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温暖的抱抱》导演常远:很享受建造游乐场的过程,大家都来玩

2021年01月14日 17:36
“可能我比同龄人要幼稚一些,我是相信童话世界的,我也相信我们的社会可以像童话一样美好,所以我做这样的一个故事。”

《温暖的抱抱》导演常远。图片来源:采访对象提供。

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 ,2021年1月的前10日,中国内地电影总票房突破20亿人民币,其中由开心麻花喜剧演员常远执导并且主演的《温暖的抱抱》位居第二。影片刚刚上映就呈现“黑马”的姿态,目前票房已经突破7亿。对于一部导演处女作而言,这是一个比较高的起点。

这是一部治愈系音乐喜剧,故事讲述有着极端完美主义性格的男主鲍抱(常远饰)在长期遭遇周围人冷眼之后决定自杀, 但是被偶然遇到的原创歌手宋温暖(李沁饰)拯救,从而打开心结,改变人生。影片对于明亮色彩的运用带来强烈的童话感,而熟悉的喜剧桥段又立刻将观众拉回到接地气的氛围中,即便讲述童年创伤的回忆部分也做成了泪中带笑的风格。第一次做导演的常远对自己想要的东西非常明确和坚定:“我就是想要做一个这样感觉的东西。我是相信童话世界的。影片有一些超现实的色彩 ,但只有这样故事才能讲得通。我只有把大家都代入这个世界 ,大家才会相信故事里的情感和人物。”

常远告诉界面文娱,这部电影从故事创意到最终完成,一共经历了三年之久。常远最初接触到这个项目是在2017年,故事创意改编自韩国电影《计划男》,当时版权方爱美影视希望他可以来出演。而有意思的是,“我其实在更早2015或者2016年的时候就看过《计划男》,特别喜欢这个人物的性格, 当时就想要能演这么一个人物应该挺过瘾的。”所以当爱美影视CEO也是这部影片的制片人李亚平找来的时候, 常远第一感觉就是“太好了!”不过他看了最初的剧本之后却告诉李亚平:“真可惜了,这么好的人物性格,这么极致的故事, 我觉得(剧本)还能更好。 ”

结果就是,常远在《温暖的抱抱》这个项目里变成了一人肩负导演、编剧和主演三种身份的角色,对于一个之前完全没有导演经验的新人来说,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常远介绍说,最初版本的剧情大部分都被推翻了,在保留人物基本性格的基础上做了“重建”——这也是改编比纯原创要难的地方,“原创者做的事其实是盖楼。但是现在如果有一个楼,我就得先把这楼拆了,然后再重新盖一座楼。”

他和另外两个编剧组成一个创作团队,在700多天的时间里基本上每天都在头脑风暴。在《温暖的抱抱》这个项目进行的三年多时间里,常远推掉了大部分戏,除了《西虹市首富》之外,其他项目都没有接,“三年来我的积蓄也花得差不多了”。影片最终呈现出的风格“很常远”,美好的童话感,温暖和爱的内核,男女主角性格一冷一暖造成的反差萌和笑点,再加上传统曲艺元素与流行音乐的一点点“混搭”,都达成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常远说自己很享受这整个过程,作为一个新人导演,也觉得自己很幸运遇到了一个“伯乐”,在制片方面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创作上也享有了很大程度的自由。“现在回过头来想制片人确实还挺有魄力,你现在知道票房也确实也没赔钱,但是那会儿谁知道?”

鲍抱对整洁有执念。

界面文娱对话常远:

希望大家能够感受到“治愈一切的爱”

界面文娱:《温暖的抱抱》是您的导演处女作,我看完之后觉得还是一部挺成熟的作品,不像是一个新导演。

常远:可能因为准备时间比较长,三年。故事创意是从2017年夏天的时候就开始了。我们是改编自一部韩国电影叫《计划男》,但我大概在2015或者2016年的时候就看到过那个电影,特别好。我很喜欢这个人物,这种极致的人物性格,我当时就说什么时候能演一个这样的人肯定挺过瘾的。后来,爱美影视的李总就找到我了,就说我们有一个剧本,是《计划男》改编的,我说太好了。然后给我一看(最初的改编剧本),我说“可惜了”。这么好的人物性格这么极致的故事,我觉得还能更好。我忘了是我还是她先说的,“那要不然你来做”,我说“行”。

界面文娱:原来的剧本等于都推翻了?

