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除暴》导演刘浩良:吴彦祖和王千源正反派都能演,非常符合“双雄”要求

2020年11月21日 11:36
“我宁愿牺牲一点观众情绪,也要再保留一点真实感。”

警匪动作片是香港电影当下这个时代最为响亮的名片之一,夸张的爆炸、紧张的氛围、快节奏的镜头剪辑加上愤恨到极致的脸部特写,让这一类型电影在中国内地电影市场始终保持着对观众的吸引力。但如果让一名香港警匪片导演,来拍摄一部完全讲述上世纪九十年代发生在中国内地的警匪片,会有怎样的效果?

11月20日上映的《除暴》正是这样一部作品。导演刘浩良,上一部执导的长片还是2015年的《冲锋车》,同时兼具了港式警匪片的形式和黑色幽默、类型解构、影迷情怀等个人表达。

影片主演王千源、吴彦祖,分别饰演警察刑警队队长和悍匪团伙头目,双方从1989年开始对抗,直至1994年警察终于将不断进行犯罪的团伙抓获。两位主演是影片的重要灵魂,刘浩良挑选他们分别扮演警匪,就是因为他们在此前都在其他作品里有过截然相反的表演经历,王千源饰演过匪徒,吴彦祖也饰演过警察,“懂警察的贼是最厉害的贼,懂贼的警察是最厉害的警察,所以我想找既能演警察又能演贼的两个演员。他们正派和反派都能演,非常符合‘双雄’的要求。”

吴彦祖饰演的张隼是匪徒中的头目

最终他们两人半裸着在浴室的对决,是刘浩良特意为他们所设计的“擂台”。由于浴巾和澡堂的限制,动作设计上既需要拳拳到肉,又不能使用踢和摔的技巧,在视觉呈现上,他也让摄影师尽可能地让两人在画面里以“对等”的形式出现。在动作和视效上,这场戏也下足了功夫,“这场戏对动作指导很难,而且两个角色需要懂一点格斗的东西,但不能打出太多招式。其实所有的背景墙都是类似石膏板木板这样的东西,还要再软一些,算是有一层保护,特效就要把整个背景全都换到看不出来。浴巾真的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容易掉,(拍摄时)他们打起来真的没有掉。”

《除暴》虽然只是刘浩良的第二部作品,但已经能明显看出他对类型片的强大掌控能力。表面上刘浩良还算“新人”导演,其实他早就以编剧的身份,深度参与了《枪王之王》、《三人行》、《见龙卸甲》、《明日战记》等多部优秀导演的作品,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尔冬升、庄文强、游乃海,影响我的主要是他们工作和创作的态度。导演技巧方面,我学的最多的可能是李仁港。”

王千源饰演的钟诚是一名刑警队长,从外地调来第一天就遇到张隼犯案

真实,是刘浩良在接到《除暴》这个项目时,监制韩三平给他提出的最重要的要求。为了保证真实,他在片中进行了不少视听语言方面的尝试,力求寻得一个此前没有先例的平衡。对他来说,并不希望简单的用内地电影或者香港电影对作品进行区分,“我都没有特别去分什么港产片或者内地电影,我的目标就是做出好看的电影。”

导演刘浩良

界面文娱对话刘浩良:

保证质感真实

界面文娱:《除暴》的故事是有一定的真实原型的,为什么你会选择拍这个故事?

刘浩良:一开始是韩三平监制来问我,要不要做一个题目:内地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警匪片。我花了一个月看能找到的资料,(看了)纪录片、淘来的旧书。我第一个梗概不是写的这个,是写一个在北方的故事,一个坏人一直在抢枪,还杀警察抢钱,然后一位研究弹道的老刑警去抓他。两个很爱枪的人,一正一邪。写出来三爷(韩三平)就说再找一找。那时候,我就看到有个故事,是一帮兄弟组成团伙去抢劫,你看过《冲锋车》就知道,不就是我最爱的类型吗?所以就拍了现在这个。

界面文娱:片中吴彦祖和王千源饰演的角色是很明显的港片的“双雄”设定,你怎么让这种典型的港片元素,在内地警匪片里变得不会违和?

刘浩良:其实是很整体的。韩三平监制最早跟我提了一个重点,他认为这件事难的就是怎么样让观众能相信,这句话太重要了。如果没有他这句话,我们很容易变成香港警匪片了。因为摄影师是跟林超贤和陈木胜的,动作指导是跟钱嘉乐的,很容易变成港产警匪片。

国产犯罪片可能不那么紧张,港产警匪片就太夸张了,中间那个是什么?那就是整个戏我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比如面罩,如果真实,他们肯定套丝袜去抢劫,但你想吴彦祖套丝袜能看吗?又不是综艺节目。最夸张的是好莱坞,他们带历任美国总统的头像去抢劫,好看但夸张。中间版本是什么?中间的是有型的同时,你觉得有可能发生。不仅是面罩,整个故事所有的点都要这样考虑,所以我整个电影都是在考虑用中间版本的原理应该是怎样。没有先例可以借鉴,所以我也是在实验,希望这次成功。

悍匪带面罩进行抢劫

界面文娱:你会担心取中间的感觉,出来的效果会比较平吗?

