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度盘点:那些沉沦的企业和掌舵者

2021年01月11日 14:59
疫情的考验还在继续,不少企业已经定格在了2020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大可

疫情的考验还在继续,不少企业已经定格在了2020年。这一年,沉沦的不只是数以万计的中小企业,还有曾经炙手可热的上市公司,和风靡一时的独角兽们。

疫情,成为了压垮它们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像试金石,探出了它们光鲜表面背后的实力。这场考验来得突然,残酷、不留情面。 

从教育培训,到旅游和航空业,再到汽车制造,以及牵连者无数的互联网金融和长租公寓,2020,不一定值得怀念,但却是值得祭奠、铭记的一年。

1.

2020年2月,全国最大线下PHP培训机构兄弟连创始人李超,在雪夜写下了《致兄弟连全体学员、员工、股东的一封信》,宣布停止招生,遣散学院,正式宣告品牌“破产”。 

随后,百弗英语、趣动旅程、迪士尼英语、优胜教育等线下机构纷纷暴雷、主动宣布破产或停止运营。 

2020年10月,优胜教育“爆雷”。发酵一个月后,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发布致歉信,同时向各行业大佬喊话,宣布团队愿以0元转让全部股份,而且个人愿意未来继续为之服务10年。 

难过的不只是线下机构。 

在线机构明兮大语文、学霸君也在冲击下陆续宣布资金链断裂,DaDa 英语泽开始削减工资、裁员。 

2020年的最后几天,作为一款在线免费解题的应用app,奔跑了8年的学霸君在这个冬天倒下了。 

2021年1月2日凌晨,学霸君创始人兼CEO张凯磊发布公开信,对“所有学霸君亏欠的人”,就公司经营困难、员工及学院安置、转移资产等问题进行了回应。 

“我不知道我是否会因为这个事情而失去自由,但我将为此做好准备。这几天躺在床上,想到花了这么多钱还没找到一条发展道路,我就觉得不应该睡在这里,就应该呆在监狱啊。” 

作为企业的掌门人,张凯磊的压力由此可见一斑。压力之重,也因为他选择挑起了重担——承诺“绝不跑路,绝不推卸责任,问题不解决不宣布破产”。 

受疫情影响,在线教育需求迎来井喷式增长,市场进入红利期,业内不乏逆势而上的赢家,但张凯磊他们也并不孤单。 

《天眼查大数据:2020 教育行业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0月底,教育相关企业的注销数量达到13.6万家。

2.

2020年2月底,中国出境旅游O2O第一股百程旅行网决定关闭公司,启动清算准备。

这也是这一年最早倒下的旅游企业。作为曾经的签证领域龙头服务商,百程网创始人、董事长曾松于2016年带领企业正式挂牌新三板,成为出境旅游的上市第一股,竟也成为了在疫情冲击下倒下的第一家在线旅游企业。 

《关于公司决定关闭公司启动清算准备的通知》称,受疫情影响,百程资金不能维持公司继续运转,为此,公司将进行全面善后处理。曾松业表示,公司债务过高,疫情影响下,旅游消费需求几乎为零,公司已经无法支撑。 

从1996年创办了中国第一代出境旅行品牌,到华远国旅、时代环球等,曾松算得上是久经沙场的创业家。但这位一代企业家在关闭了百程网后坦言,自己暂时没有进一步的创业打算,始料未及的疫情对旅游业产生了严重影响,不能确定下一步是否会有更多中小型旅游业公司支撑不住。 

2020年6月,已完成C轮融资的出境自助游商品和服务交易平台世界邦正式关闭。 

和旅游消费密切相关的航空业,自然也不可能好过。 

虽然我国并未爆出因疫情破产的航空公司,但在国际上,大名鼎鼎的维珍澳洲航空,哥伦比亚第一大航空公司及南美洲第二大航空公司哥伦比亚航空,英国最大的国内航线运营商、廉价航空Flybe等纷纷中招。 

根据旅游数据公司Cirium的统计数据,截至2020年10月,全球已有43家商业航空公司破产,预计未来几个月还将有更多公司破产。这里的破产,指完全停止或暂停运营,而非破产重组。

3.

