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欧美新生儿意外锐减,甚至连夫妻生活都变少了

2021年03月11日 20:44
生育率会否回升将取决于经济的表现。

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王磬

新冠疫情不仅带走了许多生命——它或许还“阻止”了许多新生命的到来。

在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美国等多个国家,新生婴儿的数量由于疫情出现了急剧下降。欧美主要国家自去年3月进入第一轮封锁,由于怀胎一般需要9-10个月,最近发表的今年1月生育数据佐证了疫情与生育之间的因果联系。

“人们曾经幻想,当夫妻两人因为疫情不得不一起呆在家时,他们会生更多的孩子。但这只是一种田园诗般的愿景。”法国国家人口学研究所(Ined)的专家索拉兹(Anne Solaz)对《金融时报》表示。

二战以来最低水平:影响堪比西班牙大流感

法国国家统计局是最早公布今年1月出生儿童数量的机构之一。该国于2020年3月开始对疫情采取封锁措施,十个月之后,新生婴儿数量出现了惊人的下降。

2021年1月,法国有53900名新生儿;与2020年1月相比下降了13%。法国去年出生的婴儿总数为73万5千人,这是自二战以来的最低水平。

传统上,法国是欧洲的“生育大国”,在欧盟27个成员国中位居前列。《金融时报》评论称,这标志着欧洲或将出现自上世纪70年代婴儿潮以来出生人数的最大跌幅。

意大利是第一个全面遭遇了新冠危机的欧洲国家。2020年12月的数据显示,在该国进入封锁状态9个月之后,出生人数与前一年同期相比减少了21.6%。

意大利国家统计机构(Istat)表示,2020年该国的新生儿人数为40万,全年的死亡人数为64.7万。这是该国自1918年西班牙流感爆发以来,死亡人数与出生人数之间差距最大的一年。

西班牙统计机构在本周公布的报告中也指出,该国去年12月和今年1月的分娩量比前年同期相比下降了20%。去年12月该国的出生总数为23266人,是自1941年开始记录以来单月数量的最低值。

西班牙的生育率已经下降了很多年。女性生育的孩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而且生得更晚。当前,平均每个西班牙妇女生育1.23个孩子,而1975年时为2.8个。

塞维利亚Virgen del Rocío医院的Guillermo Antiñolo对西班牙《世界报》(El Pais)表示,在过去的12年里,他们的婴儿分娩率下降了40%,从2008年的9000人下降到2020年的5000多人。

不过也有一些北欧国家似乎出现了相反的情况。例如荷兰和芬兰都扭转了多年来的下降趋势,1月录得的新生儿数量同比略有增长。《金融时报》分析认为,新冠对北欧部分国家的打击没有特别严重,尤其是在早期,这也许可以部分解释为什么这些地方的出生率更高。

在美国,许多州也都在2020年经历了出生率下降,包括佛罗里达州、加利福尼亚州和夏威夷州等,降幅从5%到20%不等。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在去年年底的一项报告预测,2021年美国的出生率将急剧下降,新人数减少30万至50万。

专事追踪生殖健康数据的古特马赫研究所(Guttmacher Institute)在去年针对大约2000名育龄美国女性开展了一项网络调查,结果发现,有大约34%的受访者由于疫情影响而选择了等待怀孕、或者少生孩子。

“婴儿大萧条”:对病毒和经济衰退的担忧是主因

危机之下人们会选择不生孩子,布鲁金斯学会将这种现象称为“婴儿大萧条”(“baby bust”)。育龄父母对病毒和经济衰退的担忧可能是主要原因。

人口学家已经认识到,工业化经济体在发生瘟疫或经济危机时,新生儿的数量会雪崩。育龄父母可能会对工作保障和他们抚养后代的能力感到焦虑。例如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1973年的石油危机等。

“这次不同的是下降幅度真的很大,甚至是史无前例的。”法国国家人口学研究所主任Arnaud Regnier-Loilier对《金融时报》表示。他指出,自去年以来,由于“巨大的痛苦”和“恐惧的氛围”,人们不仅担心自己的生计,还担心幼儿染上病毒的风险。

夫妻关系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金赛研究所(Kinsey Institute)的数据显示,在一个针对1559名受访者开展的调查中,自从新冠封锁措施以来,近半数受访者报告称他们的性生活有所下降。印第安纳大学的一份报告称,有年幼子女的人,特别是有学龄儿童的夫妻,性交次数减少最多。

