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华仪实控人遭终身市场禁入,近30%股份遭流拍,谁会接这个烫手山芋?

2021年06月11日 10:52
6月15日,折价逾2折再拍。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郭净净

6月10日,遭监管处罚第二个交易日,ST华仪(600290.SH)触及跌停板,股价跌4.94%,报收2.31元/股。

6月8日刚收获涨停板的ST华仪当日盘后公告,收到浙江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据此,该公司及公司实际控制人陈道荣父子在内的19位高管均遭到监管处罚。

涉及三大违法事实

浙江证监局指出,经查明,ST华仪及相关当事人存在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情况、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担保情况、未披露违规使用募集资金情况等违法事实。

具体看来,2017年至2019年,ST华仪通过控股股东华仪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华仪集团”)实际控制的乐清市合颐贸易有限公司、浙江伊赛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账户及部分员工个人账户走账,通过多道划转,最终将上市公司资金转至华仪集团及其关联方。上述行为构成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累计发生额23.2亿元,余额11.41亿元。

其中,2017年资金占用发生额2.52亿元,期末余额2.52亿元;2018年资金占用发生额13.33亿元,期末余额6.56亿元;2019年资金占用发生额7.35亿元,截止调查日余额11.41亿元。直至2019年11月25日,ST华仪才发布《关于公司违规担保、资金占用等事项的公告》,披露存在关联方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ST华仪上述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未按照规定及时进行临时公告,亦未在2017年年报、2018年半年报、2018年年报和2019年半年报中如实披露。

其次,ST华仪及其全资子公司华仪风能有限公司、浙江华仪电器科技有限公司为华仪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累计担保金额10.875亿元。其中,2017年担保发生额2.58亿元,2018年担保发生额8.295亿元。ST华仪上述担保未经股东大会审议,未按照规定及时进行临时公告,亦未在2017年年报、2018年半年报、2018年年报和2019年半年报中如实披露。

此外,2018年及2019年,ST华仪未按规定用途使用募集资金合计4.94亿元:2018年涉及金额3.07亿元、2019年涉及金额1.87亿元。其中,包含于前述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金额2.36亿元,其余用于该公司归还借款及日常经营支出。ST华仪未按照非公开发行方案所列用途使用募集资金,未经股东大会审议而擅自改变募集资金用途,其披露的2018年半年度、2018年年度、2019年半年度募集资金专项报告存在虚假记载。

上述违法事实有公司公告、董事会及监事会资料、公司自查报告、审计机构核查报告、相关人员谈话笔录、担保协议、银行资金流水、财务凭证等相关证据证明,足以认定。鉴于此,浙江证监局确认,ST华仪的上述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构成了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上述违法事实确认后,浙江证监局对ST华仪及19位高管给予警告和相应罚款。

实控人父子遭禁入证券市场

浙江证监局认定,ST华仪实控人陈道荣父子三人均为上述违法行为的相关责任人。

其中,陈道荣筹划、授意并指挥他人从事资金占用、违规担保及违规使用募集资金等多项违法行为,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三款所述的实际控制人指使从事信息披露违法行为;陈道荣长子、ST华仪董事长兼时任总经理陈孟列知悉、同意并参与了上述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等事项,对上述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负有主要责任;陈道荣次子、ST华仪董事陈孟德在任期内相应定期报告上签字承担保证责任,是ST华仪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其他直接责任人员。

就此,浙江证监局决定,对陈道荣(时年65岁)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并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陈孟列(时年37岁)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并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陈孟德(时年34岁)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万元罚款。

上述处罚下达后,陈道荣及其次子陈孟德并无疑义,但陈孟列却提出申诉并请求从轻、减轻处理。他在申辩材料中提出:其一,没有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主观故意,违法行为系受他人指使;其二,主动交代违法行为,统领公司及相关人员积极配合调查且有立功表现;其三,通过归还占用资金、积极应对诉讼仲裁、加强内控管理等方式,主动消除、减轻违法行为后果;其四,积极推动公司发展。

但浙江证监局对陈孟列的申辩意见不予采纳。该局认为,ST华仪涉及多项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持续时间长、涉及金额大。陈孟列作为董事长、总经理、虽为积极筹划推动,但知悉,同意并放任违法行为的持续发生,未能勤勉尽责维护上市公司及股东权益,未能保证信息披露信息真实、准确、完整,对上述违法行为负有主要责任;其提出的如实交代并配合调查是其法定义务,维护公司利益是职责所在,推动公司发展与本案无关。

需要注意的是,浙江证监局强调,自宣布决定之日起,被采取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的当事人在禁入期间内,除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但界面新闻了解到,上述处罚下达后,ST华仪至今未披露陈道荣、陈孟列等人士的职位变动信息。投资者也于6月9日在互动平台追问:“公司董高监里面,有哪些人不符合任职要求需要辞职的呢?”对此,ST华仪至今未有任何回应。

图片来源:上交所e互动

界面新闻了解到,截至2021年3月31日,ST华仪股东总户数30024人。长期代理投资者索赔事项的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认为,在2017年1月1日至2019年11月25日期间买入股票,并在2019年11月25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的受损投资者,可以索赔,要求ST华仪及其实际控制人赔偿部分损失。

控股股东持股首次流拍后价折22.47%再拍

ST华仪于2007年2月上市,是温州地区首家主板上市的电气企业;目前,该公司以输配电和风电为两大主业,还涉足环保、金融投资、国际贸易、工程总包等业务。

界面新闻了解到,近五年来,该公司出现经营问题。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该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842.16万元。尽管在2017年扭亏为盈至5982.65万元,ST华仪却在随后两年迎来更大亏损,2018年、2019年分别亏损8302.46万元、29.15亿元。2020年,公司业绩好转,盈利3407.04万元,但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仍亏损6596.77万元。2021年一季度,ST华仪继续亏损5627.19万元。

图片来源:Wind

目前,该公司因触及“公司被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和“公司违反规定决策程序对外提供担保”、“最近连续三个会计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孰低者均为负值,且最近一个会计年度财务会计报告的审计报告显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等有关规定,被上交所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界面新闻获悉,乐清市人民法院(简称“乐清法院”)于2021年5月6日作出裁定,终止ST华仪控股股东华仪集团重整程序并宣告华仪集团破产。根据华仪集团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上表决通过的《财产变价方案》,在重整未成功的情况下,华仪集团管理人将通过打包拍卖方式处置华仪集团所持有的上市公司ST华仪股票。

6月7日,ST华仪披露,华仪集团持有的公司226,684,727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83%)于6月4日公开拍卖,首轮拍卖流拍,该部分股份将于今年6月15日进行第二次拍卖,起拍价从首轮的4.51亿元减少至4.06亿元(不含可能发生的税、费)。据此估算,ST华仪此次起拍单价约为1.79元/股,而该公司截至6月10日最新股价是2.31元/股,折价约22.47%。

ST华仪强调,拍卖结果可能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截至公告日,华仪集团持有上市公司股份234,283,762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0.83%,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数量为234,275,162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9963%;部分股份仍处于冻结状态;将被拍卖的股份占华仪集团持股的96.76%,尚有部分股份处于司法冻结状态。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