2020年10月,作为当年的重庆首富,力帆股份实际控制人尹明善家族再受重创,家族两代人均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经历了连续多年的亏损后,力帆股份于8月收到了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及《决定书》,裁定受理债权人重庆嘉利建桥灯具有限公司对公司的重整申请,也让这一家族企业濒临破产。 

尹明善甚至不惜把家族三代、长孙女尹安妮推上了台前。但留给三代的时间显然不多了。 

和李书福一样来自浙江的众泰汽车创始人应建仁,在2020年可谓祸不单行。 

2017年~2019年,众泰汽车3年巨额亏损111亿元,到了2020年相继遭遇员工集体讨薪、经销商维权、债权人起诉等风波。 

2020年12月2日,曾经股市市值高达300亿的众泰汽车旗下子公司众泰新能源申请破产清算。从10月开始,市值一路蒸发近300亿,负债超过15亿。 

12月23日,众泰汽车母公司铁牛集团也被裁定中止重整程序并被宣告破产。此外,众泰系的其他品牌君马、大乘、汉龙等也纷纷陷入困境,不是已经破产,就是处于破产边缘。 

据传言称应建仁及二代的外甥早已套现离场,但昔日的国产品牌已难逃倒闭的命运。 

12月15日,累计亏损过百亿的*ST夏利(000927)发布公告,公司拟将名称由“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同时将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证券简称变更为“中国铁物”。这代表着于1999年在深交所上市的中国最早上市车企之一——一汽夏利正式告别整车行业。

除此之外,拥有70年历史、军工背景的车企长丰猎豹,以及东风裕隆纳智捷、拜腾汽车等,都在2020年进入了破产或停摆阶段。 

和新能源汽车陆续进入良性运营,迎来销量和股价飙升相比,这些传统汽车制造企业的境遇不免让人唏嘘。

4.

如多米诺骨牌一般牵连范围极广的,莫过于互联网金融企业的倒闭,以及在2020年迎来爆雷潮的长租公寓。 

2020年7月1日,因到期资金无法提出、转让,爱钱进代言人、知名主持人汪涵被卷入舆论漩涡。同为代言人的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也向广大网友和平台用户表达歉意。 

10月21日,爱钱进(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一条破产重整信息。该公司系上海榕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作为爱钱进创始合伙人、首席运营官,张帆于4月退出榕树网络。 

爱钱进官网显示,截至2020年8月31日,平台逾期金额79.39亿远,逾期笔数42.5万笔,逾期90天以上金额66.4亿元,金额逾期率高达37.38%。 

2020年对于大量租客来说,是异常寒冷的一年。被誉为互联网长租公寓行业独角兽的蛋壳公寓,在美国成功上市后,开始出现app被下架整改、股价熔断、拖欠工资、供应商敲锣讨薪等负面新闻,也让大量租客陷入无家可归的窘境。 

蛋壳公寓创始人高靖也被冠以“骗子”之名。而在最辉煌的时候,这位80后创业者的身价高达20亿。 

“长租公寓第一股”青客公寓年报数据显示,2017~2019年三个财年,公司累计亏损12.42亿元。起步不久的浙江巢客公寓、友客公寓也在2020年秋季关门大吉。 

还有第一家宣布破产重组的生鲜电商易果生鲜,以及物流、医疗、电商、文娱等大量领域遭遇危机的企业们,在这个战场上,2020年的生存尤为不易。 

好在,企业有成败,企业家或许并无失败之说。在各领域迎来新选手的同时,那些一时沉沦的企业家,能否又何时东山再起,始终是一个开放题。

来源:华人家族财富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