意大利国家统计机构将出生人数的下降与婚礼数量的下降联系在一起。去年前10个月,意大利的婚礼数量下降了50%以上。很多新人在举行婚礼之前不太愿意尝试要孩子。

法国去年的结婚人数也减少了,与2019年相比下降了34%。在防疫措施的加码中,婚礼庆典是最先被禁止的,即使在封锁偶尔放松的间歇,庆典的访客人数也受到限制。

西班牙《世界报》称,1918年流感大流行导致了西班牙出生率的下降,但它的影响仍无法与西班牙内战(1936-1939年)相比。马德里康普鲁坦斯大学教授阿尔贝托-桑兹(Alberto Sanz)指出,内战影响带来的影响包括,男性被派往前线、大量死亡、饥饿和疾病等。但那一代人的“婴儿大萧条”并未持续很久,因为育龄女性很早就开始生育。在避孕措施不普遍的时候,生育率又迅速回升。

西班牙国家研究委员会的人口学家卡斯特洛(Teresa Castro)对《世界报》谈到了2020年3月至4月的一项调查:一半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正在推迟生孩子的计划,2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正在完全放弃计划。

“最担心的是工作不稳定。即使你尚没有失去工作,你也害怕失去它,你决定等待,因为预计失业率和临时工作会增加。”卡斯特洛指出。

西班牙也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重灾国。卡斯特洛表示,受到当年危机所困的年轻人已经推迟了搬出父母家、组建家庭等人生决定。西班牙至今都尚未从那场危机中完全走出来。如果现在出现疫情第四波、经济推迟复苏,年轻人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才能从父母家里搬出去。

疫情之后生育率会否回升:将取决于经济的表现

新生儿数量下降,这是疫情带来的暂时影响、还是会持续下去的长久趋势?

尽管人口学家普遍认为,一般来说,一旦危机结束,就会回归到接近或高于危机前的生育水平的趋势。但《世界报》援引专家观点称,疫情结束之后,生育率可能不会立刻飙升。因为“除了疫情危机还会有经济危机”,生育率的改善将取决于经济的表现。

西班牙国家研究委员会专家预测,整个2021年的出生率可能会有非常明显的下降。因为“不确定性是人们不生孩子的主要原因之一”,人们现在仍然面临着“重大的健康和经济方面的不确定性”。专家预测,“西班牙可能会出现有史以来最低的生育率”。

《纽约时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也指出,当劳动力市场疲软时,总出生率会下降;当劳动力市场改善时,出生率会提高。在个人层面,收入的变化和出生率之间也存在着有据可查的联系。当收入增加时,人们往往会扩大家庭;当人们遭遇工作或收入损失时,他们就会选择少要或不要孩子。

人们常津津乐道于“停电后的婴儿潮”(blackout baby boom)和“暴雪中的婴儿潮”(blizzard baby boom)——指在极端天气、停电事故之后,人们由于不得不呆在家中,会有更多婴儿出生的现象。

古特马赫研究所去年的报告显示,这可能只是个神话。该研究详细描述了女性在疫情期间对生育的思考方式的巨大转变。超过40%的妇女表示,她们正在改变何时生育或生育多少孩子的计划。超过三分之一的妇女表示,疫情使她们决定推迟怀孕或减少生育。仅有17%的受访者表示,因为这场疫情希望早点生孩子或多生孩子。

学者指出,这也与疫情以来美国女性的高失业率有关。母亲们由于学校停课而不得不承担更多的育儿责任,实际上已经被排挤出了劳动力市场。美国的出生率多年来一直在下降,背后有社会、文化和经济的多重因素,其中最显著的是政府对父母的支持不足。美国仍然是唯一一个没有通用带薪产假的工业化国家,它还缺乏通用的托儿所和学前教育政策,这些因素阻止了不少想要生育的适龄父母。

《纽约时报》专栏的结论是,出生率有可能开始回升到流行病前的数字,因为有些人在推迟怀孕,而不是完全放弃生孩子的愿望。但如果疫情持续的时间太长,经济和社会越是身陷焦虑,人们的生育意愿就会进一步下降,这又反过来会影响包括移民、教育、养老等在内的社会运行各个方面。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