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门清明档创下8.2亿票房新纪录,仍然容不下文艺片的增长

2021年04月06日 20:00
如果说《第十一回》在票房上败给了观众“看不懂”,那么《明天会好的》或许输在了观众“看得太懂”。

《第十一回》剧照

虽然并未出现春节档“场次售罄”的观影热潮,但清明档也为3月持续低迷、仅靠两头怪兽支撑的电影市场注入了活力。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清明档三日总票房达到8.20亿,创中国影史清明档票房最高纪录,比2019年清明档增加了18%以上,总观影场次也达到122.9万,总人次2226万。

总票房一路高走的同时,档期内各影片的表现喜忧参半。票房收入向头部集中的趋势愈发明显。与2019年清明档的票房数据相比,不难发现今年清明档票房的增长只在头部影片上:2019年票房冠亚军《反贪风暴4》和《雷霆沙赞!》分获2.66亿和1.98亿,今年票房前二《我的姐姐》和《哥斯拉大战金刚》的成绩是3.77亿和2.98亿。

而从档期票房第三名起到第五名,2021年清明档影片的票房表现均落后于2019年同名次影片。把目光放到文艺片上,2019年《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最终在档期内收获3483万票房,比今年第四名的《第十一回》还要多出770多万。档期总票房增加不少,可文艺片似乎依然没有能享受到观影热的福利,在票房收入上更进一步。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纵向来看,清明档仅有三天,影片的首日票房表现基本奠定了清明档的格局。今年七部清明档影片中,有六部扎堆在档期前一天(4月2日)上映。《我的姐姐》上映首日票房达到6000万量级,压过连续六日票房日冠的《哥斯拉大战金刚》,最终两部影片分居档期前二,三日票房占到档期总票房的80%以上。在院线排片普遍更加看好《第十一回》与《明天更好的》的情况下,从五一档改档至清明档的国漫《西游记之再世妖王》,凭借首日高于两部文艺片的上座率,在档期第一天实现排片逆袭,最终跻身档期票房前三。

《我的姐姐》能拿下档期冠军并不意外。开播前影片热度占据首位,保证了首日排片量。开播后,在某种意义上,《我的姐姐》也重走了《你好,李焕英》的成功路径:靠情绪调动和社会话题的发酵带动影片票房的增长。影片是少有的家庭女性题材电影,对“重男轻女”“扶弟魔”的讨论本身自带话题热度,在女性议题频频成为热点的今天,足以吸引观众走入影院。影片也成功调动了观众情绪:从豆瓣影评来看,姐姐在自我与弟弟之间的选择,让“观众哭了好几次”。

此外,设置姑妈和安然的镜像,又将讨论范围扩展到代际差异和文化层面。开播第二日,李银河从社会学角度分析影片的长文登上热搜,称电影“揭示社会伦理及其变迁的深刻之作”,也说明电影为观众留下了足够的讨论空间。

话题讨论和口碑发酵带动了观众的观影热情。这一点也反映在了票房增长上。上映首日《我的姐姐》票房在6000万量级,此后三日票房收入分别达到1.37亿、1.49亿、0.9亿,而目前猫眼预测《我的姐姐》总票房将达到8.7亿,这部引发广泛讨论的影片已经成为清明档的小爆款。

《我的姐姐》剧照:姑妈呵斥姐姐。

反过来看《第十一回》和《明天会好的》两部文艺片,即使前者坐拥陈建斌、周迅、窦靖童、春夏和大鹏等组成的强大演员阵容,后者带有贾樟柯监制、Papi酱银幕处女作的宣传亮点,依然不可避免地重演了文艺片的票房困局。

没有视觉特效大片和商业剧情片自带爽点的优势,文艺片的票房仍旧要依靠口碑发酵。但“看不懂”成为了许多观众对《第十一回》的印象。少有人会否认《第十一回》的艺术性与深度,但也少有人会宣称自己看懂了这部电影。戏剧与现实的互文,荒诞的剧情与台词,大量的特写镜头……过多的信息让不熟悉镜头语言的观众难以消化。

豆瓣热评中“这是一部巨tm实验的文艺片 根本没打算好好讲故事也没打算让你看懂”的呐喊,也代表了部分观众的对《第十一回》的看法。相较于《我的姐姐》引发的热议,观众对《第十一回》剧情讨论热情显然不高,讨论的内容也更加浮于表面。清明节三天假期内,有关影片的热搜多是与主演的演技相关,而电影本身想要表达的内容并未形成有规模的讨论。不过,似乎是注意到有观众看不懂电影,《第十一回》的官方微博也在不断发布电影细节的解读。

电影《第十一回》官方微博转发回复观众“没看懂”评论,并表示将在微博解读电影细节。

如果说《第十一回》在票房上败给了观众“看不懂”,那么《明天会好的》或许输在了观众“看得太懂”。从影片评价来看,讲述北漂经历的电影的确唤起了漂泊在外观众的共鸣,但《明天会好的》也被部分观众评价为“贩卖焦虑”的“鸡汤电影”。

从导演的公开信来看,这是一部半自传式的电影。那么,按照导演的经历,主角的原型是2010年左右的北漂编剧,但影片却把故事的时间搬到了2019年。这导致影片讲述的故事与时代特点有所分歧:“27岁一事无成”“只用得起9块9的口红”等引起焦虑的痛点,已在十年的社会发展中被解构:“反对年龄焦虑”“反对消费主义”已经成为主流,而创作者对于北漂者困境的反思依然只有小情小调地“找到心中的火光”。相对落后的内容无法迎合观众市场致使口碑下滑,或许是《明天会好的》口碑票房双失利背后的原因。

没有炫目的特效或紧扣热点的剧情,观众对文艺片显然更加挑剔,“看不懂”与“看得太懂”都不能带来票房上的成功。对于文艺片创作者而言,走上票房赛道时,如何在影片中平衡自我表达与观众口味,依然需要再三斟酌。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