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

硅谷著名孵化器创始人点评中国同行:数量实在太多了

罗松松 2016/05/05 07:00 A
在中国,遍地开花的孵化器很难为创业者提供一整套的服务,“二房东”的商业模式正面临考验。

硅谷孵化器Founders Space联合创始人Steve Hoffman。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有太多孵化器,实在是太多了,大多数都不能给创业者提供与众不同的价值,他们都太像了。”硅谷孵化器Founders Space联合创始人Steve Hoffman近日在深圳接受界面新闻专访时表示。在此之前,他已经造访过北京、杭州、上海、成都等地的创业空间。

上周,深圳老牌孵化器“孔雀机构”因为资金链问题被迫关门。两个月前,深圳的另外一家孵化器“地库”因为经营不善被迫转让,遍地开花的孵化机构开始出现困境。

本质上,中国的孵化器大多数都只是为创业者提供了一个办公场所,缺乏一整套的服务体系,他们通过政府给予的土地或租金优惠获利。

正是在各种政策的刺激下,孵化器过去两年数量暴增,现在已经出现了“孵化器太多,创业者不够用“的局面。加上部分城市的土地价格飙升,孵化器的真实经营状况出现危机。

来自科技部的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新增各类创业孵化器4000多家,而在2015年之前,28年来的孵化器数量总计还不到1600家。一窝蜂搞孵化器造成了入驻率低、同质化明显的现象。

“那些不能够独树一帜的孵化器未来将很难生存,仅仅靠出租空间的商业模式是不会成功的。因为办公空间到处都有,资金到处都有,那些只能够提供便宜办公场所的孵化器到头来只能亏钱,这种商业模式不会成功,创业公司真正缺的是好的教育。”Steve Hoffman说。

美国大多数的孵化器都聚集在硅谷。那里有诸多高校,顶尖的互联网企业,以及一大批经验丰富风险投资人。孵化器的角色早已经不是场地提供者,定位也各不相同,在选择接纳何种创业团队时拥有一定的话语权。

“很多中国的孵化器没有设置门槛,他们只是希望填满办公空间。在国外,好的孵化器的要求非常高。”Steve Hoffman说。

以明星孵化器Y Combinator为例,他们招募的大多都是已经开始运作的小公司,录取条件十分苛刻,一旦申请成功,创业团队可以获得一整套的创业服务以及广阔的人脉资源。但前提是交出公司7%的股权,而且需要在短时间内实现企业的快速增长。

Founders Space的定位和YC不同,他们专注于为创业者提供课程,和世界各地的政府合作,他们的绝大部分收入也来源于此,这块业务目前能够实现收支平衡。另外,他们也会从申请者中选取有投资潜力的创业公司,为他们提供免费的课程,但是要求获得一定的股权。

Founders Space成立于2010年,总部位于旧金山,2015年被福布斯杂志评选为”最适合美国以外的创业者进入硅谷的孵化器”。Steve Hoffman本人是一位连续创业者,同时也是一位天使投资人,目前在Founders Space担任的角色是“队长”。

以下是采访摘录:

界面:一个好的孵化器需要具备怎样的条件?

Hoffman:好的孵化器可以为创业者提供独一无二的价值,他们可以专注于硬件,机器人,或者是医疗设备等领域,这样可以为创业公司提供更系统的服务,打造出一个生态系统。在中国,如果有孵化器能够提供其他地方不能提供的价值,我相信创业者愿意为此付出更多。

界面:如何看待现在中国“孵化器”过剩的现象?

Hoffman:在中国,很多孵化器都是从政府手里拿到资源,他们可以得到更便宜的土地、更低的租金,所以他们才建立了这个空间。很多中国的孵化器都是“人工的”,不是市场发展到某一阶段的自然产物。

在任何市场,任何时期,当一种新事物出现的时候,你会发现有很多的新进入者,但是这种现象在中国尤其突出,使得这门生意看起来实在是太吸引人,市场上出现许多新的孵化器是一种自然趋势,但是只有最好的会留下来,其他的都会黯然退场,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界面:你觉得好的“孵化器”应该具备什么素质?

Hoffman:我希望人们能够成立一个真正的孵化器,而不只是办公空间。如果你只是出租了一个联合办公的空间,就像很多中国孵化器这样,就不一定需要太多的创业经验,因为你需要做的只是设计好这个空间。但是如果你需要教育这些创业者,那么我希望你最好是拥有,或者至少有个一个创业公司。

我做过3个创业项目,经历过一些痛苦,也学到了很多。当我在教他们的时候,我都是从自身的经历出发,我会告诉创业者们:“不要做这个,我知道的。”

我希望在中国运营孵化器的人能够拥有一些创业经验,如果你没有,那么你就是在假装教他们,他们也不需要,因为他们可以看书。另外,我希望人们能够真的关心创业公司,努力工作,提供有质量的项目,而不是为了赚快钱,或者是在土地上做文章,因为创业真的很难。

界面:Founders Space进入中国想要带来什么?又想改变什么?

Hoffman:我们认为教育很重要。我觉得中国的创业公司需要不同的观点,我们可以带来我们的观点,硅谷的观点。我们想要挑战这里的教育系统,希望创业公司能够想的不一样,更富创造力。

阅读更多有关科技的内容,请点击查看>>。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28)

分享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26)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