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重突围:应届生们的大厂竞赛

2020年11月14日 12:27
今年应届生简历投递热度最高的企业都是互联网公司,但随之而来的是难度不断升级的校招。要想真正踏入互联网行业,他们需要重重突围。

图片来源:cfp

记者 | 周姝祺

八月,凌晨一点。当许多人已经进入梦乡,王河还在牛客网紧张地刷着京东的校招面试经验帖子。第二天他就要参加自己第一场互联网企业的面试,内心十分忐忑不安。

为了今年校招,王河从三月起就一直在认真筹备,腾讯、阿里巴巴、百度、京东、美团、小红书、搜狐这些互联网公司他都有尝试投递。

像王河这样渴望进入互联网行业的应届生不在少数。据《拉勾2020互联网行业秋季校招趋势报告》,应届生简历投递热度最高的企业排行前十都是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腾讯、阿里巴巴是热度最高的三家企业。

伴随互联网企业招聘的火热,是难度不断升级的校招。要想真正踏入互联网行业,应届生们需要重重突围。

笔试太难,“难”上热搜

王河对进入互联网公司的尝试,从去年暑假就已开始。他当时投递了腾讯暑期实习的申请,但首先就被笔试难倒,这对他打击很大。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大厂的笔试题,觉得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难。”

王河所说的笔试题是现在互联网企业在面向非技术岗位招聘时会普遍采用的行测题,包括言语理解表达、数量关系、推理判断、资料分析和常识判断五大块。不过以往行测题多在公务员考试中出现,现如今也已成为大厂校招的标配。

今年秋招开启以来,“腾讯笔试”、“阿里笔试”因为过难频频登上热搜,不少应聘者感叹笔试难度在不断升级。一些没有专门刷过题的应届生反映自己在考场上非常懵,题目都做得自己要自闭了。

汪铭是明年毕业的海外留学生,回国后他参加了字节跳动和腾讯的秋招。他告诉界面职场,除了上社交媒体简单浏览了别人的校招经验后,他就没有再专门的刷题准备,结果在笔试时发现题目自己都没见过。

据界面职场了解,2021年腾讯校招笔试中,行测部分需要在一小时内答完40道选择题,主观题在不同岗位稍有不同,但都需要在半小时内完成。这些题经常被应届生们调侃为“考最基层的岗,操CEO的心”。

比如腾讯产品岗一道问答题是:假设有一个好的IP将在腾讯视频平台播出,你负责联动各个产品线做IP联合运营,你会如何使用哪些产品进行联动并阐释联合运营计划。这道题需要应聘者对腾讯旗下的产品十分熟悉,如果没有进行针对性的训练和详细的公司背调,很难在有限的时间内出色地作答。

为应对难度不断升级的校招,许多有志进入互联网行业的应届生都会早早地开始刷题准备。同样是明年毕业的留学生刘其不仅在牛客网经常刷题,她还买了纸质的考公务员书。现在她已经成功进入到了腾讯的面试环节。

王河同样如此。在遭受过腾讯暑期实习笔试的打击后,疫情期间一直在粉笔网刷题。据他透露,线上有很多企业真题可以刷,做多了之后发现笔试会碰到许多原题,再面对这些高难度的笔试卷也能更得心应手。

不过笔试只是校招生们面对的第一道“拦路虎”。如果顺利地通过这道坎,接下来他们还将面临HR面、业务面、主管领导面等三轮甚至三轮以上的面试。

多轮面试,多重刷人

王河的互联网之路,倒在了面试。

八月京东的面试结束后,他感觉自己再进一步就有些悬。“面试时我认为我不行,给自己造成这种心理暗示,所以整个人在面试上就比较被动,比较怯场。不管是声音还是逻辑,给面试官呈现出来不太好。”

为了更好地应对接下来其他企业的面试,王河做了更充分的准备:熟悉个人简历;了解宝洁八大问等面试常规问题;熟知岗位相关的知识和案例;对应聘公司进行简单的背调;在牛客网等求职网站搜索面经等。

但最终结果是“基本上是全败。”京东、搜狐、美团他都只是一轮游,小红书虽然幸运的到了最后一轮,但由于名额有限,最终还是被淘汰出局。

他表示面试的难度虽然并不大,大多数都是常规的问题,但是他并不清楚面试官所想要的答案标准到底是什么。

李凡对这个问题也很困惑。在秋招过后,他复盘自己的面试经历,发现能不能通过是一件极需要运气的事。

“有时候在技术面只是和面试官聊聊天就通过了,但有时候感觉答得很好结果反手就被挂了。”他说。

在腾讯推出的校招专题栏目上,部分面试官分享了他们的“通关”标准:最主要的还是看岗位匹配度和简历。

“多去思考自己面试的是什么岗位,面试官需要什么特质的人。”一位面试官说。

面试中,互联网企业的负责人通常会详细地询问过去的工作经历,参与过哪些相关联的项目。如果是技术类岗位,还要求有扎实的专业知识。

即使熟知这些面试套路,能通过层层面试,最终拿到录取通知的人也寥寥可数。据悉,去年腾讯校招接收了几十万份简历,但最终发的offer只有3000多,录取率不到10%。今年某知名互联网公司校招非技术岗的报录比更是达到了3000:1。

竞争激烈,“内卷化”严重

据教育部数据测算,2021届毕业生人数近1000万,除去考研录取人数100万,将有900万应届生进入就业市场,加上海归及往届未就业学生,超千万“新人”的就业问题需要解决。

据Boss直聘发布的《2021届应届生秋招早鸟报告》,7月份以来,已经开始求职的2021届应届生规模较2019年同期的2020届应届生高出44.5%,求职节奏提前。

同时,秋招早鸟季活跃的2020届和2021届留学生数量较2019年同期高出94.3%,接近翻倍。疫情影响之下,大量高学历海归回国就业,进一步加剧了应届生求职竞争的整体激烈程度。

然而受疫情的影响,今年不少行业都收缩了招聘人数,不过核心业务依托于网络及软件服务的互联网企业普遍受负面影响较小。据拉勾网数据统计,近半数互联网企业的校招没有受到疫情影响,29.89%的企业甚至新增或扩增了校招需求。

比如字节跳动日前宣布,今年年底前再招一万人,今年在国内招聘员工总数目前已接近三万人。

此外,互联网行业能够为应届生提供更好的发展平台和高薪待遇。Boss直聘发布的数据显示,30%的互联网行业应届生薪资过万,远高于其他行业。

互联网行业的抗风险能力和高薪的诱惑吸引了应届生们的目光,也让这个行业的竞争更加激烈,用今年的流行词来说,称得上“内卷化”严重。

“内卷化”最开始用于社会文化模式的变迁。当一种文化模式进入到最终固定状态时,便局限于自身内部不断复杂化的转变,而无法再转化成新的形态。到今天互联网语境下的“内卷化”,指的是一种“没有发展的增长”。

今年应届生在互联网行业求职时,因为更加激烈的竞争逼迫他们必须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拿到心仪的岗位,如刷更多的行测题,去参加面试培训班,但是这些努力对他们今后真正的工作能力提升却并没有多少用处。

此外,许多应届生在向大厂投递简历时也并没有真正地考虑好是否喜欢这个行业。王河告诉界面职场:“当时投互联网公司更多的还是焦虑。当你周围的人都在投这个的时候,你也会想,要不我也去试试。”

(应采访者需求,王河、汪铭、刘其、李凡均为化名)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