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被新冠推向前台的“院感科”:坐了那么多年的冷板凳突然热了

2021年06月08日 08:00
虽然有专家指出,院感怎么强调都不过分、投入多少都不过分,但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院感科已是枯坐多年冷板凳,从人员配备、专业水平到重视程度各方面都处境尴尬。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原祎鸣

编辑 | 谢欣

截止6月6日,突如其来的新一轮广东新冠疫情已经蔓延了17天,已累计有感染者126例。而据财新网报道,所在于广州疫情中心地区之一荔湾区的广州市荔湾中心医院的空调出风口被检测出有新冠环境阳性样本,荔湾中心医院并未对此进行回应。

报道还称,广东省卫健委副主任周紫霄在5月21日的一场高峰论坛上提到,荔湾中心医院在今年5月9日曾接待过一例印度发现的变异株病人。因此当地卫健委怀疑是该病人从隔离酒店转来荔湾中心医院的轨迹或者终末消毒问题导致病毒流传。

无论是空调出风口被检测出新冠环境阳性样本,还是可能存在的其他消毒问题,都再次对院感在新冠疫情防控中的重要作用敲响了警钟。

不容忽视的院感

事实上,由于院感控制不当还导致的新冠病毒传播事情此前已数次发生。2020年10月的青岛疫情、今年1月的石家庄疫情中都曾出现凸显这一问题。

2020年10月青岛市政府新闻办召开的疫情防控情况新闻发布会上透露,青岛此次新冠疫情系青岛市胸科医院的新冠感染者在住院期间与普通病区患者共用CT室所引发了。随后,青岛市胸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邓凯被免职。

今年1月,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通报了石家庄市藁城人民医院和新乐市中医院院感防控不力的事件。通报显示,石家庄市藁城人民医院的住院患者及陪护人员未做到“应检尽检”,先入病区再做检测的现象普遍;病区加床严重,其中神经内科两个病区和心内科病区加床率均超过90%等。

医政医管局在该通报中还表示,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医疗救治组感控专家在工作中发现,石家庄市有关区县级医疗机构在感染防控相关政策要求的落实上普遍存在问题。

院感科的全称为“医院感染管理科”,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医院感染学》中对院感科的定义为:在院领导和医院感染管理委员会的领导下,在医疗行政部门的指导下行使管理和监督职能,又具有对医疗机构中医院感染管理相关事件的处理进行专业技术指导的业务职能,是肩负管理和专业技术指导双重职责的职能科室。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综合性医院的专家教授和护理人员没有传染病专科医院工作经验,对于传染病职业防护及院感防控没有实践经验,进入新冠病房工作前必须经过规范的培训,包括理论和操作培训,培训考核合格之后才能进入新冠病房工作,但进到病房以后的实际工作环境,依然还会有陌生感及紧张感,容易出错,因此每一个现场环节的监督、培训和持续改进都很重要。

不过也有感染科专家对界面新闻透露,目前管理部门正在反思传染病专科医院救治能力不足,要靠综合医院支援。各地疫情的应对中,国家派出的感控专家都是来自综合医院。

“院感的工作永远在路上,真的做到万无一失、零感染是很难的。”卢洪洲表示,虽然国家卫健委以及每个医院都有具体的操作规范,但在缺少监督的情况下很可能落实不到位。

因此,持续督查、持续改进非常重要,比如脱防护服的时候可能会引起气溶胶扩散,如果在同一地方脱口罩,就有可能吸入空气中病毒,引起感染,必须要分开空间脱卸,在医院建筑设计布局时就要考虑到;再比如消毒液的浓度、消毒的时间、后勤的监督管理、患者的教育都是要逐一落实,而这些措施的落实又会随着应急闭环人员的更替而无法贯彻执行,必须要有院感专职人员持续反复督查、培训及改进。

实际上,此前三十多年里对于院感也有多个官方规范文件出台,1994年,国家卫生部医政司发布《医院感染管理规范(试行)》;1999年对该“规范”进行大量修改 、补充和扩展 , 于2000年正式下发全国执行 , 同年还下发了《医院消毒技术规范》, 2001年颁布了中国第一部《医院感染诊断标准》。

2004年,《传染病防治法》重新修订;2006年《医院感染管理办法》颁布实施,该办法从管理层面进一步明确卫生行政管理部门和医疗机构在预防和控制医院感染方面的责任与义务。

新冠疫情爆发后,今年5月21日,医政医管局在官网上“旧文重发”了1988年颁布的《建立健全医院感染管理组织的暂行办法》,也颇有再次强调院感管理之重要性的意味。该管理办法规定:

