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我为何捐精:在世界留下痕迹,但家人怕“私生子”争家产

2021年04月08日 18:09
“有一段DNA来自于我,这会为我在世界上的存在留下一个记录。”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高佳

编辑 | 赵孟

2021年3月中旬,浙江省人类精子库官方微博发文:“捐精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才能出现的。将自己精液奉献给他人,是一种人道主义精神的体现。你迈出的一小步,是社会的一大步!”

捐精志愿者招募细则也被列出:年龄满20-45周岁;身高168cm及以上;无色盲色弱,近视低于600度;身体健康,无遗传病传染病。微博发布没多久,“浙江省人类精子库喊你捐精”话题就冲上热搜。

这并非新鲜事物。除了浙江省,北京、上海、四川、广东各地的人类精子库都在招募志愿者,招募细则和报酬大多相似。

浙江省人类精子库负责人盛慧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近些年通过各种形式的宣传,捐精的人多了,每年大约有1500名男性报名捐精。但目前仍需扩大招募规模的原因是,“现在的精子合格率有逐年下降的趋势。1500名捐精男性中,大约只有400人的精子是符合标准的,合格率不到27%。”

盛慧强介绍,近几年,浙江省人类精子库每年帮助超过2000名不孕患者,为其接受辅助生殖技术提供优质的精子,“一个人的精子,只能给5名女性使用,当5名女性全部成功生育之后,这个人留存的精子将终止使用。”

在知乎上,“捐精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的问题下下有269条回答,彭明正是其中一位。2021年4月1日,大三学生彭明第一次去江苏省人民医院做捐精前筛查,至今对这段经历记忆犹新。

彭明告诉界面新闻,他捐精是对生命进行思考之后做的选择。“先不谈我会不会突然猝死,无法留根,就谈有几个孩子带着我的DNA,活在这个世界上,我都觉得是一件很棒的事情。这意味着,在这个世界上留有我的痕迹了。”他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以下是彭明的自述:

我在南京一所二本学校读大三,马上要过22周岁生日。今年3月底,我在大学生兼职群里看到一条招募信息,信息是这么写的:“男生爱心公益活动,日结100+5000元。要求:在校大学生或者是学历在大专以上(包含大专)的社会人士。时间:周一到周日哪天过来参加都行,需要半个小时左右。”

我当时觉得这个活动招人挺用心的,要求、时间、薪资都写得很清楚,不是敷衍地拉人头,再加上报酬也有吸引力,就加了微信咨询。在微信上,活动联络人告诉我,公益活动的具体内容是捐精。

之后我跟我妈通电话,告诉她这事,她当即表示不同意。她说:“这就等同于你有了私生子,以后不得回来争家产啥的?”她还说:“你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女朋友也未必接受得了。”

我觉得很多人不愿意捐精,主要原因就是有像我妈这样的思想上的束缚。实际上,在捐精之前,志愿者会签署一份双向保密协议,不出意外,我一辈子都不会见到所谓的“我的私生子”,而且在法律层面上,我对他不承担任何义务。

其实在跟我妈聊之前,我已经做了要捐精的决定。我想,那些伟大的人或极恶之人,他们所做的事情,无论好坏,会被记录在历史上,但像我这样渺小、普通的人,没有什么机会被记录下来,我去世之后,这个世界上也很难留有我的痕迹。但我的“孩子”,哪怕不是被我养大的,他/她体内有我的基因,有一段DNA来自于我,这会为我在世界上的存在留下一个记录。

我也征询了女朋友的意见,她抱着非常善良的心态接受了这件事。我们在网上查了相关信息,知道现在国内受不孕不育困扰的家庭占比10%以上,如果捐精能够帮助这些家庭,我们认为这事值得做。

我跟联络人说要报名,他先问了我的身高,要求身高不低于168cm,我180cm,符合条件。他又问:“最近一次有性生活或自慰是什么时候?”我说:“就今天。”他说:“那从现在开始,禁欲三天,然后带上身份证、学生证到江苏省人民医院人类精子库采样。”

去之前,我上网搜了网友分享的捐精经历,对精子库的设施还抱有一些幻想。到了之后才发现,那里环境挺简陋的。一个年纪较大的男医生带着他的三个学生,负责跟我介绍操作流程,他们大概都是硕士、博士学历,那一瞬间,我发觉我应当是全场学历最低的,觉得自己有点像来参加试验的“小白鼠”。

我观察了一下我的编号——202101xx,推测自己是100来号,按时间估算了一下,一年来报名的人数应该不超过800人,最近的新闻报道中说,参加捐精的男性,精子合格率不到30%,能成功捐精的人数并不多。

了解流程之后,我被分到一张房卡,穿上鞋套,进入二号房间。房间一共有五个,当天一号房间有人,其他都空着。房间里有张沙发,我在沙发上垫一次性坐垫,用他们提供的器具对身体进行消毒和清洁。我面前有一台黑屏的电视,旁边贴着纸条,介绍称这个电视由电脑控制,会播放性教育片。但房间内没有电脑,我等了一会儿,发现电视也一直没有反应,就不管它了。

从房间出来后,我把贴有我的编码的精液容器放到指定位置,今天的“公益活动”就算结束了。确实像招募信息上所说,整个过程花费不到30分钟。离开前,工作人员递给我一份表格,表格名称是“交通费补贴”,填写个人信息以后,我就拿到这份补贴——100元现金。

一天后,4月2日下午,江苏省人民医院给我发来短信:“您的检测结果如下:冷冻前和冷冻后,精子活力和精子浓度均达标,恭喜您!”没过一会儿,我又收到信息:“您还有性病三项和细菌培养结果未出来,一周后我们将通知您是否合格。”

我把这消息告诉联络人,他说现在需要等待,检查合格后,再去进行体检,体检合格后开始正式捐献。捐献期间,去精子库之前仍需禁欲,保证精子浓度,每次捐献后现场结算现金200元,捐献4次左右,即800元,最后一次发放剩余的4200元。捐精时间由自己安排,两次取精最短间隔在48小时以上,整个捐献过程不超过6个月。

在去精子库之前,我觉察到哪怕是下定决心去捐精,我总还有躲躲藏藏、不愿被人知道的心态。但收到医院信息之后,我想开了,这是我个人的选择,大大方方地承认又有何不可?

我在QQ空间发说说分享了这件事,对所有人可见,包括我的辅导员。评论当中,调侃、开玩笑的朋友居多,他们说:“你不怕‘喜当爹’?”也有朋友表示,想和我一起去捐精,我表示欢迎。去医院那天,精子库的工作人员在我临走前还嘱咐我:“下次来时可以带朋友一起来,带一个给50块钱。”

我能感觉到,他们为这个事煞费苦心,舍得下本钱和精力,迫切希望有更多人参与。我也希望我的精子检验、体检一切正常,能在今年捐精成功。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彭明为化名)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