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本格风味的日常之谜:两位推理小说作者的对话

2021年07月21日 11:00
日本有了名义上承袭本格但有所突破的“新本格”,随后又从新本格运动中诞生了诸多流派,日常推理就是其中之一。

图片来源:图虫

推理类别的影视图书作品近年来又迎来一波新浪潮,其中的代表作有《唐人街探案》和《沉默的真相》。前者曾收获了“非常本格”的评价,《唐人街探案3》宣传片中更是直接用上了“本格”二字。或许非推理小说迷要多问一句,到底什么是“本格”?

“本格推理”这一标签其实是舶来品,“本格”原为日文,意为“正规、规范”。“本格推理”是上个世纪20年代的日本推理小说作者为对标欧美黄金时期古典推理作品而创造的词汇,相当于一个向外界宣传的标签——“这才是真正的推理小说”。如今,“本格”则代表着这类作品最基础的诉求——复古和正统。

本格推理以谜题和解谜为主,强调线索公平、逻辑严密,其本质是一种智力游戏,由作者出题,读者解题。因为“本格推理”更注重推理小说中的“谜案”而不是“故事”,所以“本格推理”常常以单元剧的形式出现。比如在很多人耳熟能详的《名侦探柯南》中,柯南在每两集左右的短剧里破解一个案子。在这种情况下,作品更多着墨的是案件的趣味性以及柯南破案的过程。

正因本格推理缺乏故事性以及真实感,很快便被以松本清张为代表的社会派推理洪流所淹没。虽然中国的推理小说历史相对割裂,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推理作家早年间也深受社会派影响,创作出的小说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紫金陈的《长夜难明》以及《坏小孩》就是其中的代表作品,这两部作品也被改编成了此前火爆的网剧《沉默的真相》和《隐秘的角落》。社会派推理小说也一直是推理小说中主流的创作和阅读方向。可以说,社会派是中国推理文学中最浓厚的一笔,以至于几乎彻底淹没了其他风格的推理小说。

但读者的审美也在逐渐发生变化,总读相似的社会派推理小说难免觉得腻味。于是,日本出现了虽然名义上承袭本格、却有所突破的“新本格”,随后又从新本格运动中诞生了诸多流派,日常推理就是其中之一。

钟声礼 出版社供图

01 日常推理魅力何在

日常推理承袭了本格推理的重视谜题与解谜,舍弃了悬疑与恐怖,另外添加了具有日常感的故事。自1989年北村薰的《空中飞马》起,逐渐有更多作家开始尝试此类创作。相泽沙呼就是其中之一。日常推理虽然因为舍弃了悬疑而使得剧情没那么跌宕,却又因为日常本身的“现实感”而获得一众读者青睐。更因为其贴近传统文学以及结局总来带微苦的余味,而令人回味无穷。近些年,原本重视逻辑的作者,如青崎有吾也创作出了如《风之丘五十元硬币之谜》等日常推理小说。

相泽沙呼于2009年凭借《午夜零点的灰姑娘》获得东京创元社主办的第19届鲇川哲也奖并出道,此后的创作多以日常推理为主。今年7月,由推理作家陆烨华、时晨、孙沁文联合举办的“第一届QED长篇推理小说奖”首奖作品《放学后的小巷》发售,也是一本日常推理作品。这部小说的作者钟声礼对日常推理前辈作家相泽沙呼有着许多疑问。日前,二人展开了一次和推理有关的对话。

钟声礼:作为推理小说的创作者,我也十分喜欢本格推理与日常之谜,有时会尝试将本格推理的“逻辑”与日常之谜的“故事”相结合,但往往效果不是很好。请问怎样可以更好地在推理作品中写出逻辑,并与日常的故事相结合?

相泽沙呼:这个我也想知道……(笑)虽然我自己也不是非常清楚,但是需要注意的是,日常之谜是通过解开日常中的谜题以深化故事的小说,是以写出将故事与逻辑融合为目标的小说。 

《放学后的小巷》
钟声礼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21-7

钟声礼:你没有特别喜欢的日常推理的作家? 他们对你的创作产生了哪些影响?

相泽沙呼:我在十几岁开始阅读加纳朋子和北村薰时就受他们的影响。那个时候,日常推理的作品还没有多少。特别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北村老师的“春樱亭圆紫”系列,我很惊讶日常和推理竟然能融合得这么完美,可谓是逻辑与塑造人物得兼,不可多得的珍贵作品。

02 “日常之谜”的“杀人挑战”

早些年已有作者尝试将科幻色彩融入推理小说之中,如今,这类小说更多被称为“设定系”推理小说。所谓“设定系”推理小说,则是在普通推理小说“常识”的框架上拓展出一些“设定”,通过增加谜题的条件以使推理获得更高的趣味性。不过,这类小说一直以来只是溅起水花,未能引起巨浪。如日本知名的“鲇川哲也奖”中较为有名的第二十二届获奖作《体育馆之谜》(青崎有吾著),是非常复古的逻辑流本格推理——看过《唐人街探案1》的朋友可能不会太陌生。此前也有连续数年的获奖作都是日常推理的情况,其中就包括了第十九届获奖作《午夜零点的灰姑娘》,其作者正是相泽沙呼。

直到2017年,今村昌弘凭借“设定系”推理小说《尸人庄谜案》获得第27届鲇川哲也奖,横扫各大推理榜单,“设定系”一词又一次正式摆在台面上。在随后的几年,“设定系”以令人震惊的速度迅速崛起,不可小觑。从近年的趋势来看,“设定系”似乎是更符合日本读者口味的推理小说,它用各式各样的设定增添了推理小说的趣味性、复杂性,因而广受好评。许多读者也因此认为,设定系推理小说将成为推理小说的未来,越来越多的创作者也走上了“设定系”的写作道路。在此背景下,《心灵侦探城塚翡翠》应运而生。令人称奇的是,《心灵侦探城塚翡翠》将“设定系”运用得令人咋舌,更与传统的本格推理进行了难以想象的结合,完成了领先时代的创新。

