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值得一看的10个新博物馆,被设计成螺旋、迷宫、巨石、铁碗

2020年12月22日 10:00
尽管受到全球停摆的冲击,仍然有不少博物馆在今年开业迎新。

从螺旋形状的钟表博物馆,到迷宫模样的大象博物馆,尽管受到全球停摆的冲击,仍然有不少博物馆在今年开业迎新。许多品牌、机构与安藤忠雄、隈研吾、BIG 建筑事务所等大师联手,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最近,创建了 20 年的工业设计网站 designboom 开始了他们的年终大盘点,从设计感和网站用户关注度的角度,选出了全球 top10 的新博物馆。来看看其中有没有你曾驻足游览过的建筑。

01 瑞士钟表博物馆

无论从哪个角度,这座螺旋形的建筑都是整个小山上最吸引人的景观。它的设计者是著名的BIG 建筑事务所,要求建造这个博物馆的则是瑞士顶级钟表制造商爱彼(Audemars Piguet),早在 2014 年,这个创意就已诞生。

玻璃展亭像花瓣一样从地表缓缓上升,屋顶的绿植又让它和山坡融为一体。整个螺旋形状既致敬了钟表制造文化,又与汝拉山谷产生联系。

透过落地玻璃窗,来访者可以直观地欣赏山区的风景。玻璃墙以顺时针的方向旋转,最后隐没于建筑中心点,在中心位置,设置有工艺展示和工作坊空间,建筑师通过这种设计让来访者一步一步走入机芯位置。

冬天,雪后的景象更加迷人。也许等到多年以后,这座博物馆也会成为和其品牌一样的,具有沉淀和故事的传奇存在。

02 大象博物馆

泰国素林府曾是大象生活的宝地,但在短短半个世纪内,这块土地就遭到了严重破坏,雨林尽毁,大象失去食物,只能由族人带着去乞讨。为了改变这种惨状,当地政府发起了“大象世界”计划,大象博物馆就是其中一个项目。

Bangkok Project Studio 在裸露的土地上建起高高低低的弧形砖墙,俯瞰犹如一个大迷宫。人们被砖墙引导着走上走下,最终走入博物馆中,参观游览。

建筑师设计了四个画廊,其中还分布有大象洗澡的水池,通过这种环境模拟的形式,重现人与大象、人与自然的关系,希望能激发起人们和大象的情感连接。

建造所用的这些砖墙都来自当地,建筑师借此表达对本土材料的热爱。他也相信这个博物馆能帮助大象和族人重新收回家园,回到过去美好的生活中。

03 景德镇御窑博物馆

在被誉为世界瓷都的景德镇,朱培工作室设计了这座御窑博物馆,用八个大小不一的拱形砖块建筑组成。游人可以穿梭其中,与砖块零距离接触。

在过去,修建窑炉的砖块蓄热性开始衰减后,就会被换下来,用作普通住宅建筑的材料,这成为了御窑博物馆的设计灵感之一。

景德镇当地人与窑炉砖块也有着深厚的情感,“旧时孩童在冬天上学途中,会从路过的瓷窑上捡一块滚热的压窑砖塞进书包抱在怀中,凭借这块砖带给他的温度,捱过半日寒冬”。朱培工作室将这种情感具象化,希望能以建筑的形式感染到所有来参观的人。

04 鹿特丹博伊曼斯· 范· 伯宁恩博物馆

由 MVRDV 设计的这个高 39.5 米的“大铁碗”,带来一种全新的博物馆参观体验。它被称为仓库,位于鹿特丹的博物馆公园内,巨大的存储空间内存放有 151000 件艺术品,全部对公众开放。

镜面的建筑表皮是整个博物馆最吸引人的地方,面积达 6609 平方米,由 1664 块镜面玻璃拼贴而成。它们反射着公园内的植物、建筑和游人,使整个建筑看起来充满绿意,完美消融于周边环境。

在博物馆的顶部有一间餐厅和已经获奖的屋顶花园,花园在外围,高 35 米,种有 75 棵白桦树。坐在餐厅和花园中,你可以尽情感受鹿特丹空中的美景,同时,这个屋顶花园本身也成为了鹿特丹新的景致。

05 和美术馆

国庆假期开馆的和美术馆位于广东顺德,这是日本建筑大师安藤忠雄今年在中国国内的新作,用以展示收藏家及商人何剑锋的何氏家族过去十年收集的藏品,唤醒当地的艺术活力。这个美术馆还在近期获得了美国建筑大师奖 Architecture MasterPrize。

