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世代”的馆藏展,带来了哪些惊喜?

2020年12月15日 10:00
开馆展带来首场X美术馆三年展“终端 >_How Do We Begin?”,聚集了32位华人青年艺术家的创作。

X美术馆

位于北京朝阳区崔各庄国际金融示范区内的X美术馆由艺术收藏家黄勖夫(Michael Xufu Huang)及 Theresa Tse 共同创建。黄勖夫出生于1994年,16岁即开始收藏之路,2017年入围福布斯全球“30 Under 30”,同时也是纽约新美术馆最年轻的理事团成员。X美术馆的另一位创始人Theresa Tse也是90后, 2018年被列入《福布斯》“2018中国最杰出商业女性”榜单前25位,是上榜最年轻成员。

二者的强强联合和其身上的光环也让X美术馆在开馆前即备受关注,并被日本某杂志评为“2020年最不可错过的三家美术馆之一”。2020年初,X美术馆的开放档期受到疫情影响拖延,并最终于5月底正式向公众亮相。

首场X美术馆三年展现场

开馆展带来首场X美术馆三年展“终端 >_How Do We Begin?”,聚集了32位华人青年艺术家的创作。这可以说是一个野心勃勃的项目,并且奠定了美术馆的未来走向:美术馆将以三年为期,对中国当代艺术及其发展进行节律性的回顾,试图通过视觉艺术,以及其他参与了人文进程发展的领域来共同探讨千禧时代思潮,并最终助推X美术馆成为中国在国际上具有话语权的美术馆。

首届X美术馆三年展于11月22日结束。与展览同时设立的“X美术馆三年展奖”评选工作也于展览闭幕前夕完成,“X美术馆三年展奖”最终由MIT新媒体艺术家刘昕斩获。

X美术馆馆长黄勖夫在导览现场

日前,X美术馆迎来双展“馆藏:瞬息时代的诗歌”及“伊西·伍德:无伤大雅”,前者是继三年展之后馆藏展的第一次亮相,后者是欧美90后青年艺术家在亚洲的首个美术馆级别大展,二者形成互文,共同呈现了这一年轻美术馆的性格和态度。

让更多年轻艺术家进入美术馆馆藏

作为X美术馆在开馆以来的首个馆藏展,“馆藏:瞬息时代的诗歌”汇集了馆藏中15位国际艺术家的作品,囊括了绘画、雕塑、装置、观念等多种艺术品种类。

据策展人吴冬雪阐释,此次展览的题目首先受到瓦尔特·本雅明《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一书的启发。第二次工业革命给人类生产生活各个方面带来了深重的影响,艺术生产也不例外。艺术从一向被人们所崇敬的神圣的“祭坛”上拖了下来,在摧毁了传统的同时使现代艺术具有了新的特点、价值和接受方式。

“馆藏:瞬息时代的诗歌”导览现场

在吴冬雪看来,如果说在本雅明笔下当时是“机械复制的时代”,我们现在更像身处于一个“瞬息时代”。换句话说,在数字时代,很多事件都是朝生暮死。“艺术收藏往往是将一件物品,或是以数字副本的形式纳入到收藏中。它最根本的意义在于对抗时间,这和‘瞬息时代’形成了一种反差,也让我们去重新思考艺术收藏。”吴冬雪说。

整个馆藏展的线索围绕“诗歌”展开,并将诗歌的谱域扩展至语言、声音、演讲、瞬息性和消亡,从语言和文学性的角度,不仅赋予了艺术观看的新视角,也揭示了文学与艺术的关联。

