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不喜欢长期债券,更倾向有效率的资产

2021年05月01日 17:33
2021年2月发布的致股东信中,巴菲特警告称,债券投资面临“暗淡的未来”,最好避开固定收益市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郑笑

编辑 | 张一诺

3月初,全球债市遭到惨烈抛售之际,90岁的“股神”巴菲特给出了他的指引:远离债市。

2021年2月发布的致股东信中,巴菲特警告称,债券投资面临“暗淡的未来”,最好避开固定收益市场。

一直以来,这位“投资大神”似乎从不看好长期债券的投资,几乎每年都能听到他反对持有长期国债的声音。

尽管巴菲特曾经也购买过债券,但相比于固定收益投资,他还是更倾向于“有效率”投资资产。

2021年:“逃离债市”“目前债券不是好的投资”

2021年的致股东信中,巴菲特写道,出于监管和信用评级方面的原因,保险业的竞争对手必须把重点放在债券上,但现在债券已经不适合了。

他写道,你能相信10年期美债的收益率到去年年末时为0.93%,比最早能找到的数据1981年9月的15.8%下降了94%吗?在某些重要的大国,比如德国和日本,投资者从数万亿美元的主权债务中获得的回报居然是负数。全世界的债券投资者——无论是养老基金、保险资管还是退休金——都面临着暗淡的未来。

一些保险公司以及其他债券投资者,可能会试图转向购买高风险发行人的债券来获取回报。然而,投资高风险公司债并不是低利率环境下的正确做法。三十年前,很多曾经辉煌一时的储蓄和贷款行业最终毁灭了,部分原因就是无视这句话。

2020年:“长期看股票回报会比国债高”“大型著名企业的投资回报远高于债券”

在2020年致股东信中,尽管持有大量现金,巴菲特还是表示,目前30年期国债收益率只有1%,通胀率只有2%,长期来看,股票的回报会比国债高,“会超过你藏在床垫下的钱”。“我的意思是它们是非常稳健的投资。只要把它们当作投资,而不是赌博工具,或你认为你可以安全地以保证金购买的东西。”

他写道,在任何情况下,那些大型著名企业的收益都是引人瞩目的。与过去十年来许多投资者在债券上获得的回报相比,它们确实令人叹为观止。举例来说,美国30年期国债的回报率为2.5%,甚至更低。

巴菲特认为“预测利率从来不是我们的工作”,但如果利率继续保持现有水平,并且如果企业税率也维持在目前企业享受的低水平,那么几乎可以肯定,随着时间的推移,股票的表现将远远好于长期固定利率债务工具。

2018年:“长期债券目前是最糟糕的投资”

2018年致股东信中,在谈到自己过去曾参与的一笔债券投资时,巴菲特表示随着时间推移,他愈加觉得这笔债券投资是愚蠢的,因此他后来将头寸转移至伯克希尔股票上。“考虑到可怜的回报,尤其是与美国股票相比,我们(之前已投资)的债券变成了一种真正愚蠢的投资。随着时间的推移,反映美国企业走向的标准普尔500指数,按照市场价值进行适当加权,每股收益(净值)的年收益率远超过10%。”

他还写道:“2012年11月,我们考虑到标准普尔500股息的现金回报率为每年2.5%,约为美国国债收益率的三倍。而且这些股息几乎肯定会增长。除此之外,很多标普500公司都保留了巨额资金。这些企业可利用其留存的现金扩大业务范围,或回购其股份。随着时间推移,任何一种方式都会大幅提高每股收益。而且从1776年以后的情况来看,不管现在的问题如何,美国经济都会向前发展。”“2012年晚些时候由于债券和股票之间的估值错配,我们同意出售我们五年前购买的债券,并用所得款项购买11200股伯克希尔B股。”

同样在2018年致股东信中,在谈到投资风险在债券与股票之间的分配时,巴菲特认为长期持有高等级债券并不意味着风险更低,因为它同样意味着可能无法获取预期的收益。

“投资是一种放弃今天消费并试图在未来可消费更多的活动。“风险”是这一目标可能无法实现。”巴菲特如此对于投资活动中的风险做定义。“按照这个标准,2012年的‘无风险’长期债券是一项长期投资风险远高于普通股的的投资。那时,即使2012年至2017年的年通货膨胀率为1%,也会降低我们所卖出的政府债券的购买力。”

他强调,在长期投资中,多元化的股票组合风险程度低于债券。“我想我很快会承认,在未来一天、一周甚至一年中,股票的风险都会比短期美国债券风险更大。然而,随着投资者的投资期限延长,假设股票以相对市场利率更合理的市盈率购买,美国股票的多元化投资组合的风险程度会逐渐低于债券。”“对于长期投资者来说,包括养老基金,大学受捐赠基金和储蓄基金等,比较投资组合中债券与股票的比率来衡量其投资‘风险程度’是一个可怕的错误观点。通常,投资组合中的高等级债券会增加风险。”

2015年:“绝大多数投资者应该买入多元化的股票组合,而不是美国国债”

2015年致股东信中,巴菲特写道,从过去50年获得的一个反常规但不容辩驳的结论是,投资于一个美国企业的组合比投资于比如美国国债等证券要安全得多,后者的价值与美元紧密关联。在再往前的半个世纪,包括了大萧条和两次世界大战的时段内,这一结论也是正确的。投资者应该关注这一历史。在某种程度上,在未来的一个世纪这几乎肯定会重演。

股票价格的波动性总是会比现金等价物的高得多。但是,从长期来看,货币计价的投资品比广泛多元化、随着时间推移买入的股票组合的风险更高,甚至是风险要高很多,当然我们拥有股票组合的方式应该是仅招致象征性的费率和佣金。这样的知识通常不能在商学院获得,在那里波动性几乎肯定会被用作衡量风险的指标。虽然这样的学术假设使教学变得容易,但它错得离谱:波动性远不是风险的同义词。流行观念将两者划等号导致了学生、投资者和CEO们误入歧途。

当然,毫无疑问的是,拥有股票一天、一周或一年的风险比将资金投入现金等价物高,无论从名义值还是购买力衡量都是如此。这对于某些投资者,比如说投行有意义,因为它们的生存可能受到资产价格下滑的威胁,它们可能在市场低迷时被迫出售股票。此外,任何可能有重大的近期内资金需求的人,他们都应该将适当资金投向国债或有保险的银行存款。

但是,对绝大多数投资者来说,他们可以也应该在数十年的维度下投资,股价的下跌并不重要。他们的关注点应锁定在投资周期内获得显著增长的购买力。对他们来说,随着时间推移买入而建立的多元化的股票组合将被证明风险比基于美元的证券要小得多。

2013年:“债券到期再投资会严重影响保险公司的盈利”

2013年致股东信中,巴菲特在谈到保险行业的前景时表示,“目前保险收入受益于以往的债券组合,这些组合的收益率会远低于几年后的再投资的收益率。今天的债券投资组合实际上在浪费资产。债券到期再投资会严重影响保险公司的盈利。”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