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王书金连环杀人案重审背后:一份DNA鉴定等了15年

2020年11月20日 16:57
多方信息显示,这一份关键的DNA鉴定,使得王书金案得以重审。而这份鉴定报告,受害者家属王哲峰等待了15年。

王哲峰展示亡妻张某芬的DNA鉴定结果。摄影:赵孟

记者 | 赵孟

编辑 | 曹林华

快30年了,王哲峰还时常做同一个梦:妻子张某芬不停对他说“我走不动,走不动”,他想去拉一把,但拽不动她。王哲峰被惊醒,他心结未了。杀害妻子的凶手没有伏法,妻子的一截腿骨也没有拿回来。

1993年11月,河北省广平县25岁的张某芬在被强奸后杀害,丈夫王哲峰一度以为她被拐卖,苦寻12年。直到2005年,同村的王书金被抓获,交代的6起强奸、杀人案中,就包括张某芬案和后来备受关注的涉聂树斌“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

当时,警方取走张某芬遗骸的一截腿骨做DNA鉴定。但迟迟未出鉴定结果,腿骨也未归还家属。这直接导致一审判决中,法院对张某芬被害一案未认定为王书金所为。

27年来,王哲峰的生活被截成两段——前12年在日渐渺茫的希望中苦寻妻子,后15年则在对司法机关的追问中等待凶手伏法、并要求拿回妻子的腿骨,以让她保留全尸,早日瞑目。

在王哲峰奔波在各级司法机关和信访部门间的15年里,这个大家庭正被他拖入困境。儿女早早辍学打工、母亲眼睛哭瞎抑郁而终、大嫂含恨离世。

2020年5月,王哲峰从河北省邯郸市公安局获知DNA鉴定结果,显示死者正是妻子张某芬。2020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裁定认定,王书金涉嫌杀害南寺郎固村一女子的案件出现新证据,发回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界面新闻记者查阅卷宗并综合多方信息确认,最高法复核裁定中提及的张某乙,正是王哲峰的妻子张某芬,且复核裁定中所说的“新证据”,是张某芬的DNA鉴定结果。而这份鉴定报告,王哲峰等待了15年。

2020年11月20日,王书金涉嫌强奸、杀人案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开庭。一些法律界人士认为,虽然王书金“必死无疑”,但查明张某芬之死是否为王书金所为,事关真相、正义。

离奇失踪

1993年,河北邯郸的冬天特别冷,一场大雪把田地里的白菜全部覆盖。农历十月十五,广平县十里铺乡(现十里铺镇)南寺郎固村村民王哲峰和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去邻村丈母娘家收白菜。当天晚上回来时,王哲峰带走了妻弟的一件大衣取暖。

按照原计划,王哲峰一家四口准备明天上午10点多去丈母娘家还衣服。但1岁多的小女儿睡着了,妻子张某芬让他在家照看孩子,自己带着大儿子去给弟弟送衣服。从他家到丈母娘家4公里左右,当时村子还没有大马路,沿着田埂上曲曲折折的小路,需要四五十分钟。

张某芬出门不多久又回来了,说积雪融化,路上湿滑,将大儿子留在家里。之后,张某芬带着大衣出门。“你把孩子看好,我把衣服还了。”这是妻子留给王哲峰最后的话。张某芬出院门左拐朝东走去。王哲峰还记得妻子的背影,她穿一双胶鞋,上衣是枣红色的褂子,大衣抱在怀里。

傍晚5点多,王哲峰见妻子还没回来,有些心急。以往去亲戚家串门,妻子通常都是当天回来,如果要在亲戚家过夜,也会提前告诉他。他心里不安,让母亲照看好孩子,决定到丈母娘家去看看。

快到丈母娘家的村口时,王哲峰想到妻子的奶奶前几天生病打吊针,心想妻子可能在照顾奶奶。他走得急,没带礼物,不好意思空手去奶奶家,于是就在村口站着等妻子。大约等了一个多小时,他仍未见妻子,便独自回家。

“我以为她在娘家照顾奶奶就不回来了,那时没有电话,也没多想。”王哲峰说。但第二天仍不见妻子,他又赶到丈母娘家,一问才知道,妻子前一天根本没有回来娘家。王哲峰意识到出事了,便发动所有的亲戚四处寻找。

张某芬遇害的大致区域。 摄影:赵孟

王哲峰相信妻子不会抛弃他和孩子离家出走。他们两家分属两个相邻的村子,妻子张某芬的姑姑正好在王哲峰家附近。十几岁时,张某芬到姑姑家玩,王哲峰就觉得这个姑娘不错,“她性格好,说话很温和。”后来,经姑姑做媒,两人确定恋爱关系。一年后,他们结婚。

