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连锁化妆品集合店大面积关店,巅峰期曾一年开16店

2021年01月12日 09:00
许多化妆品店连锁店原本就存在店铺形象老旧、品牌组合吸引力弱、获客渠道单一、忽视店员培训等问题,疫情则加速了一部分门店的淘汰。

图片来源:大众点评

记者 | 张馨予

编辑 | 楼婍沁

疫情之后,传统化妆品连锁店被推到了十字路口。

据化妆品行业媒体青眼报道,湖南本土化妆品连锁俏蜗牛已经相继关闭80%的门店,门店数量从30家降至仅6家,现有俏蜗牛门店的经营状况也并不理想。

公开资料显示,俏蜗牛成立于2016年,主打化妆品量贩特卖,店内产品折扣力度达到全场7.9—4.9折,戴卫星希望通过特卖模式和其他连锁店品牌打出差异。创立第一年,俏蜗牛曾连开16家门店,门店主要位于湖南长沙怀化、郴州、娄底、湘潭等地。

俏蜗牛创始人戴卫星表示,集中关店的主要原因是没有客流、租金上涨。在多家俏蜗牛加盟店内,特价护肤品已经不是门店主角,店主开始通过提供刮痧、拔罐、排毒、脱毛、祛痘等美容服务维持运营。

俏蜗牛大面积关店,反映出传统CS渠道的普遍困境。

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实体零售一度遭遇重击,化妆品专营店面临客流严重下滑、高运营成本难以负荷、渠道利润严重缩水等问题。

以俏蜗牛为代表的化妆品店连锁店,原本就存在店铺形象老旧、品牌组合吸引力弱、获客渠道单一、忽视店员培训等问题,疫情让这些问题更清楚地曝露出来,加速了一部分门店的淘汰。

不过,并不是所有化妆品专营店都面临困境。2020年第三季度之后,许多化妆品专营店有明显复苏趋势。

化妆品连锁店狐狸小妖 图片来源:大众点评

毕竟,CS渠道无论对于国际品牌还是本土品牌都至关重要,尤其是当品牌希望拓展二、三线及以下市场的时候。

科尔尼联合菱歌科技于7月发布的《小镇青年(下沉市场)美妆人群细分洞察报告》指出,随着市场下沉成为新消费增长点,小镇青年消费群体成为品牌和商家必争之地,而日用美妆零售店是小镇青年不可忽略的购买渠道。

以韩束、欧诗漫为代表的本土化妆品品牌都是从CS渠道成长起来,由于化妆品专营店以销售额为导向,同时大量分布于各级城市,让各个城市、县镇的消费者都能了解和购买到品牌的产品,加强品牌在各个市场的露出,因此化妆品专营店既承担销售功能也承担品牌宣传功能。

而对国际大牌而言,尽管电商渗透率不断提高,但逛线下店仍是三线以下消费者的主流购物习惯,因此化妆品专营店不可忽视。

一些传统化妆品专营店仍在加速变革。例如化妆品连锁店狐狸小妖从2020年起加速线上线下统融合,建立社群、上线店铺直播,以及与美团外卖和京东到家合作,让消费者在一个小时内收到外卖到家的美妆产品。

此外,还有一些传统化妆品店正完全转型为“新物种”美妆集合店,或开出美妆集合店子品牌。。

狐狸小妖在2018年推出了高端集合店品牌ME&WE米薇,2020年以来开始启用全新定位“大牌集合仓”,门店集合各个大牌的小样,并进行门店形象更新,成为排队大户。

ONLY WRITE独写在小红书上成为网红店

化妆品店橙小橙则在2020年推出Mcllory美可劳因和ONLY WRITE独写两个美妆集合店品牌,两家品牌成为新晋网红打卡店。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