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在这个没有国界、没有旗帜的世界里都是客人 | 1月沪京展览推荐

2021年01月13日 09:03
朱利安·奥培、汉风美学、巴西街头艺术、波普艺术、波斯地毯、西游漫记、画面情感、随机性、珂勒惠支……

记者 | 陈佳靖 林子人

编辑 | 林子人

【上海】

朱利安·奥培

展览时间:2020年11月7日-2021年2月27日

展览地点:里森画廊

门票:免费

Julian Opie里森画廊展览现场,2020。图片提供:里森画廊;摄影师:Alessandro Wang

此次在里森画廊上海空间呈现的朱利安·奥培(Julian Opie)个展由艺术家于2020年创作的七件新作组成,包括三件人群肖像、三件独立雕塑以及一件屏幕循环动画作品。2020年末,这位知名英国艺术家的作品还在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2020上海静安国际雕塑展和浦东陆家嘴滨江中心亮相。

奥培的作品视觉特征明显:他专注于描绘行走的路人,用简单的线条语言捕捉都市中普通人的生活状态——挎着单肩包边看手机边走路的女士、提着公文包的白领、戴着耳机慢跑的男人……这些被模糊了面孔和身份的人看似毫不起眼,但的的确确是我们身边的真实场景。从侧面描绘人物行走状态是西方艺术史中的一个悠久的绘画主题——从古埃及壁画到古希腊花瓶,都有此类描绘。奥培作品的魅力,正在于用这种古老的绘画风格记录当代都市生活。

对于这批创作于疫情之年的作品,奥培虽然不认为疫情影响了他的创作——“创作艺术就像行驶一艘大船,最好保持航线稳定不要偏东偏西”——但他承认人们的日常生活确实被改变了很多,这反映在变幻的街景之中,也为他的作品增添了新的注脚。

公园前202号:汉风美学新媒体艺术展

展览时间:2020年12月18日-2021年2月7日

展览地点:上海宝龙美术馆

门票:98元

“公园前202号:汉风美学新媒体艺术展”展览现场

近年来“国风”热潮正炙,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对中国传统文化展现出强烈的自信与兴趣,正在上海宝龙美术馆展出的“公园前202号”回应了这一趋势。作为国内首个“汉风美学多媒体艺术展”,展览以汉代艺术为灵感,用结合声光电和装置艺术的呈现方式,打造出了一个移步换景的沉浸式艺术空间。展览分为无问西东、汉画奇妙、祥满乾坤、千文万华、菱花照影、方寸无极、字里行间七大板块,表现汉石画像、汉砖祥符、漆器纹样、汉代瓦当、汉代书法的美学元素。可以看出此次展览借鉴了日本teamLab的策展思路和技术手段,但内容是地地道道的“中国特色”。

奥思吉美奥斯:来者皆是客

展览时间:2020年12月31日-2021年2月26日

展览地点:复星艺术中心

门票:100元

Rain shower
2016
Mixed media with sequins on MDF board
204 x 164 x 14 cm

复兴艺术中心正在展出巴西著名街头艺术家组合奥思吉美奥斯(OSGEMEOS)在中国的首次美术馆级大展,展览展出12组约200余件涵盖绘画、艺术装置、音视频在内的多媒介作品。奥思吉美奥斯的名字“Os Gemeos”在葡萄牙语中意为“双胞胎”,由孪生兄弟古斯塔沃和奥塔维奥组成。两兄弟从孩童时代开始建立了一套独特的艺术语言,以四肢纤长、比例失调的黄皮肤卡通人物为标志形象,围绕梦境、水和音乐等主题,通过视错觉营造的梦境体验、鲜明热烈的色彩、精致的几何图案,为观者营造游走于现实与梦境的超现实主义体验。

