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份酒+酱酒” ,朱伟的热点追踪能否如愿?

2021年01月12日 11:20
作为“洋河系”老将,朱伟的营销才气不可否认。当“营销才子”碰上没落的雄狮,并欲以“真年份”啃下这两根硬骨头。

文|酒讯 苏觅

江苏综艺集团接连揽入贵州醇和枝江酒业两块“烫手山芋”在操盘手朱伟的手中能否就此盘活?1月9日,同时作为贵州醇、枝江酒业董事长的朱伟,再次于社交平台为两家品牌“打call”,一边讲故事,一边卖酒。

距离朱伟上任贵州醇已近1年,出任枝江酒业董事长也已近半年之久,基于多年营销实战和优势资源积累,朱伟能否凭借“真实年份”为沉沦多年的贵州醇和枝江酒业再塑辉煌依然是个未知数。

针对贵州醇和枝江酒业的后续部署,酒讯致电朱伟未果,随后向枝江酒业发去采访提纲,但截止发稿前,对方暂未作出回应。​

两杯酒“年份酒”下肚

自从朱伟接管两家酒企后,除了日常的“彩虹屁”,还有持续披露的成绩单。

据朱伟个人社交账号显示,贵州醇和枝江酒业均以“真年份”为核心系列,并多次彰显“单一年份原酒,100%零添加”,甚至还与周黑鸭的“不添加合成色素、亚硝酸盐”相提并论。

在朱伟的“真年份”战略下,枝江酒业已于去年四季度实现盈利并实现销售增长,同时,截至去年10月底,贵州醇“真年份”系列千元以上产品销售占比超过50%。在渠道招商上,枝江酒业“真年份”系列上线三个月实现市场订货近三万箱,贵州醇的酱酒新品也于去年12月实现百家招商。

朱伟提出“真年份”概念,2020年在白酒市场颇为抢眼,也受到其它白酒企业的响应。但北京酒类流通行业协会秘书长程万松认为,“100%真年份”并非业内首创,但其顺应了当下白酒市场消费升级、老酒消费需求增加的趋势。

作为“洋河系”老将,朱伟的营销才气不可否认。当“营销才子”碰上没落的雄狮,并欲以“真年份”啃下这两根硬骨头。

根据朱伟在个人社交账号披露信息显示,在“真年份”战略部署下,贵州醇于2020年销售回款同比增长206%,利税突破一亿元。并透露预计未来三年每年销售持续翻一番。同时,9-12月枝江酒业真年份系列新品销售超过3500万,且多地实现经销商二次、三次开票,并在第四季度扭转销售下滑的局面。

酱酒热也不能落下

朱伟在为贵州醇喊出两千亿后,豪言提出以贵州醇为基本平台,持续大规模参与和推动行业整合,打造形成类似于帝亚吉欧的中国酒业集团。

“帝亚吉欧式集团”的第一步是贵州醇和枝江酒业,而两家酒企的第一步则是“真年份”。酒讯梳理发现,目前枝江酒业真年份系列包括1年、2年、3年、6年以及12年,其中枝江真年份1年、2年和3年市场零售价为138元-298元,真年份6年为528元、568元,真年份12年定价1188元。

贵州醇真年份系列中,贵州醇5年、10年以及金典为混合型酱香“真年份”,分别定价699元、1599元和499元,真年份6年、12年和21年为浓香型“真年份”,分别定价699元、1399元和3599元。

除了年份酒,朱伟的“真年份”如意算盘还有酱香酒,为江苏综艺集团的“白酒帝国”保驾护航。2020年4月,贵州醇相继推出酱香真年份系列,朱伟也表示尽快扩大贵州醇的酱香产能,并对酿酒产能进行恢复、技改和扩产,预计在今年上半年实现年产1.25万吨基酒的产能,其中酱香7500吨。

值得关注的是,贵州醇以生产浓香酒为主,关于酱酒的基酒积累,朱伟也只是于去年10月晒出一张酱酒车间图片,并表示“贵州醇新一批酱酒车间经过半年多改造、恢复正式投产”。

热点追踪的得与失

显然,朱伟选中的均是时下最热门的品类,但当下再提100%真年份是否能创造市场奇迹,业内人士多有存疑。程万松分析指出,目前酒类产业结构优化的方向基本固化,主要向名优和寡头酒企集中,新锐品牌逆袭几率很小。即使在逆势增长的酱香酒板块,一超两强的格局也已稳定,新兴酱香酒企业期望独辟蹊径“一跃龙门”,很不现实。

贵州醇长期以生产浓香品类为主,在酱香酒领域尚属新兵。朱伟欲迎合酱香热,推出酱香年份酒作为核心系列之一,虽然兵出奇招,体现了“营销天才”的一面,加之长期累积的市场经验和渠道资源,或可让贵州醇实现短期的高速增长,但面对已经固化的市场格局,“人定胜天”的豪情是否管用?

站在年份酒和酱香酒的风口上,朱伟接连披露贵州醇和枝江酒业的合作签约成绩单,但业内对披露数据存疑。

据酒讯不完全统计,在朱伟发布的17条签约信息中,仅有2条分别为打款晒单和销售合同晒单,其他均为经销合作协议。对于朱伟在社交账号上频繁晒单,向外界透露市场大商已经签约,展现一片欣欣向荣的增长态势。有业内人士向酒讯透露,“签约归签约,还要看双方约定的条款是否有足够的约束力,还要看实际能落实多少,销售不是把货塞进渠道就完事儿,需要很多营销举措。”

在快速建立全国营销网络的前提下,事实上“年份酒”市场也并不好闯。目前,对于年份酒的界定,白酒行业还处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状态。

对此,程万松向酒讯表示,“年份酒”乱象问题,自90年代起至2006年底长期泛滥,导致消费者对“年份酒”真实性缺乏信任。正因为缺乏统一的标准和可信的监管体系,才有了“谁主张谁举证”这种折中的、主要依赖行业自律的解决方案。

据悉,为向市场证明年份酒真实性,剑南春于2007年提出年份酒“挥发系数鉴定法”,并配套发表专业论文,详细阐述检测不同年份老酒的结果,以供消费者了解取信。同时,当时汾酒等名酒企业也在采用挥发系数鉴定法对年份酒进行系统性研究,结论也大致相似。

但程万松指出,由于内外因素的综合影响,剑南春这一举措并未对年份酒市场产生多少改变。一方面,当时老酒市场规模相对较小,消费升级趋势未到;另一方面让消费者相信真实年份是很困难的,不是一招一式就能实现的。

程万松进一步指出,为确保品质的稳定及持续提升,标准化是最为科学的生产方式,既稳定了品质,也稳定了风味。所以,正确的年份酒生产方式,是把不同年份、不同酒精度、不同风味的酒勾调在一起,至于年份多少,要参照标准的年份折算公式。目前中国酒业协会主持起草的《白酒年份酒团体标准(T/CBJ2101—2019)》,是业内较为认可的标准。而白酒在储存的过程中,酸、醛、醇、酯等微量物质的比例发生变化,酒精度产生损耗,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若是完全的真年份,风格是不完整的,也是不稳定的,连酒精度也是不统一的。

显然,无论是挥发系数还是真实酒精度,在朱伟长达700多条的信息中,并未对此做过披露。

朱伟手握贵州醇和枝江酒业两把剑在手,选择了一条时下热门却鲜少人走的阳关道。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赛道上,他的战术是否奏效还需时间验证。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