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毕业后当保姆,是“屈就”了吗?

2021年01月04日 14:00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家政从业人员为3072万,但中国城镇现有1.9亿户家庭需要家政服务。找一个好保姆很难,成为一个好保姆也很难。

图片来源:cfp

记者 | 周姝祺

12月14日晚上,王莹正刷着微博,突然看到了一条“本科保姆”的微博热搜。作为一名从业七年的育儿嫂,她好奇心使然,点进去发现是上海开放大学将于2021年开设家政学本科专业,只要有相关专业的专科证书都可以报名。王莹浏览着新闻,心动不已。她知道,自己一直等待着的机会,终于到来了。

王莹今年31岁,已经在家政这一行业深耕多年。从业以来,她深刻感受到这个行业的鱼龙混杂和不规范。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9全球及中国家政服务行业新兴市场及发展前景分析报告》,2018年我国家政服务业市场规模为5762亿元,从业人员为3072万,但中国城镇现有1.9亿户家庭需要家政服务。到2035年,预计高端家政服务需求达到8598万人,供需不平衡状况将一直持续。

除了从业人员的数量问题,从业者专业素质偏低问题也不容忽视。广州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调查数据显示,2019年家政从业者研究生和本科生仅占0.4%,大专生和中专生占比4%。家政服务从业人员的低水平、高年龄分布导致的专业水平偏低的现状和家政服务技能、服务规范和服务质量的高要求不匹配。

“这个行业其实市场上没有一个特别固定的(专业)标准,每一个家政公司都有他们自己衡量阿姨的要求,不统一。”王莹向界面职场透露,家政行业的门槛看似不高,人人都可以轻易上手,但是它需要的技能和专业素质并不简单。

12月13日,上海开放大学首届家政学本科专业招生启动。该校是继2014年首次开办家政服务与管理专科专业以来的上海首个家政学本科院校,也是全国第一所开设家政学本科的成人高校。

“很多人说起开放大学就是很嘲讽的语气,可能对于学历比较高的人来说,开放大学含金量不够。但是对我们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来说,这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王莹一直在等待着这样一个机会不仅能提升自己的职业水平,也希望整个行业专业水准能有一个量化的标准。12月17日,她收拾好行李,从西安出发,特意飞到上海报名入学。

缺少标准:行业鱼龙混杂,专业家政从业者难培养

王莹刚入行的时候是24岁。她最开始是带半岁的宝宝,随着经验的增加,她带的孩子也越来越小,需要的技能也越来越多。

据她介绍,做一名月嫂,最基本的是产妇和宝宝的日常起居,伤口护理等。此外,有一些产妇因为激素问题,会产生情绪上的问题,育儿嫂还需要懂一些简单的心理学知识,帮助产妇纾解情绪。

但是,王莹发现,这些技能许多育儿嫂都没有掌握就开始上岗服务,行业缺乏一个统一的准入标准,聘用保姆的风险从家政公司和中介机构转嫁给了雇主。她向界面职场透露,一些不正规的家政小公司不会对保姆、育儿嫂等家政从业者进行严格的考核,只要你去应聘,他简单询问几个问题就会给你派单。

“很多不规范的小公司都是这么操作,我觉得特别恐怖和不负责任。”她说,“有些公司会开设一些培训课程,希望合作的家政服务人员懂得技能越来越多,但是这种培训参差不齐,标准也不统一。”

为了提高自己的专业技能,王莹也曾自费参加过公司的培训课程。据她反映,培训课的这些内容,早在三五年前就已经不能满足市场需求了。

界面职场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一些家政服务公司提供的培训课程,涵盖有母婴护理、管家培训、蒙氏早教、高级催乳师、产后康复、小儿推拿和家庭厨师培训等。这些课程通常都是短期,最短的只有两天,最长也只有10天,学费也在600至2500不等。

这些课程也多是针对育儿嫂,她们要求的技能会更多,而保姆相关的技能课程多集中为管家、老年照顾、收纳整理和厨师培训。

一些行业比较知名的家政公司,比如管家帮、阿姨大学等,学费会更高。比如阿姨大学旗下的高端家政训练营,15天需要4980元。据悉,这些培训机构还能够解决部分参加培训员工的就业问题。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课程公司并不会要求旗下员工强制要求参加,全凭自己自愿,保姆和育儿嫂们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去这些提供培训机构的公司上课。北京某家政服务公司告诉界面职场,她们公司会组织培训,但是看个人意愿。“有的人愿意参加培训,有的不愿意培训,两者在市场价格上会有差别。”

