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996”文化再引热议,九成职场人都难逃加班命运

2021年01月08日 15:33
数据显示,45.5%的职场人每周加班两到三天,更有24.7%的人几乎每天在加班。

图片来源:cfp

记者 | 周姝祺

新年伊始,拼多多旗下多多买菜业务22岁女性员工因加班至凌晨猝死的消息引爆了各大社交平台,互联网公司的“996”加班文化再度引发全网热议。“用命换钱”的说法被推至风口浪尖,成为大厂年轻人逃不开的枷锁。

但加班的不仅是互联网人。据Boss直聘2019年对2268位职场人士的调研分析,近九成的职场人都难逃加班命运。其中,45.5%的职场人每周加班两到三天,更有24.7%的人几乎每天在加班。

拒绝“996”,“逃离北上广”的口号在互联网平台再度被吹响。职场社交平台脉脉发起的“准点下班VS加班谁才是好员工”投票数据显示,有八万多人选择“准点下班”,占投票总人数的89%。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多家国家权威媒体也发文呼吁,畸形的加班文化,扭曲的“奋斗观”需要停止。

“996”之后,是“715”和“超级大小周”

2019年3月20日,技术创意网站V2EX网友注册了域名为“ 996.icu”的网站,内容口号为“工作996,生病 ICU”。早已是互联网公司“标配”工作时长“996”第一次浮出台面。

2019年4月11日,马云在阿里巴巴内部交流活动上表示,“今天中国BAT这些公司能够‘996’,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

在他看来,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没有机会。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可以‘996’?你一辈子没有‘996’,你觉得你就很骄傲了?”

刘强东紧接着回应称,京东永远不会强制员工“995”或“996”,但是每一个京东人都必须具备拼搏精神。

事实上,我们耳熟能详的“996”已经是过去,这两年来,“715”、“大小周”等新加班名词在不断出现。

“996”工作制下,员工每天早上九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每周工作时间最低是72小时。“大小周”则通常是企业在“996”之前的跳跃性试探:一个星期上六天班,一个星期上五天。

2020年年底,快手人力负责人刘峰在快手全员会上宣布,快手将于2021年1月10日全员开启“大小周”。据悉,快手将于2021年2月5日在港股上市,全员“大小周”被认为是上市前的最后冲刺。

拼多多则对“大小周”进行了重新定义。在2020年10月拼多多内部举行的成立五周年庆祝活动上,董事长黄铮发表讲话,鼓励全员开启“硬核奋斗模式”。

拼多多猝死员工所处的多多买菜业务线,实施的就是这种模式:一周工作七天,一周工作六天的“超级大小周”。在这种模式下,大厂年轻人需要连续工作13天,每天工作时间不低于10小时,每个月硬性工作时间不低于300小时。

比“超级大小周”加班时间更长的是“715”,即每周工作七天,每天工作15个小时。2020年9月,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在社交媒体谈起西贝内部工作制度的内容时表示“‘996’算个啥,我们是‘715、白加黑、夜总会’”。

和过去相比,互联网的向外发展的潜力收缩,陷入存量竞争的企业为了控制成本,对员工要求“狼性文化”,讲求效率至上。

在这种企业文化氛围下,不仅加班时间被拉长,“打工人”甚至上厕所的自由都被剥夺。此前据人物杂志报道,如厕难已经成为互联网员工的一大困扰。拼多多的办公楼每层有上千人,却只能抢8个厕所坑位;快手在每一间厕所外安装了计时器;字节跳动则直接屏蔽了厕所区域的信号。互联网大厂为了提高员工效率,缩短其“摸鱼”时间,各显神通。

在这样长时间工作的加班环境下,职场人无疑是在“用命换钱”。据上海外服联合《大众医学》发布的《2019上海白领健康指数报告》显示,2018年上海白领体检异常比率高达98.75%。换句话说,100位公司人当中只有不到2个是完全健康的。

在困扰公司人的异常情况当中,女性排名前3的分别为骨质疏松、幽门螺旋杆菌、慢性宫颈炎。其中,慢性宫颈炎占比在这四年里增长了近17倍。

而男性排名前3的异常情况则依次是血粘度升高、甲状腺异常、慢性咽炎。排名第一的血粘度升高,轻则容易引起头痛、健忘、脱发、失眠等症状,重则可能会加快动脉血管硬化、脑梗塞、心肌梗塞等重大疾病。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但奋斗不只靠激情,也要讲效率,切不能演变成‘拿命换钱’”。1月4日,央视新闻发布评论称,“让员工少熬夜、不透支,用人单位严格规范劳动保障、相关部门加强监管,保护好奋斗者同样重要。”

给钱多就自愿加班

八小时工作制到今天已经有150多年的历史了。1866年9月,“国际工人联合会”在日内瓦召开。大会基于马克思起草的《临时中央委员会就若干问题给代表的指示》提出通过立法手续把工作日限制为8小时的建议,并宣布将八小时工作制作为世界劳动运动的共同目标。

我国《劳动法》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小时的工时制度。”

如果是按照“996”和“大小周”的工作制度,显然工作时长大大超过了国家规定,但是不少企业表示,这些加班基于员工自愿。

现实中,愿意为钱加班的人并不少。Boss直聘所做的“为钱加班意愿”的调查中,超半数普通员工表示“只要有钱一切好说”(占比51.11%)。职位越高,愿意为钱加班的比例则越低,高层管理者只有33.78%愿意为钱加班。

那么有多少企业一分不少地支付加班费呢?全国总工会开展的第八次全国职工队伍状况调查显示,仅有44%的职工表示自己拿到了符合劳动法规定的加班费,或者被安排了倒休。剩下的56%当然就属于“无偿为公司奉献”了。

需要注意的是,Boss直聘指出,算上加班时间,29%的职场人实际时薪是在20元以下,相当于八小时工作制下的月薪3500元。“加班型穷人”一词诞生。

“加班型穷人”,比喻一个人年薪很高,但是加班很多,而且加班越多,赚得越多,赚得越多,加班越多,如此陷入死循环。算上加班时间后,实际时薪和月薪三五千的人相差无几,是“少爷的年薪,跑堂的时薪”。这种现象也多见于程序员等岗位。

脉脉在“向内而生 中国职场流动趋势报告2021”中指出,2021年,职场人最大的新年愿望是加薪(45.5%);随后的愿望是升职(16.6%)、换工作(16.3%)和创业(15.0%)。

不断成就造富神话和百万年薪的互联网行业在今天仍然稳居应届毕业生热衷去向行业的首位,但如何保障“打工人”的合法权益,让《劳动法》亮出“牙齿”,还留有许多未知需要解决。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