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高薪、拼福利、拼补贴,上海游戏大厂成热门求职圣地?

2021年04月09日 08:20
对于被“卷”这件事,上海游戏圈的从业者们其实颇感骄傲。

图片来源:叠纸旗下《闪耀暖暖》

记者 | 林北辰

编辑 | 宋佳楠

金三银四招聘季,上海游戏行业的抢人大战及福利比拼还在继续。

春节前,莉莉丝《剑与远征》项目组90号人瓜分1.9亿元现金的项目分红羡煞旁人。仅一个月后,《游戏葡萄》等自媒体就曝出,在上海游戏圈,年薪百万的人正变得越来越多——从前多半只有美术总监才能拿到这个数字,可如今算上股票期权,即使不算奖金,不少3D组长、概念原画专家和技术美术也能拿到。

“米哈游的HR最近搞了全公司的‘补充公积金’,我想我们老板很快也会要求跟上。”一位供职于“魔都三姐妹”的HR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补充公积金”是继“留守补贴”之后,游戏圈再次热议的公司福利话题。

所谓的“魔都三姐妹”是上海游戏圈内的“黑话”之一,主要指代米哈游、莉莉丝、叠纸这三家公司。由于米哈游的“游戏里全是妹子”,莉莉丝的公司logo本身是一个女神,叠纸则只做“妹子玩的游戏”,因此三家公司被称为“三姐妹”。与“三姐妹”相对的,上海还有“魔都F4”的说法——米哈游、叠纸、莉莉丝、鹰角,命名规律与“三姐妹”大同小异。

上海的新兴游戏公司不止于此。近年来,在版号严控的背景下,口味刁钻的玩家们对游戏的美术、画面、玩法的要求越来越高,大环境倒逼游戏厂商们走向了精品化的道路。这让上海游戏圈在盛趣、巨人、哔哩哔哩之外,崛起了米哈游、沐瞳、心动、恺英、莉莉丝、叠纸等以精品化为导向的厂商。据《游戏新知》在2019年的统计,上海的游戏公司总数已突破了3400家,其中可以被分类成大中型的游戏公司已有35家。

在2021年就地过年的倡导下,上海的大游戏厂商都推出了人均5000元左右的留守补贴。但业内人士发现,所谓的补贴很快升级为各公司的福利比拼。某莉莉丝员工透露,最终这项福利在公司内部变成了无论留守与否、人均6000元的过年红包。她还表示,“这样的攀比最初是厦门的雷霆游戏带起,心动网络CEO黄一孟后来的一则‘内卷’微博更让这个现象出圈。”

心动网络在中国游戏圈的定位较为特别,旗下自研产品数量虽少但质量颇高。这意味着,公司内部只有很少的项目组在研发和运营少数几款游戏,如何留住这些项目组的人成为了心动HR的难题。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整个上海游戏圈HR们的工作重点——变着法儿的给员工发补贴,还要与同类型公司比拼福利高低,本质上是为了防止员工跳槽。

“内卷”成为了上海游戏圈的热词。频繁跳槽、薪资飞速增长、新鲜血液不断注入是当下上海游戏圈的特色。一位复旦毕业生甚至表示,“好多同学来上海读书就是为了去上海做游戏。”互联网之外,游戏真的成为了最热门的求职圣地了吗?

包装成“暴击”的优秀员工奖

在上海的游戏圈,不能以月薪计已经成为了共识,HR面试时开给你的工资也许比你实际拿到的要少。

一位在“三姐妹”负责校招的HR透露,今年校招进入公司的常规岗位月薪在12k-14k之间浮动,公司开出的年薪以16个月为底计算。不过,真正的大头应该是每个项目组开出的不同“bonus”,意味着不同项目的表现决定了员工能拿到的分红。

然而,崇尚多劳多得的游戏大厂,绝不是把项目奖金均分给所有员工。一位接近《剑与远征》项目的内部员工就表示,90号人瓜分1.9亿元听着挺夸张,事实上莉莉丝是以员工对项目组的贡献为指标发放奖金,不同员工之间的差距很大。其中主美、主策、team leader等岗位拿大头,基层的程序员分到的就更少,而具体的加成比例也只有高层及少数参与统筹的HR知道。

另一件不对员工公开的事情是,游戏公司的“优秀员工奖”不以年计,而是每月一评、每月一发。HR们为了保护员工心态,从不直白地将“优秀员工奖”打在公屏上,取而代之的,是包装后的名称——例如“暴击”。“HR给了你一顿暴击”,意味着你这个月拿奖金了,这样的月度奖励平均值约为5000元,一般在3000元到8000元之间浮动。根据每个组的营收、项目进度的不同,拿到“暴击”奖的人数也不是固定的,一般而言是以某个比例在全组成员中抽取KPI排名靠前的那些发放奖励。

