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内上市公司背后的家族信托将何去何从?

2020年11月17日 15:58
上交所同意盛美科创板上市,或许会掀起我国私人经济领域企业布局股权架构的风潮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王昊

最近,盛美将成为A股第一个用家族信托作为持股顶层结构的上市公司,而就在几个月前,有着类似情况的凯赛生物则未能如愿达成这一目标。从未来回顾这一时期,注定是家族信托的里程碑。

01、“第一”总能引关注

自古以来,人们对于“第一”总是能够印象深刻。第一个大一统王朝的首领秦始皇,很多人对历史不怎么了解,往往也会知道这个历史人物。

第一个进行环球航行的英雄,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哥伦布,而对于第二个是谁很多人并不清楚。

世界第一高峰是什么,绝大多数人都知道是珠穆朗玛峰。

哪怕是第一个敢于吃西红柿并且留下记录的人,也获得了不少人的赞美,毕竟在吃之前,人们都以为西红柿是一种有毒的果子。

甚至于,第一个实行垄断的公司是什么,不少人也能回答上来,是美孚石油公司。

此外,不少比较注意财富传承的人,还会注意到一个第一:中国大陆地区第一个家族信托,是在2013年设立的。

最近,在上市公司中,又出现了一个“第一”。一家从纳斯达克分拆,然后登录科创板的公司,盛美。

2020年9月30日,上交所官网披露了科创板上市委2020年第82次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结果,同意盛美半导体设备(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在科创板首发上市。

它的第一主要体现在,一旦成功,将会是首单“实际控制人通过家族信托作为持股顶层结构”的IPO成功案例。

这种第一,具有着里程碑一样的意义,无论是在A股,还是在家族信托方面。

02、在美国、中国上市

盛美,全名是“盛美半导体设备(上海)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并且在2007年入住上海浦东新区张江高科技园区。这里是被称为“中国硅谷”的地方,是上海市政府重点引进的集成电路装备企业。

在国内集成电路湿法设备中,它是龙头企业,拥有许多知识产权,已经形成了清洗机(单片及槽式)、电镀机和先进封装湿法设备的产品线。

和华为有点类似的是,这种高新技术企业,往往会受到来自国际垄断格局的压力。于是,公司研发团队先后开发出多种全球领先的设备和技术。

2017年,这家科技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在全世界范围内,打破了15年没有美国之外的设备公司上市美股的局面。

2018年,这家企业在中国大陆半导体专用设备制造中位列第四名,而在国内半导体清洗设备领域,则位列第一名。另外,它还是首家赴美上市的中国半导体设备公司。

03、创始人的传奇

这家公司的创始人王晖,出生于贵州贵阳,1978年考入了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1984年进入人日本大阪大学,进修精密加工系,并一口气读完了硕士、博士。

1990年,他又来到美国,先是在辛辛那提大学电机系的纳米实验室施特克尔教授名下,做了一年多博士后研究。后来,又来到新泽西州一家半导体设备公司。1993年他加入了Quester Technology公司,从工艺工程师做到研发经理,期间还获得了6项美国专利。

1998年,对新技术和创新很敏感的王晖注意到,IBM宣布推出世界上第一个采用铜金属材料的微处理器,这是半导体制程工艺开始从铝互连接进入到铜互连时代。

于是,他投资了三万美元自己的家当,又从美国天使投资公司获得了7万美元资金,在美国成立圣美半导体设备公司,开始了自主创业。

创业之初,他就利用先进技术,让IBM都为之刮目相看,在两周内就得到了预付60%的定金。

04、回国发展

尽管如此,新成立的企业,依旧总是被资金不足所困扰。王晖后来表示,他甚至一度有了把公司卖掉的想法,后来看到上海在2005年推出的“科教兴市”战略,于是看到了希望,在2006年9月返回祖国,与上海创投公司合资,成立了盛美半导体设备(上海)。在他的带领下,公司做出了一项重要决策:“以退为进”。

具体地说,就是暂时把手中最先进的技术进行搁置,是为“退”,然后技术方向集中于“单片清洗设备”,也就是给芯片上只有纳米级宽度的导线“洗澡”,是为“进”。

这一进一退,让公司最终成功开发出两项技术,使我国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端12英寸半导体清洗设备首次销往海外市场。

先进的技术为依托,再加上2017年、2018年、2019年三个财年,盛美半导体分别实现营收为2.54亿元、5.50亿元、7.57亿元,让公司有着十足的底气。

2017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如今又在拆分之后即将上市科创板。在科创板上市的消息传出之后,公司就遭遇了美国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做空。

不过,做空报告发布之后,盛美在纳斯达克的股价却没什么变化,甚至一度上涨。

颇有意思的是,许多从美股撤回到A股上市的公司,往往会采用私有化退市的方式然后再二次上市。而盛美股份的做法则大不相同,这家美股上市公司并未退市,而是直接实现了“A+N”上市。