常远:对,保留的很少,我要保留这人物性格,毕竟这人物性格是人家原片里的,但是其实(剧情)变化非常大。改编其实比我做原创要累。我们原创者是有一个习惯:原创者是不喜欢在这个楼里去给他做装饰的,原创者做的事其实是盖楼。但是现在如果原创者有一个楼,我就得先把这楼拆了,然后再重新盖一座楼。所以就还是挺费劲的,先得把原故事整个给它拆掉,然后再做一个新的故事。对,然后就是这么从17年就开始做,一直到最近上映。

界面文娱:那您剧本写了多久?有一个团队吗?

常远:写剧本写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我跟另外两个编剧,是三个人。然后700多天我们每天都在一起头脑风暴。

界面文娱:我看到片中有很多比较好玩的设计,印象还挺深刻的。但我有一点不太明白的地方,就是鲍抱个人物,其实还挺可爱的。他有才华,钢琴弹得好,也很有担当,从家居的设计来看,也很有品位,很像日本的侘寂风或是那种比较流行的ins风,这么一个人为什么会不受欢迎呢?您当时怎么设计的这个人物?跟原版人物特别像吗?

常远饰演的鲍抱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常远:有一点点相似的地儿,但是我可能会比原版更极致一些,因为我还是想把这个故事做极致。他这个人其实他有优点,但是他最大的问题就是他关闭自己。其实他就是一个装在套子里的人,他一直与世隔绝,一直把自己关在塑料的膜的里面,直到小熊挣脱了那层塑料纸,他自己才挣脱出来。他没有对任何一个人打开过,所以当他遇到宋温暖以后,宋温暖才慢慢地把他的心给一点一点打开了。

界面文娱:那他的身世的设计,比如他父母和家庭背景的设计,当时您是怎么想的?他父母也够奇葩的,对吧?完全不互相触摸的两口子 ,从来不抱自己的孩子, 包个饺子都要测量。这种家庭里生活着这样一个孩子,我很难想象鲍抱会在社会中生存下来。

鲍抱的父母也是极端的完美主义者

常远:我们这也是头脑风暴的时候去想怎么能又好玩,又让这个人物立得住。我们就想这么极致的一人物他父母会是什么样?所以想来想去,我们可能觉得这样比较好玩。然后就这么定了。

然后这些故事、这些人物其实都是我们生活中的人的缩影。创作者创作的每一个人物或者每一个故事都有自己的影子,鲍抱这人也有我自己的影子。然后我觉得可能我们每个人也会(在他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他还是有能让观众找到感同身受的地方。我就是把这些鲍抱、安全、炸弹这些人作为我们普通人的一个缩影,可能每个人都会有一些孤独或者缺失安全感或者焦虑这些反应,可能就是用这些人作为一个大家的一个缩影,然后大家在这些人身上可能能找到一些共鸣。

界面文娱:您自己的影子是哪一部分?

常远:其实我比较喜欢关闭自己。

界面文娱:这和您在以往作品中呈现出来样子的是很不同的。您是喜剧演员,又有这么丰富的表演创作的经验,大家可能会觉得您是一个非常开放的人,非常social的人。

常远:但是其实我不是一个特别能跟大家交流,或者能打开自己的人。我关得还是挺严实的,可能喝点酒能打开自己(界面文娱:其实咱们今天应该喝点酒)……(笑)不建议喝酒,我又不能喝。我也会很羡慕那些能够打开自己,能够去跟人家聊得热火朝天、话题不断的人,特别羡慕。我也会去看那些人。但是我做不到,然后我也很羡慕能够把自己的情感全部表达出来的人。真的有那种人,他跟您聊天的时候能很很快的就把自己情感把自己内心的东西就传递出去,但是我做不到。跟我再熟的、十几年二十几年的哥们儿,可能我也是话到嘴边他们就明白了,我也就不说了。然后我也会有性格上的瑕疵,也有让大家不喜欢的地方,我也会出门以后再回来开门再看一眼(就像鲍抱一样)。

界面文娱:很多的情感是可以用作品来表达的。

常远:对,之所以我要拍电影,就是因为它省去了用嘴直接说的这个过程。我没法用我自己的嘴去给大家说我内心是什么样的,所以我用作品去告诉大家“我可能是一个这样的人”。

界面文娱:那您想在这个片子主要想表达的是什么?

