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猷龙、李宁等纷纷出手,家族办公室跑步入场SPAC

2021年05月03日 10:00
对于家族办公室来说,SPAC也是一种“稳赔不赚”的投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从2020年起,SPAC(Spa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在美国大热,受到越来越多投资机构、创始人及家族办公室的关注。

SPAC公司通常由知名投资人、企业家牵头成立,公司只有现金,没有实际业务。它创建的目的,是在上市后,通过反向收购一家有实际业务的公司,帮助后者绕开传统IPO,直接上市。因为SPAC公司没有实际业务,投资者在投资时并不知道自己投资的是一家什么公司,也不知道公司的业务是什么,因此SPAC又被称作“金融盲盒”。

SPAC这种资本运作模式,在1990年代就已出现,但一直以来不温不火,直到2020年突然变得炙手可热,仅一年时间就发起248起SPAC IPO,募资金额高达833.41亿美元。这个热潮一直延续到2021年,《家办新智点》统计发现,仅2021年前3个月,无论是SPAC IPO的数量还是募集资金的总额,都超过了2020年。

参与到SPAC热潮中的,不仅有像NBA球星沙奎尔·奥尼尔、网球明星小威廉姆斯、对冲基金大佬Bill Ackman、美国前众议长Paul Ryan、李嘉诚次子李泽楷、已故赌王何鸿燊的儿子何猷龙这样的名人、企业家,家族办公室也十分活跃。戴尔家族办公室、拥有凯悦酒店集团的Pritzker家族办公室等,均加入到SPAC的行列中,酒店大亨Barry Sternlicht家族办公室更是一口气创建了6家SPAC公司。家族办公室已成为二级市场上一支日益强大的力量。

01 为什么家族办公室爱SPAC?

与传统IPO相比,SPAC这种资本运作模式的优势很明显。

由于受到美国SEC严格的审查和监管,一些尚未盈利的公司难以通过正常IPO途径上市,但又急需资金,就可以通过借助空壳SPAC公司,达到快速上市的目的。而且,相比传统IPO以年计的上市周期,通过SPAC上市,快的话只需要几个月,这对于一些急需融资的公司来说,是一种便捷的途径。

这也是为什么,通过SPAC上市的公司,很大一部分是新能源汽车、创新药等公司,因为这些公司前期投入巨大,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盈利,甚至可能连产品都没有,无法通过正常的IPO途径上市。据统计,过去一年里,美国有7家电动汽车公司通过SPAC上市,如果加上今年5月即将宣布上市的法拉第未来,共8家电动汽车上市。

对于家族办公室来说,SPAC也是一种“稳赔不赚”的投资。

因为资本市场在设计SPAC时,就制定了一个确保发起人利益的制度:在并购标的通过SPAC上市之后,发起人可自动拥有标的公司20%的股权。也就是说,标的公司通过SPAC上市的成本是20%的股权,这也是自SPAC发明以来的30年里,一直不温不火的原因。

以今年2月戴尔家族办公室创建的SPAC公司MSD Acquisition Corp.为例,该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融资5亿美元。一旦公司找到了并购标的,成功帮助标的公司上市,背后的发起人戴尔家族办公室将自动拥有20%,也就是1亿美元。按照戴尔家族投入成本2.5万美元计算,投资回报率高达4000倍。

而被称作“SPAC之王”的Chamath Palihapitiya,他发起的SPAC公司2019年通过收购理查德·布兰森的维珍银河公司,2个月就把维珍银河送上纳斯达克。维珍银河上市后市值一度高达60亿美元,按照20%的股权计算,Chamath的回报是12亿美元,而他创建SPAC公司的成本仅25000美元,投资回报率高达4.8万倍。

SPAC发起人投入最大的成本不是金钱,而是发起人在业内的声誉以及管理团队。因为对于一家只有现金、没有具体业务的SPAC公司来说,最大的卖点正是发起人的知名度和管理团队的专业能力。

例如,MSD Acquisition Corp. 的CEO兼董事长格雷格·莱姆考(Gregg Lemkau),也是戴尔家族办公室的首席执行官兼合伙人,在加入戴尔家族办公室之前,他在高盛工作了28年,是高盛投资银行的负责人,在业内享有盛誉。

再加上这些富豪家族的影响力和声誉,家族办公室作为SPAC发起人,对投资者来说有很大的吸引力。

02 哪些家族办公室发起了SPAC?

家族办公室现在已经成为SPAC中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家办新智点》梳理发现,目前已有不少家办参与到SPAC公司的创建中,其中包括:

戴尔家族办公室发起的MSD Acquisition Corp.,该公司预计近期在纳斯达克上市,募集资金5亿美元,用于收购媒体与科技领域公司;

凯悦集团背后的Pritzker家族继承人之一Karen Pritzker,也加入了SPAC浪潮。以Karen Pritzker和她已故丈夫命名的家族办公室Pritzker Vlock发起的SPAC公司Thimble Point Acquisition Corp.,今年2月成功IPO,募集资金3亿美元。Pritzker Vlock家办的管理者将同时负责这家SPAC公司,为它寻找软件和科技领域的标的公司。