由于中美两国基本上是这边白天那边就是黑夜,因此国内投资者就可以白天在科创板交易,晚上在纳斯达克继续炒这家的股票。

05、在家族信托领域的影响

和公司在科技与金融等方面取得的成就相比,其在家族信托领域产生的影响同样不遑多让。

可以说,盛美股份在科创板IPO成功过会,说明我国的发审机构,已经对家族信托在一定程度上有了新的认知。这是一种里程碑式的变化。

根据盛美股份的招股书所显示,美国ACMR是其控股股东、HUI WANG(王晖)是盛美股份之实际控制人。HUI WANG(王晖)及其配偶JING CHEN、儿子BRIAN WANG、女儿SOPHIA WANG等家族成员,是通过家族信托、控股公司实现对盛美股份实现控股及实际控制的。

王晖和他的家人们,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都是美国国籍身份,属于美国的税务居民。

为了在美国避开一系列法律限制及税务负担,王晖和家人通过两个家族信托——David HuiWang & Jing Chen Family Living Trust(生存信托)及David HuiWang & Jing Chen Irrevocable Trust(不可撤销信托)持有控股公司美国ACMR部分股权。

此外,他们还分别持有美国ACMR部分股权,如此一来,他们就通过控股公司美国ACMR公司,间接控制了盛美股份。这是A股市场上实际控制人信托持股上市企业的第一股。

能够出现这种结果,很可能一定程度上让证监会认为家族信托持有的上市公司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到底是谁不再变幻莫测,而是能够让他们理解和看清楚。

而这种清楚,究竟是因为证监会对信托加深了理解和认识,还是因为这个信托本身足够简单,目前还不得而知。

无论如何,这一次的成功,或许预示着今后将会有更多公司,通过家族信托持股方式实现IPO上市。而在此之前,发审机构对待家族信托和IPO上市公司的看法并不是这样。

06、另一家公司的失败

就在前不久,2020年7月10日拿到上市批文的上海凯赛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也曾经尝试过用相同的架构来持有公司,然后上市。

凯赛生物最初申报科创板上市的时候,其股权架构是这样的:刘修才夫妇委托设立了GLH信托,通过该信托持有GLH Holdings的51%股权;他们的儿子委托设立了DCZ信托,通过该信托持有GLH Holdings的49%股权。在GLH Holdings下面被它所百分百控制的,分别是Medy有限责任公司和Medy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又控制着CIB,最终通过CIB控制凯赛生物。

由于在申报上市之前的2019年9月,Medy Limited将其所持有的全部CIB股权转让给Medy LLC,所以最终让后者称为了CIB唯一股东。

根据招股书上所说,凯赛生物认为,刘修才一人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对此,上交所提出问询异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二)》第5条认为,实际控制人的配偶、直系亲属,如其持有公司股份达到5%以上的,除非有相反证据,原则上应当认定为共同实际控制人。

据此,既然刘修才夫妇和儿子一家三口都间接持有凯赛生物5%以上股份,那么为何只有刘修才一人为实际控制人?

对此,凯赛生物方面的律师《补充法律意见书(一)》(2020年3月23日)中认为,公司是刘修才创立,并且一直都是企业核心,他的妻子从未参与过公司经营,儿子一直在美国,并且如今一家三口签订了《一致行动协议》,所以刘修才是公司实际控制人。

然而,这种结论更多是侧重于事实层面的归纳,但是缺少法律的支持,并且与监管口径相悖。

所以最终凯赛生物决定从严认定,补充认定刘修才夫妇以及他们的儿子这一家三口为凯赛生物的实际控制人。

接下来,上交所发出第二轮审核问询函。大致意思是,虽然你“从严”认定了刘修才一家三口是共同实际控制人,但是其中的内在逻辑还是没能讲明白,尤其是信托持股架构中,刘修才一家究竟是如何实现控制的?

从股权架构上来看,这一家三口是通过信托持有下层公司,夫妻和儿子也在上市之前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问题是:信托以及下层公司究竟是如何才能与XIUCAI LIU(刘修才)保持一致行动?如何确保实际控制人的控制力?信托的条款、信托管辖地法律对于信托决策权又是如何规定的,其与一家三口签署的《一致行动协议》是否存在矛盾之处?

这种谨慎细致的问询,给凯赛生物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如果要想说服上交所,恐怕只能牺牲家族信托的私密功能,把家族信托核心条款的细节进行展示。

不仅如此,科创板上市需要公司赶风口,不能错过重要时间节点,发行人是否有信心且有时间说服监管,这也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最终,凯赛生物律师在第二次回复中披露了一个重大变化:X IUCAI LIU(刘修才)夫妇以及儿子CHARLIE CHI LIU已在2020年4月9日将家族信托所间接掌控底层资产(即CIB的100%的股权)无偿转让至一家三口名下,其中 XIUCAI LIU(刘修才)受让50.5%股权,其配偶XIAOWEN MA受让0.5%股权, 儿子CHARLIE CHI LIU受让49%股权。

也就是说,他们精准阉割掉了顶层设计中的家族信托,由一家三口直接持有发行人大股东CIB的股权,并由一家三口在股权架构变更后再签署《一致行动协议之补充协议》。

凯赛失败了,而盛美成功了。

这一次,或许会掀起我国私人经济领域企业布局股权架构的风潮,或许会出现什么别的问题,导致这一举动不能被广泛运用,这些都是尚未确定的。

唯一确定的就是,很多人对于家族信托的认知,又更进了一步。

来源:王昊说财富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来源第三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