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地提出规划,第一条国产高速磁悬浮线将落地何处?

2021年01月09日 17:52
虽然多地表态要修建高速磁悬浮,但均没有实质进展,仍停留在研究论证阶段。

上海磁悬浮列车。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唐俊

继广深、沪杭、成渝等地之后,安徽也提出计划修建高速磁悬浮线。

近日印发的《安徽省贯彻落实长江三角洲交通运输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规划实施方案》提到,谋划研究G60科创走廊高速磁悬浮交通系统。

安徽省表示,争取国家在G60科创走廊布局高速磁悬浮交通通道,并先行启动合肥-芜湖(江北新兴产业集中区)试验工程研发建设,逐步推动G60科创走廊高速磁悬浮通道全线建设,实现区间内1小时通达。

所谓G60科创走廊,指的是上海、嘉兴、杭州、金华、苏州、湖州、宣城、芜湖、合肥9个城市形成的区域发展带。目前上海至合肥高铁最短耗时在2小时左右。

多地计划修建高速磁悬浮,时速600公里磁浮列车已下线

目前,轮轨高铁最高运营速度为350公里/小时。地面交通要想达到更高速度,磁悬浮是最可行的方案。

中国现有一条在运营的高速磁悬浮线,位于上海龙阳路至浦东机场,最高时速可达到430公里/小时,线路全长约30公里,票价50元,引进了德国的技术。

2019年5月,由中国中车制造的国产时速600公里的高速磁浮列车下线。2020年6月,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试验样车在同济大学试跑,标志着我国高速磁浮研发取得重要新突破。

虽然高速磁浮列车已经下线并试跑,但行车所需的轨道线还未修建。除了最新表态的安徽,沪杭、广深、成渝、海南等多地,均对修建时速600公里的磁浮线有所规划。

《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提到,将“积极审慎开展沪杭等磁悬浮项目规划研究”,沪杭磁浮此前也有很多讨论。

广深磁浮也在研究中。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何华武表示,正在对粤港澳大湾区广深港通道建设高速磁悬浮铁路先行路段,开展工程预可行性研究,已有四条备选方案,方案一是西线经广州站,二是西线经珠江新城,三是东线经前海,四是东线经福田。

拍摄:唐俊

成都在东部新区的规划中提到,将“聚焦国际铁路通道和国际铁海联运通道建设,前瞻性布局重大交通基础设施”,其中前瞻性的交通基础设施指“预留以600-800公里时速直达重庆的超高速新制式铁路通道”。

海南省2019年曾研究海口到三亚新建轨道交通的必要性和可行性,时速600公里的高速磁浮列车就是备选方案之一。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光辉2020年两会期间还建议规划京沪磁悬浮快速通道。 

第一条试验线有何要求?

去年5月,中车时速600公里磁悬浮列车在上海同济大学试跑。界面新闻从深度参与该车研发的中车人士处了解到,列车当时试跑的最高速度为55公里/小时。

该人士称,试验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各系统的联调联试,并且同济大学的试验线很短,也难以加速到更高速度。“当时的结果显示,各方面性能都不错,基本在我们预期之内。”

上述人士表示,列车是按照时速600公里设计的,但是还没有实际线路可以验证能否达到600公里/小时,团队下一步的计划是修建一条实际的线路进行测试。

至于线路将落地何处,该人士称,正在积极与各地联系,会结合地方政府和国家部委的情况统筹考虑,线路长度至少需要50公里。“像上海其实就有一定的基础,本来就有一条示范线,沪杭之间也留有通道。”

时速600公里磁浮列车在同济大学试跑。图片来源:中国中车

事实上,中车研发团队更希望在复杂地理环境中修建第一条试验线,这样更容易发现实际运营中的问题,有利于未来高速磁浮的发展。

磁悬浮对地理环境的要求相对高铁要宽松一些,对于弯道、冰雪等条件有更好的适应性,但是线路沉降问题需要特别考虑,在施工上还有很多技术问题需要克服。

“日本的磁悬浮中央新干线计划2027年通车,我们希望能够在它之前通车。”该人士说。不过据日经中文网2020年6月报道,受疫情影响,磁悬浮中央新干线很难在2027年开通。

是否有必要修建高速磁浮

虽然多地有表态要修建高速磁悬浮,但均没有实质进展,仍停留在研究论证阶段。其中沪杭磁浮线的规划十年前就提出,成渝磁浮是远期规划,海南磁浮方案研究也未有下文。

中国唯一一条高速磁悬浮也已经降速运营。上海龙阳路至浦东机场的磁悬浮线路,此前的最高运营时速是430公里。受疫情影响客流减少,2020年2月上海磁浮最高时速降为300公里,低于目前高铁最高时速350公里。

2001年开建的上海磁浮线总投资为89亿元,线路全长30公里,每公里造价约为3亿。高铁目前的造价一般低于2亿元/公里,以2020年底刚批复的雄安至商丘高铁为例,每公里造价为1.5亿元。

上述参与时速600公里磁浮列车研制的中车人士表示,国产高速磁浮的造价还不能确定,要根据具体的线路情况分析测算,比如是否有隧道,是否有大量复杂结构。

上海磁浮的票价为50元,相当于每公里1.67元。京沪高铁全长1318公里,二等座票价553元,每公里0.42元。上海磁浮的票价约为京沪高铁的4倍。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赵坚认为,磁浮线无法跟其他轨道交通兼容,客流量会大大减少,因而很难盈利。同时,高速磁浮列车至少每100公里才能设一个站,停靠站数量少,对拉动沿线经济起到的作用有限。

上述中车人士表示,任何一个投资肯定都要考虑商业化,这就要求在未来线路建设中做更充分的考虑,以取得更好的营收。“高速磁悬浮作为一种新的技术,是对现有交通方式的补充,还可以带来很多新的认识和产业升级。”

国务院发布的《交通强国建设纲要》中,关于高速磁浮的表述是“合理统筹安排时速600公里级高速磁悬浮系统技术储备研发”。

参与编写纲要的交通运输部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时速600公里磁悬浮项目放在了纲要的“科技创新”条目下,对其定位是未来发展方向、科技创新研究,不一定大规模应用,但要进行技术储备。

2020年9月,中国工程院和中国中车在青岛联合举办了“2020高速磁浮交通论坛”。中国工程院表示,要加快建设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试验线和示范工程,开展全速度级试验验证和系统优化,加速工程化产业化进程,争取早日投入商业运用。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