三百张床以上医院设医院感染管理委员会;三百张床以下医院设医院感染管理小组。人数以三百张床以下一人;三百至五百张床二人;五百张床以上三人为宜,在医院总编制数内调剂解决。

负责院感工作的工作人员应该承担制定相关的规划、标准及管理制度;负责院内感染发病情况的监测,及时发现问题提出对策;按规定向卫生主管部门填报院内感染发病情况监测表;发生暴发流行时,立即报告等任务。

此外,国家卫健委还根据新冠病毒的传播于2020年1月23日和2021年4月6日两次发布《医疗机构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预防与控制技术指南》。该指南从医务人员进出隔离病区流线布局流程示意图到医务人员防护用品选用原则及穿脱流程、医疗器械及环境物体表面消毒方法推荐方案、呼吸道职业暴露后的处置流程都有着详细的介绍。

被疫情改变中的院感

但高要求之下,对应的却是科室不受重视、存在感低、工作人员待遇差的情况。事实上,有相关科室医生戏称“以前医院修空调都要找院感医生,其他科室医生都不理解院感医生是做什么的,空调坏了也打电话给他们”,“主要工作就是去各个科室检查卫生”。

玩笑的背后却是沉重的现实,即使是新冠疫情爆发后院感科冲在了抗击新冠疫情的第一线,这种落差感依然未曾完全散去。

卢洪洲则表示,应该让医院管理者知道,控制好了院内感染,就能减少医疗费用、缩短住院时间、因此院感科室是应该被重视的,一个医院的院感水平应该被纳入整体的考核体系。

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医院感染管理和疾病控制处名誉主任徐潜与张璟2012年发表在《中国消毒学杂志》上的《医院感染控制发展现状及存在问题》一文中曾归纳指出,国内院感染控制存在:医院感染控制工作形式重于成效、医院感染专职人员的队伍建设不足和专业队伍素质尚待提高三大重要问题。

其中,一些地区及基层医院专职人员配置仍显不足,如当时陕西省的一项调查显示,独立设置感染管理科的医院占74. 7%,每个医院感染管理专职人员数量波动在1~5人,70%以上医院感染专职人员为1~2人,不少医院管理层认为医院感染管理不产生直接经济效益,经费和人员能省则省,专职人员变动较大,频繁更换。医院感染管理工作常迫于压力,应付检查,流于形式。“只有出了事情,或者来检查了,院领导才会想起院感人”。 

文中还提到,朱士俊(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院长)等对307人参与投票的医院感染专职人员的调查显示,医院感染管理专业人员队伍中护理专业人员占到43.88%,临床医学(含中医) 专业人员占18. 81%;李六亿(国家卫健委新冠疫情专家组成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管理-疾病预防控制处处长)的一项全国性调查中显示,护理专业和临床医学(含中医) 占比例分别为55. 3%和24. 2%,医师与护士比均不足1∶ 2,而真正来自感染或微生物等相关专业者更少。

而医院感染管理工作却涉及到医院的方方面面,包括临床、消毒、微生物、药学、信息、甚至法律方面的知识,尤其是感染疾病的诊断问题,但却面临“系统专业教育问题很突出”,“局限于各种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学习,缺乏更深层次的知识支撑”等问题。

对此,卢洪洲也表示,院感专职人群的学历要求必须要提高,最好要有医学大家来专职做院感,认为院感科是护士退休前不能值夜班的照顾岗位的想法必须要改进。新冠疫情将老百姓的院感意识集体提高,作为医疗机构必须清楚认识到,现时代的院感专职人员需要有很强的综合知识和学习能力,才能适应医疗技术与社会环境的发展。

上海国际医院感染控制论坛曾发起了一项242人参与的调查,其中对“如果有机会,你会离开感染管理科吗”的问题回答“不会”的仅占18.18%。

当然不容否认的是,新冠疫情的到来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院感科“十年冷板凳”的局面,院感防控专家、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感科主任叶丹2020年3月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相比较非典时期收治重症最多的广医一院一共有26名医务人员感染,此次新冠时期,收治重症仍然最多的广医一院无一人院内感染。“和那时比起来,防护装备和自上而下的防护意识已经飞跃提升了好几个等级。”叶丹表示。

因此又有业内人士戏称,如今的院感科是“做了领导等着光荣退休了”。

但是,院感科的长期不受重视等问题是都能够借助疫情而得到根本的解决还是一个未知数,需要避免的是,待疫情过去后人们的记忆渐渐淡忘,院感科是否有会回归到此前“默默无闻”的老样子?

“院感怎么强调都不过分、投入多少都不过分、院感永远在路上。”卢洪洲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