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得只剩钱”已成过往,中国足球能穷则思变吗?

2021年04月06日 20:48
2021年冬季转会窗口期,中超16强的总支出仅为2017年的1/1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一白

编辑 | 石一瑛

漫长的等待!

2021赛季中国足球超级联赛终于确定将在4月20日揭幕。距新赛季开赛还有两周时间,而这是近十年中超开赛前最“清冷”的两周。

没有大牌新外援加盟,8支球队共14名巴西外援因祖国疫情严重尚无法回到中超赛场。由于入境后还需隔离,这些外援将铁定缺席前几轮的比赛。

本土球员则更为实际,只要母队没有解散,仿佛就安然度过了这个漫长的冬天。整体上,本土球员整体流转频次不高。有些人正忙着解除合同,还有些球员则在讨薪,也有仍没有找到新东家的“倒霉孩子”。

所有中国足球俱乐部都完成了去企业化的中性队名更改,但有些改完让人根本想不起前身是哪家,还有些队名看上去更像是一支全运会参赛队。

沧州雄狮备战新赛季。(图片来源:沧州雄狮俱乐部官方微博)

就这么素着开踢的2021赛季,是中国足球自1994年职业化改革以来,国内顶级联赛的前所未有。残酷,却也是全新的局面,然而,新局面是否会带来预期的新气象?

推迟了6天,中国足协终于在3月29日公布了三级联赛的准入名单。

6天的等待,换来了天津津门虎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复活——有媒体把这种复活方式称之为“天津天海Pro版”。

简而言之,天津津门虎暂由天津体育局和足协托管,直到球队找到新东家。目前媒体报道中被提及最多的,是天津文旅集团,被认为最有可能接手这支球队。

无论最终谁将接替泰达成为新的投资人,既然准入名单里天津津门虎的名字赫然在列,就意味着天津足球保住了这个中超的壳。

但借壳参赛就要组建全新的球队,新东家所要解决的问题也随之而来。召回球员,搭建经理、领队、主教练等俱乐部常规人员结构,安排新的训练基地。

最重要的一点是,借了原球队的壳,通常要承担原球队的债务。早在2020年底,天津泰达欠薪的情况就被频频爆出,被欠款最多的是外援阿奇姆彭,金额高达人民币3000万元。

2021年1月29日本应是中国足协规定的提交工资确认表截止日期,只有两支球队申请了延期,其中之一是天津,另一支是重庆。

天津方面被允许延期至2月10日提交,最终在规定时间又逾期一小时后,天津才递交了相关情况说明。

据了解,阿奇姆彭已决定放弃这笔“巨款”,他即将和深圳队完成签约,这就意味着天津津门虎目前负债总额不到3亿——泰达控股在退出时,也和天津市体育局等部门达成共识,去年的欠薪由泰达控股承担,会在未来3-6个月补齐。这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新东家入主的压力。

2021年3月31日晚间,成功复活的天津津门虎通过天津《今晚报》发布公告,聘请于根伟担任俱乐部总经理兼主教练,新俱乐部迈出了重建第一步。

被寄予厚望的于根伟,曾打进了将国足送进世界杯决赛圈的关键一球,现在天津队希望这位前国脚能将天津足球带回正轨。

江苏苏宁俱乐部基地人去楼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与天津相比,卫冕冠军江苏苏宁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2021年2月28日,江苏足球俱乐部宣布,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同时在更大范围内期待社会有识之士和企业与之洽谈后续发展事宜。

尽管陆续传出有江苏省内企业意欲接盘,但江苏队终因卖不出去而进入破产清算。

夺冠即巅峰,问鼎就下岗,这种逆袭的“凯泽斯劳腾神话”在世界足坛也绝无仅有,而中超新科冠军最终竟真的走到了无人接手的境地。

但在这个休赛期,像江苏苏宁这样直接退出中国足球的俱乐部并非个例。事实上,今年共有6家俱乐部选择了直接退出,另外5家是泰州远大、内蒙古中优、北京人和、深圳壆岗和江苏盐城鼎立。

据《东方体育日报》报道,在足协公布准入名单前,泰州远大俱乐部已于3月24日、3月27日悄然进行了法人更换及股权变更。此举疑似转移投资人风险,若新任法人名下无可执行财产,泰州俱乐部从上到下,教练、球员、工作人员近70人将面临讨薪无法执行的困境。

而内蒙古中优的教练、球员则可能连讨薪的途径都没有,有当地媒体曝出,该俱乐部老总携公章跑路,球员被限期搬离基地。

更要命的是,那些进入准入名单的俱乐部也并非安然无事。

天眼查显示,中甲贵州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63.5万元。

此后国内媒体陆续曝出,中甲淄博蹴鞠新投资方解雇所有球员教练;中甲北体大要求球员全部重签合同并接受降薪,否则不予报名;中甲南通支云球员祝一帆称俱乐部拒不支付欠薪,也不执行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的裁决。

新赛季开赛前,中国足坛表面上一地鸡毛,实则是金元泡沫破灭后的连锁反应——投资人没钱了。

2019赛季广州恒大夺得中超冠军。(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以近十年中超最成功的广州队(原广州恒大俱乐部)为例,俱乐部2013年亏损5.76亿;2014年亏损4.83亿;2015年亏损9.53亿;2016年亏损8.12亿;2017年亏损9.87亿;2018年亏损18亿,2019年亏损19亿。

