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公立医院“国考”成绩放榜,哪些问题成了短板?

2021年04月01日 14:47
这不仅仅是个排名,更多是帮助医疗机构 ‘认识自己’,让医院既了解自己先进、好的一面,又清楚地看到短板、薄弱点和不足。而恰恰是后者,才是医院更要努力的方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原祎鸣

编辑 | 谢欣

3月30日,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官网公布了《关于2019年度全国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国家监测分析有关情况的通报》(以下简称为《考核》)。

同日在2019年度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视频会议上,医政医管局工作人员透露,此次的《考核》是100余位专家、两个阶段、四轮数据质控,天河二号超级计算机分析1.01亿份病案首页和其他48.56 万项数据、4.25万条佐证资料,并有专家对医院数据进行现场抽查复核,最终完成2413家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国家监测指标分析,并对290家数据质量存在较明显问题的医院,核减其相应绩效考核指标得分。

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被业内人士称之为“国考”,是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最权威、最官方的对全国三级公立医院的考核和评价。本次完成2413家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国家监测指标分析工作,比去年的2398家多出15家。

成绩单上的每一个数字背后都有复杂的内涵。其指标体系由医疗质量、运营效率、持续发展、满意度评价4个维度的14个二级指标、55个三级指标构成,其中定量指标50个,定性指标5个,国家监测指标26个。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中国首次次将住院病案首页数据应用于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住院病案首页数据质量的提升,可以为获得更加客观、公平的绩效考核结果提供有力保障,亦是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的基础。《考核》显示,2019年三级公立医院住院病案首页数据项目完整率为99.99%,较2018年提升8.41个百分点;数据准确率为98.28%,较2018年提升16.52个百分点。

电子病历也始终是是医院信息化建设的核心环节,因此电子病历的应用水平也反映着公立医院的能力。《考核》显示,2019年,参加电子病历应用水平分级评价的三级公立医院为1874家,较上年增加110家,参评率达99.36%,达到历史新高。全国平均级别首次超过3级,其中78.13%的省份平均级别达到3级及以上,获评7级的医院达到4家,新增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和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

然而另一方面,仍有316家三级公立医院的电子病历应用水平未能达到3级。

三级公立医院电子病历和室间质评参评率 图片来源:医政医管局

《考核》的结果也反映了三级公立医院发展的一些问题。医政医管局评价道,三级公立医院区域间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仍然突出,主要表现在:从区域发展看,华北、华东、中南地区以及西南的四川和重庆三级公立医院整体指标较好,东北、西北、西南地区(除四川、重庆外)整体偏弱。

本次考核结果显示,全国共有12家三级综合医院获得A++评级。北京有两所、上海3所、浙江3所、广东2所、四川1所和湖南1所医院被评为A++考核等级。

此外,住院患者跨省异地就医现象仍然存在。2019年全国三级公立医院异地就医患者588.2万例(按照患者工作地和居住地判断患者是否为异地就医),占年度出院患者的6.74%,较2018年基本持平。住院患者流入最多的省份前5位依然是上海、北京、江苏、浙江和广东,共占全国异地就医患者的52.7%。

上述问题的根源是医疗资源分配不均所致,事实上这个问题在2018年的绩效考核中就已经显现出来。针对此问题,2019年1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卫生健康委等四部门联合印发了《区域医疗中心建设试点工作方案》,支持在京、沪等医疗资源富集地区遴选若干优质医疗机构,通过建设分中心、分支机构,促进医师多点执业等多种方式,在患者流出多、医疗资源相对薄弱地区建设区域医疗中心。其试点为河北、山西、辽宁、安徽、福建、河南、云南、新疆8个省区。

虽有多部位联合采取行动,但这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并非一朝一夕便可解决,因此在2019年的绩效考核中也显露了出来。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医院负债率。《考核》显示,295家医院医疗盈余率(即收支结余)为负的三级公立医院中,39.04%的医院资产负债率大于50%。

2019年6月,国家卫健委在回应公立医院债务问题时曾解释道,公立医院债务是过度检查、过度医疗、看病贵的幕后推手之一。数据显示,2005年的公立医院负债为2041亿元,2015年则增长至12363亿元,破万亿大关,10年间增长了5倍多。

虽然在各级财政对全国公立医院的直接补助等措施下,京沪深等地已全部化解长期债务,但从全国总体落实情况来看,完善落实公立医院补偿机制、调整收支结构、加强运营管理的任务仍然艰巨。

解决这一难题的一大措施为总会计师制度,其是医院强化内部控制、提高运营效益的重要方式之一。早在2016年的全国卫生计生财务处长座谈会上就强调过,在当年年底前,在所有县级和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城市的三级医院设置总会计师岗位。

然而《考核》的结果显示,全国设立了总会计师的三级公立医院数量不足二分之一,部分医院尚未完全落实总会计师职责、权限。

“国考”是一根“指挥棒”,其不仅仅证明着各个省份医疗资源、各家医院的水平,更应该是各个医院及时总结经验的标准。浙江省卫生健康委副主任俞新乐曾评价“国考”道,“这不仅仅是个排名,更多是帮助医疗机构 ‘认识自己’,让医院既了解自己先进、好的一面,又清楚地看到短板、薄弱点和不足。而恰恰是后者,才是医院更要努力的方向。”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