黄皮肤卡通人物是奥思吉美奥斯的世界主义表达。在他们看来,黄色可以代表任何人、任何种族、任何文化,对全世界的每个人都是开放的。“让人们呼吸一些色彩,看看不同的历史是很重要的。要想远离黑暗和悲伤,去看一个神奇的、充满欢乐的世界是很重要的。每个人在这个没有国界、没有旗帜的世界里都是客人。”

波普图像——安迪·沃霍尔的1962-1987

展览时间:2021年1月1日-2021年4月7日

展览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门票:60元(通票)

“波普图像——安迪·沃霍尔的1962-1987”展览现场

可口可乐瓶、金宝汤罐头和玛丽莲·梦露——对美国文化的迷恋自波普艺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兴起开始就是波普艺术的永恒主题,它们亦是美国波普艺术领头人之一安迪·沃霍尔的重要创作主题。在英国艺术评论家威尔·贡培兹看来,贯穿波普艺术始终的哲学线索是“在什么节点上艺术会变为商品,又在何处商品会成为艺术”?在这个问题上,沃霍尔率先给出了一个玩世不恭的答案。

“波普图像——安迪·沃霍尔的1962-1987”展通过72件作品展现了其最具象征性的创作,从《金宝汤罐头》到《玛丽莲》到沃霍尔的个人肖像摄影作品,沃霍尔向观众暗示了,包括艺术家本人在内,人和物品既是个体和商品,也是符号。

(同期展出的还有“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作品展”。)

乘着波斯飞毯的翅膀:伊朗波斯地毯展

展览时间:2021年1月8日-2021年2月7日

展览地点:上海艺术品博物馆

说到地毯,我们总会习惯性地认为冠有“波斯”定语的地毯为其中佳品,它还因“阿拉丁”的故事而带有几分魔幻色彩。事实上,波斯地毯的历史几乎与波斯帝国的历史一样久远,古希腊的文献中都有相关记录。1949年,考古学家在西伯利亚阿尔泰山脉的巴泽里克峡谷冰川中发现了波斯王子的墓穴,里面藏有一块2.83米x2米大小的,描绘波斯男人骑马狩猎鹿群场景的地毯。这块有着2500年历史的地毯目前藏于俄罗斯冬宫(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2021年恰逢中国伊朗建交50周年。此次展览展出近40件珍贵的波斯地毯,在展览中观众能看到上述巴泽里克出土地毯的复原品。另外,展品中还有24件波斯手工地毯,包含来自伊斯法罕、纳因、库姆等伊朗地毯名城的佳作。

 

【北京】

为了前方:张光宇艺术的12燃

展览时间:2020年12月23日 - 2021年3月14日

展览地点:嘉德艺术中心 一层展厅

门票:80元

《西游漫记》第二章第一页,1945年

提到张光宇,就不得不提到中国第一部彩色动画长片《大闹天宫》。1961年,这部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创作的经典之作让孙悟空这一形象家喻户晓。动画片中的美猴王腰束豹皮短裙,手舞金箍棒,神采奕奕,其装束及设计原型,正脱胎于张光宇在1945年创作的长篇讽刺漫画《西游漫记》。

除此之外,张光宇还曾创作卡通故事《花果山》剧本、漫画《新西游漫记》,并为文学作品《神笔马良》创作配图,他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等国家核心形象的主要设计者之一。他的艺术实践遍及绘画、漫画、平面设计、空间设计、舞台美术、电影美术、壁画、动漫制作、出版、艺术教育等诸多领域。可以说,张光宇的创作是中国早期现代城市文化的形象化呈现,而他在整理传统、理解当下的过程中所进行的本土化表达的探索,对今天与未来的中国视觉形象的塑造依然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

宋永红:邻居

展览时间:2020年12月26日 - 2021年3月12日

展览地点:拾萬空间(798艺术区798西街02号)

