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TikTok上靠读书获千万点赞的年轻人

2021年07月23日 09:00
年轻的TikTok用户们正在通过短视频与数百万人分享他们对书籍的热爱——在一分钟都不到的时间里,他们通过自己的方式和表达让自己喜欢的书籍跃然线上,并重新塑造着出版界。

从左至右,分别是@abbysbooks, @aymansbooks和@hellyeahbooks三位TikTok用户的视频截图。

2020年8月,来自英国什鲁斯伯里的16岁女孩凯特·威尔逊在社交媒体视频平台TikTok上分享了一系列读书语录,“从来不说我爱你,一举一动却都是爱你。”伴着忧郁的背景音乐,视频中,这位学霸手里拿着几本名著,一本接一本地分享书中的爱情名句。《双城记》中写道,“你是我灵魂的最后一个梦。” 《呼啸山庄》中写道,“不论我们的灵魂是什么做成的,他的灵魂和我的灵魂是一模一样的。”《简·爱》中写道,“我爱你就如同爱我自己。”该视频的点击量已经超过了120万次。

威尔逊的TikTok账号@kateslibrary在话题#BookTok上的热度持续上升,关注量越来越高。#BookTok是一个专门分享书籍和阅读的话题小组,浏览量已达96亿次,并且还在不断增加,被称为互联网上最后一个健康向上的角落。在这里,以年轻女性为主的用户群体,通过短视频分享自己喜欢的书籍以及阅读所受到的启发。有些做得好的短视频非常有趣,将文学和阅读体验以轻快新潮的方式呈现出来。@kateslibrary在短视频里分享了“有一些作品,主人公本来是奉命去杀死另一个人,两人最终却坠入了爱河”。 @abbysbooks则让观众看到了她所谓的“书虫做的事”,而 @emilymiahreads的表现“就像是你12岁的时候被爸妈发现为了一本书而哭得稀里哗啦的”。

这些短视频能够吸引数以百万计的浏览量,重新激发了年轻读者对于书籍的喜爱。15岁的米雷耶·李说道:“去年10月,我发现了#BookTok。六年后,我又重新开始阅读了。”目前,李和她13岁的妹妹伊洛迪共同经营着TikTok账号@alifeofliterature,关注度非常高。

@alifeofliterature目前的粉丝数已经超过了30万 图片来源:TikTok

米雷耶姐妹俩在TikTok上做短视频分享读书体验的想法,来源于之前米雷耶尝试说服她妹妹去看绮拉·凯斯的青少年小说《决战王妃》的经历。一开始,伊洛迪并不乐意:“我不想看书,我对游戏更感兴趣。”但她开始读这本书之后完全爱不释手,于是在TikTok上创建了自己的账号,通过发布短视频来分享阅读《决战王妃》时所产生的情绪,或者说是“审美感受”。

后来,伊洛迪有一个视频在一天内收到了1000次点赞,于是米雷耶也决定加入妹妹,一起做短视频。到现在,她们的账号@alifeofliterature已经有30.5万粉丝和超过600万个点赞。她们最火的一个视频是E·洛克哈特的作品《说谎的人》。视频中,一张张美丽又充满戏剧张力的海岸线美图闪现而过,而她们正是通过这种方式总结了小说内容。正如这对姐妹所说,我们做这些视频的目的,就是“把我们的阅读感受通过这些形式表达出来,吸引更多的人来读这些书”。

这听上去似乎是用一种简化的方式来谈论书籍,但是米雷耶和伊洛迪知道,利用这种热潮是吸引读者的有效策略。米雷耶说道:“我觉得,归根结底,很多人不愿意读书,是因为他们一看见书,第一反应就是‘你还嫌我的家庭作业不够多吗,真是谢谢您嘞’!我尝试着去影响我身边的朋友,希望他们也能读一读《决战王妃》或者是维多利亚·阿维亚德(Victoria Aveyard)的奇幻小说《红皇后》(Red Queen),但是他们就是不乐意。但是,如果我们换一种方式,通过大量图片,配合着当下热门的流行音乐,那么他们的接受度就会大大提升。人们都喜欢这种方式,所以我们也一直在做这件事情。”