妻子出事前,王哲峰在当地化肥厂上班,每个月的100多元工资,在当时是一份令人羡慕的薪水。妻子为他生下一儿一女,夫妻关系和睦,结婚4年没有吵过一次架。家里还有几亩地,日子过得平静而幸福。

王哲峰当时怀疑妻子可能“被人强行卖到偏僻的地方”。当时,社会上经常流传某位女子被“人贩子”用车掳走的消息。“小面包车很多,几个男的很容易就把一个女的强行带上车。”基于这种怀疑,王哲峰开始长达12年的寻妻之路。

王哲峰已经没法工作,他人生唯一的目的就是找到张某芬。“她是我的人,给我生了两个娃,一定要找到她。”时隔27年,王哲峰说到妻子时仍会露出笑容,但转瞬即逝。他说,寻找妻子的理由和决心从未变过。

寻妻12年

一开始,邻居们义务帮忙寻找,后来寻找的时间太长,王哲峰觉得过意不去,给帮忙寻找的邻居每天2.5元钱,“够吃一天饭。”大概过了一个多月,邻居们觉得希望渺茫,逐渐放弃寻找,只有王哲峰和几个亲人一直坚持。

在本村搜寻几天无果后,王哲峰报案,但当时侦查技术手段落后,公安机关能够提供的帮助有限。他们逐渐将搜索半径扩大到十里铺乡,再扩展到广平县,进而在整个邯郸市寻找。

有人告诉王哲峰,如果被“人贩子”强行拐走,肯定不会卖到附近的地方,于是他将搜索范围扩大到全国,只要有从外地打工回来的人,或者有人外出打工,他都会拜托对方留意打工地是否有从广平县嫁过去的女子,不放过蛛丝马迹。

张某芬离开这里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摄影:赵孟

1993年底,王哲峰听说石家庄某地有一名广平县嫁过去的女子,对方描述这名女子很像张某芬。王哲峰赶紧凑钱赶到石家庄,他以这名女子可能被拐卖为由,要求公安机关协助。石家庄警方凌晨四点进入此户人家,但遗憾的是,这名女子虽然来自广平,但不是张某芬。

“大海捞针,还是不要找了吧。”王哲峰记得当时一位民警对他说的话,但这种规劝对他毫无意义。

丈母娘家和附近邻居也施加某种压力,让王哲峰继续寻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王哲峰记得妻子娘家人的话。妻子失踪后,母亲哭瞎了眼睛,丈母娘一病不起,邻居们议论纷纷,他觉得自己只有不停地寻找,才能对抗这些压力和流言。

有一年冬天,王哲峰听说乌鲁木齐有一名疑似从河北广平嫁过去的女子。那时没有手机,不能拍照,仅凭着这一丝线索,王哲峰坐了3天火车,从邯郸赶到乌鲁木齐。但希望再次落空。

乌鲁木齐的冬天,气温降到零下三十多度,王哲峰没有钱住旅馆,在街上漫无目的游荡,希望找到一个桥洞或者车站避寒。这也是他12年寻妻的日常,他从未住过一次酒店。车站、桥洞、以及后来的网吧,是他最习惯的临时居所。

王哲峰失去稳定的工作,家里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寻妻的开支逐渐将这个家庭拖入绝境。

寻妻路上,他的午餐和晚餐基本上是:一块钱买四个馒头,配着随身揣着的大蒜吃。他记不清去了多少地方,唯独对馒头的价格敏感,“原来每个地方都是一元钱四个,后来涨到5毛钱一个,一元钱可以买三个。”

现在每次外出,王哲峰仍然随身带一包大蒜,如果没有遇到亲戚或朋友,馒头就蒜仍是他的一日三餐。

腿骨

12年寻妻,王哲峰已近不惑之年。儿子15岁,女儿13岁,已经到了懂事的年纪,但王哲峰仍然无法告诉他们母亲去了哪里,这也成了家里最大的禁忌。寻妻让王哲峰欠了数万元债务,孩子都未读完初中便辍学。

比起时间和金钱,更让王哲峰心碎的是,妻子仍然不知所踪。

2005年初,王哲峰跟着侄子到太原打工,他想一边赚钱还债,一边继续寻找妻子。当年1月 ,他突然接到大哥王哲文的电话,获知妻子已经找到,但是“被害了”,凶手是同村的王书金。

王哲峰挂掉电话就往家赶。次日赶到家时,妻子已经入殓,但棺盖尚未盖上。再见结发之妻,棺材中只有一具白骨,已无法辨别模样。但黄大衣的纽扣还在,腐化得起了白斑,妻子脚上的胶鞋摆在一旁,已腐烂成碎片。王哲峰伏着棺材,泣不成声。