《心灵侦探城塚翡翠》不仅作为设定系存在,也使本格推理达到了新的高度。它占据了推理届的各大榜单,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心灵侦探城塚翡翠》
[日]相泽沙呼 著 罗亚星 译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21

钟声礼:你凭借日常推理短篇集《午夜零点的灰姑娘》出道,之后的作品大部分也是日常之谜,但本次的《心灵侦探城塚翡翠》被认为是“设定系”和本格推理。有很多读者认为你在这部作品中完成了一次转型,不过我觉得这部作品里依然保留了你的一些创作特点。在创作这部作品时,你完成了哪些方面的转变以及保留了哪些东西?

相泽沙呼:对于平时总是写着没有人死去的“日常之谜”这种推理类型的我来说,这次是第一次写“有人被杀死”的推理作品(笑)。因为是幽灵揭穿犯人的故事,所以必须要有人死去。

在出道十周年的这年,为了实现之前一直有预热的“medium(灵媒)”故事情节,推理作品中的“杀人”是必要的。出道十周年的我写出这部小说,也许是命中注定的也说不定。

03 中国本土推理小说中,“日常之谜”渐渐显露头角

中国的推理小说环境在互联网时代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随着各大推理论坛的建立,原先难以被接触到的日本推理作品逐渐出现在读者的视野里。中国推理慢慢走上了日本推理的老路,对社会派的审美疲劳使得一些读者开始接触更加偏向“本格”的作品。新本格运动已经过去三十余年,但对于中国读者来说仍是新鲜事物。短短数年,中国推理受到了大量日式推理作品的影响,读者群体也因此十分割裂。

对于中国推理读者来说,摆在面前的既有新鲜的“设定系”,也有复古的“本格推理”,既有“新本格”,也有“社会派”,在众多种类中,“日常推理”仍是较为被忽视的存在。2018年由华斯比主编的《给孩子的推理小说》第一次以日常推理为核心组稿,2019-2020年黑猫文库也陆续出版了《春日之书》《写字楼的奇想日志》等日常推理作品。在中国推理时代的海洋里,日常推理的礁石渐渐展露,《放学后的小巷》以日常推理姿态夺得QED首奖也是标志之一。

日常推理往往以“人心”为核心,作者往往非常重视人物的塑造。相泽沙呼在日常推理作品之外还创作过一些其他类型的小说,对人物内心的塑造也颇为出色。

钟声礼:相泽老师的非推理作品《下雨天,不上学》《教室里的并排封底》中有大量描写少女们内心细腻的情感,我觉得这正是相泽老师非常擅长的部分,同时也很符合日常之谜的基调,但也有人觉得“内心”的部分非常难写,谜题反而更好构思。

相泽沙呼:作为作者的我,是没有作品中的“名侦探的洞察力”的,我所写的“日常之谜”中也有一些是刻意的、非日常性的谜团。正因如此,我才有意识地将其融入日常之中。也就是说,仔细地挖掘日常里登场人物的细腻情感,也许非日常的谜团也会落入日常之中。

另一方面,关于创作时的苦恼,可能是因为受限于字数和页数。我总想把“主角的情感”和“推理上的诡计和逻辑”都深入地写,但为了不让逻辑不完备,追根究底地反驳与反证的话字数就会增加,深入心理描写的话字数也会增加——并且,有些读者只喜欢其中之一。

也不仅仅是页数的原因,文章若是丧失了平衡感,读起来也会很吃力,会成为故事的瑕疵。我总是为了平衡感烦恼。

钟声礼:你的《medium 心灵侦探城塚翡翠》续作《invert 城塚翡翠倒叙集》即将发售,相信很快也会引进到中国内地,可以向中国读者介绍一下这部作品吗?

相泽沙呼:正如《城塚翡翠倒叙集》这个标题一样,是一部以犯人视角描写翡翠和犯人之间对决的作品。因为在该作品里,大家是在知道犯人是谁的基础上阅读的,所以我很乐意见到大家抱着“侦探是通过怎样的推理来得到犯人身份的”这份期待来阅读。值得欣喜的是,听已经读过这本书的日本读者和书店店员说,比起《medium》更喜欢《invert》。希望中国的读者也能期待这部作品吧!

《invert 城塚翡翠倒叙集》
相沢沙呼 
講談社 2021-7-7

推理小说已经不仅仅作为单一类型存在,而是开始尝试与其他类型作品作结合。作为推理小说的代名词,“侦探”二字也成为一种文化标签被广泛挪用,有本格推理的忠实拥趸表示不满,也有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的人期待更“跨界”的作品。推理界从来不缺乏争论,无数佳作就是在这类争论中诞生的。但毫无疑问的是,追求“复古”的本格还在继续发光发热,只不过以一种另外的方式继续感动着推理世界的读者。

作者简介:

钟声礼,新锐推理作者,短篇推理小说《时钟不会撒谎》荣获第二届“连城杯”全国高校推理小说征文大赛一等奖及最佳创意奖,日常之谜短篇连作集《堕落巷不堕落》获得第一届QED推理小说奖首奖。

相泽沙呼,主要作品有《午夜零点的灰姑娘》《雨天不去学校》《心灵侦探城塚翡翠》《小说之神》等。其中《午夜零点的灰姑娘》获得第19届鲇川哲也奖,《心灵侦探城塚翡翠》获得2020年“这本推理小说真厉害”第一名。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