事实上,“暴击”的比例也无法确定。某上海游戏厂商HR豆芽透露,在她供职的公司,月度员工奖的发放比例不会超过20%,一般控制在15%左右,“这个事其实是人不宜多。人多了,反而不是一个特别能够激励大家的方式。只有人少,才有‘卷起来’的那种感觉。”

对于被“内卷”,上海游戏圈的从业者们其实颇感骄傲。负责校招的豆芽就发现,这两年,不仅是行业内“卷来卷去”,高校学子们对于进入游戏圈的热情也更高了:最显著的表现是,校招明显出现了“倒挂”的局面。所谓的倒挂,指的是新招进来的员工开出的薪资可能比两年前进来的老员工当下的薪水还要高,这也是招聘行业一直存在的现象。

豆芽也强调,“倒挂”其实难以避免,是行业发展的标志。关键点在于,毕业生们对于行业的热情使HR能够更严格地挑选候选人。对HR们来说,从不需要和应届生们鼓吹每个月发放的优秀员工奖,仅仅是开出保底的薪资,学子们就对整个行业都充满信心。

值得一提的是,受访的HR及猎头们提到,“游戏策划”可以说是行业内年轻人最喜欢的岗位之一。由于高校里几乎没有游戏策划相关的专业,从应届生的角度来看,应聘这个岗位的人才往往是多年的游戏玩家,对游戏本身有着超乎常人的热情。而从管理者的角度来看,几乎每一个好的项目组长、制作人都有过游戏策划的履历,可以说是游戏圈管理层的必经之路。公司们为了让人才“从娃娃抓起”,今年春招新增了众多“游戏制作人培训生”的名额,争取从公司内部培养起未来的关键人才。

才华比履历更重要

资深游戏猎头豆丁发现,虽说现在的行价水涨船高,有一些岗位却越来越难招人,使得公司的原则变成了宁缺毋滥。

在豆丁所在猎头公司的人才库里,目前有1880个岗位待招,其中程序相关的377个,策划类450个,美术类751个,其他运营相关的岗位约为300个。在这当中,任何带“主**”的岗位,都能轻松开出年薪百万的价格,音乐系的负责人月薪甚至从8万起开价。

然而,在一些关键而稀缺的岗位,例如“主美”,“主音频”,并不是价格高就能招到公司满意的候选人,原因仍在于精品化的游戏产品趋势:以前游戏公司没那么在意的画质、音效,成为了现阶段决胜的关键。过去,公司不会自己养一个音频设计师,而是买量地把这部分工作外包出去,但现在,要跳脱于音效制作公司自己招人,可市面上却没那么多的人才供选择,令这部分人才成为了小众却高薪的存在。

2020年开始,美术行业成为了游戏行业需求最多的岗位。豆丁认为,在游戏创新的下半场,版号申请之外的大事正是以美术为代表的“精品化战略”;中国游戏出海业务暴增的前景里,美术代表的画质、画面感是一款游戏最直接的名片。

因此,在豆丁的人才库中,最受欢迎的是年轻又有才华的候选人。“美术这样的岗位不完全看你有多少年经验,作品品质是唯一名片。我甚至遇到不看履历、不看项目,只看作品包的公司客户。”在豆丁经手的案例中,候选人拿到的年薪有100万、200万和300万,但同时也遇到了“资质平平”的美工,年限颇高却只开出两万月薪,跨度之大,没有任何规律可循。

受访人的共识是,上海游戏圈的人才争夺战还会持续。本质上,高薪、高福利、比拼补贴,代表着公司能挣钱、营收增长迅猛。薪资跨越幅度大、员工之间甚至有“贫富差距”的现状背后是行业走向优质内容,公司宁可花大价钱聘用优质人才也不愿将就。

豆芽持续看好上海的游戏公司。她认为,过去火爆的SLG(策略类游戏)例如《率土之滨》、《万国觉醒》,主要面向年龄偏高的中年群体,这样的游戏厂商大多分布在北京。而上海近几年崛起的公司们,大部分做的是轻量化、年轻化并且多元化(主要表现在挖掘女性玩家群体)的游戏,盈利能力更强。总体而言,豆芽的体会是,游戏人才正在“南移”,广州、厦门等城市的游戏从业者也会因为上海的游戏公司多逐渐向这个城市靠拢。

豆丁也有类似看法,但他认为游戏行业虽然增长迅速,依然还没有达到互联网公司的行业地位,“开价还是不如互联网公司慷慨。”

游戏项目进组颇有“赌博”成分,豆芽将员工选择项目组的行为类比于“赌石”。员工很难知道新进的项目究竟会不会火,发行、IP、研发、推广都有可能决定项目的成败。一款游戏的成功是一时的,即使是莉莉丝的《剑与远征》也已经在走下坡路,而明年这90个员工还能拿到等价的1.9亿奖金吗?HR们的态度是,“还是建议游戏人要放平心态。”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