随着#BookTok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许多文学作品的确得到了更多的关注。例如,亚当·施华拉(Adam Silvera)于2017年出版的畅销小说《最后他们全死了》(They Both Die at the End)。最近,用户们纷纷开始发布自己读书前和读书后的对比图,几乎每个人在最终读完这部作品的时候都哭了。今年3月,这部作品跃升至青少年小说排行榜的首位,单周销量超过4000本。这本小说目前已在英国总共售出20多万册,其中2021年的销量占了超过一半,而这正是多亏了#BookTok上数千个相关短视频带来的热度(#adamsilvera这个话题的浏览量已经达到了1080万次)。

从左至右,分别是@kateslibrary, @alifeofliterature和@emilymiahreads三位TikTok用户的视频截图。

出版商对于这种现象也非常感兴趣。专门从事儿童和青少年书籍营销和品牌顾问工作的凯特·麦肯纳表示:“在万千读者当中,一定会购买青少年书籍的读者却只有几千个,仅限于这类书籍的忠实爱好者。但#BookTok上那些精炼有趣的短视频却能带给人不一样的兴奋感,这种全新而强有力的方式给了那些不读书的群体接触并参与进来的契机,从而将更多的人转变成阅读爱好者。这些短视频成功地运用影视化的方式让读者直观地了解到书籍的简要内容,而这也是出版商长期以来在做书籍营销时所尝试使用的方式。但是TikTok用户们的做法显然更为简单,也更加聪明,因为他们的创作是基于自己真实的阅读体会。只有真实的体会才能赋予文字生命,才能展现出无法用言语表达的读书感受。”

西蒙-舒斯特出版公司的市场营销和宣传经理奥利维亚·霍洛克斯之前负责过施华拉的小说,最近她所关注的另外一部作品特蕾西·迪昂(Tracy Deonn)的《传奇》(Legendborn)也在#BookTok上“重获新生”。霍洛克斯说道:“越来越多的用户想要蹭热度,纷纷开始创作自己的内容,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就像是脸书上曾经红极一时的‘冰桶挑战’一样,这些在TikTok上涌现出来的热潮也正在以同样的方式为人们所竞相追逐——如果你不想错过时代的浪潮,那就必须拥有一本尽人皆有的书,积极主动地跻身于浪潮之中。”

霍洛克斯认为,#BookTok的用户所捕捉的是人们对于一本书的“本能反应”,而书面评论是无法表达和传递这种感受的。她说:“事实上,关键就在于内容的精炼和重点的传达。观看这些内容的人想要收获的是更为快速、更为新潮的体验,比如,你只需要观看一段32秒的视频,视频里的某人介绍道:‘这本书讲述了性少数群体的爱情故事,令人心碎,同时,它也是一部推理小说。’然后,观众就会想:‘哦, 好吧,这些都是我感兴趣的东西,我要去买一本来读读看。’”

青少年的情感生活往往是非常不稳定的,常常像是坐过山车一样从强烈的高潮一下子跌到崩溃的低谷,而那些能够激发青少年们情绪宣泄的书籍最为畅销。麦肯纳表示:“浪漫故事和悲情书籍似乎都非常受欢迎。如果一本书能够牵动读者的心弦,它就更有可能保持读者持续的关注。”

能够激发青少年们情绪宣泄的书籍最为畅销 图片来源:Unsplash

20岁的艾曼·乔杜里是芝加哥一所大学的学生。之前,她在TikTok上发布了一段刚刚读完玛德琳·米勒 (Madeline Miller)的代表作《阿基里斯之歌》时的视频,视频中的乔杜里哭得撕心裂肺(又显得很滑稽)。视频发布之后,乔杜里发现,她的账户点赞量激增。乔杜里说:“现在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流行趋势,你只需要谈论一本书,或者甚至是加上一段你在看书时看哭了的视频,人们就会产生好奇。他们可能会想,原来这本书这么精彩吗?还是说书里有什么内容会让人如此悲伤,以至于无法控制情绪,忍不住在公众面前表露出这么脆弱的一面吗?这种能够让我流泪的书,我会毫不犹豫花钱去买。”

