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学生一部iPhone,他们能拍出什么样的市井故事?

2021年03月25日 09:54
在三部学生导演的纪录短片中,我们可以看到,从专业拍摄设备中解放出来,给创作者留下了更多关注内容的空间,也让作品能够更多地承载创作者自己的想法。

纪录短片《得胜桥》海报

2018年,陈可辛执导的《三分钟》开启了知名导演使用iPhone最新机型拍摄电影的尝试。此后每年春节,知名导演与苹果公司合作的新春贺岁片都能在网络上引发一番讨论。

自2020年起,苹果公司也发起了学生电影项目,邀请国内大学生使用iPhone 12 Pro Max拍摄,用iPad、Mac等工具制作视频短片。来自北京、上海、杭州的大学生与武汉的三名大学生两两为一组,在两位摄影导师的辅导下,以“江城·市井”为主题,拍摄体现武汉市井气息的纪录短片。3月18日,《楚生》《得胜桥》和《中国姑娘》三部使用iPhone 12 Pro Max拍摄的学生短片在微博发布。

三部影片各有侧重,展现出创作者们观察武汉的不同视角。《楚生》选材自武汉市地方戏剧汉剧,以独白的形式讲述青年汉剧演员的生活,表达了汉剧的发展状况;《得胜桥》借助即将搬离德胜弄桥老街的摊铺阿姨夏广玲的视角,展现武汉老城区的变迁;《中国姑娘》聚焦一位古着店的店主,用镜头记录她眼中的故乡武汉,表现武汉自由随性又新潮的烟火气息。

《得胜桥》《楚生》《中国姑娘》三部学生短片的海报

谈及拍摄经验,《中国姑娘》的导演许彦浩在首映礼上表示“要保证素材量足够多”。拍摄短片前,许彦浩和搭档王清怡没有规划特别具体的脚本,只有“最开始想要的一个什么东西”。许彦浩介绍,现场拍摄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很多镜头都是在现场调试中得到的,“全看演员心情”。

他也表示,体积更小的手机让拍摄更加自由。就读于上海电影学院的摄影系,许彦浩曾经担任电影学院学生毕业作品的摄像师,使用专业电影拍摄器材。他表示,使用专业设备时,每一个机位都需要认真考虑,还要协调场地内灯光等其他元素,是“非常谨慎的事情”。

相比之下,手机降低了摄影的技术门槛,也节约了成本。只需将手机架在晾衣杆上就能实现《中国姑娘》中的晾衣杆视角;《楚生》中,将手机放入水池就得到了水池的第一视角,操作简易,显而易见。《得胜桥》的导演荣哲也几乎离开了繁琐的专业摄影防抖设备,“这次拍摄我几乎就是全程使用手持拍摄,只有少数镜头使用了脚架拍摄”。而阴雨天光线不好时,手机镜头拍摄也很好地保留了天空和云层的细腻的层次。此外,通过iCloud、Mac等工具进行线上异地远程协作,同步素材和剪辑思路,也提高了与搭档与导师交流沟通的效率。

导师 Derrick 和王清怡在浏览素材

从专业拍摄设备中解放出来,给创作者留下了更多关注内容的空间,也让作品能够更多地承载创作者自己的想法。三部作品也因此呈现出不同的风格与观察视角。

《楚生》类似人物小传,拍摄缘起于导演张赵国对于年轻人选择汉剧的好奇。拍摄过程中,他意识到极少数人学汉剧是因兴趣而来,很多人学汉剧是因为不需要交学费、毕业后分配工作,而演员对丢不掉的传承汉剧的情怀正是“学汉剧学出来的”。由此,这部短片也承载了两位导演想让人们看到汉剧、呼吁人们关心支持汉剧的期待。

同为人物纪录片,《得胜桥》走得离拍摄对象更近一些。摄影导师小北甚至将其称之为“体验式”拍摄——两位学生导演几乎从局外人变成了局内人。宋词与荣哲参与到拍摄对象的生活中去,也被这些摊铺阿姨的真诚与淳朴打动。在照顾被摄者心情与保全拍摄镜头的纠结中,宋词也开始斟酌拍摄纪录片时情感与理性的配比。

宋词和荣哲在雨中拍摄短片《得胜桥》

如果说前两部短片有些严肃,那么《中国姑娘》则显得更加轻松明快,这也是许彦浩最初想要表达的情感。拍摄过程也让另一位导演王清怡更加细致地观察武汉这座城市,更加体验到武汉这座城市丰富又迷人的城市烟火气息。

“手机拍摄可能私人化或者情感的东西更多,”许彦浩补充道,“当你完成一些别人之前在手机上从未完成过的影像,你确实会有一种获得感。”

无论学生导演们拍摄技巧与影片风格如何,在摄影导师Derrick眼中,他们身上的创造力、想象力与充沛的精力,才是最让人羡慕的,而手机拍摄赋予了年轻人随时随地记录生活、创作视频的可能性——“最好的方式就是去拍。”他说道。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