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旅100人|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授骆欣庆:科技或是未来旅游业的主流

2021年04月07日 07:08
2020是旅游行业重创的一年,未来人们的关注点和消费行为将不能用传统视野去衡量了。

记者 | 底伊乐

编辑 | 汤威

遭受2020年“黑天鹅”的旅游行业,在2021春节期间缓了口气。“就地过年”的政策让本地游、周边游产品大涨,风景名胜区、主题公园、酒店度假村、历史博物馆、电影院和滑雪场等成为香饽饽。据商务部发布数据显示,除夕至正月初六期间,全国重点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约8210亿元,比2020年春节黄金周增长28.7%。而据携程发布的《2021春季旅行大数据报告》显示,清明节总预订量同比增长300%,多项业务首达今年顶峰甚至超越2019年同期。

旅游业正在朝着恢复甚至赶超往年同期的大方向前进着,但仅仅是数据上的增长还远远不够。

“2020年是旅游行业重创的一年,这一点都不夸张。所有与旅游行业相关的企业和公司财务报表基本都是负值,能看到正值的寥寥无几。”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MTA/MBA教育中心主任骆欣庆教授对界面文旅说道。“现在的旅游行业转型升级是必须且必要的。很多事发生后就回不去了,显然很多旅游行业目前还没意识到这一点,他们还希望能再回到原来旅游业的状态。”

无论对于旅游企业还是消费者而言,疫情在一定程度上禁锢了企业的快速发展,也影响了人们出门探索世界的便利性。但同时,疫情也倒逼着企业和消费者做出了某些正向改变。比如,企业的数字化应用普及度及成熟度,消费者旅行的消费行为和关注点等。

“以后人们的消费行为和关注点已经不能再用传统旅游行业的视野去看了。如果再按照这种逻辑去发展,那么未来再遇到此类危机它会损失的更惨重。”骆欣庆说,“转型是必要的,且转型要有前瞻性,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宣传不足做广告,景区不足做规划,这肯定是不行的。”

在他看来,对于未来旅游企业的转型方向,真正有前景的是“旅游+科技”型企业,这种企业一定是按照科技企业去估值的。“很多人目前只把科技看作是一种服务手段和工具,觉得科技是旅游的一个副产品。实际上,科技才是旅游的主流,未来人们的旅游体验是科技来支撑的。”

那么,未来旅游企业更多会转变为旅游科技企业吗?近日,界面文旅采访了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MTA/MBA教育中心主任骆欣庆教授,骆老师针对目前文旅行业目前的状况,谈了他对未来文旅行业的转型升级的看法。

 

1、受疫情影响,大家可感知的2020年旅游业遭受重创,那么从数据上来分析,您觉得旅游业是否是深度衰退”?

骆欣庆:从财务公司的上市报表里能看出来所有与旅游行业有关的公司财务报表基本上都是负值,能看到正值的寥寥无几。2020年是旅游行业重创的一年,这一点都不夸张。但并不能说是“衰退”,衰退是一个长久的趋势,疫情只是一个突发性事件,并不能认定旅游行业遭到了衰退,但重创是毫无疑问的。与之旅游业相关的所有产业链,包括机场和航空公司的数据,都是受到短期重创的。

 

2、去年下半年国内大环境是稍有好转的,但今年1月随着疫情的反弹,各地的防控措施更严格了。您认为2021年,国内文旅行业发展将呈现什么样的趋势,将会遇到哪些机遇和挑战?与去年相比,又会有什么不同?

骆欣庆:2021年国内文旅行业势必要转型的。转型有一线生机,不转很多企业会面临巨大危机。同时,这种转型还要有前瞻性,要有长远的规划。实际上,已经有部分旅行社和酒店从疫情中冲出来了,比如有戏电影酒店。这个打造“住宿+电影”跨界融合的中高端连锁酒店品牌,用电影IP为传统酒店赋能,形成独特的差异化优势,以此来满足年轻消费者多元化的需求。实际上,这种酒店已经不能按照传统酒店企业去估值了,那它的估值空间会变得巨大。

目前看来,我们很多旅游企业还是延续了10年、20年前的“门票经济+传统旅游”的逻辑去做未来旅游,这肯定是会被淘汰的。这一次的疫情,实际上也倒逼着企业决策者去实行改革。

我认为,科技并非是一种服务手段和工具,实际上科技是未来旅游业的主流。未来旅游企业真正有价值的时候,一定不是按照传统旅游企业去估值的,而是一个有科技加持的估值。未来的企业一定是科技旅游企业,这才是前景。