当然,吸引人的也不全是浪漫故事和几滴眼泪。美国少年“ccolinnnn”就凭借其幽默的短视频作品收获了2170万次点赞。他的视频大多是为直播做预告,而他的直播内容都是给孩子们读睡前故事。除此之外,艾米丽·拉塞尔发现,自从她分享了一段关于她平时喜欢去的书店的视频之后,她的账户@emilymiahreads就受到了热烈的关注,目前她的账号已经获得了120万次点赞。还有一些用户通过拍摄特别搞笑的视频讽刺了一些文学隐喻,例如“白人作家是怎样描写东亚女性的”“当你穿过城堡跑向你的爱人时,应该穿什么样的裙子才能显得浪漫”还有“我觉得我读书时的样子VS实际上我读书时的样子”等等,关注度都很高。

乔杜里说,她是在疫情封锁期间开始在#BookTok上发布视频的,“(因为)隔离实在是太无聊了。其实我从来没有计划过要制作这些内容,我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的或是新鲜的东西好说。”但是如今,她的账号@aymansbooks已经拥有25.8万粉丝,获得了1620万次点赞。

凯特·威尔逊同样也是在疫情封锁期间开始在#BookTok上活跃起来。她说:“我有很多喜欢的书,我希望能够找到更多人可以和我一起谈论这些书。实际上,我们学校里有很多人,之前我从来都没有跟他们说过话,但是他们发现了我的TikTok账号之后,都主动来找我聊我分享过的那些书。”到2020年12月份,就连出版商都会经常联系她,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通过TikTok“真的能提高图书销量”。

拉塞尔是一名21岁的理科学生,自从在平台上分享了短视频之后,从2020年9月底开始,她也收到了出版商和作者寄来的书。她说:“我至今仍然不敢相信我能和这些出版社合作,这一直都是我的梦想。”

《长日尽处》
[美]斯蒂芬妮·加伯 著 刘勇军 译
湖南文艺出版社 2021-1

#BookTok上的热点内容往往会集中在5本左右的“热门”书籍上。现阶段,#BookTok上最热门的书包括斯蒂芬妮·加伯的奇幻小说《长日尽处》、玛丽莎·梅耶尔的《无情》(Heartless)以及萨拉·J.玛阿斯的《仙灵王庭纪》系列。费丝·杨(@hellyeahbooks)说道:“在#BookTok上,最受欢迎的总是奇幻浪漫题材的书。你想要推荐一本书吗?很简单,只要告诉观众,这本书是关于主人公相爱相杀的故事就完事了。”

杨补充说道:“一开始,你刚加入这个圈子的时候,很快就会发现所有人都在谈论的也就是热门的那6到10本书。而越是这些受欢迎的书,往往就越会是‘主流向’的——基本上都是关于异性恋或是白人的故事。我认为这一点正是这个圈子最需要改变的。我们应该更多地听到:‘嘿,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找到代表自己的圈子?在这里,这些书能够代表你的心声。’我是双性恋,但是我刚刚加入#BookTok的时候,读到的全都是有关于异性恋的书。对于我而言,能够找到一些反映我这类群体相关的书籍,意义非凡。”她特别引用了克莱尔·莱格兰德的“Empirium”三部曲,这是她读过的第一本以双性恋为主角的作品。

杨现在22岁,她说:“在去年第一次封锁之前,我一直觉得TikTok是个非常荒唐的东西,我真的觉得只有十几岁的孩子才会用TikTok。但是现在,我认为#BookTok是一个非常有爱的话题小组,在这里我可以找到跟我一样喜欢同类书籍的人,我也可以自由地谈论我喜欢的书,感觉有点神奇。”

(翻译:刘桑)

来源:卫报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