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承压股价飘绿,万科事业合伙人半年二度增持

2021年04月30日 19:55
在增持提振市场信心之余,万科管理层或许更需要考虑,如何透过改善业绩实实在在地释放估值。

文 |观点地产网 钟凯

近期万科股价持续走低,以致于4月29日晚间一纸举牌公告,瞬间让情绪低落的投资者兴奋不已,甚至有不知情者以为数年前的“野蛮人敲门”将重现。

但当市场稍稍平静,外界或许才会清楚看到,举牌者无它,唯万科事业合伙人尔。

万科公告披露,公司于当日收到深圳市德宇众实业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深圳盈安财务顾问企业(有限合伙)、深圳盈嘉众实业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出具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

具体而言,当日德宇众以自有资金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交易方式,买入万科A股80.48万股,占万科已发行股份的0.01%。

在本次权益变动前,万科事业合伙人通过德宇众、盈安合伙、国信金鹏1号、盈嘉众合伙共计持有万科5.80亿股,对应持股比例4.99%;本次权益变动后,累计持股变为约5.81亿股,对应持股比例5.00%。

根据《证券法》及《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等规定,投资者及其一致行动人购买上市公司股份达5%时,应在指定时间内报告和公告。

有迹象显示,万科事业合伙人在数月前悄然启动增持动作,同时在风平浪静的表面之下,合伙人的持股也发生腾挪。

半年二度增持

万科事业合伙人公开增持,在资本市场上属于较为罕见的行为。

此前投资者之中曾流传一个段子,大意即万科A股价从30多元一路下降,至25元左右的低价区段,事业合伙人才启动增持。

过去两个月股价走势显示,万科A于3月2日盘中最高达34.60元/股,此后总体呈回落趋势,至4月28日盘中最低27.58元/股,收盘报27.68元/股,期间股价累计回落约20%。

4月29日,万科A累计成交量62.39万手,成交额17.30亿元;万科事业合伙人透过德宇众集中成交8048手,按单价27.76元/股计,成交额2234.12万元,成交量、成交额占比均在1.3%左右,显示增持仍较为谨慎。

实际上,在增持前4天,万科已表达过相应意向。4月25日,万科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合伙人通过持股计划和股东实现了利益的捆绑,不排除未来会有进一步增持的计划。

而万科事业合伙人此番将持股量精准控制在5.00%,这种运作或许说明,相比于增持量,他们更在意的是增持所传递的信息。

正如一位投资者所言,虽然只是增持一点点,但对于股东而言,5%的比例具有“重大意义”,超过5%的股东增减持有严格的信批和约束机制。

万科在最新公告中亦指,本次权益变动系基于信息披露义务人看好上市公司的发展前景,对上市公司未来持续稳定发展抱有信心和对上市公司价值的认可。

值得关注的是,这已经是万科事业合伙人在过去半年间,实施的第二次股票增持动作。由于未触及信批条件,此前的增持或许鲜有被人留意。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德宇众于2020年11月2日-11月23日通过港股通买入万科H共计1914.7万股,约占总股本0.16%;按增持价24.45-29.10港元/股计,此番增持成本约为4.68-5.57亿港元。

再往前追溯,万科事业合伙人的增持或许要追溯至去年3月底,当时距离事业合伙人主动披露购入万科股票,已过去五年之久。

根据万科2020年3月31日公告披露,公司收到盈安合伙出具的告知函,盈安合伙通过深交所大宗交易系统购入万科A约6500万股,占总股本的0.58%,购买股票价格为25元/股,共使用约16.25亿元资金。

但去年3月的增持,在外界看来或许并不那么纯粹。皆因在增持当日,万科A出现了49笔共计2.45亿股的大宗交易,意味着盈安合伙仅为接盘者之一。

而两日后即4月2日,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将万科2亿股捐赠予清华教育基金会,并强调这是“经整理后的可动用的”资产。

