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旅100人 | 开元旅业创始人陈妙林:扛过疫情,开元退市发力

2021年04月20日 17:09
大家对商务类的酒店已经研究得差不多了,最多是提供智能客房和优质的服务,但是度假酒店市场值得好好地研究

开元旅业集团创始人陈妙林 图片来源:开元旅业集团

记者 | 郑萃颖

编辑 | 沈霄戈

近日,开元旅业集团两家港股上市公司—开元产业信托和开元酒店,相继启动退市。开元旅业创始人陈妙林回应,开元酒店退市是为接下来的一系列资本运作做准备。

虽然已经卸任了集团总裁和董事长职位,今年69岁的陈妙林依然在带领开元度过疫情,并为其未来发展出谋划策。例如疫情期间开元旅业管理层带头降薪,但保证集团3万员工不降薪不辞退。另外,陈妙林也在疫情后积极参与网络直播,带动酒店销售。

截至2020年底,开元酒店管理公司及其附属公司共有约589家运营中或开发中的星级酒店。

开元产业信托的投资组合包括5家五星级酒店和1家四星级酒店,分别是杭州开元名度大酒店、杭州千岛湖开元度假村、宁波开元名都大酒店、长春开元名都大酒店、浙江开元萧山宾馆、开封开元名都大酒店。

陈妙林表示,开元酒店私有化后,鸥翎投资的创始合伙人郑南雁将担任董事长兼CEO,加速开元在中端商务酒店领域的投资并购。而在高端度假酒店领域,开元将加速轻资产扩张。

陈妙林表示,经历2021年初的疫情反复后,如今开元酒店的业绩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85%,其中度假酒店恢复最为迅速。他认为,即便疫情逐步恢复 ,出入境放开,只要产品和服务满足消费者需求,出境客群的消费仍然会回流。

在界面新闻采访中,陈妙林谈到了集团如何度过疫情危机,对退市后开元酒店未来发力方向的期许,以及开元集团的整体规划。陈妙林表示,开元酒店不排除未来在境内外资本市场重新上市。

受访人:开元集团创始人 陈妙林

采访: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疫情这一年,开元承受了很大的经营压力,您认为有哪些举措,对集团酒店业务在疫情后的复苏起到积极作用?

陈妙林:我们主要做好这几个方面:疫情发生后,公司压力确实比较大。整个集团3万多员工,一年的薪酬、社保等等,共有20多个亿。我们管理层首先带头降薪30%,但是员工不降薪不辞退。得到员工的好评。

第二,疫情期间部分酒店停业,但设备运转不停。因为设备停运重启需要有很长的恢复和维修期。我们随时准备复工,在复工复产上我们是做得最好的。

第三是在停业期间积极做好营销工作,向市场展示我们的存在。同时做好客户的拜访工作。

第四对企业来说很重要的一点,是算好现金流。现金流是企业的血液。

做好这几件事,得到员工的认可,消费者的认可,政府的认可。

界面新闻:目前集团酒店的恢复情况如何?

陈妙林:目前整体恢复情况也比较好。

去年我们的商务酒店营收大概恢复到疫情前2019年的70%,度假酒店则恢复到2019年的85%。度假酒店的恢复好于商务酒店;高星级酒店的恢复好于低星级;浙江的酒店好于全国其他地方的市场。我们的酒店在浙江比较多,所以恢复期比较顺利。

2021年1、2月疫情反复,影响非常严重,3月15日以后逐步好起来,现在所有酒店恢复到85%左右。

从现在的订房情况来看,今年的五一会形成一个历年来的预订高峰,尤其是我们的度假酒店。我预计五月份整体酒店营收会恢复到2019年的100%,商务酒店恢复到90%,度假酒店恢复到110%。

界面新闻:开元酒店私有化之后,是否会有品牌并购上的新动作,会有怎样的新机会?私有化以后,会把集团资源投入在哪些方向?

陈妙林:我们现在香港的两个上市公司都准备退市了。

酒店管理公司也启动退市了,因为我们考虑到要有些资本上的运作。我们引进了一些资本,比如红杉资本;也通过资本引入了一些人才,比如铂涛的郑南雁带着投资进来。

他这个月已经接手工作,会重新组织管理团队,担任CEO,我们会在资本市场上会有一些动作,发展会比原来计划的速度加快。

资源投入方面,重点在两个方面。一是在收购兼并上发力,尤其在中端商务酒店领域,这也是郑南雁的强项。

第二个是在度假品牌领域。我觉得因为度假品牌是开元的强项,我们不需要并购,完全可以利用现有的品牌进行快速的扩张。

界面新闻:疫情后被酒店业看好的高端度假酒店,开元有什么发展打算?