这些公开的财务资料显示,俱乐部连年亏损,亏损数额几乎逐年递增。特别是2018年和2019年这两年,更是断崖式亏损,年亏损直逼20亿元。

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在接受央视白岩松专访时谈到:“中国足球在泡沫下,很多投资人都表示难以维持。毫不夸张地说,真到了有可能“坍塌”的地步。中超俱乐部的投入普遍在每年七八个亿,甚至十几、二十个亿,全世界仅此一例。中超俱乐部的投入是日本联赛的3倍,中国球员的工资是日本球员平均工资的10倍,大家都难以为继。”

2020年中国足球的三级联赛共有16家俱乐部退出,2021年6家退出,数量少了但分量更重。两年间,已有22家俱乐部从中国足坛消失了。

那些在最后时刻“上岸”的俱乐部,多数也是在政府出面或帮助下才暂缓危机,勉强求生,有些更是易地更名,取代江苏重返中超的沧州雄狮(原石家庄永昌)就是其中之一。

那么,“疫情下很多企业的日子不好过,中性化名称改革为何不推迟两年进行?”白岩松在专访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时问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陈戌源说:“中性化名称改革,到现在已经第六年了。疫情影响,有些企业经营困难,我觉得这和中性化名称改革没有太多的联系。企业投资俱乐部,不是全靠冠名带来经营效益的。有人说这是压垮一些俱乐部的最后一根稻草,我认为不是这样的。”

其实早在2018年,新华社就曾给中国足球俱乐部的产投失衡算过一笔账:2018年日本J1联赛俱乐部平均收入3.1亿元人民币,平均支出3.16亿元;韩国K1联赛俱乐部同年平均收入1.23亿元,平均支出1.09亿元;而中超俱乐部2018年平均收入为6.86亿元,平均支出11.26亿元,平均亏损4.4亿元。

从阶段性输血培养到长期自主造血发展,原本是足球职业化、市场化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但中国足球在过去一个时期只见持续的巨额投入,造血功能尽失。

“人傻钱多”,成了过往十年中超的代名词——大牌外援来养老,中超品牌价值提升,转会市场投入曾一度赶超意甲西甲,与英超比肩。

但虚假繁荣来时迅猛,去时决绝。如今大牌外援纷纷离场,有些俱乐部连维持温饱都困难。

根据《转会市场》统计,中超球员总身价缩水,已被沙特超级联赛和日本J联赛反超,落到亚洲第三,只有2.8715亿欧元。

上海海港新援见面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限额投入、限薪、改名,这一系列看似“硬着陆”的手段,正强行将中国足球拉回正轨,在健康发展的前提下,让足球参与者们探寻合适、理性的发展道路。

《人民日报》近日发文写到:“股权多元化是趋势,球队不是企业广告牌。文中指出,一家企业控制球队的单一股东结构存在较大风险,一旦母公司出现调整或意外,就意味着一支职业足球队很大可能从联赛的阵容中消失。代价过于昂贵,对球队所在地的足球生态也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

其实,2015年出台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已经明确指出:优化俱乐部股权结构,实行政府、企业、个人多元投资,鼓励俱乐部所在地政府以足球场馆等资源投资入股。

即将开始的新赛季,山东泰山、浙江、沧州雄狮等多家俱乐部,正尝试以股权多元化或混合所有制的方式运营。

以沧州雄狮俱乐部为例,该俱乐部由永昌集团与沧州建投集团成立的合资公司运营,股权结构将在足协政策许可时进行相应变更。

同时,俱乐部还计划将部分股权进行释放,形成“核心股东+众多小股东参股”的模式:核心股东主要包括沧州本地大型企业,主导俱乐部的运营;而众多小股东将包括热爱足球的沧州区县企业、产业链相关企业、球迷协会以及持续购买年票的家庭或个人。

此外,当股权结构趋于合理后,如何做好“小本经营”也是各俱乐部未来发展的新课题。

人民日报体育就在其官方微博先后两次点名表扬了申花,“吴曦零转会加盟,工资也符合足协新政规定。可以视为申花上赛季引援思路的延续。上赛季,上海申花队以零转会费或租借方式引入了多名强援,并最终凭借较为深厚的阵容,在中超和亚冠双线作战中都踢出了不错的内容和结果。这种稳定且理性的运营方式,或可在未来成为俱乐部的一种选择。”

截止目前,2021中超转会身价最高的是加盟深圳队的哥伦比亚国脚金特罗,转会费为59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4561.9万元),而五年前的2017年,转会“标王”奥斯卡加盟上海上港时的身价高达60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4.64亿元)。

整个2021年冬季转会窗口期,中超16强的总支出仅为2017年时的1/17。

全新的赛季,中国足球将注定在阵痛中继续前行。据了解,新赛季中超仍采取赛会制,分两个赛区。

A组:广州队、山东泰山、重庆两江竞技、河南嵩山龙门、广州城队、深圳队、青岛队、沧州雄狮队。

B组:北京国安队、上海海港队、上海申花队、河北队、天津津门虎队、大连人队、长春亚泰队、武汉队。​

新赛季开幕式及揭幕战将在广州天河体育场进行,届时将至少允许15000名球迷进场观赛。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