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雯婕的尴尬,偶像公司的困局

2021年03月20日 17:02
偶像市场繁荣的背后,一地鸡毛。黑金娱乐不是第一个被市场离心力甩出去的公司,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图片来源:@尚雯婕微博)

作者 | 符琼尹

编辑 | 何润萱

新一年的“101”系选秀正打得火热,一家在两年前孵化了多位热门选手的偶像公司,却在前不久陷入了尴尬的纠纷中。

据企查查,北京黑方金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黑金经纪)于3月12日新增限制高消费令,目前该公司已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2次,涉及执行标的总金额为240万,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尚雯婕也被限制高消费。

其间一个小反转是,此条限制消费令在3月16日解除。但这次的事件却尚未停止喧嚣,黑金娱乐CEO尚雯婕连上两次热搜,黑金经纪从2018年就开始的纠纷也再次被呈到公众面前。

限制消费令在3月16日解除

3月12日事件爆出之后,微博@黑金经纪BGTalent发布声明,将此纠纷指向了“前任管理层”。声明写道,“改文件所属执行案件指向的合同纠纷,发生于北京黑金前任管理层经营管理公司期间。现任管理层机关公司后,一直通过法律途径寻求相关争议的依法解决。”而据多方信息显示,此“前任管理层”或许就是黑金经纪前任法人聂涛(即聂心远)。

 这场“内斗”纷纷扰扰,唯一可作参考的是法庭文书。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18年11月黑方金圆公司主张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聂涛成立个人独资企业曜日工作室,在与黑方金圆公司无业务往来的情况下向工作室转移资金。此事最后以黑方金圆公司法定代表人更换为尚雯婕作为结局,没想到今年还出了“续集”。 

偶像市场繁荣的背后,一地鸡毛。黑金娱乐不是第一个被市场离心力甩出去的公司,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中国“杰尼斯”,还能成吗

这次纠纷中的两位主人公尚雯婕和聂心远,曾经是合作了近十年的艺人和经纪人的关系。2014年,两人创办了黑金经纪BG Talent,关系由此升级为了商业合作伙伴。 

如今火热的偶像市场,黑金经纪早在2014年已经涉足。2014年10月,黑金推出了fresh极客少年团。这是一支诞生自黑金练习生系统的团体:从全球范围报名的超5万个男孩中,通过层层筛选选出12位练习生,再最终定下5人出道名额。如今微博粉丝数超1500万的演员曾舜晞、侯明昊也是通过这一组合出道。

fresh极客少年团

但当时的市场环境远不像当下这样,对团体偶像有清晰的认知。日韩偶像仍是粉丝消费的主流,内地偶像并不具备展现平台。聂心远也在fresh极客少年团一路的磕碰下,明白了偶像在中国不是可以长期生存的一个职业,“它只是人气新人暂时的代名词。” 

于是在2015年下半年,黑金停掉了团体的整体运营,曾舜晞、侯明昊也相继单飞作为演员发展,前者主演了网剧《快把我哥带走》,后者则主演了网剧《寒武纪》。 

时过境迁,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两档节目的爆红,让行业看到了团体偶像的价值和希望。当年7月,黑金决定重返偶像赛道,成立黑金计划,再次向全球招募练习生。 

无论是从演员还是偶像的成绩来看,2019年都是黑金娱乐大丰收的一年。 

曾舜晞在这一年主演了金庸的IP《倚天屠龙记》,成为新版的张无忌;侯明昊则主演了“盗墓笔记”IP改编的《怒海潜沙&秦岭神树》,成为新版的吴邪。2019年的《青春有你》落幕后,黑金计划旗下的李振宁以第二名的成绩成团出道,师铭泽则加入了后续的限定团“沙漠五子”。

