆后反而有点懵了,不知道往哪里走。随后,他被人搀扶到路边。

6点25分,王文学借用别人手机给妻子打电话报了平安,但没有讲述具体的经过。当晚,王文学、救人者和附近被困的群众在郑州铁路局二楼过夜。手机都被淹了,王文学和救命恩人不停地重复自己的手机号码,让对方能够牢记,以便此后联系。

王文学是京广北路隧道南侧出口最后一个获救的人。

后来,隧道口的积水排干后,王文学才知道当时水下的情况。他当时站立的车辆(下图红点)正好被其他车辆支撑起来,相比于自己绿色的出租车,这辆车给他提供了足够的高度,也为他赢得了等待救援的时间。

视频截图

江先生并不是本地人,他7月20日早上从周口到郑州办事,本打算当天下午回家。

下午江先生由北向南开车驶入京广北路隧道,快出隧道时发生了堵车。“当时停车的时候,隧道里没什么水。”江先生说,这期间大家没有任何担心,也没有任何人下车。

他在车内一直关注窗外的水流变化,5点之后,水流越来越大,可以看到后面的车上已经陆续有人往外走。江先生打算再观察一会,也一直在收听交通广播,但当时广播对于该路段的交通信息没有任何提醒。

又过了一会,江先生所处位置的水位已经接近汽车底盘,他打算下车看看什么情况,脚刚着地就发现水流已经很湍急,快站不住人了。再往后一看,已经有车被水冲得飘起来,他赶紧叫车上同行的人下车。

“我们算是中间阶段离开的,之前已经有人往外走了。”他说。

江先生离隧道暗埋段出口只有四五米,此后还有将近200米的上坡路。“走了四五米到平地后,我们爬到了路中间的路肩上,三个人手拉手趟出去。”当江先生完全走出隧道时,京广北路隧道已经完全被淹没,他看到他的车飘起来了。

当天晚上郑州几乎所有酒店满员,他们在一家酒店大堂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由于下车着急,江先生只带了手机和少量现金,在洪水中走过之后满身都是泥。一位好心人送给了他一套球衣,他得以换上干净的衣服。

7月22日,江先生再次到隧道口,这次去是为了寻车。他看见自己的车被压在一堆车中间,心里挺不是滋味。当时现场工作人员说,第二天可以去拖车。但7月23日他再去现场时,所有的车都已经不见了。

江先生打110和政府部门电话,都不知道车去了哪里。后来通过交警大队了解到,这些车辆已经统一拖出停放在了京广路和航海中路的交叉口,以及庆丰街。

7月23日下午,江先生在航海中路找到自己的车时,车内已经面目全非。担心被洪水泡过的车有污染,江先生和朋友带上口罩仔细查看车辆,看完后认为“这车肯定没法用了。”

站在车旁,江先生情绪低落,他担心要被妻子数落,因为当天妻子不同意他来郑州。他还担心保险公司是否能够理赔,如果不赔的话,自己要承担10多万元的损失。

航海中路至少停放了26辆被困隧道内的车辆,有的车外观完整但内部已被泡坏,有的车后视镜掉落,有的挡风玻璃破碎,有的车已明显变形。车内的口罩、眼镜、玩具、纸巾、衣物、水杯等物品,还能看出当初车主的使用痕迹。

当天下午有四位车主来寻车,有的人愁容满面,有的依然在跟周围的人开玩笑。附近居民告诉界面新闻,一位女士在找到自己的车后,趴在车上失声痛哭,情绪一度失控。

隧道内被拖出的车辆损毁严重。摄影:唐俊

另一位幸存者侯文超关于隧道被淹没的时间节点、水流变化的回忆,与王文学的经历基本吻合。

侯文超也是下午4点钟左右进入隧道,从北向南行驶,进入隧道时没看到水,后来才慢慢涨起来的。当时侯文超也是已经出了隧道口正在上坡,即将完全驶出隧道。

侯文超回忆,一开始水上涨的速度比较缓慢。5点40分,侯文超给朋友打了一个电话,然后过了几分钟水就突然上涨的速度非常快。

就像王文学记住的时间点——5点40分到5点47分之间水突然变大。也就是说,当真正意识到危险来临时,留给车内人员的反应时间并不多。

侯文超是热搜视频里拍窗叫人下车的主人公。他经历过2012年北京“721暴雨”,知道隧道下积水的危险,于是在水位超过轮胎2/3时果断弃车逃生。他开车门时,水已经开始往车内灌。

当时,他赶紧往隧道外跑,不停地敲打两旁车辆的窗户,提醒车内人员应该下车逃生了。大部分车主听从建议快速下车,有一些则仍在犹豫。侯文超出去后,看到有些人仍不愿下车,又返回水中拍打了几个车门,叫他们下车。

“不愿下车就是两个原因,一个是认识不到将面临的危险,一个是心疼车不想放弃。我告诉他们,再不出来马上就会被淹死,命最重要。”侯文超估计,在他提醒下,有二十多辆车的人相继下车,因为时间有限而车又太多,无法提醒更多人。

当时所有交通工具都停运,侯文超开始步行往家走。往南不能去,往西路被堵,往北也走不通,最后只能往东。一路都是积水,最深的地方齐及他的胸部。同行的人与他互相搀扶,他还在一个酒店休息过一段时间,喝了一些热水。

侯文超下午6点左右出发,直到次日凌晨2点才回到家中。他明白,他逃过一劫。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