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羡慕的“图书管理员”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2021年01月15日 13:00
他们认为,图书管理员是一份与世无争的职业,与书打交道,每天安静地徜徉书海中,尤其是在“内卷”激烈的当下,图书馆管理员成了不少人憧憬的工作。

图片来源:CFP

记者 | 陈晓珍

临近中午,在北京通州区图书馆大门前,几名工作人员正在为排队进入图书馆的读者测量体温。一名志愿者告诉界面职场,目前进入图书馆除了要出示北京健康宝外,还要提前在微信公众号上预约,而他每天的工作则是指引读者进行签到。据悉,该名志愿者的工作是临时性的,而图书馆“查阅健康宝”的岗位也正在招聘中。

李梅梅是北京通州区图书馆的一名图书管理员,和正在招聘的“查阅健康宝”岗位不同的是,李梅梅所在的岗位需要通过事业编制考试。据了解,在通州区图书馆,目前的工作岗位主要分为两种,一是编内岗,二是外包岗,即合同工,面试通过即可上岗。

和当下许多憧憬图书馆工作的人一样,李梅梅也是因为喜欢看书而选择从事图书管理员。但据李梅梅透露,成为图书管理员之后,能随时随地看书的愿望并没有实现:“上班时间,图书馆规定不允许看书的,哪怕做完手头的工作也不允许。”

与书打交道不累,但与人打交道累

当前,在“996”和“007”的工作模式下,不少职场人都感到了身心疲倦。2021年初,“拼多多女孩猝死事件”、“拒绝996被申通辞退事件”等的发生,也让“加班焦虑”、“健康焦虑”再一次被大众所提及。

在微博上有这样一个热门话题:“如果不考虑收入最想从事的工作是什么”,许多人都选择了图书管理员。他们认为,图书管理员是一份与世无争的职业,与书打交道,每天安静地徜徉书海中,尤其是在“内卷”激烈的当下,图书馆管理员成了不少人憧憬的工作。

但在李梅梅看来,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并非如人们所想的那样“整理整理书籍”而已。李梅梅直言,图书管理员除了与书打交道之外,更多的要与人打交道,她认为,那些原本想逃离人群的人,只是不知道图书管理员也是一份“经常被人打扰”的工作。

据李梅梅介绍,图书馆有多个部门,包括采编部、地方文献、中心机房、流通部等,部门不同,岗位也不同,其负责的内容更不同,尤其是流通部,在日常工作中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读者,与人打交道多过与书打交道。

北京通州区图书馆;陈晓珍摄

虽然许多人都羡慕图书管理员这个工作,但并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图书管理员。据界面职场了解,一些图书馆在招聘时,对于应聘人员的学历、专业都会有一定的要求,尤其是一些公共图书馆的编内岗位大多要求研究生及以上学历,甚至有些岗位,竞争激烈度堪比公务员考试。

李梅梅所在的岗位又名“上书员”,其职责较为复杂,除了日常的上书,报修、图书的剔旧、剔复之外,也包括排架正确率的统计、图书定位的统计等。与此同时,李梅梅也透露,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并没有所谓的“双休”,周末最多只能休息一天,尤其是节假日,经常需要倒休,甚至春节也要在图书馆上班。而这一切对于李梅梅而言,已习以为常。

但令李梅梅感到疲倦的并不是繁琐的工作,而是与人打交道。在李梅梅看来:“与书打交道不累,但与人打交道累。”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图书馆是一个安静且可以让人短暂放松的地方,甚至有些人在忙碌的工作之余会选择来到图书馆进行学习和充电,但不乏一些读者因为压力大而带着愤怒和暴躁的情绪来到图书馆。

北京通州区图书馆;陈晓珍摄

“好多图书都被剪了,也是不太明白,当前人们都有手机啊,拍下来,回去打印就好了,但他们就会把需要的撕掉。撕掉之后,就只能剔除了,公共单位花的也是国家的钱,看到之后就挺生气的。”李梅梅说。

据李梅梅透露,这样的情况并不是少数,一些读者除了撕掉书,也会在书籍上乱涂写。由于遇到的情况多了,李梅梅说起时仍有些愤怒。

此外,图书馆也会不时举办图书活动,包括新书推荐、读者会等,而李梅梅所在岗位的职责本就包括了解答读者咨询,帮助读者能更有效率查找图书等,期间,李梅梅遇到不少情绪暴躁的读者。对此,李梅梅认为,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轻松自在”、“与书为伴”,反而是一份经常需要与“人”打交道的工作。

