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赘婿》未播先遭抵制,男频IP要不要考虑女观众

2021年01月10日 10:01
许多创作时间较早的经典男频IP,可能已经与当下的大众诉求“脱节”。在影视化后,IP受众面扩大,作品势必会接受来自不同性别、圈层观众的审视。

《赘婿》剧照

作者 | 语境

编辑 | 园长

在官方发出首支预告2个多月后,《赘婿》还未播出,却先遭遇了网友的抵制。

在新浪微博“电视剧赘婿”的预告评论中,原本的“万众期待”,变成了最新的“预防性拉黑”。

矛盾焦点在于网文《赘婿》原作者愤怒的香蕉。近日,他在微博针对女作家“七英俊”风波发表的公开言论,不仅收到反噬,还波及其IP改编的影视作品,雪球越滚越大。

被“围剿”的网文女作者

一切起源于女作者七英俊1月3日的一条微博。

七英俊在微博透露,在前段时间参加网络作者大会时,因为自己与同一位男作者及另一位女作者拼车,而被旁观的男作者们起哄,甚至在隔天还有男作者向她“不怀好意”地提问,言下之意是在揣测同车三人之间的男女关系。

聚会中的种种,在很多男性看来是司空见惯的玩笑,而对女性来说则是不合时宜的冒犯。七英俊虽未指名道姓,但非常直接地表达了自己对上述行为以及行为实践者的愤怒。

在这条微博的评论区,粉丝和网友义愤填膺,特别是女性朋友们更能感同身受,表示这是“男性凝视下的系统性压迫”,也有部分评价进行了更大范围的扫射男作者群体、甚至男性群体,认为“尊重女性的男作者极少”“没赚大钱还看不起人”“作品世界观背后反映出人品问题”......

七英俊原微博及评论区内容现已删除,图片来源:知乎用户@云羽落截图

隐去事件中心人物姓名,原本是作者出于规避麻烦的考虑。不曾想,反而让作者成为被群起而攻之的靶心。

因为原文中“针对你们所有人”以及评论中的无差别扫射,以流浪的蛤蟆为首的几位网文圈男作者们坐不住了,感到自己平白无故就被地图炮了。

流浪的蛤蟆,在2020年入选橙瓜见证·网络文学20年十大仙侠作家、百强大神作家、百位行业人物。

由于“没指名道姓”,他对原微博中阐述的情况质疑颇多,强烈地要求七英俊公布涉事人名单,不断诘问,总结下来就是:这是什么大会,和我们网文圈有关吗?现在评论给我们起派男作者背上了莫须有的罪名,我们太委屈了。

随后,越来越多的男作家蜂拥而至,另一位关键人物、《赘婿》的原作者愤怒的香蕉也加入战局,为受到无差别扫射的网文圈男作者鸣不平,并认为“博主点出起哄的人根本不会被人网曝”。

在“你确实是受害者,但不点名等于造谣”的控诉下,七英俊也表明了自己一开始不提后来也坚持不说名字的原因:女性即使作为受害者,真相被揭开后“社死”的可能反而是自己,带来的风险远大于讨回的公道。

很多男作者以及男性群体并不能理解女性的处境和所承受的压力,曾参加《奇葩说》并常为性别议题发声的周玄毅,将上述处境称之为结构性压力,把七英俊的遭遇说成是扩大打击面的乱咬,恰恰证实她处理的必要。

但男作者仍然坚持己见,并将战火引向“女拳”话题,事件的走向也超出当事人的可控范围。

在七英俊和流浪的蛤蟆、愤怒的香蕉等人的持续交锋中,不仅大会名称、嘉宾合照、微信群聊被接连爆出,甚至发展到与会作者被迫自证清白的地步。

在事情发酵了3天后,七英俊道歉了。她对事情的发展如堕“五里雾”中,不仅自己尚未谈妥的合作纷纷取消,还捐款3万元自证不为“流量炒作”。

这封“致歉信”不免让人联想到娱乐圈的一位女演员柳岩。

2016年,在包贝尔上,婚礼现场伴郎们集体“整蛊”柳岩,做出把她抛到泳池的动作,柳岩尖叫不止,最后是贾玲赶来帮忙解围。这段视频引起了不小的舆论风波,网友对新郎和伴郎团展开“不尊重女性”的强烈攻势。事后,柳岩公开发布了一个视频,有些哽咽地澄清了事情的经过。

这场闹剧后,包贝尔照常拍电影、录综艺,而柳岩的资源肉眼可见地减少了。

众矢之的《赘婿》

“致歉信”彻底点燃了站在七英俊一边的支持者,也是导致《赘婿》被推上风口浪尖的转折点。

“一个被骚扰了的女人没有点名道姓地反抗一下,被人逼到个人声誉、工作、经济都受损,而骚扰她的、逼迫她的,口口声声说被她冤枉了的人全身而退。这种境地下还要自愿捐3万块自证清白。”

尽管七英俊在微博写下“请不要再带我的名字发内容”,希望尽快平息这场风波,但她的魔幻现实主义遭遇再一次让网友们感到荒谬和愤怒,自发的声援仍然没有停止。

支持七英俊一方的博主们,借古代诗人花蕊夫人的诗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来反讽男作家“扩大攻击面、挑起性别对立”的论证。