劳伦斯·阿布·哈姆丹《表面之下》,扬声器、七个涂有隔音漆的木板,装置:尺寸可变,木板:2100× 1050mm,2015

步入第一展厅,首先引入眼帘的是约旦艺术家劳伦斯·阿布·哈姆丹的一件大型声音装置。劳伦斯·阿布·哈姆丹的艺术中常常涉及对语言和声音的理解,关于国家身份、人权以及司法执行的论述是在他的作品中反复出现的主题。此次展出的《表面之下》是一件对测谎仪技术提出质疑的作品。七个展板上分别呈现了测谎仪给出的七种判定结果。这些判断都在微秒发生,从法律层面来讲,这个瞬间可以影响到某个人的一生,艺术家通过手绘的方式将测谎仪结果放大,诠释了法律层面听觉的政治影响。

玛格丽特·休谟《废料I-4》,军舰鸟呼吸道树脂模型、颜料、硅管、一氧化碳,330 × 570 × 930mm,2019

玛格丽特·休谟是一个跨学科的艺术家,她常常会与考古、人类学,AI等泛领域的专家进行合作,还原一些神话或寓言中可能并未发生的现实。玛格丽特一直关注濒危或灭绝的物种可能存在的声音,现场的作品《废料I-4》呈现的是3D打印的军舰鸟器官,一部分是真实器官的复制,粉色的部分则来自于艺术家的想象,虚构与真实在一起并置。

杰西·达林《致辞者进行曲》,塑料座椅、焊接钢、蚀刻底漆、罗纹缎带,尺寸可变,2016

杰西·达林的《致辞者进行曲》围绕后资本大的语境来进行创作,并曾于2019年在威尼斯双年展展出。艺术家用“没有什么人和事是重要到不可以失败的”阐释作品的内涵。作品英文名中的 Valedictorians(特指毕业典礼上致告别辞的最优生)广泛存在欧美文化中,具有很高的后资本含义。这一优秀的致辞者也许早已觉察到教育体制中的缺陷,通过每一步的精心设计,并最终平步青云。艺术家通过对塑料椅进行夸张的扭曲,呈现了后资本主义时代下表演性自我的反映。

索菲·冯·海勒曼《仙子之舞》,布面丙烯,130 x 150 cm,2020

索菲·冯·海勒曼的《仙子之舞》借鉴了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中的一个著名场景,这件作品创作于疫情爆发时期,除了欢愉的色彩外也蕴含着一丝阴郁的氛围。

无论是从测谎仪出发探讨听觉政治,还是对濒危动物发声器的研究,质疑“辞词者”背后教育系统的缺陷,或是从文学作品的场景出发创作等,展览中的作品以丰富多样的形式诠释了文本和艺术之间的关联性。

展览现场

除了策展人提到的语言性线索外,亦可以看到这家年轻的美术馆在馆藏方面所呈现出的两个明显特性:

首先是基于国际化语境的艺术筛选。不同于国内其他民营美术馆,X美术馆因为创始人所具有的国际化背景,馆藏并没有刻意强调民族身份认同,而是从全球化的语境下呈现了更多元的文化表达。此次馆藏展出的艺术家来自于英国、日本、黎巴嫩、美国、波兰、南非等各个国家和地域,涉及的议题包括种族、女性、消费等当下比较热的议题,比较真实多元地呈现出当代艺术所处的语境;

安西娅·汉密尔顿《波浪型石膏靴》,石膏,67.5 x 27 x 6 cm,2018

刘瀚之《揪领器》,综合媒介,装置尺寸:60x 40 x 40 cm 手稿尺寸:21 x 30 cm,2011

皆藤斋《 幻- 》,丝绒面油画棒,炭笔,丙烯,140 x 95 cm,2017

其次不难发现年轻一代的艺术家更善于运用诙谐、幽默的手法,他们往往从细微处出发,使作品呈现出一种相对轻松的调性和氛围。譬如英国的艺术家安西娅·汉密尔顿,她的作品经常融合设计、时尚和流行文化等多种元素,风格大胆而充满幽默感。此次展出的《波浪型石膏靴》源于1970年所兴盛的Disco风格。汉密尔顿将它看成年轻女孩的肖像,作品折射出对女性消费的思考;中国台湾的艺术家刘瀚之创作了一个“揪领器”,穿戴到人身上可以毫不费力地把对方的领子揪起来,这是一个为弱者设计的装置,它会达到一种效果:让弱者更弱;在皆藤斋作品里,经常会重复出现像指甲的意向,指甲时而出现在人手上,时而是虎爪,最后又演变成针对女性的消费符号。