图书管理员薪资并不具备竞争力,支撑选择的还是基于“喜欢”

“挣多少钱倒是无所谓,关键是最想从这个工作中得到什么。”徐杰坦然地分享了从事图书管理员的初衷。

徐杰上大学时的专业是计算机,而当时报考该专业则是为了未来能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徐杰毕业后,曾在一家网络公司从事开发工作。虽然薪资待遇还不错,但加班也是常有的事,尤其是项目多的时候,经常加班到凌晨。

除了厌倦经常性的加班外,徐杰也不喜欢当时的工作氛围,他直言:“每天对着电脑,压力无人诉说。”甚至徐杰透露,“那时一回到家,电脑、手机基本都懒得打开。”在坚持了一年之后,徐杰选择了辞职。

徐杰离职后成了北京一家书店的图书管理员。徐杰说,从程序员转变为图书管理员,更多是基于一份喜欢。徐杰上高中时就喜欢看悬疑类小说,书于他而言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每天主要是整理书籍,当有出版社的书来了之后,就要去取书,办完入库之后进行上架,后面就可以巡场了。”徐杰认为,书店的工作氛围较为轻松,由于书店的书籍主要按照出版社来分类,相比图书馆,上架、摆放也相对简单些。

徐杰的工作除了图书上架之外,也要负责读者的咨询,尤其当读者要查找图书时,徐杰要快速地帮助读者找到图书的位置。虽然当前的书店一般都有电脑辅助读者查阅,但徐杰向界面职场透露,一些读者在翻阅书籍之后,可能会错位摆放,在此情况下,仅凭电脑上的信息很难找到需要的图书。

为了能在日常的工作中更好地回答读者的咨询,徐杰私下看了不少书,包括诗歌、短篇小说等。在谈及许多人也想从事图书管理员工作时,徐杰认为,图书管理员的薪资并不高,如果不是特别喜欢,就很难长久地坚持下去。

据界面职场查阅,当前一些招聘平台在发布图书管理员的招聘信息时,每月薪资多在4000-6000元之间。而通州区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告诉界面职场,图书馆编外的图书管理员月薪资也多在3000-4000元之间。那么,对于一些既需要生存又需要生活的人来说,这样的薪资待遇并不具有竞争力。

 

某公共图书馆招聘图书管理员启事;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人工智能时代,图书管理员未来或将淘汰?

此前,BBC 基于剑桥大学研究者 Michael Osborne 和 Carl Frey 的数据体系分析了 365 种职业在未来的“被淘汰概率”,其中图书管理员被淘汰的概率为51.9%。

以往,读者在图书馆借阅或者归还图书时大多经过前台服务人员,而今,借还的流程更多是通过自助机。同时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图书馆引入机器人,帮助图书管理员更有效率地对图书进行盘点。

据媒体报道,南京大学、武汉大学、中国农业大学等多所高校的图书馆都曾引入机器人,报道称,这些机器人可以穿梭于一排排书架间,在查阅书籍、盘点书籍上都更有效率,甚至能快速的识别书架上错放的书籍。

盘点图书机器人;图片来源:南京大学官方微博截图

因此,网上有观点认为,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未来,图书管理员这个职业或将面临淘汰。但从实际来看,人工智能的发展,如机器人的引入,确实让图书管理员原本的复杂繁琐的工作量有所减少。在此情况下,一些从业多年的图书管理员则会用“清闲”来形容这份工作,并将其工作称为“假性退休”。

此外,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人们的工作、生活方式,以及获取信息的渠道都与以往有所不同,对于图书管理员而言,无论是基于图书馆还是立足借阅者,其工作内容也会发生新的变化。李梅梅在接受界面职场采访时也表示,当前图书管理员的工作范围更广,包括线上解答读者咨询、帮助读者进行线上订阅等。

学者谭美玲曾这样描述“相较于传统图书管理方法,以互联网为载体、IT技术为基础,办公软件为出发点的‘互联网+图书管理’模式,需图书管理员优化职业规划,转变职业发展理念,积极学习科学、先进、智能的图书管理方法。”

这也意味着,数字化时代,图书管理员的角色将迎来新的转变。

 

(应受访者需要,李梅梅、徐杰均为化名)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