这些参加了培训的保姆、育儿嫂的价格会更贵。普通育儿嫂的价格一个月税前是7000元左右,而参加过培训,能稍微懂营养学知识的育儿嫂,价格能达到税后约7000元,甚至最高的每个月能达到两万或者三万。

王莹透露,有些培训机构还会颁发证书,让课程看上去更有“含金量”。她本人也考过各种各样的证,如催乳证、母婴护理证、厨师证等,但是真正能够在国家人社部官网查到的有用证件,只有育婴师证和家政服务员证。

“有的证参加培训需要花三五百,有的证需要三五千。我考过最贵的一个证是母婴护理证,花了好几千。”王莹透露,“现在我在这一行做的时间长了,回想起当初学的催乳课程,很多观点其实我并不认同,钱花得比较冤枉。”

比如当产妇在哺乳期患上急性乳腺炎的时候,她之前学的操作是需要通过按摩乳房排奶缓解症状,但是后来她在实践发现暴力按摩并不能帮助产妇,反而会损伤乳腺管。这时候月嫂应当通过让宝宝吸、用吸奶器或者专业的无痛手法来帮助产妇将乳汁移出之后再冷敷,帮助产妇保持乳腺的疏通。

随着互联网带来的信息的畅通,王莹也开始在网上关注专业的医学和营养学博主,例如“第十一诊室”“营养师顾中一”等,了解到什么是循证医学和如何科学育儿。

“我们已经不再是传统观念里只是帮产妇擦洗做饭,打扫卫生,给新生儿洗澡换尿布的月嫂,我们更希望能做新手爸妈科学育儿的领路人。”

这次上海开放大学为王莹这样的育儿嫂提供了更系统学习的机会。据上海开放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家政学本科专业负责人芦琦介绍,明年家政学首批招生人数将在50人左右,课程包括家政学概论、家庭社会学、家庭营养学、家庭美学、家庭教育学等,涵盖了营养学、医学、法学、教育学、伦理学等层面,培养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高层次家政行业专业人才。

刘军是上海开放大学的家政服务与管理的大专生,明年她就要毕业了。2015年她从辽宁来上海后一直做家政,主要为住在别墅区的家庭服务。

据她透露,在家政课堂上,她所学的厨艺课,几乎涉及中国八大菜系的烹调技术,像粤菜、本帮菜、鲁菜等;再比如家庭维护的课程,教授了居家科学清洁、衣服洗涤与收纳、家庭急救护理等知识。“这都是当一个现代优秀家政服务员必备的技能。”

王莹也希望自己能在学校学到一个专业的国家标准,培训出来后服务每一家都是用同样的标准,为整个行业形成良性的循环。

相处矛盾:找到一个合心意的保姆等同于中彩票

行业准入标准的不统一,最直接的反应是雇主与保姆之间的矛盾。在社交平台搜索“保姆”、“月嫂”,很多相关的文章链接都指向了关键词——“难”。对雇主来说,普通的工薪阶层想要找一个合心意的保姆,需要重重筛选和不断地磨合。

李岚在上海工作,她从自己小孩出生起就开始请月嫂、钟点工和家政。到今年小孩快三岁了,她也已经前前后后换了八个保姆。

她向界面职场透露,占小便宜和不专业是这些保姆集中存在的问题。李岚请过的一位家政阿姨,做事有条理,饭菜味道也不错,但是却经常从家里偷拿东西。“小孩的牙膏、卷纸筒、水果、牛奶,见什么拿什么。”

另一位育儿嫂在她家做了快两年,勤劳也疼爱小孩,但是喜欢贪小便宜,经常要求加薪水,随意使用雇主家的东西。另外,这个育儿嫂对李岚母亲颐指气使,喂小孩吃饭让小孩吐了好几回,最后也被辞退了。

值得注意的是,许多雇主反映自己招聘的保姆脾气大,把雇主家当自己家,不给加薪就甩脸色。

“现在大城市家政需求旺盛,但服务质量完全跟不上,信息不对称让我们一直在浪费时间金钱等各种隐性成本。”李岚说,“强烈希望能够建立一个实名制雇主平台,可以查询到家政阿姨的信息,有劣迹的阿姨被淘汰,好的阿姨留下来工资也水涨船高。”