常远:还是希望大家能够感受到那种爱,能够给人力量的爱,能够治愈一切的爱。我希望大家看完能够感受到这个世界是充满善意的,(观众)可能走出影院就会去用一种积极态度面对所有人和所有事,然后整个社会可能达到一种良性循环。我也希望大家能够更多的打开心扉,跟大家直接交流一些,希望人会开放一点,反正我是打不开了(笑)。

李沁饰演的宋温暖治愈了鲍抱

界面文娱:我很理解您刚才说到的希望借影片传达一种善意,一种爱和温暖,但也有观众看完之后会觉得特别不真实,包括整体的视觉风格,色彩搭配,有点像童话。您为什么想做一个童话感这么强的电影?

常远:我就是想做一个这样的感觉的东西。可能我比同龄人要幼稚一些,我是相信童话世界的,我也相信我们的社会可以像童话一样美好,所以我做这样的一个故事。它可能有一些超现实的色彩在里面,但是我觉得这个故事只有这样讲才能讲得通。只有我把大家带入我这个世界,大家才会相信故事里的人和情感。

我看到有观众给我留言,说一个六七岁的孩子看完了以后就问他妈妈,“妈妈,是不是爱可以治愈一切?”我觉得这个是特别有意义的一件事。电影是受众非常庞大的一种艺术形式,可能道理每个人都懂,但是我们有一些东西还是需要去引导一下的,所以我觉得还可能还是正能量多一些更好。

我喜欢正能量,我喜欢有色彩的,我喜欢阳光明媚的东西。就像小孩、小朋友看完,对他的人生会是一种正向的引导,我觉得这是一个有意义的事。包括我也有朋友的小侄女看完了以后哭了,问我最后鲍抱和宋温暖他俩走向城堡了,是真的吗?我就跟他说“你就让孩子活在童话世界里吧”。(两人走向城堡)这件事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献给爷爷的一个小彩蛋隐藏得很深

界面文娱:如果是从一个成人童话的角度来看的话,我觉得您的目标基本上是都达成了。

常远:对,因为小朋友是不懂的,他的人生观他需要别人或者有通过一些作品去帮他建立,所以我觉得所以我觉得这个电影还是挺适合大家全家人一起来看的。

界面文娱: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愿望。

常远:所以我电影里也没涉及到什么接吻。(界面文娱:就是为了照顾小朋友吗?)我觉得就是故事走到那,需要了我们再来,没必要说为了去干嘛而干嘛。

界面文娱:有很多喜剧的点,我觉得挺有意思。例如鲍抱的父母决定生孩子的时候,两个人努力尝试最终也没能战胜自己而互相拥抱,这看起来是强迫症加洁癖……他父母其实就是完全是被包裹在套子里边,然后鲍抱也这样出生了。

常远:对,其实人物就是比较极致。我其实也没提到他们到底是什么病,从头到尾我也没提。因为在我的世界里,我没把它们归纳成什么病。留给大家自己去想,这可能是我们生活中的什么问题,你(在看电影的时候)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童话或者想象成一个寓言。

小时候的鲍抱请求父母拥抱但是被拒绝了

界面文娱:我感动的地方全部都跟鲍抱小时候的经历有关。一个孤单的、从来也不知道拥抱是什么感觉的小男孩,并且因为自己想要一个抱抱而间接导致父母的悲剧。这对一个孩子来说是很残忍的。

常远:是,我自己想的时候我也挺难受。

界面文娱:您怎么跟小演员讲这段戏呢?