陈妙林:度假酒店也会继续做,是我们的强项。比如开元森泊、开元芳草地、开元观堂、方外,都是我们的度假酒店,在国内市场上尤其浙江市场上,应该都是数一数二。

森泊乐园会作为重点发力,用轻资产的模式,我们现在已经签约了三家酒店,两家已经动工了。另外在谈的还有十几家。

我们把度假品牌做成功了以后,不仅仅受到市场消费者的欢迎,也受到资本市场追捧。去年12月中旅投,投资了3.9亿元人民币进入开元森泊,说明他们对我们的品牌、产品看好。这种国家级的企业、央企,能不控股地投资一家民营企业,到目前为止还真不多。

界面新闻:随着这一两年出境游人群回流,国内中产把酒店当作度假目的地,酒店形态除了住宿服务功能,还有哪些值得思考的创新探索?

陈妙林:疫情发生后,每年1.2亿的出境游客人流回国内,他们需要一站式服务的高端度假酒店。我们的高端度假酒店享受到这个红利。

同时酒店产品也需要不断变化。现在我们的度假客人主要是80后、90后,甚至00后,和早几年有很大的区别。亲子市场是很大的潜力股。森泊乐园开张之后,我们发现有很多情况是一个小孩带六个大人来度假旅游。长辈们希望有个一站式服务的地方能住下来,环境清净和谐,有美食;儿童则喜欢森泊乐园的玩乐项目。

大家对商务类的酒店已经研究得差不多了,最多是提供智能客房和优质的服务。但是度假酒店市场值得好好地研究。

还有我们刚刚推出的产品“方外”,一共五十几个房间,在一个非常私密的地方,车子开不到,客人必须坐船进去。它有点像日本的虹夕诺雅酒店的环境。比较受四五十岁、五六十岁的富裕阶层欢迎。我们在里面养了些小动物,孔雀、梅花鹿,将来也养一些仙鹤,营造一种和谐的生态环境。方外目前只有一家,叫富春方外酒店。

它虽然说是奢华酒店,但它的硬件并不奢华,但环境绝对奢华。方外采用管家式服务,当你开车到了码头,码头上有服务员迎接,然后坐20分钟的船到方外酒店,酒店码头上有服务员管家,将你迎进客房,帮忙安排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出去玩。服务也是奢华的。

界面新闻:随着消费者对智能硬件的接受度增加,以及酒店运营成本不断上涨,国内酒店是否到了必须接受智能化趋势、进行数字化改造的阶段?

陈妙林:这肯定是个趋势,但有的单体酒店我觉得没有必要智能化,但连锁酒店、有规模的品牌酒店,智能化是一种必然。因为规模越大,智能化服务的成本就摊薄了。单一酒店提供智能化服务,投入成本会很大。

我们跟华为在谈一个智能化酒店的合作,在筹备当中,首先在森泊乐园做几个样板客房。

界面新闻:您认为,国内单体酒店市场在未来一两年内会有怎样的变化趋势?除了加盟酒店集团,单体酒店想要对抗OTA的话语权,加入软品牌、或者形成联盟组织,行得通吗?

陈妙林:单体酒店存在越来越困难,一个是运营成本很高;二是没有合适的品牌来支撑;三是没有会员体系来支撑。我之前去嘉兴走访,有几个酒店经营者,连怎么做收益管理都不清楚。

我认为单体酒店的出路在加盟,选择什么品牌很重要,加盟的好处是,可以享受到这个品牌的知名度和会员的共享。

当然,形成联盟组织也是可以的。不过联盟组织谁来牵头联盟、怎么联盟很重要,这一系列问题不是一下子能解决。牵头者要有品牌支撑度,有会员体系,联盟还要有技术开发的投入。

比如我们有个运营了20年的网络公司“金扇子”,维护会员体系。我们每年都在更新改造,累计投资上亿元,但还是不满意的,还在进一步改。如果有新的联盟来支撑这个网络,那谁来投这个钱很重要。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