故而有分析指,万科企业资产管理中心正是将持有股份的德赢资管计划进行资金清理。资料显示,“德赢1号”去年一季末所持有万科A股票,从3.29亿股降至1.46亿亿股,持股占比也降至1.51%。

合伙人持股腾挪

事业合伙人,是万科于七八年前组织创新代表之作。该公司按照相应原则对各级雇员的年终奖进行扣除留存,并委托成立盈安合伙,早期涉及王石在内共1320名事业合伙人。

工商信息显示,盈安合伙成立于2014年4月25日,注册资本为35.89亿元,经营范围为投资管理、投资咨询、财务咨询等。华能贵诚信托有限公司、深圳盈安财务顾问有限公司分别持有该公司99.72%、0.28%,实际控制人均为万科。

盈安合伙最早自2014年5月28日通过券商集合计划国信金鹏1号、国信金鹏2号首次增持万科A共计3583.92万股;此后半年多时间内,已累计持有万科4.94亿股,占当时总股本4.48%。

另一条暗线则显示,德赢1号同一时也持有万科A共3.29亿股,占当时总股本3.39%,这些券商集合计划此后随着“万宝之争”爆发而陷入沉寂。

外界曾指出,万科事业合伙人透过国信金鹏、德赢计划总计持股已超过5%,疑似构成一致行动人。

但万科方面对此予以否认,表示两资管计划互相独立,并强调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是德赢1号的最终享有者或承受者。

这同样佐证,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于2020年3月捐赠的股票,便是来自德赢资管计划。

即便进入2021年,万科仍否认国信金鹏、德赢之间存在关系。其中4月13日,万科回应投资者称,德赢资管计划并非员工或者合伙人持股平台。

而4月下旬起,万科事业合伙人开始着手清理部分存量资管计划。

4月16日,盈安合伙成立深圳盈嘉众实业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注册资本1亿元;4月28日,盈安合伙向万科出具告知函,将国信金鹏1号所持1.9976亿股、国信金鹏2号所持3894.16万股交易至盈嘉众合伙,使得后者持股变成2.05%。

上述交易主要出于监管政策的限制,盈安合伙提及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银发〔2018〕106 号)第二十九条。银发〔2018〕106 号文件对资管业务发展不规范、监管套利、产品多层嵌套、刚性兑付等问题进行规范。第二十九条提及,资管业务按新老划断原则设置过渡期,过渡期截止2020年底,金融机构可发行新产品对接;过渡期结束后,按《指导意见》全面进行规范。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查询,国信金鹏1号最早设立于2014年5月28日(即盈安合伙增持万科首日),不设期限,根据预期收益和风险不等的份额A(52%)、B(20%)、C(28%)三个级别;其中杠杆资金或作为优先级LP,盈安合伙则或以GP身份兜底。

盈安合伙也提及,将股份交易至盈嘉众合伙,是与其他份额持有人协商后的选择。

加上最新增持的80.48万股,截至目前万科事业合伙人累计持股万科5.00%,其中分别通过德宇众、盈安合伙、国信金鹏1号、盈嘉众合伙持股0.17%、0.56%、2.21%、2.05%。

在投资者看来,事业合伙人增持往往意味着万科持续处于被低估的状态。因此,在增持提振市场信心之余,万科管理层或许更需要考虑,如何透过改善业绩实实在在地释放估值。

2020年,万科归母净利为415.16亿元,同比增长6.80%,增幅时隔多年降至个位数;期内房地产及相关业务的毛利率为22.6%,较2019年下降4.6个百分点,该公司同时预计短期房地产利润率仍存在下降趋势。

今年一季报显示,万科归母净利12.92亿,同比仅增长3.44%;且在4月万科投资者电话会议上,据传万科管理层透露,公司全年净利润增长率约为5%以内。

亦有券商对万科的业绩表达失望,其中摩根大通指,对万科短期看法维持审慎,因相信公司难以解决边际利润问题,地价会因政策而有所限制,但公司的边际利润需2022年后才可开始缓解。

来源:观点地产网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