龚剑《缪斯No.3》,布面丙烯,45 x 35cm

龚剑的“谬斯”系列,以一系列真实发生的社会事件为蓝本。现场展出的一幅画作描绘了在艺术界轰动一时的诈骗犯安娜·索罗金被送到法庭上时仍然为自己辩护的场景,有趣的是,安娜·索罗金曾在威尼斯双年展和X美术馆馆长黄勖夫有过一面之缘;凯莉·明石的作品一般都由自己手工制成,现场展出的《生命状态(蔓越莓螺旋)》源于一种贝类,这种贝类里一种生物的生命轨迹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一直进行旋转,直到旋转到另一头生命的终结。螺旋形既是生命的空间也象征着一个生命的轨迹。

展览发布会现场

据馆长黄勖夫介绍,目前X美术馆已经有超过500件藏品,并一直在添加新的馆藏。X一直推崇的理念是给年轻的艺术家展出作品和进入美术馆收藏的机会。在年轻艺术家的履历下,任何美术馆的展出或者是机构的收藏对他们来说都至关重要,X美术馆敢于在艺术家很年轻的时候,把他们纳入到美术馆馆藏。

“国外的体系来说会比较困难。实际上我们是加速了他们的这种机会,同时我们也会提供他们做更大项目的机会。”黄勖夫说。

Issy Wood:一场惊喜的发现

与馆藏展同期举办的是艺术家伊西·伍德在亚洲的首个美术馆展览“伊西·伍德:无伤大雅”。伊西·伍德生于1993年,也是目前在欧美比较受关注的青年艺术家。

“伊西·伍德:无伤大雅”开幕现场

伊西·伍德擅长将生活中的寻常物件并置,捕捉生活中的独特角度,并赋予其一种超现实的氛围。伊西·伍德同样也是一个趣味十足的艺术家,她会为自己的作品精心起一个标题,往往兼具华丽和讽刺,譬如《看紧你青春期的女儿》《避税研究》《老当益壮的简·方达举重》等等。

“伊西·伍德:无伤大雅”展览现场

为了增强展览与中国的关联性,展厅内特意展出了一系列艺术家以12生肖为来源绘制的古着服装,每一个人都可以从中找到与自己的关联。

“伊西·伍德:无伤大雅”展览现场

据黄勖夫介绍,三年前就看到过艺术家在丝绒上画画的系列作品,让他印象深刻。但更为打动他的是艺术家之后的“陶瓷系列”,对整个画布空间的把握,以及将生活中常见的物件,用很奇妙的方式组合,呈现出超现实的体验,包括作品的丝绒感,也渲染出“物哀”的氛围。

伊西·伍德《篝火》,丝绒布面油画,180.5 x 290 x 5 cm,2020

在黄勖夫看来,一件作品之所以打动人一方面是美的体验和感受,再有就是它与众不同的地方。“看一眼就知道是他,不管画在衣服上还是画在哪里,这是很重要的。”黄勖夫说。

伊西·伍德作品,x美术馆收藏

他希望任何人来到X美术馆都会有惊喜的发现,而不是去追逐所谓的IP展览。"未来X美术馆会持续介绍年轻艺术家,不管是中国还是国外。我们会形成自己的评判系统,在艺术家的上升期为他做一场美术馆级别的展览。希望这些艺术家会觉得X美术馆的展览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也希望通过这些艺术家建立更大的话语权。"这也是黄勖夫和X美术馆一直笃定和在践行的理念。

 

来源:艺术商业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