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Instagram的年代,我们可以根据封面评价一本书了吗?

2021年04月28日 09:00
如今社交媒体成为推广新书的重要平台,这意味着封面设计要能“迅速打动”读者。

封面竞争:设计既要吸引眼球,也要赏心悦目。

最近的文学大事件不是一本新书的出版,也不是某位名家的签名本卖出了百万英镑,更不是某项著名奖项的公布,而是一本书封面的揭幕:萨莉·鲁尼即将出版的小说。

“出版商很少会专门为封面揭幕,并如此大张旗鼓地宣传设计师是谁。一般情况下,出版商甚至很少提到封面设计师的名字,”出版业杂志《书商》的创意编辑丹尼·阿特说。但近年来,书籍的封面设计已经有了更高的知名度,我们可能会看到书籍设计的新鼎盛时期。

阿特认为,正是鲁尼2018年的小说《正常人》标志着图书封面的转变,成为“Instagram上的一种文化现象,几乎就像一件首饰”。浏览Instagram或Twitter上与书有关的内容,醒目的设计、鲜艳的色彩和显眼的图案非常能吸引人们的注意。

萨莉·鲁尼最新小说《美丽世界,你在哪?》的封面,上周大张旗鼓地揭开了面纱。

在过去一年里,热衷于阅读的读者能够光顾书店的次数少之又少,被迫做了从来不该做的事情:通过封面评价一本书籍。“比起以往,封城真的让书籍封面设计重放光彩,”霍利·奥文登说,她设计了艾梅尔·瑞恩(Eimear Ryan)即将出版的小说《屏住呼吸》(Holding Her Breath)的封面。

“随着人们对新书重新恢复兴趣,设计师的压力也随之而来,他们必须以新的引人入胜的方式真正突破界限。出版商、作者、博主和设计师纷纷在Twitter、Instagram和TikTok等网络平台上分享新的吸睛封面,”欧文登说。

今年,《书商》的英国图书奖将恢复一个缺失了十多年的类别:年度最佳设计师。设计师们可能会认为这“有点事后诸葛亮”,入围者之一安娜·莫里森说,“但重新设立这个类别真的有积极的作用。”

作者们也意识到了封面的重要性。“我对封面有极强的控制,”奥利维娅·莱恩说,她的作品封面在社交媒体上并不陌生。她为自己的书《生肉》选择了一张沃尔夫冈·蒂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的照片,并为《人人》(Everybody)的封面“非常明确地选择了蓝色,这种蓝色被称为国际克莱因蓝,是德里克·贾曼在电影《蓝色》中使用的颜色”。“封面是如此重要,”她说,“由于我经常撰写关于艺术的文章,所以我的作品需要为艺术界的观众服务,同时也要亲民和时尚。”

谈到封面设计,Faber出版商的高级设计师乔尼·佩勒姆认为,“图像的影响力已经被推到了最优先的位置。”他负责乔纳森·弗兰岑、马克斯·波特和哈尼夫·库雷希等作者的图书封面。所有“设计师们正在努力做的,尤其是在当下”,是想出“能让人一眼就能认出的设计,既能迅速打动人,又能让人仔细观察”。

由于准备时间较长,Faber的高级设计师彼得·阿德林顿说,“我们的猜测是,在新冠病毒初期发售的许多书籍,在我们听说居家隔离这个概念之前就已经设计好了。”但我们看到的是,“营销团队不得不突然找到全新的方式,在单纯的数字空间里推广书籍。如果你有一个适合这种媒介的封面,就会有难以置信的创意。”

他在隔离初期为石黑一雄的《克拉拉与太阳》设计了封面。上个月出版后,它已经成为社交媒体上的常客,网红名人们把它放在野餐毯上拍照。“《克拉拉与太阳》的设计在数字空间的传播非常有效,”阿德林顿说,“封面本身是如此简单而大胆,你在Instagram上总能认出它来。”

阿特认为,在过去的10年或15年里,封面设计一直在向吸引注意力的方向转变。“亚马逊对作者和出版商推广书籍变得越来越重要......因此封面必须适合缩略图,而不是书店的展示桌。”

萨莉·鲁尼2018年的小说《正常人》取得惊人成功,其封面也对封面设计产生了持久的影响。图片来源:Patrick Bolger/The Guardian

随着“shelfie”(一种人们分享自己书架照片的社交媒体现象)的出现,封面吸引了更多的焦点。而书籍的照片或者是堆积如山的书籍,无论是尚未阅读还是最近阅读的书籍,都已经成为社交媒体的一个话题。

那么,这种对封面的关注是否开启了书籍封面设计的黄金时代?莫里森从2006年开始就设计书封,她觉得现在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以前人们向她询问设计理念时,“总是会说,‘我们不希望封面看起来太奇怪或不寻常。’”但如今,很多的设计要求都是,“我们想要一些完全新鲜的东西。”

阿德林顿并不认为社交媒体迎来了一个黄金时代,但确实认为“它将封面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延伸到了购买行为之外”。封面已经有了不同的意义,“既是宣传书的卖点,也宣传了阅读的人。就像你在地铁上看书,只不过这次旁观者有5万人。”

就拿独立出版社Fitzcarraldo Editions简单而美丽的封面来说吧,它们出版的所有的小说都是简单的克莱因蓝色封面,在社交媒体上也是一个话题。“这些小说的效果令人难以置信,因为它们看起来很有收藏价值,看起来很永恒。而且在Zoom会议的时候,这些书摆在后面的书架上也很好看,”阿特说。

但当然,封面的作用不仅仅是纯粹的审美。阿德林顿说,最重要的是“为书找到合适的封面,而不是为Instagram宣传找到合适的封面”。

(翻译:李思璟)

来源:卫报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