常远:小米可很可爱。孩子最可贵的地方,就是他没有表演痕迹,他不是在演的,他的情绪都是很真诚的。他那会儿5岁多,我给他讲他也听不太懂,一开始是给他讲:“妈妈离开了你是不是?”然后后来慢慢的我发现他脸皮比较薄,然后我就说你得努力什么的,不然可能就会影响我们,你说我们都怎么办?这时候这孩子可能就委屈了。

界面文娱:他有没有问为什么鲍抱的父母不能抱他?

常远:他没问。其实这些都跟创作者的童年一些记忆都有关系,跟我小时候也有一些关系。像我小时候也是有那种非常片段的记忆,让我锻炼自己一个人睡觉。然后我就印象特别深,有一天下雨,打雷的时候我就害怕,我就去敲我爸我妈的门,我真是哭了,我说求“你们了,我害怕,这一晚上我跟你俩一块睡”。结果(他们)死活就没让我进屋,我一宿没睡着。

界面文娱:你那会儿多大?

常远:也挺小的,也就6岁左右。包括拥抱这点,其实也是我,可能是跟我爷爷这儿的一种缺失,我们爷孙之间这种关系的缺失。我从小也没有过那种记忆,就是说爷爷多宠爱孙子,过来搂一下亲一下,我记忆里就没有这种。其实我家就我一个孙子。可能因为我干这行,他对我比较严厉。我妹妹是学水上芭蕾的,拿了奥运会的银牌,这个成绩我这辈子也超越不了。但是在家人眼里,喜剧或者电影这领域是没有类似这种的硬性指标的。

在我记忆里,小时候我和我妹一块回家的话,她训练完回去,我爷爷就会问她累不累、是不是缺嘴了,赶紧就是给她做好吃的了。然后我就目睹着。我印象里最深就是我爷爷抱我妹那只手——你只有不被抱的时候才能看到,会特别注意别人抱别人的那只手。对,所以我印象里最深的是那只手,因为每次回家我看到的都是我爷爷抱着我妹的那只手。然后到我这儿就是,“行了,进屋一会儿吃饭”。

界面文娱:这可能跟中国的家庭教育方式有关,女孩要宠,男孩应该更加磨砺他。

常远:我从小学相声,我们家就是一直在这个行业里,比较传统。我爷爷是被打大的,他小时候我们家是有家规的,是有戒尺的,你话说不明白,你词背不下来,都是得挨打的。因为旧社会里在这一行如果做不到这些,它带来的后果是很直接,你背不下来词儿就要不来钱,今天晚上就没饭吃。所以可能就是我爷爷从小他的父亲对他也没有过那种什么宠爱,所以到我这儿家风也还是这样。

界面文娱:那爷爷现在怎么样了?

常远:我爷爷去世了。他是在我创作快接近尾声的时候离开了。所以我电影里给他留了一小彩蛋,在包饺子那场戏的时候,背景的电视里放的是我们爷俩的爷孙对话,我埋了一小彩蛋。因为我每三节两寿都会给我师傅、父亲、爷爷打个电话。我那年也是正在郊区闭关,然后打电话(爷爷)问我怎么样了,我说快写完了,他说你给我留个角色,我说行。但是没到开机,我爷爷就去世了。在他去世的那几天,我就想怎么能让他出现在电影里。那会儿就想好了,我要用这种方法让他出现在我电影里,对。

界面文娱:所以这部电影也算献给爷爷的。

常远:对,这个小彩蛋算是给他的一个礼物。

界面文娱:背后故事挺感人的,你把这些细节全部放在电影里了。

常远:这东西我也不想表现得太直白,直接一个特写或怎样,那样也没有意义。如果都是为别人去做,取悦观众、取悦市场,我自己可能坚持不下来。这里放了关于我爷爷的一个什么样小彩蛋,它在我的世界里有一个什么样的小小意义。

三翻四抖铺平垫稳,老祖宗的方法很奏效

界面文娱:影片中非常有特色的一点是,喜剧占得分量很重。但是这跟我之前对于这种童话感很强的故事的想象不同——您的这些喜剧不是“轻喜剧”,甚至有点夸张,您自己觉得呢?您怎么样平衡这个度,就是让喜剧和童话在一起显得和谐?

