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亚迪“广告门”全剧终:“双面人”李娟被判14年,多家广告公司被拖垮

2021年05月14日 15:32
比亚迪广告门事件,暴露出整个广告营销行业长期以来包括甲乙方话语权不对等、回扣等种种弊病,也对大公司在合作流程中管理不善的问题,再次敲响警钟。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马越

编辑 | 牙韩翔

法院的最新裁定书与媒体报道让比亚迪“广告门”事件重新回到公众视线。

“本院认为,经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本案被执行人(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暂无财产可供执行。”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于2021年4月下达的裁定书,披露了曾经的核心涉案公司最新近况。根据“红星资本局”的报道,上海雨鸿现在已经没有在做业务,而这家公司也濒临破产边缘。

曾经的核心涉案人物李娟,也在2019年12月31日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

轰动一时的比亚迪广告纠纷大案看起来已走向剧终,但它事实上仍遗留诸多问题待解——当初涉及的30多家广告公司和供应商仍陷在法律诉讼中,多家广告公司也处于经营危机。

“广告门”事件最早由比亚迪的声明引爆。

2018年6月13日,比亚迪上海子公司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有单位或个人伪造该公司司印章、冒用该公司名义开展广告宣传类合作业务。并且表示,犯罪嫌疑人冒用该公司名义签订的合同与该公司无关,请受害单位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

7月14日,比亚迪又在其官方新浪微博上,发布了《关于李娟等人冒用比亚迪名义开展相关业务的声明》。声明提及的重点为,一个叫做“李娟”的人,和一个名为“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公司,使用假冒的公司域名邮箱以及伪造的比亚迪公章,并以比亚迪派出机构的名义,与多家单位与机构展开广告宣传类合作。

比亚迪起初强调称已经报警,并且表示涉及到的广告宣传和投放类合作,“比亚迪均不知情,也与比亚迪无关。”

但很快,包括“上海竞智广告”在内的更多广告公司、供应商与媒体开始曝光称,李娟以比亚迪华东区大总的名义招揽合作,30多家广告公司帮比亚迪在多个地区做经销商活动及广告投放,涉及欠款或高达11亿元。

而另一方面,李娟又以“上海雨鸿高管汪晓婷”的身份,与比亚迪达成合作,其中就包括赞助英超足球俱乐部阿森纳这一项目。

法院的判决书显示,李娟未经比亚迪公司许可,擅自设立“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市场推广部办公室”,自称负责人,使用私刻印章与几十家广告商签订比亚迪品牌广告推广合同,未付的款项高达2.47亿。

而李娟获取利益的方式,是冒用比亚迪的名义,许诺高息回报,以向与比亚迪品牌有关的广告项目垫资等为名,诱骗上海霜阳、上海睿思哲等在内的公司钱款1.75亿。这些款项最终流向了李娟指定的公司,部分用于支付前期广告合同,部分用于其运营开支、个人使用、购买房产等。

根据法院判决,上述刑事案件最终因李娟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冒用其他公司名义与被害单位签订合同,骗取钱财1.75亿元,数额特别巨大,认定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等刑罚。

而曾经被卷入该事件、被拖欠广告费用的公司,如今不少仍处于经济纠纷与法律诉讼之中。

根据“红星资本局”的报道,包括上海速肯广告、上海霜阳文化、上海竞智广告在内的公司陷入了失信、限高、强制执行的局面。

比亚迪广告门事件,其实暴露出整个广告营销行业长期以来的种种弊病,诸如甲方乙方话语权的不对等、回扣等不规范行为,以及广告公关行业垫付款的合作模式,即乙方代理公司为甲方客户垫付金额,如果客户不能按时回款,乙方公司的资金链条就极其脆弱。

曾经的“腾讯与老干妈广告纠纷”事件被视作比亚迪广告门的翻版。

2020年,腾讯最初以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广告,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为由起诉。老干妈随即回应称,腾讯公司被骗,老干妈从未与腾讯有过商业合作。后来贵阳公安通报称,3人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签订合作协议,目的是为了获取腾讯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密码,3人已被刑拘。

最后该事件以腾讯与老干妈和解,向法院申请撤回财产保全申请及本案诉讼,就合同诈骗行为向贵阳公安报案而告一段落。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