王哲峰还注意到,妻子的一块腿骨不见了。大哥王哲文告诉他,为了做鉴定,公安机关取走此段腿骨,以便进一步确认死者即是张某芬。王哲峰并没有多想,他以为公安机关很快就会做出鉴定结果,能给妻子保留一个全尸,“毕竟当时王书金已经招供。”

2005年1月18日, 河南省荥阳警方在当地抓获逃犯王书金,其供述曾在河北广平、石家庄犯下多起强奸、杀人案。该案随后被移交到广平县公安局办理。办理此案的广平县公安局时任副局长郑成月告诉界面新闻,王书金当时交代其所犯案件有6起,其中就包括张某芬被杀案和后来备受关注的涉聂树斌案的一起案件。

根据王书金的供述,他曾于1994年在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里奸杀一名女子。郑成月进一步调查后发现,王书金供述所杀的这名女子,“凶手”聂树斌早已在十年前就被执行死刑。郑成月觉得事关重大,且已感受到来自各方的阻力,便将这一消息透露给媒体。聂树斌案因“一案两凶”掀起舆论风暴。

据郑成月回忆,2005年3月,聂树斌案被媒体曝光后不久,河北省政法委召集石家庄公安、法院和广平县公安三家汇报情况。郑成月代表广平县公安局参与了汇报工作。

郑成月告诉界面新闻,他最后将自己调查掌握的情况汇报给调查组后,“会场上就只剩下了呼吸。”河北省政法委负责人当场拍板,要对聂树斌案重新调查。

在此期间,广平县公安局对张某芬被害一案的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郑成月说,他们取走遗骸的腿骨后,送到公安部做线粒体DNA鉴定,后来公安部反馈消息,“鉴定不出来,”并建议他们联系技术更先进的沈阳刑警学院做鉴定。

界面新闻记者看到的材料显示,这份由公安部做出的《物证检验报告》出具的时间2005年6月28日,检材为“骨一根,周姚梅(张某芬的母亲)的血样一份”,鉴定结果为“无法与其他样品进行比对”。

郑成月说,正当他们准备联系沈阳刑警学院再次鉴定时,收到上级通知,王书金案将移交到河北省公安厅,所有案卷材料和嫌犯王书金被河北省公安厅带走。此后,郑成月不再负责王书金案。对张某芬的DNA鉴定,也因与聂树斌案纠缠在一起而被搁置。

王哲峰明白,妻子再也找不回来了,他的诉求仅有两个,一是希望早日将凶手绳之以法;另外,按照当时风俗习惯,他一直想为妻子保留全尸,希望广平县公安局尽早归还妻子的腿骨。

土丘即张某芬的墓地。摄影:赵孟

法律并没有规定用于司法鉴定的检材在使用完后是否应该归还家属,但一些法律人士认为,出于风俗人情和安抚家属的需求,可在保留足够的样本后归还家属。王哲峰说,他多次到邯郸市公安局和广平县公安局询问何时能归还腿骨,但对方以“还没做鉴定”为由表示无法归还。

在此期间,有关聂树斌案的真凶究竟是谁的议论依然汹涌。

等待凶手伏法

2006年3月9日,邯郸市人民检察院对王书金提起公诉,起诉王书金供述的6起案件中的4起,张某芬被强奸、杀害案被写入起诉书。但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发生的涉聂树斌一案,与王书金供述的1994年在广平县强奸一名妇女未被起诉。

关于张某芬被害一案,邯郸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载明:1993年11月29日上午,被告人王书金携带铁锹、箩筐到本村东地干活,行至本村至泊头村之间的王封干渠桥的北侧,遇途经此处的本村妇女张某芬(时年25岁),王顿生歹意,将张拦住,挟持至十里铺乡同小寨村东南地一变压器房南侧,威逼张脱下裤子,将张某芬强奸。后王书金唯恐罪行败露,用手猛掐张某芬的颈部,将张的腰带抽出,勒住张的脖子,将张某芬杀死,后持铁锹将张的尸体掩埋。

2007年3月12日,邯郸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王书金强奸并杀害被害人刘某某、张某甲、强奸被害人贾某某后杀害未遂三起,而实施强奸、杀害被害人张某芬一案未被认定为王书金所为。最后,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王书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强奸罪判处王书金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决定对王书金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院不予认定张某芬被害是王书金所为的主要依据是:公安部物证检验未检测出所挖尸骨的DNA序列,缺乏认定尸骨身份的客观证据;尸体检验报告亦未能确定所挖尸骨的身长、性别、死亡及掩埋时间。