和美术馆依然是安藤忠雄擅长的清水混凝土设计风格,它最大的亮点在于拥有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由光滑混凝土制成的双螺旋楼梯。自然光线由天井流入展厅,照在螺旋楼梯上,各种角度的明暗变化让色调简单的场馆丰富起来。

在顺德这块静谧的土地上,安藤忠雄展现出他对中国古代建筑里的“天圆地方”概念的认知和解读,他还从传统岭南建筑中靠水的宅邸上寻找灵感,将中式的磅礴、日式的侘寂和西方的光线运用结合在一起。

06 巴黎证交所博物馆

除了在中国岭南呈上新作,安藤忠雄今年还在巴黎交出答卷。他主导把巴黎证交所的老建筑改成了著名奢侈品集团开云集团创始人弗朗索瓦·皮诺的私人博物馆,展示其近 5000 件藏品。

博物馆选址是前身为巴黎证券交易所的一座圆顶新古典建筑,安藤忠雄说:“我要在它的内部建立全新空间,与此同时,也要尊重这座建筑一砖一石中饱含的悠久城市历史记忆。我准备创造一座连接过去、现在与未来的建筑。”

安藤忠雄和团队在圆形大厅内插入了直径为 30 米,高度为 9 米的混凝土圆筒结构,作为展厅空间,同时保留了馆内标志性的壁画等元素。

圆形穹顶引入自然元素,光、蓝天、白云、雨等,自然而然地成为建筑的一部分,将“日常性”语境融入博物馆的修缮中。

07 角川武藏野博物馆

另一位日本大师隈研吾今年也猛出新作,今年七月我们分享过他设计的角川武藏野博物馆,这个像宫崎骏童话故事里会出现的奇幻巨石吸引着大量的游客前往,还没开业时就掀起了讨论的热潮。

隈研吾说他想建一座在大地上隆起的美术馆,设计出地形本身成为建筑一样的东西。整个角川武藏野博物馆有 60 多个面,是一个超多边形建筑,因此呈现出奇幻的观感。

他将角川武藏野博物馆从 20 世纪开始流行的箱型建筑传统中解放出来,打破立方体的限制,让艺术充分延展成无拘无束的形状,充满了各种可能。

位于馆内 4-5 层的书架剧院是另一个大的亮点,从 4 楼到 5 楼,上下被打通,挑高 8 米的空间依墙靠着巨大的书架。参观者还能走到悬空的书架上,让人想起哈利波特里格兰芬多的楼梯和对角巷的奇妙书店。

08 白塔寺胡同美术馆

北京的老胡同里总有新鲜建筑冒尖,在北京市西城区白塔寺文化保护区内,DnA 设计了一座两层楼的胡同美术馆,建筑内包括艺术家起居、工作室、公共展厅等场所的艺术空间。

由于胡同保护条例的限制,这座美术馆的外形仍然是水泥砌块的,但光影交错,又给它带来别样的变化。

屋顶是开放空间,植物尽情生长。

室内大量的流线型设计又显得很温柔,且具有未来感,与所处的胡同本身的历史感冲击碰撞。建筑师认为:“这座建筑将历史与未来联系在一起,并将为胡同社区的生活提供新的可能性。”

09 休斯顿艺术博物馆

由斯蒂文·霍尔建筑事务所修建的休斯顿艺术博物馆在今年年末落成,成为休斯敦最新的文化地标。

这个巨大的白色建筑由一根一根的圆管组成,与休斯顿的蓝天白云呼应。它们是垂直玻璃管,晚上还会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建筑外部的露天区域有詹姆斯·特瑞尔、草间弥生和吉拉·科西斯的三件艺术作品,在餐厅和咖啡馆还可以俯瞰由野口勇所设计的莉莉和休·罗伊·库伦雕塑花园。

10 章堰文化馆

上海西郊的章堰村,是上海古文化发源地,福泉山文化的代表之一,但随着时代变迁,村里几乎空心,文化流失严重,为了重振旗鼓,水平线设计主导修建了章堰文化馆。

“我们需清理破败及无法使用的部分后,从中‘生长’出与原老建筑有关联的新建筑,使“新老”建筑共存。”水平线设计遵循“生存,生长,新生”的策略,给章堰村带来新的生机。

通过加固、修缮等方法,旧石墙与新的白色建筑体共存,旁边的水域、竹林和它们组成新的景致,一幅江南好景图就此诞生。

*部分美术馆非2020年开馆,资料来源于designboom、ArchDaily等网站。

 

来源:一夜美学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