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第一股跨境通雪上加霜,全资子公司环球易购被申请破产重整

2021年06月10日 10:36
与当年的高光时刻相比,当下的跨境通,处境可谓云泥之别,如今全资子公司环球易购又被申请破产重整,无疑雪上加霜。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戈振伟

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显示,深圳市环球易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球易购”)在6月4日被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南山支行申请破产重整。

环球易购为A股跨境电商第一股跨境通(*ST跨境,002640.SZ)的全资子公司,后者主营跨境电商进出口业务。

关于环球易购的最新情况,环球易购相关负责人对界面新闻大湾区频道记者回应,公司目前正常上班和经营,还未收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律文书,正与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山支行方面做沟通协商,并努力筹措资金,力争与中国工商银行达成和解。

公开资料显示,环球易购由徐佳东在2007年创立,总部位于深圳南山区,是国内跨境电商的先行者之一。2014年被上市公司百圆裤业收购,环球易购实现借壳上市。

2015年6月,“百圆裤业”正式更名为“跨境通”,成为A股首家上市的跨境电商企业。

作为A股市场跨境电商第一股,跨境通有过属于它的辉煌时刻。2017年至2018年,环球易购营收均超百亿,占上市公司总营收比例81%和58%,分别实现净利润7.1亿元、2.47亿元。跨境通于2017年10月走出其股价历史高点24.68元/股,总市值一度接近400亿元。

与当年的高光时刻相比,如今的跨境通,处境可谓云泥之别。

2020年,跨境通实现总营收170.21亿元,同比减少4.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3.74亿元,持续亏损。其中,环球易购作为主要子公司之一,2020年亏损高达29.5亿元,直接导致跨境通陷入财务危机。

跨境通股票自2021年5月7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和“其他风险警示”特别处理,并戴帽变成“*ST跨境”。

同时,公司团队也出现大震荡。5月8日,跨境通发布《关于公司董事长、监事、内审负责人辞职的公告》称,徐佳东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等职务,同时辞去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市环球易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一切职务。与此同时,公司监事李杰、周春艳,内部审计负责人王小玉均提交了辞职报告。

随之而来的是公司股价连续跌停,一度创新低至1.8元/股,市值不足30亿元。

对于公司面临的系列问题,跨境通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称,截至2020年末,环球易购仍面临较大的运营资金需求及债务偿还压力。

一方面,采购、营销推广、物流配送等环节的资金供给无法满足环球易购业务开展需求;

另一方面,2020 年末,环球易购短期借款、应付账款合计约10 亿元,均需在短期或2021年内偿付。其中,短期借款主要为银行等金融机构贷款(其中 2.3 亿元为前述对深圳高新投的借款),应付账款主要为应付商品采购款、营销推广费、仓储物流服务费等。

上述负责人也对记者表示,资金紧缺问题持续较长时间,确实有很大影响。

问题在于,在跨境电商异常火爆,诸多行业利好的这几年,为何头部企业跨境通却频频巨亏,资金紧缺?

界面新闻大湾区频道记者了解到,在与上市公司结盟的过程中,被并购上市的跨境电商们纷纷签下了巨额的对赌协议。在对赌和同行的竞争压力下,被资本武装起来的跨境电商们开始了狂飙突进。最直接的表现就是SKU、店铺数和营业规模的大规模增加。

招商证券的研报显示,2016 年行业快速扩容之后增速放缓,众多跨境电商企业在线上大量铺货之后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存货积压问题。赛维、傲基、跨境通等的存货周转天数逐渐攀升,在2016年左右达到顶峰150天以上。存货积压、产品更新迭代导致部分企业计提大量存货减值。

跨境通的业绩在2018年开始出现转折。当年,跨境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2亿元,同比下降17.07%。

跨境通解释,环球易购在2017年下半年存货备货增大,存货余额较上年末增加约13亿元;又在2018年遭遇流动性趋紧,在外部银行融资政策收紧的情况下,三季度和四季度银行渠道融资减少约7亿至8亿元,使得第四季度销售旺季,未能如预期进行广告投入和促销推广,部分历史存货错过了销售的最佳时机。

2019年,亏损更是高达27.08亿。对于亏损的原因,跨境通表示,主要系公司对存货坏账准备的计提。跨境通年报显示,2019年,跨境通的公司大额计提资产减值了约28.7亿。

另一方面,跨境通在资本市场频频出手,不断扩大自己的跨境电商生态规模,而这都需要投入大量的真金白银。

仅2015年,跨境通就投入现金5.67亿元,分别参股前海帕拓逊、百伦贸易、通拓科技、跨境易、易极云商、金虎信息等七家企业。

随后,跨境通又以多次入股、直接兼并等方式相继收购帕拓逊和优壹电商。至此,环球易购、帕拓逊和优壹电商成了拉动跨境通前进的三驾马车。

跨境通对资金的渴望显而易见,上市之外,它还使尽浑身解数融资。

2014年以来,跨境通五次定向增发,总共募集49.6亿元。同时,2016年至2020年,跨境通还通过向银行借贷等方式,负债70.09亿元。最后,股东和高管还自掏腰包40.57亿元,为企业续命。

2020年9月,环球易购仍然被曝出拖欠供应商欠款。裁判文书网显示,2020年至今,环球易购公司已经涉及多起合同纠纷案,且案由多与拖欠供应商款项相关。

出于资金链压力,今年3月,跨境通发布公告称,拟将全资子公司深圳帕拓逊100%股权转让至小米、顺为、鼎晖等20名受让方,交易对价为20.2亿元。

跨境通正在尝试用更多的方法自救。

4月底,环球易购旗下的ZAFUL也正式独立运营。ZAFUL曾多次上榜谷歌和凯度联合发布的“BrandZ™中国全球化品牌50强”。

上述负责人表示,公司旗下品牌是多年培养的成果,ZAFUL独立后还是有很大市场机会。

最近,跨境通股价多日走出涨停板,6月9日收盘价为2.75元/股,但6月10日开盘后一度跌停至2.61元/股,最新市值为41亿元。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