门票:20元

宋永红《星夜》,布面油画,220×400cm,2007

本次展览是艺术家宋永红近几年绘画作品的一次集中呈现。自八十年代后期出道以来,宋永红的作品一直关注自身,专注近距离的日常生活,以及个人的生存环境状态。他对“画面情感”的极致追求也一直贯穿始终,并与现实感受紧密贴合在一起。

此次展出的近作中,出现了越来越多周围人物的形象。宋永红刻意用高纯度的颜色和明确的轮廓线来强化形象,并以尽量平静的心态和写实的背景来反衬人物状态,使其既真实又突兀,且不失自然。与其说,这种对周围人物形象的想象是一种心理上的认知,不如说是精神上的写实,他们从超现实主义的美学跃出,指向了人生存在意义上的荒诞、挣扎、平静以及自尊。

谢南星个展“骰子滚滚”

展览时间:2020年11月7日-2021年1月31日

展览地点:麦勒画廊

门票:免费

展览现场 图片来源:麦勒画廊

对于艺术家谢南星而言,等待暗示着一种悬置和对峙关系,如同“骰子的每一次滚动都带来一次决定的机会,等待就是预备下一次的可能性。”本次展览将围绕艺术家近年来关于“等待”与“随机性”议题的思考展开,呈现三个系列的作品:《展什么》(2017)、《七个肖像》(2018)和《等待的剧场》(2019)。

其中,《等待的剧场》是一组三联画。在这个系列中,艺术家尝试再现公共空间复杂性。当非虚构、非剧情的剧目共同上演时,机场这一公共空间不再只是等待的场所——等候安检、等候登机和机舱内等待起飞——更接近于指向等待的剧场,日常情节和人物形象的主次关系不断重组,留给观众的是戏剧冲突的想象。

以痛而歌:凯绥·珂勒惠支经典作品展

展览时间:2020年12月25日-2021年3月15日

展览地点:亿达时代美术馆

门票:68元

凯绥·珂勒惠支《死亡、母亲、孩子》,铜板蚀刻版画,22 x 28.5cm,1910

活跃于20世纪初期的凯绥·珂勒惠支,一生都被战争所带来的阴霾所笼罩。她曾说:“没能被解决的问题使我感到悲伤和痛苦,比如说卖淫和失业……这些现实问题促使着我继续去了解无产阶级人民的生活,一遍又一遍地描绘它们仿佛为积郁在心底的痛苦和忧愤打开了一个泄放的阀门。”她的版画作品总是围绕饱受饥苦的大众、农民、工人,还有那些在饥寒交迫中挣扎的儿童和历尽磨难的母亲,“以大悲歌颂大爱”来传递她对人与社会、人与人关系的深刻关切。 

上世纪30年代,珂勒惠支的作品被鲁迅引进中国。她作品中精准的技法和震撼人心的力量感让当时的青年版画家们以她为榜样,掀起了一场新兴木刻运动,为中国现代版画的开端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此次展览共展出珂勒惠支的经典藏品40余件,将带领观众走进艺术家波澜壮阔的一生。

乔纳斯·伯格特:暗线

展览时间:2020年12月19日-2021年1月31日

展览地点: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北京第二空间

门票:免费

乔纳斯·伯格特《Weltweich》,180 x 220 cm,布面油画,2020

在德国艺术家乔纳斯·伯格特看来,绘画是一个视觉媒介,而艺术家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在视觉上呈现出表面之外的东西。“对我而言,我无意去展示那些已经存在的事物,我所感兴趣的是去展示那些或许存在的事物。这就是潜台词。我试图挖掘我周围的人背后的东西,那些存在在表象之外的东西”

因此,伯格特的作品往往带来出人意料的戏剧化效果。他在画面中塑造一个个身着奇装异服的人物形象、装饰过的面孔和怪诞的物件,让人难以辨识哪些是无生命的物体,哪些是生命体。伯格特审视当代生活,同时阐述了他对于人类存在的想象,他将观众引入到一连串的视觉事件和人物之中,使人们在其中体察到自身。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