常远:我觉得还好,就是一个度,就是创作者我们自己去把握这事。肯定是(观众看得)越开心越好,但是不一定你包袱越夸张,观众笑得就越开心。你就像黄才伦(编注:片中饰演被鲍抱逼疯的心理医生)发疯的那场戏。那场戏其实原来有也设想过有更夸张的方法。原来设计的是一屋子全是心理医生,全是被逼疯的,后来我觉得可能稍微有点过了,然后就改成浓缩到一个人身上,现在这个是正好的。

鲍抱逼疯心理医生

界面文娱:鲍抱和宋温暖两个人第一次去看贾医生的时候,有一个鲍抱下午2点定时放屁的桥段,也很有“笑”果。

常远:我们讲这个包袱的时候可能有的人觉得比较飞,但是观众有时候在某一个桥段是能够接受这种很飞的包袱的,因为人物是已经铺垫到那份上了。他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很极致的人物,到这个桥段观众之所以笑出来的,还是因为他们相信这个故事了。

界面文娱:喜剧设计的这一部分,会跟您之前有很多喜剧表演的经验有关系吗?

常远:我从小学的相声有很大的帮助。相声是传统艺术,它的创作方法是老祖宗留下来,是一种非常科学的创作方法:三翻四抖铺平垫稳。这些都是非常有规律的。它可能不是1+1=2这种直接关系,但这种方法是奏效的。我最喜欢的一个包袱就是魏翔(编注:片中饰演灵车司机)去应援,这是一个典型的铺平垫稳。前面已经铺得很瓷实了——我带着遗像去自杀,然后他想要一张签名照,我把给他了,他把我的遗像摆在那了,然后最后他举了一个巨大的应援的遗像。这就是传统相声的一种手段,铺平垫稳。

魏翔饰演灵车司机

界面文娱:这种利用传统相声的技巧去做喜剧设计其实是您电影中喜剧部分的一个基础。另外,音乐的部分您是怎么考虑的?我看里边也有传统曲艺的成分。

常远:这故事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界面文娱:原版有这些吗?)宋温暖那条线是跟原版是比较接近的。这些音乐也是其实我提前就想好了,在哪个桥段应该出现一首什么样的歌,然后这首歌起到一个什么作用。每一首歌都是我跟创作者去聊出来的。比如《小偷》那首歌就是我跟我朋友说我想要一个这样的感觉,然后他就给了我一个Flamenco(编注:一种西班牙风格的舞蹈)的旋律。我说“这靠谱”,第二天我说“你就带着吉他,咱俩见个面”。然后他带着吉他,我拿着快板,我俩就见面了。我说“你弹我打”。就这样子,他弹我打。完事儿以后我就决定是这个了。

界面文娱:开头还有一个即兴音乐剧的设计。

常远:对,那就是我们聊出来的。那是樊冲写的,就是《驴得水》里面《我要你》那歌也是他写的。我说“咱玩一个这样的”,他说“行没问题”。他平时就是写音乐剧的,所以他那有一点音乐剧的影子在里面。

界面文娱:导演处女作对您来说肯定挺重要的,同时您也是主演和编剧,一人分饰三角会不会觉得很累?这几个身份会由于各自在创作中的职责不同给您造成一些困扰吗?

常远:我还真没觉得有多累,还是挺享受的。这就是一个建造游乐场的过程。干的时候肯定累,但是你不断有一个支撑,就是你建好了以后会有好多人来玩,在那一刻你会很享受。大家很开心的在你这里面玩,我觉得还是挺幸福的,大于这种心理或者生理上的累。而且这个人物演得确实很过瘾。我们看心理医生那场戏是最后一天拍的,那天确实也是一场哭戏。在那一天,我才整个把鲍抱这人物放下,所有的情感全都释放出来了,他也才完全地离开了自己原来的壳。

界面文娱:鲍抱这样一个基本不笑的人物,您是不是之前没有演过?怎么去找这个人物的感觉?