2019年让李振宁人气逆袭的舞台

在聂心远的规划里,这样的成绩只是开始。2019年接受自媒体三声专访时,当被问到“希望黑金未来成为一个怎样的经纪公司”时,聂心远的回答是“中国版的杰尼斯事务所”。而具体到黑金计划,他希望一年有10-20个练习生参加比赛,一年至少有2-3个人可以出道。 

在聂心远看来,想要达成“中国杰尼斯”,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合适的合伙人。没想到采访过去不到半年,势头正好的黑金娱乐发生了大变动。从2019下半年开始,黑金频频传出内斗传闻,如尚雯婕、聂心远因利益分配问题决裂,管理层开始更替等等但并没有权威的消息源阐述事实真相,毒眸所采访的离职员工也讳莫如深。 

我们只能从天眼查的工商登记信息里看到,2019年黑金娱乐的法人代表从聂涛(聂心远)转为尚雯婕。据接近黑金娱乐的知情人透露,聂心远也在此后离开公司,黑金娱乐在这前后有了离职潮,黑金计划也在2020年上半年解散。 

目前,参加创和青的黑金选手厂牌是新创办的“黑金密码”。但与2019年的大势不同,黑金选手今年在青创的关注度都不算高,从目前的的排名来看,均未跻身TOP20。直到这次,黑金重返热搜,却并不是因为光彩的实力。

被拔苗助长的偶像公司们

像黑金娱乐这样短暂火热又沉寂的公司,在过去几年的内娱偶像市场还有很多。它们或在今年的青创中缺席,或推出的选手热度有限。 

毕竟,被浮躁的市场拔苗助长的,除了不停回锅的选手,还有公司。 

极创引力自Yamy之后再没有推出知名的偶像,上一次被广泛关注还是被Yamy曝出“职场PUA”;推出过张紫宁的麦锐娱乐发生了高管变动,如今更名为“新麦锐”,过往曾参赛的选手多数已解约;林彦俊、尤长靖、傅菁的公司香蕉娱乐也变动良多,旗下解约动作频频……

香蕉娱乐对林超泽成立新工作室一事发布的声明

到了今年,行业更是遭受了资本寒冬和疫情的双重影响。在此影响下,“娱乐公司、经纪公司差不多死了70%”。在今年年初接受自媒体娱理采访时,卡司星球创始人刘佳曾说。 

归根结底,偶像文化在当今中国仍然只是一阵潮流旋风,大风过后产业依然根基不稳。 

“韩国和日本造一支团可能花5-10年,但中国各个方面都不允许,因为人多竞争力也大。可能韩国花了将近二十年做出来的韩流、这种偶像文化,中国也就用了五年时间,迅速的复制了,”刘佳在接受毒眸采访时说,“平台每年都会做出全市场最顶流的男团、女团,但是只有一年半的生命周期,然后又会解散,又会有新的团再出来。这就是现在中国的一个现状。”

《青春有你1》的限定团UNINE(图片来源:@UNINE官博) 

国内迟迟无法做出完善的成品偶像团体,已经成为产业内长久讨论的话题。因为缺乏打歌、舞台等一系列配套机制,导致偶像产业始终缺乏后端运营,大量练习生走出节目之后也只能被送往剧组,节目本身只是获取曝光的机会。 

这让国内的偶像产业始终停留在“把人选出来”的阶段。聂心远曾在接受娱理采访时表示,国内“101系”训练生节目是在“新瓶装旧酒”,后期运营依然以传统经纪模式为主:“日韩‘101系’是‘选+偶像产业经纪’,咱们是‘选+传统经纪’。”没有舞台的偶像,失去了唱跳能力的竞争优势,只能成为演员的预备役。

连淮伟在今年《青春有你3》曾说,2019年节目结束后,大家都说以后我们要在更大的舞台相见,但其实对他们大部分人来说,《青春有你1》已经是他们所能经历的最大的舞台了。

对缺乏偶像行业基础设施的诸多偶像公司而言,一年一度的节目又何尝不是他们所能经历的最大的舞台。

来源:毒眸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