对冲基金创始人Dan Och的家族办公室Willoughby Capital也发起多家SPAC公司,主要的投资标的是中国的消费品公司。其中一家他发起的SPAC公司Ajax I,目前正在与英国的二手车平台Cazoo商议并购事宜。

SPAC不仅在美国流行,还席卷了全球更多地方的家办。例如,赌王何鸿燊的儿子何猷龙创立的家族办公室“黑桃资本”,也正计划建立SPAC主题投资组合;体操王子李宁与莱恩资本以及高盛前高层共同成立了一家SPAC公司Trinity Acquisition Corp,近期已向美国递交新股上市申请,计划募资2.5亿美元;伦敦亿万富翁Mohamed Mansour家族办公室Man Capital的SPAC公司,拟收购“东南亚滴滴”Grab,如果Grab成功借壳上市,将以340亿美元市值创下史上最大规模SPAC。

根据Bloomberg统计,2020年,家族办公室以及与家办有关联的公司至少发起了12家SPAC公司,这些公司募集的资金超过45亿美元,其中有10亿美元依旧在市场上游荡,寻找投资标的。

而已经寻找到标的的家族办公室,将赚得盆满钵满。以美国企业家Ed Freeman的家族办公室为例,其家族办公室发起的SPAC公司Stable Road Acquisition Corp.2020年10月与太空运输公司莫门图斯Momentus达成并购协议,预计近期即将完成并购。莫门图斯上市后,即使股价保持在与SPAC合并前的保底价格10美元,家族办公室此前以500万美元购入的股权将获得高达800%的收益。

也有人因此把SPAC称作是“空手套白狼”,这种稳赚不赔的投资,又有谁不爱呢?

03 SPAC的潜在风险

按照SPAC的规定,SPAC公司需在上市两年内找到并购标的并完成合并。否则,IPO募集到的资金将退回给投资人——这种风险对于SPAC发起人来说,几乎不算风险。

但对于家族办公室而言,并不意味着SPAC没有风险。

通常,优质的公司大多会选择通过传统IPO的途径上市,这种上市方式虽然周期长,但严格的审核制度能对投资人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而通常是那些尚未实现盈利、甚至尚没有产品的公司,由于无法通过正常IPO途径上市,才会选择“走捷径”借壳上市,这就难免存在隐患。

《家办新智点》梳理发现,过去一年里通过SPAC上市的公司类型多来自于新兴领域,包括新能源汽车、医药研发、太空运输/旅游等领域,而前面提到的家族办公室创建的SPAC公司,寻找的投资标的也大多聚焦在科技等前沿领域。这些领域的公司有巨大的发展潜力,但大多处在资金需求大、还没有产品、盈利模式尚未清晰的阶段,这就存在着较大的风险。

在美国,2020年通过SPAC上市的7家新能源汽车中,就有两家爆出造假丑闻。一家电动汽车明星创业公司Nikola去年6月上市时,被比做“卡车界的特斯拉”,市值一路暴涨,一度超过福特等传统汽车制造商。但很快做空公司兴登堡发布报告称,Nikola在其关键技术上造假,Nikola承认造假后,CEO离职,股价暴跌,在美国还面临着至少三桩投资者的集体诉讼。另一家去年10月上市的电动汽车Lordstown Motors也被兴登堡爆出,公司对外宣布的大订单均为造假。目前,美国SEC已对这两家新能源汽车公司发起调查。

结果就是,今年1月份,一家SPAC公司Property Solution Acquisition Corp.宣布与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达成并购协议后,这家SPAC公司的股价在短暂上升后,一路下跌,到现在几近腰斩。Property Solution Acquisition Corp.是由两位房地产领域资深人士发起的,投资者基于对他们投资经验的信任投资了这家SPAC公司。但几近腰斩的股价,也反映出投资者对发起人投资决策的不信任。

如果家族办公室发起的SPAC公司选择的投资标的出现类似丑闻,对家族办公室的声誉造成的负面影响可想而知。

李泽楷和paypal联合创始人Peter Thiel 2020年发起一家SPAC公司Bridgetown,募集到5.5亿美元后,一直在东南亚寻找投资标的。一位消息人士就说:“5.5亿美元,对李泽楷和Peter Thiel两位说多不多,也说少不少。做好这个SPAC,有关声誉问题。”

李泽楷和Peter Thiel在Bridgetown公司的成本投入才2.5万美元,最大的投入还是两人的声誉:李泽楷在东南亚有丰富的投资经验,而Peter Thiel有“点石成金”的创投经历。他们的合作带给市场很大的信心,如果做不好,就会失去市场的信任,这也是家族办公室做SPAC最大的风险。

斯坦福大学分析了2019年1月到2020年6月之间合并的47只SPAC后发现,高质量与非高质量SPAC之间的差距巨大,且如果只关注12个月后的数据,则所有的SPAC的价格都在下跌,比较标普500指数在这期间上涨了+23.52%。同时,彭博追踪的SPAC指数也显示,从今年2月中旬高点算起,SPAC市值也已经大跌了21%。

SPAC存在的泡沫也已经引起了华尔街的警惕。今年以来,美国SEC不断加强对SPAC的监管,发布了多项关于SPAC的声明,提示投资者注意SPAC可能存在的潜在风险,给SPAC降温。

 

来源:家办新智点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