刘浩良:我知道会有这样的危险,因为这是一个选择。比如片中的武江枪战,整个戏我一直跟摄影师找一个跟人物和事件最准确的距离。我的要求是,要感觉那个事在你身边发生,同时你能好好地观察它。找到这个距离的时候,我觉得这就是可以介于真实跟类型片中间的东西。会有什么问题呢?就是没什么特写。其实警察死的时候一个特写推进去,加个慢镜头,再来个哭,肯定有感觉,但那太煽情了,港产警匪片才这样,我不能。

我知道自己在冒一个很大的险。如果我用这个方法,观众情绪起伏会很大,但也会觉得假。我知道会面对风险,但有机会为什么不试一下?我如果用那个方法变成港产警匪片,观众不相信,就浪费了这个题材。我后来发现,现在的小孩子真的不知道我们国家曾经有那样一个年代,今天的平安不是理所当然的。不止是内地,香港也是。很多人会问,我是香港导演会不会对那个年代不理解?其实真的没有,香港也有贼王,那时新闻常播哪个金店、银行被抢,警匪开了多少枪,是后来慢慢没有的。我拍的时候没有感觉到,慢慢才发现这个很有意思。所以我宁愿牺牲一点观众情绪,也要再保留一点真实感。平衡有做到吗?我也不知道,等上映(观众评价)吧。

界面文娱:故事从1989年代到1994年,这个时间跨度,除了真实原型本身之外,架设这样的结构还有怎样的原因?

刘浩良:也有商业和预算的考虑(笑)。为什么需要几年时间,主要是表达警察的那个情怀,死咬坏人不放,主要是因为这个。说不定是可以半年内破案,但如果半年解决就没有那种感觉了。其中我还参考了日本一个做字典的故事《编舟记》,看完我很感动,因为最后一段是一起花10年时间把字典做好,之后他们就说,准备修订吧,这让我很感动。为了这个感觉,电影里最后钟诚在黑板上擦掉老鹰时有点唏嘘,但马上抬头写另外一个案件。警察就是这样,跟我们写剧本似的,写完截稿后开心5秒,就开启第二个项目。而没有这个时间跨度,这个情怀好像是不成立的。

钟诚用了5年时间终于抓捕张隼

“双雄”碰撞,浴巾真的不会掉

界面文娱:吴彦祖和王千源是这个故事的核心,你是如何选中他们来饰演警和匪的?

刘浩良:写完剧本我给游乃海看,他第一反应就是匪徒要很帅,我想我认识的最帅的人就是吴彦祖了(笑)。然后我想,警匪片,懂警察的贼是最厉害的贼,懂贼的警察是最厉害的警察,所以我想找既能演警察又能演贼的两个演员。拍的时候已经有观众会问为什么不反过来?这个效果就对了。他们两个人绝对可以(反过来)。当年拍《枪王之王》,也投票到底古天乐和吴彦祖谁演谁。这样的组合才有趣,他们正派和反派都能演,非常符合“双雄”的要求。

界面文娱:为什么在影片最后高潮让他们在澡堂里肉搏?感觉“画风一变”。

刘浩良:我一直讲平衡和真实,如果王千源穿着衣服进去把吴彦祖抓了,没有观众会满足。这个平衡怎么做?观众肯定是期待他们有一场打戏。为什么是现在这样?我写第一稿就觉得他们两人要上一次擂台,但肯定不现实,就要找有擂台感觉的地方,加上那个年代,我就想到了澡堂,那种画面跟拍拳击是一样的。

让他们两脱下衣服,艺术上的想法是让他们放下自己的过去,面对人生最大的对手,我觉得是很浪漫的。当然也有商业上的考虑,连我都想看(他们对打)。还有一个点,澡堂里有一个设计,我现在不肯定是对还是不对,我跟摄影师要求,拍的时候要一直找到他们两个人的平衡,让两人占画面比例一样的,势均力敌。现在觉得完成度挺好,而且看评论大家也都能感受到疼的感觉。我不太确定用这个视觉的方式行不行,因为我觉得他们要一直分不了高下,到最后才有王千源的一个特写,在这个画面里赢了。整体很难,对动作指导的要求是既真实又要疼,但又有一个限制,(下半身包着)浴巾。