包括微博大V、文学平台、普通网友在内的支持者们也付诸行动,希望减轻她经济上蒙受的损失,在微博带上“我们支持女作家”的标签,以抽奖等形式呼吁购买七英俊的书籍。

一位看过七英俊作品的读者告诉刺猬公社,在七英俊换笔名之前,她曾看过一部叫《呵呵》的网文。作品讲的是翻译字幕组背后的故事,题材很新鲜,文中的情节让人身临其境,主角的情感交缠也让她印象深刻。了解事件经过后,她立刻决定再去买一些七英俊在售的书籍来读。

有网友反馈,当当网的《有药》目前已经脱销了。

另一方面,网友们开始搜集站队流浪的蛤蟆的男作者们,整理出“抵制黑名单”。如果声讨起不到作用,消费者还可以用脚投票,选择为七英俊“生财”,也可以努力截断“流浪的蛤蟆”们的“财路”。

一张关于愤怒的香蕉言论的截图被网友疯转,其中“《赘婿》根本不需要女观众女读者的”观点,正好让抵制者们抓住了“话柄”。

《赘婿》是愤怒的香蕉首发于起点中文网的男频小说,已经被改编为由郭麒麟和宋轶主演的电视剧。作品有流量有热度,是个极佳的切入点。至此,战火开始向网文圈外扩散。

无论这张图的传播是“有心为之”还是“无心之失”,尽管愤怒的香蕉澄清,截图被人添油加醋,自己只是在写《赘婿》的时候未特别考虑女读者,但也于事无补。

“既然作家本人都说不需要女性受众,那么作为女性更不需要为他贡献热度,抵制作品也算是尊重原著的意愿。”

抱着这样的态度,《赘婿》的“抵制运动”来势汹汹,在1月7日迅速升至微博热搜榜第4。对作者和网文的抵制同样牵连到“无辜”的电视剧,因此官方微博才出现了大量类似文首中的抵制留言。

或许是考虑到行业内的影响、或许是利益的蛋糕被牵动,当天下午,愤怒的香蕉以“网暴受害者”的身份在微博发布退网声明,并称“我对得起所有人,俯仰无愧”。

男频文的男读者和IP后的女观众

一条日常吐槽的微博在不到一周时间,在互联网效应中掀起巨大的波澜,话题也逐渐走偏。而《赘婿》最终成为众矢之的,其中原因也有来自网文圈本身的流派差异和原作与IP后的差异。

影视剧《赘婿》需不需要女观众?当然需要。

从愤怒的香蕉的澄清来看,作者本人也认同这一点。但男频文《赘婿》的确不需要特别考虑女读者,尤其这还是一部首发于2011年的网络小说。

如果从IP角度看待《赘婿》,网文和影视剧是两种不同的IP消费形式,特点也不同。影视剧行业的主要观众性别是女性,而网文行业则对这一情况作出了较为明显的划分。

长期以来“男频”“女频”的频道划分,正是为了满足不同性别人群对于网文阅读体验的不同诉求。愤怒的香蕉和七英俊就分属不同领域。

在最初,关注事件的核心群体分别是作者双方的粉丝。作者“榴弹怕水”就深刻意识到两个频道受众的相对割裂,“七英俊的粉丝几乎不认识蛤蟆是谁,通过蛤蟆知晓此事的人也没听过七英俊”。

在这种模式之下,网文行业也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生产习惯。

男频网文中的男主,可能在女性眼中“普通但自信”,却会在故事里被多位风格各异的女性喜爱,备受欢迎,走上人生巅峰。女频网文中的女主,可能是总在闯祸的傻白甜,却依然得到精英总裁的万千宠爱。“龙傲天”和“玛丽苏”,其实都是满足受众诉求的产物。

不过,随着网文行业发展得越发成熟,网文在IP产业链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高,经典男频IP接连进行影视化改编。影视剧收割的是女性观众,由于目标受众的转移带来的流量落差,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男频网文改编剧都有“扑街魔咒”。直到《庆余年》的全网火爆,终于诞生了一个最为成功的男频改编案例,为男频IP化打了样。

但这仍然是一个对改编、制作和运营的极大考验。许多创作时间较早的经典男频IP,可能已经与当下的大众诉求“脱节”,更不用说在影视化后,IP受众面扩大,作品势必会接受来自不同性别、圈层观众的审视,这也是为什么抵制《赘婿》的声音会如此“洪亮”。

早在《庆余年》播出时,男性观众和女性观众之间就有过不少争议话题。不出意外,《赘婿》依旧会如此,只是在它播出之前,更早地陷入一场性别争议事件之中。

无论是由于性别的斗争还是资本的博弈,整个事件的发展都走向失控。

网文已不再是过去的“纯粹小众艺术”,IP产业链的完善也让网文的受众更加多元。在网文行业精品化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头部网文作家,不过分追求网文创作中性别带来的爽感“红利”,更执着于作品本身的内容质量和表达深度。

精品男频网文的女性受众也在增多,有的男作者为了避免文中出现让女性读者产生不适的情节或语言,也会先让妻子或信任的女性朋友进行试读,提出意见。

不同性别、不同圈层的诉求不该是限制创作的枷锁,但或许可以成为作者们在面对性别差异或其他特定语境时,进行自我审视的一面镜子。

来源:刺猬公社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