王莹坦言,“现实的市场就是客户想花钱找一个专业的人,其实是很难找得到的,尤其是育儿嫂。很多宝妈找育儿嫂就跟种彩票一样,真的是靠运气”。她同样向记者透露,她知道的一个宝妈,为了能找到一个让自己放心的育儿嫂,前后换了10个人都不止,最后没办法,只能自己辞了工作在家带小孩。

但是,保姆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是很多住家保姆的切身感受。

王智林是一名从业八年的90后男保姆,他在知乎上分享了自己当保姆的体验。据他介绍,他每天要工作16小时,基本上是一天都不休息。这一天里他需要洗和熨烫衣服、清洁卫生和做好一日三餐。“要有眼色,要能端茶倒水,雇主吃过后才能开始吃饭。”

王智林表示,只有做保姆的人才可以体会到其中艰辛,“要时刻保持服务意识,不能出于任何目的打开电视电脑和接打电话,不能随便出门,不能坐雇主的沙发和床等。”

泡泡是一名90后保姆,她大学毕业后误打误撞进入了家政这一行业,现在刚从业九个月。据她透露,她的客户人还不错,但是也要忍受她心情不好冲自己发脾气和接受雇主对她的种种不满意。“无数次想要撂挑子走人,但是看在钱的份上,忍了。”

界面职场记者对市面上家政公司询问发现,招聘一个家政服务人员的价格并不低。保姆的价格通常根据房屋的面积大小和家庭人口数来定。比如住在90平米房子的三口之家请一个只负责卫生和做饭的住家保姆,需要大约五六千,如果她还懂一些营养学知识,收费会更高。

月嫂收费更是让人咂舌。家政服务公司58到家官网显示,北京月嫂的起步价是6800,雇主根据自己标准筛选后,8000元到1万元已经是市场上正常价格。有些所谓“金牌月嫂”,月工资能超过2万元。

对一些经济更宽裕的家庭来说,价格是次要,他们更看重服务质量,保姆也多是同一圈层朋友介绍,或者是找中介机构聘用专业水准更高的菲佣。

陈婷婷是上海一位全职宝妈,不过带孩子同时她日常还需要处理一些工作。她家有四个小孩,为了能够给孩子们全面的照顾,她请了四个住家保姆,都是经由朋友介绍。

她坦言,中介介绍的阿姨水平层次不齐,大部分她都不太满意。她曾向中介公司要求经验丰富的阿姨,结果派过来的是新手保姆。相比之下,她朋友介绍的保姆都在高端家庭做过,更值得信赖。

但陈婷婷发现,即使是在专攻高端家庭市场的中国阿姨,和菲佣相比,专业水准还是比不上。她在香港生活的时候,聘请过两名中国保姆和两名菲佣,两者“差距很大”。

据她透露,在聘请菲佣时,首先在签合同的时候就把每一项需要服务的项目都说得非常清楚,比如业务除了日常清洁卫生和带孩子,涉不涉及养狗、洗车等其他项目;待遇也在合同写好一目了然,包括住宿条件等诸多细枝末节的地方。

“菲佣在来香港之前就在专门的培训学校学习过两到三年,非常专业,会根据我提出的要求改善,也不会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中来。”陈婷婷向界面职场说道,“但中国阿姨不一样,她们很难控制自己的私人情绪,提醒要改进的事情很快又会回到原点。”

菲律宾的家务雇工有全球都有着一定影响力。菲律宾海外就业管理局数据显示,菲律宾的劳务输出收入占该国GDP的8%,其中菲佣输出收入占4.4%。菲佣甚至已经成为全球家政服务行业的品牌,向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输出,占据了东南亚、中国、欧美国家家政服务市场的绝大部分外劳份额。目前,菲佣也开始输入到中国的香港、上海、北京、广州等地。

除菲律宾外,日本的家政服务业也有着严格规范的培训标准。据界面职场了解,日本的家政教育作为必修课,贯穿国民的中小学阶段,高中毕业后,毕业生还可以报考各类家政大学。毫无经验的从业人员必须经过三个月的专业培训并获取相应资格才能上岗。培训内容包括清洁等各项技能外,还包括职业心态、交流技巧等软技能。