澡堂对决警察胜出

界面文娱:很多人在问为什么浴巾不会掉。

刘浩良:为什么不会掉,因为动作设计已经考虑到了,没有用腿也没有摔,只能是上半身在打。浴巾真的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容易掉,(拍摄时)他们打起来真的没有掉,因为已经卷进来了。真掉了也不行(笑)。

这场戏对动作指导很难,而且两个角色需要懂一点格斗的东西,但不能打出太多招式,太多(招式)就变成《叶问》了。他们弄了很多版本给我,每个版本要跟演员沟通能打多少出来。吴彦祖真的是动作演员,什么都能打。王千源也很厉害,戏好到什么程度?他连动作也能演出来。还有人说打太短了,其实不能太长,大家可能没有打架的经验,打两分钟很累的,打不下去,中间他们也停了一下找武器了,是合理的。

界面文娱:确实能感觉到很疼,浴室的场景也被充分利用起来了。片中应该也运用了很多视效方面的技术去加强这种感受吧?

刘浩良:这部片子的特效比你们想象得多得多,很多人看不出来就对了,因为我对特效的要求就是让观众看不出来。澡堂这场戏,他们身上不能有保护,其实所有的背景墙都是类似石膏板木板这样的东西,还要再软一些,算是有一层保护,特效就要把整个背景全都换到看不出来,地面也是假的,因为他们光着脚会很滑。吴彦祖片中被咬的耳朵也都是特效做出来的,不是化妆的。整个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街道背景也都是要改的,远处的车都是特效,最可怕的是每次都会发现远处的牌子不应该是那样,特效量非常大。

警与匪之间,注定会以镜像的形式出现

不论港片还是内地片,好看才是硬道理

界面文娱:《除暴》是你执导的第二部长片,呈现出的整体感觉跟2015年执导的第一部长片《冲锋车》完全不同,中间你的创作经历了什么?

刘浩良:《冲锋车》之后当了《三人行》的编剧,又在《明日战记》里写了一年,拍了些短片和电视剧,本来写了两个剧本打算自己拍,但哪个故事能诞生是讲缘分的。我其实对没做过的事情很兴奋,你说《除暴》跟《冲锋车》完全不一样,那就很好。其实我在《除暴》里也放了点自己的东西在里面,比如影迷情节的,《喋血双雄》出现了好几次。粤语版可能会更多一点我以前的戏的感觉。没办法,我写粤语对白肯定比写普通话强(笑),我自己看粤语版就觉得挺有趣的。

播放《喋血双雄》的录像厅也是警匪行动轨迹交织的关键地点

界面文娱:我们印象中你的成长路径主要都是在香港本土的,来拍这样一个内地语境的警匪故事,会不会觉得有点“水土不服”?

刘浩良:真是一个天大的误会,我只是普通话说的不好(笑)。2007年我就来写《见龙卸甲》,然后《画皮》、《大魔术师》,2011年我就住在北京了。项目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因为我在香港和北京来回跑,我都没有特别去分什么港产片或者内地电影,我的目标就是做出好看的电影。

坦白讲,我的经验大部分来自于香港导演,我也很幸运,有幸合作有很多很好的前辈,比如尔冬升、庄文强、游乃海。讲出来可能有些肉麻,影响我的主要是他们工作和创作的态度。导演技巧方面,我学的最多的可能是李仁港,他的影像跟美术的要求非常高。

我很喜欢写剧本,而且能学到很多。比如《三人行》跟杜琪峰合作,他的现场太好看了,他把剧本变化成为画面(的经历)太精彩了,学不来的。《明日战记》里我就学特效,在现场学到很多经验非常有用。

城市街道和群演都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感觉

界面文娱:《除暴》中的美术对上世纪九十年代还原度很高,你们是参考了重庆当地的风格嘛?

刘浩良:主要是找到南方的感觉。原因之一是吴彦祖,必须要让大家同意他的普通话是这样的。大家肯定觉得是南方的感觉。不只是他,也要让东北的演员普通话比较标准,不能很东北口音。王千源的角色钟诚有一个设定,开场时从另一个地方来的,也是让大家认为这是南方城市。

美术态度方面,我很早就跟剧组所有人讲,把它当成古装片,很有用。我们都没在那个年代生活过,为什么我们都能拍古装片?就是所有画面里出现的东西都要收集资料和考证,所以我一直把它当古装片处理。

界面文娱:从2015年的《冲锋车》到2020年的《除暴》,你还准备了哪些故事希望自己执导?

刘浩良:每个故事能不能诞生成电影真的是讲缘分。《冲锋车》之后我还写了两个剧本,一个是奇幻推理《舌尖上的神探》,之前已经看过景了,但各种原因(还在推进中),另一个是在天下一的《如来神掌》,是科幻动作片。我感兴趣的东西很多,但哪一个能诞生成电影,很多机缘巧合。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