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今天工作你焦虑了吗?

2020年11月18日 10:00
统计数据显示,一半以上的90后不敢裸辞,他们在职场的焦虑感也越来越重。

图片来源:cfp

记者 | 周姝祺

2020年是一个特殊的时期。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伴随着新冠疫情的冲击,我国的国民生产总值首次出现了下降,城镇失业率从一月份的5.3%陡升至二月份的6.2%,较之去年同期,上升明显。

在严峻的就业形势下,90后承担的工作压力也越来越重。和讯网、90度地产联合看房狗公众号发起面向90后的调查《90后请回答:三十而立,你想怎样生活?》(以下简称“调查”),统计数据显示,一半以上的90后不敢裸辞,他们在职场的焦虑感也越来越重。

“工作干得很烦,感觉自己是‘工具人’”

年年今年从海外留学回来后,顺利地在一家知名在线教育机构找到了一份工作。虽然当时她应聘的全职工作是负责招生,但除此之外,她还要负责三个班40余名小学生的英语授课任务,这是她的专职工作。

“做教师去上课这个事情每个人都必须得去干,这是一个公司文化。”年年告诉界面职场,这个公司文化让她同时做了两份工作,但事实上也只拿了一份工资。

据年年透露,她的男朋友在互联网公司工作,每周六额外加班工资双倍,但是她同样每周末都要上课,工资却并没有多增长。

“这份工作其实很不划算。”她说。“除了我上课的课时费以外,我是没有别的收入的,但是我还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维护我和我家长的关系,然后去给他们批改作业,去备课。”

“维护家长关系”,这是让年年感到无比烦恼和下定决心想要辞职的原因。她曾经在晚上11点接到过家长的来电,因为学生对学校布置的英语作业不会做,家长也不会辅导。

“对学校老师家长不好意思打扰,所以他们就会问花了钱的老师这个题怎么做。”年年无奈地说。除此之外,她经常收到家长各类白嫖的要求,比如给孩子改英文稿、写英文文章等。

每天年年都会不断地收到家长的消息,每次看到消息的瞬间都很崩溃,但她不能不回,甚至需要立马的回复。公司会对家长关系的维护这一项进行评估,她此前就因没有及时地回复家长信息被家长投诉过。

这些不在她工作范围内的琐碎事在不断占据她为数不多空闲时间。“我朋友约我出去约了不知道多少次,我去了吗?我去不了。”年年非常苦恼,“你知道吗,我已经几个月没有见过我男朋友外的私人朋友了。”

这份不在意料之中的专职工作让她感觉只是个“工具人”。她没有得到想象中能力的提升,所做的工作并不是那么不可取代,并且她这个“工具人”还必须牢牢地扎在岗位上。

“我每天有固定的时间点,一定要赶到上课。”年年说,“有次早起我上吐下泻,还是要硬着头皮去。你不能请假,没有办法跟家长交代,所以就会很痛苦。”

年年这样的在90后群体不在少数。调查显示,领导想一出是一出和工资万年不变是90后职场人感到最焦虑的两个因素,此外,996加班不给工资和公司没前途也让他们对未来思考更迷茫。

90后感到焦虑的原因。数据来源:《90后请回答:三十而立,你想怎样生活?》

“人至中年,离自己的喜欢的东西越来越远”

孟千今年刚好三十整。自他从中国传媒大学导演系毕业后,就一直在一家公司拍广告宣传片,到今年已经快八年了。

每个月他有稳定的工资,公司也固定交五险一金,日子能过得很安逸,但他却觉得自己处在一个“温水煮青蛙”的环境里,离自己最初的职业目标越来越远。

“开始做的时候还会本着这种初心的态度,到后来重复的东西做多了,就变成了一直想着怎么多挣,怎么能少花。”孟千告诉界面职场,“当初自己喜欢的事情变成了仅仅变成了一种谋生工具。”

孟千是想要去拍自己喜欢的片子。他意识到对工作的厌烦是在去年,他发现整个行业从业者都变得特别浮躁,他有些逃避这样的环境,接的活也减少了一些。

此外,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也下滑了不少。因为经常参加一些酒局,作息的不健康让他的体重上涨到快190斤。

某天孟千洗澡时,小腿突然抽筋。“那个时间就觉得自己特别愚蠢,特别笨拙,和印象中的自己的样子越差越远,越来越变成一个油腻的或者是没有方向,随波逐流的一个中年男人形象。”

但每个月要还房贷和北京高昂的生活成本让孟千一直下不了辞职的决心,很多时候他都会下意识逃避去思考未来的路。这种停滞不前的状态持续到今年疫情的爆发。

受疫情影响,孟千所在的公司基本接不到太多的活,许多部门都要削减或者直接解散。他想,或许是时间做出转变了。

“辞职是把自己整个人敞开了”

今年年初,孟千在丈母娘家吃坏了肚子,正好也闹了常规性感冒,发烧、腹泻、乏力这些新冠肺炎的症状都能对上。他被这场误诊吓了一跳,却也敲响了警钟。

“我觉得既然是老天爷给我开了个玩笑,这一辈子就应该尽快做点有意思的东西,直面自己。”三月初,孟千义无反顾的裸辞了。

他在家呆了两个月。那段时间,孟千每天读书看报,看看电影,搜集资料,给媳妇做饭,偶尔出门逛逛北京周边没有去过的地方。虽然没有工作,但是他却没有了之前的忧虑感。

五月初,他接了一个纪录片项目,工作逐步回到正轨;紧接着,他又进了电影剧组拍戏,每天很忙碌也没有了固定收入,但他却十分享受这种工作状态。

“现在是幸福感大于这种忧虑感,之前是忧虑感大于幸福感,虽然没风没雨,但是觉得很憋屈,整个人像是被罩住了一样,现在就可能整个人都敞开了。”

孟千坦言,毕竟已经三十而立的年龄,接下来还是要考虑孩子、父母和家庭,担负起更多的家庭责任。

“我给自己留了一段空档期,它像倒计时一样在越来越少。”孟千说,“这段时间我想要尽可能去跑一跑、闯一闯,即使是这样漂泊,也有闯过一两年自己也不会后悔的日子。”

值得注意的是,调查显示,有勇气像孟千一样裸辞的90后并不多。50.85%的90后不会尝试裸辞。生活压力、就业形势、不想当啃老族等都是不能裸辞的原因。

90后选择裸辞的比例。数据来源:数据来源:《90后请回答:三十而立,你想怎样生活?》

年年也已经想好了明年四月辞职,她希望能够找到一份国企的工作,作息稳定也能有更多的自己的时间。

“男朋友在互联网加班每天晚上十点以后才能回来,我回来也要那个时间点,每天晚上都聊不了几句,第二天又各自去上班。这样的日子我不想再过了。”

(应采访者需求,年年、孟千均为化名。)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