常远:没有过,这是第一次。我觉得这人应该这样,所以做了这样的一个尝试。两年多的剧本创作过程中,我就一直都在这人物里,他一举一动、他的身材、他背包的动作是什么样的,其实我都在脑子里已经演习过很多遍了,一直就等着把它呈现出来了。

界面文娱:他回家的时候会坐在阳台上,看着对面的楼。我特别注意了一下,他坐在中间那是一个非常对称的画面,包括对面楼上的窗户的左右都是对称的,有点像韦斯·安德森的电影。

常远:我是到最后都恨不得一帧一帧去检查了。

界面文娱:导演忽然鲍抱附体。

常远:是的。我脑袋里想的关于那个楼呈现是这样的。我让特效给我挪到中间,挪到中间以后两边的窗户又不一样。我说你给我复制过来,我要完全对称的画面。所以最后效果是这样的。我其实还是比较极致的一个人,有时候也挺烦人的。

作为新导演很幸运遇到“伯乐”制片人

界面文娱:一般来说,新人导演在制片方面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您遇到了吗?

常远:还好,我还是比较幸运地遇到了一个伯乐,李总这样的一个伯乐。她还挺“惯”着我的。我创作很慢,定剪基本上就是在上映前的几个月了,一共三年多的时间。很幸运遇到一个能容忍我的制片人,但是我想她肯定也是看到我对作品的情感和用心了……我自己都不计时间成本了。反正再不上,我的积蓄也差不多花完了。大家其实都能看到, 那期间我只接了一个《西虹市首富》的戏,剩下的都推掉了。

界面文娱:当时爱美影视找到您的时候,他们有其他的导演人选吗?您是怎么说服他们自己来做导演的?

常远: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别的导演人选,就是给我看了一个剧本。我也没怎么说服他们,就特别简单,我就说我能写得更好,然后就开始自己创作。现在回过头来想制片人确实还挺有魄力,你现在知道票房也确实也没赔钱也怎么着,但是那会儿谁知道?第一部能挣钱的也不多,人家真是(有魄力)。

界面文娱:这就是我觉得您的导演处女作起点很高的原因,一部很标准的商业类型片,票房还不错,同时也有个人的表达和风格在里面。

常远:我是天秤座,可能平衡做得比较好。

界面文娱:制片方给您提什么要求了吗?

常远:并没有。我自己就是想做那么一个东西,但我不是一个特别自我的人,也会去考虑别人,所以就做了这么一个也能让大家接受又有自我表达的电影。

界面文娱:在演员的选择上您是怎么考虑的?我看大部分都是您的朋友,还有开心麻花的成员。

常远:我在写剧本的时候,就想好了演员是这些人。我说你们都得来,因为这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事儿。这就跟我人生的一个大事儿,咱们合个影谁不在都是遗憾,对吧?所以他们都来了,而且都很用心地去完成了,我心里觉得还是挺圆满的。

界面文娱:所以您在邀请他们的过程当中也没有用力说服?

常远:我自己是把这事看得挺正式的。我还特意飞过去找腾哥(编注:沈腾)。然后我这刚刚说一开头……我想了好多,怎么说服他。结果我刚说一开头腾哥就直接说“行了,你就打一电话就完了,还非得过来”。所以我们还是其实挺单纯的一帮人,就像去完成一个学生作业似的,大家同学之间一块帮忙就把这事干完了。

沈腾饰演贾医生

界面文娱:《温暖的抱抱》的市场表现很不错,但是豆瓣上评分并不如人意,评价褒贬不一。您自己看了是什么感觉?

常远:我也是一开始很难过。因为这我自己花心血做的一个东西,也是充满了善意的。但是我也能接受。我能接受所有看过我电影的观众给出的评价,换句话说,我也相信每一个给出评价的人都看过电影。

界面文娱:您会觉得被误解,想要解释吗?

常远:这个世界其实是这样,解释是最无力的,观众看的是结果。后来我也看到影片迎来了一些观众的好评,我又被“治愈”了。所以我觉得还是要积极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这才是最重要的。

界面文娱:接下来肯定还要继续做导演对吧?

常远:对,反正我比较喜欢创作,喜欢讲故事,还是有好多故事想跟观众去讲,想用故事让观众去了解我。对,能少说就少说,大家看故事就好了。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