拿新加坡的克拉码头来说,这个码头原本是个老街区,但通过给它做科技类的改造,最终这里成为了一个集科技、文化、旅游于一体的街区。这个东西对人们的旅游体验和感受就完全不一样了。景区实际上也是这个道理。如今景区大多数还用着传统产品来盈利,包括线路、套票、文创、演艺等。但当景区用科技的力量去武装它时,消费能力和单位用户的UP值便会非常高了。到最后,真正有价值的未来景区,其门票的收入占比一定是非常弱的。

我觉得今年可能只是“科技旅游企业”这个概念的提出,可能要等3至4年后才会到概念普及的程度。现在人们对它的认知太弱了,几乎没有人能意识到科技将如何深刻的改变旅游行业,但是科技已经深刻的改变了很多其他类型的企业。

新加坡克拉码头

 

3、自疫情发生,包括传统景区、酒店、航空公司等在内的旅游行业都在寻求改变。包括促销、线上带货直播等形式成为一股热潮,您觉得这些办法会对企业有哪些方面的恢复?要想根本改变还需具备哪些条件?

骆欣庆:线上线下的直播,这只是表面的东西。虽然在短时间内可以给企业带来大量的资金流,能挺过一段时间,但实际上这并不能成为一种改变的常态化。很多旅游人不懂科技,不懂创新,就造成了一个非常大的困惑,就是不知道往哪改,真正改的本质是什么。

对于企业来说,未来的机会就是能不能很好的和互联网、科技结合。谁能把这个点想好并设计出来,它未来一定是最有前景的。科技旅游企业的估值一定会远超于现在传统旅游企业的估值。所以说,旅游业未来的机会是用科技手段武装旅游。

 

4、虽然疫情倒逼着包括景区在内的传统旅游行业实行更多智能化和数字化的转型、升级,但您认为目前的传统景区还存在哪些问题和不足?以及未来该从哪些方面去改变它?

骆欣庆:对于人们来说,旅游是一个刚需。但未来,人们对旅游的体验肯定不局限在单一的看一看和听一听了,它一定是要浸入到人们灵魂深处的那种刺激。因此,要想获得这种体验,用传统的手法和我们现有的旅游管理水平很难完成并实现它。真正高水平的管理更多是一种体验和服务。比如,现今我们去景区买个门票,顶多再买个景区内的车票,但未来我们或许可以坐辆可飞行的汽车或无人机在景区里逛逛。类似这种可载人的飞行器,未来完全可以引入进景区里,这样的话景区盈利更容易,人们的游览体验也改变了。

但目前看来,这种理念在旅游行业整体来看还是比较粗放的状态。究其根本原因,是现在的消费规模和人口红利还在。对于旅游景区来说,同样的产品因为消费分级的因素,第一级人用完后还可以再给第二级、第三级的客群用。但我们需要认清楚,再顶级的景区也会有客群消失的那一天。

 

5、您觉得目前对于年轻一代,特别是90后和Z世代,他们的旅游方式呈现着什么新的特征?这些特征会给国内文旅企业带来哪些启示?

骆欣庆:如今景区的主要客群统称为无差异客群,景区推出的大多也是无差异产品。对于景区管理者来说,只要来了景区的游客,不管是什么年龄、性别和爱好都无所谓,大家消费的旅游产品是一模一样的。但实际上,对于这些90后、00后和Z世代来说,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单独的个体,是一个独有的人,每个人会有自己的喜好、要求和期待,这时候就又牵扯到科技技术对旅游产品的加持了。

利用科技手段对每个人进行大数据处理,可以把相关数据的处理结果与景区数据库结合,以此来推送更个性化和更符合个人喜好的内容,包括设计的路线导览、推荐店铺等差异化产品。最终,可能会形成不同客群前往同一景区体验到的是完全不同的旅游产品。这会是未来的必然趋势,但其中也牵扯到包括数据安全、隐私等方面的问题亟待解决。

 

6、去年,很多旅游企业都在推行“云旅游”,您如何看待“云旅游”这一形式?

骆欣庆:云旅游还是一种比较初级的概念。大家只是在网络上看一看虚拟景区,这种对人本身的体验感是极低的。从网络上看到的和真正实地体验的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如果想要让体验感增强,那么一定是用通过多维技术来实现的。

实际上,云旅游并没有什么体验感,它解决的主要是数据的收集、整理和挖掘。对于旅游行业未来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是基于数据的体验,目前它在技术上还做不到,需要很长一段路要走。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视觉中国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