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入局接盘?去年巨亏超4亿后,浙江富润控股股东拟溢价转让9%股份

2021年06月11日 07:00
公司历史问题不少。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郭净净

6月10日,浙江富润(600070.SH)公告称, 公司控股股东富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富润集团”)与国信华夏信息系统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国信华夏”)签订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富润集团拟向国信华夏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469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拟转让价格为8.46元/股,转让金额合计为39745.08万元。

此次8.46元/股转让价,较浙江富润停牌前的6月9日收盘价7.41元/股,溢价率14.17%。浙江富润称,公司股票将于6月11日复牌。

公告显示,截至目前,富润集团持有上市公司浙江富润股份10127.344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40%;同时,富润集团的一致行动人浙江诸暨惠风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惠风创投”)持有公司股份2524.726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84%。据此,富润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上市公司股份12652.070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24%。若本次股份转让顺利实施,富润集团及一致行动人惠风创投仍持有公司15.24%的股权。

不过,浙江富润指出,公司控制权将发生变动。根据《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在受让方国信华夏协调安排上市公司完成战略资源引入后,富润集团根据项目情况将其持有的不低于浙江富润5.24%股权的投票权委托给股份受让主体,届时富润集团持有上市公司有表决权的股份数量将低于股份受让主体。

浙江富润表示,控股股东拟转让部分股份的主要目的为引进战略投资者,以改善公司股东结构,完善公司治理,形成优势资源的整合和转化,促进上市公司业务快速发展。

此次接盘方国信华夏是中国发展与改革委员会下属国家信息中心全资持有的国有全资(全民所有制)企业——中国国信信息总公司全资持有的信息科技和大数据业务资产运营和投资控股平台公司。

图片来源:天眼查

官网显示,中国国信信息总公司业务范围涉及信息化建设、产业园建设、资本运作、咨询监理、大数据产业、节约能源、影视投资、汽车租赁、矿产资源、循环经济等领域。2019年度,其资产总额超过127亿元,是国家信息中心旗下第一大公司。其中,信息技术板块是中国国信信息总公司基础产业之一,聚焦国家发改委和国家信息中心两大重要客户,先后承担了中共中央办公厅信息综合处理系统等国家、地方和企业的部分大型信息化建设项目。

此外,从官网来看,国信华夏主要业务为通过产业并购、兼并重组、上市融资等投资方式,对接资本市场,培育引导一些优秀企业实现上市,从而优化产业结构,通过股权投资,专业化运营管理,逐步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的效能,为产业升级提供资金支持。

天眼查信息显示,国信华夏原名“国信华夏资本有限公司”。2020年8月7日,除了变更名字外,国信华夏还将经营范围修改了,从原有的“项目投资,股权投资”等纯金融业务,增加了“人工智能基础软件开发”等信息技术业务信息。

图片来源:天眼查

浙江富润认为,国信华夏在信息技术、尤其是大数据产业方面拥有丰富的业务资源。不过,该公司坦言,此次签署的《股份转让框架协议》仅为意向性框架协议,最终以双方签署的正式交易协议为准。“在富润集团与国信华夏签署转让其持有的公司9%股权的正式协议之前,还需进行尽职调查、经双方各自有权机关审批等程序,能否完成转让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此外,富润集团将其持有的不低于公司5.24%股权的投票权委托给股份受让主体的前提是受让方协调安排战略资源引人,能否实施委托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公开资料显示,浙江富润是大型工贸企业,经营涵盖工业、商业、化工、交通、房地产、农业生态科技园等产业,其中纺织印染、无缝钢管的加工与销售是重要业务板块。2017年,公司收购杭州泰一指尚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泰一指尚”)100%股权,公司主营业务增加互联网营销及数据分析、服务业务,形成“传统行业+大数据+互联网”的业务架构。2020年年报显示,该公司于2020年9月转让印染公司46%股权及纺织公司51%股权,剥离印染纺织、无缝钢管等传统业务。

从财务数据来看,转型后浙江富润业绩明显改善。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是19.27亿元、27.67亿元、31.29亿元,对应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是1.66亿元、2.17亿元、4.85亿元。

遗憾的是,2020年,浙江富润业绩却突然“暴雷”,其营业收入同比跌2.88%至30.3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盈转巨亏至-4.33亿元。2021年一季度,浙江富润业绩有所改善,营业收入同比跌16.04%至5.4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涨42.91%至8865.07万元。

图片来源:Wind

对于2020年的巨亏,浙江富润坦言,主要原因是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4.94亿元。2016年重大资产重组完成以后,公司合并报表形成较大商誉,确认合并财务报表的商誉7.94亿元。但随着互联网广告行业增速放缓,逐步进入发展的瓶颈期,泰一指尚原互联网广告及数据营销业务规模将逐步缩减,导致归属原资产组组合的收入下降,业绩承诺方所承诺的泰一指尚2019年、2020年两年业绩承诺未达标。2021年一季度报告显示,截至今年3月31日,浙江富润仍有商誉2.88亿元。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2020年8月4日,浙江富润公告称,其控股股东富润集团将以2.01亿的价格摘牌受让公司控股子公司印染公司46%的股权和纺织公司51%的股权,摘牌价仅为评估值的56%,且低于账面价值;而印染公司还于2018年2月与政府签订搬迁征收补偿安置协议,预计可获得搬迁征收补偿5.06亿元。

这就引起监管质疑:在当前以上述转让价格转让印染公司股权是否符合上市公司利益?

其他且不提,在浙江富润上述消息披露后,其股价应声下跌。该公司股价曾于去年8月4日升至15.38元/股(收盘价),但截至2021年6月10日停牌前(6月9日收盘)其股价已跌至7.41元/股,区间跌幅超51%。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