王哲峰告诉界面新闻,他并不知道王书金开庭一事,也没有人向他送达起诉文书并告知有权委托律师代理民事赔偿。但他知道王书金一直没有被执行死刑,亡妻腿骨也没有拿回,这两件事让他一直耿耿于怀,觉得对不起妻子。

王哲峰回忆说,有一天夜里,亡妻突然出现在他的梦里,不停地对他说,“我走不动,走不动”,他问妻子怎么回事,张某芬告诉他,“我的一条腿没有了。”他想去拉她,可是拽不动。王哲峰醒来,决定向公安机关拿回妻子的这截遗骨。

王哲峰说,他到广平县反映情况无果后,便到邯郸市和河北省有关部门继续反映情况。几年无果后,他又到北京继续递交材料,但没有下文。

郑成月讲述当年侦办王书金案的经过。摄影:赵孟

一审宣判后,王书金不服,决定上诉。主要理由是,王书金认为被自己所杀的聂树斌案中的死者,未被司法机关认定。2013年 9月27日,河北省高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随后,该案报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死刑复核。

此时,舆论的关注焦点仍在聂树斌案上。虽然王书金没有最终认定为聂树斌案中死者的凶手,但聂树斌案最终还是被纠正。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王哲峰依然奔波在为亡妻讨回公道的路上。20多年过去,村里的小路变成宽阔的公路,原来邻居的平房有些已经改建别墅、邻居的一些孩子读了大学……社会在不停向前发展,但王哲峰的生活除了不断滚雪球的债务,再无变化。家里的几间平房成了危房,两个孩子早早辍学在外打工。

今年初,母亲在遗憾中过世。妻子出事后,母亲一度悲痛落泪,以至眼睛接近失明。几年前,王哲峰的大嫂带着遗憾病逝。由于长辈健在,她们的墓地不能立碑,也无法安葬进祖坟。

真凶,真相

2019年,王哲峰通过郑成月的介绍,委托一位当地律师帮忙申请对妻子的腿骨重新做DNA鉴定,以便确认该案是否由王书金所为。“当年虽然没有鉴定出来,但并没有穷尽所有鉴定渠道,而且时间过去了十几年,当年没有鉴定出来,不等于现在不能鉴定出来。”这位律师说。

一位法医告诉界面新闻,对线粒体DNA技术的研究已经有数十年,将其用于做同一认定(确定受审查的嫌疑客体(人或物)同犯罪事件有关)也已有许多年。如果相关当事人对案件物证提出鉴定诉求,司法机关没有拒绝的理由。

最近两年,王哲峰外出的机会更多了。如果不去石家庄和邯郸,他就频繁找广平县公安局和其他相关部门。有一段时间,他几乎每周都要去一次公安局。他相信郑成月的分析,“即便下面没有权力做,他也可以把我的诉求往上反映。”

有一次,一位基层单位的工作人员提醒他别往北京跑:“你就是告到天上去,到时候还是我们下面来处理。”王哲峰既气愤又无奈。他意识到,因未对妻子肱骨重新做DNA鉴定,导致该起案件没有被认定为王书金所为。这也意味着,妻子被害在法律意义上真凶依然没有查明。王哲峰认为这对妻子不公平。

界面新闻记者看到的司法材料显示,2020年1月16日,广平县公安局两位民警将存放在该局物证存放室的涉案肱骨、肋骨检材送到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做提取检材内DNA检验。同日,广平县公安局法医对王哲峰及其儿子王林(化名)的血样进行提取。2020年1月18日,该局法医和技术员又对张某芬母亲周姚梅的血样进行提取,并将上述血样送邯郸市物证鉴定所做DNA数据提取鉴定。

2020年4月10日,广平县公安局收到公安部邮寄的检验报告,并于当日送邯郸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4月12日,邯郸市公安局无证鉴定所出具鉴定书,鉴定意见为:送检肱骨是王林生物学母亲。

等了 15年的鉴定报告。摄影:赵孟

王哲峰说,2020年5月的一天,他又到广平县公安局询问鉴定进展,工作人员口头告诉他,“出结果了,是你妻子的。”王哲峰觉得,拿回那截腿骨的时间应该不远了。清明再去墓地看她,心里会少些愧疚。

大约又过了半年,最高人民法院裁定认为,邯郸市中院第一审判决和河北省高院第二审裁定不予认定被告人王书金涉嫌实施强奸、杀害被害人张某乙的犯罪事实出现了新证据,需要对该起犯罪进行重新审理和判决。11月20日,此案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开庭。

长达27年的寻妻与“追凶”后,王哲峰终于看到曙光。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