陈婷婷也希望像上海开放大学等国内学校能够培养出职业化的家政服务从业者,甚至是全日制家政专业出来的毕业生深入到这一个行业。

“年轻的小姑娘带孩子又专业,我觉得会非常的受欢迎。”她说,“很多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上班的都是高学历的父母,但是他们的孩子都是交给一些文化程度低且年纪偏大的阿姨来带,很多坏习惯就无形中传递给孩子了。”

本科保姆:现实缺口大,社会刻板印象严重

“本科保姆”热搜词条一出,许多网友反映现在保姆市场都“内卷化”这么严重,是不是大材小用。但对陈婷婷这个圈层来说,高端的家政阿姨非常稀缺。

“上海的这个(未来5年高层次家政行业专业人才)缺口,是20万。”芦琦接受红星新闻采访称,“现在最缺乏的是机构管理者和高素质人才。”目前,在上海家政服务的订单里,“高端的大概占30%,基本上在上海的城市里,不在郊区。”

随着二胎的放开和老龄化社会迫近,家政服务行业的缺口会更大。为应对现存的家政服务供需矛盾,2019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的意见》。其中,第一条第一款规定,支持院校增设一批家政服务相关专业。原则上每个省份至少有1所本科高校和若干职业院校(含技工院校)开设家政服务相关专业,扩大招生规模。

据界面职场梳理,目前,全国范围内开设了家政服务本科专业的高校凤毛麟角,天津师范大学、安徽三联学院、聊城大学东昌学院、吉林农业大学、湖南女子学院、安徽师范大学皖江学院、河北师范大学等均有开设相关专业。但也有学校开设的家政专业因招不到学生而停办,如南京师范大学金陵女子学院2010年开设家政辅修专业,开办1年后因经费不足办学困难停办。

武艺璇是湖南女子学院2017届家政学专业的毕业生,她当时选择这个专业是误打误撞,没有仔细了解就报了。当年她班上63个人,大多数都是被调剂的,但最后只有一个人选择转专业。

“一开始她们会比较排斥,但通过四年的课程和实习,心态也发生了转变,毕业后即使不从事相关工作,对专业也有了较高的归属感。”武艺璇曾接受媒体采访表示。

据悉,湖南女子学院家政学专业2013年开设的时候,专业填报率为0%,而到2019年已经上升到了45%。更多人开始了解到家政行业,主动选择加入。

任晓静是吉林农业大学家政学专业2008届毕业生。据她反馈,当年她毕业的时候从事这一行的同学非常少,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家政学本科毕业生选择留下来。

“许多毕业生已不再满足于一线家政服务,而是选择从事家政培训师、家政职业经理人、家政互联网企业。”她表示,一方面,国家政策的支持,给予家政行业发展强大的动力;另一方面,随着市场需求越来越大,社会对行业从业者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家政专业人才也备受青睐。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从业者已经有往高学历转变的趋势,但社会上对“本科保姆”仍抱有偏见。不少网友在“本科保姆”热搜下的评论,仍是质疑较多。

面对争议,芦琦表示,这种观念已久,去说教可能没办法直接改变。但本科学历的家政从业人员,并不意味着人才的浪费,“这是未来的朝阳行业。城市在发展,整个行业在提质扩容。随着我国老龄化程度(的加深)、家庭结构的变化等,家政、月嫂、老年陪护等,都是未来必然的趋势。”

高学历家政从业人员的加入,也推动行业整体专业水准的提升。今年六月,一则“年薪30万女硕士辞职做保姆”的新闻被大众热议。当事人刘双精通法语,研究生毕业后在某国企工作,曾外派到非洲两年做客户经理。这样的履历背景在家政应聘队伍中十分显眼。

58到家副总裁曹继忠接受凤凰网采访表示,刘双的加入,让客户看到这个行业有更多高素质、高学历的服务人员加入,会让他们有不一样的认知。“对于阿姨而言,让她们看到需要不停地去提升自己的技能,提升自己的素养;对已经在别的行业的从事别的工作的人员有一定的号召力,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进入到这个行业里来。”

芦琦坦言,目前家政行业面临从业人员整体素质相对较低、家政市场小散乱的问题,“因为他们属于灵活就业,不属于正式有编制的,也不属于农民工。要提高整个行业的素质,需要全社会和整个教育行业的共同努力。”

(应受访者需求,李岚、王智林、泡泡、陈婷婷为化名)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