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还是会一直看到关于特朗普的书?

2020年11月17日 09:00
记者和前同事会对特朗普的行为和言论进行详细的谴责,白宫盟友和亲特朗普的评论家也会对他大肆奉承,特朗普本人也很可能出书。

特朗普相关书籍图片来源:Associated Press

过去四年中出版业最兴旺的类型之一——关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书籍,并不会在他卸任后消失。

在2021年及以后,肯定有一波又一波关于特朗普政府和关于他输给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的作品问世。已经计划的作品包括反特朗普的《可预防:领导失误、政治和自私注定美国新冠病毒对策的失败》(Preventable: The Inside Story of How Leadership Failures, Politics, and Selfishness Doomed the U.S. Coronavirus Response),由奥巴马医保前主管安迪·撕拉维特执笔。还有《纽约时报》记者乔纳森·马丁和亚历克斯·伯恩斯围绕竞选创作的新作。而特朗普的前竞选经理布拉德·帕斯卡尔据说正在撰写一本回忆录。

记者和前同事会对特朗普的行为和言论进行详细的谴责,白宫盟友和亲特朗普的评论家也会对他大肆奉承。特朗普本人也很可能出书,即使他是近30年来首位第一任任期结束后被击败的总统,他也获得了7000多万张选票。

“这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总统任期,纽约出版界并不完全是特朗普的粉丝,”标枪(Javelin)文学社的马特·拉蒂默说,该文学社代理的客户包括前FBI局长詹姆斯·科米、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和福克斯主持人塔克·卡尔森。“但有数以千万计的美国人将特朗普总统任期视为重要时刻,是他政府的粉丝。至少有一些出版商会认识到这一点。”

出版商经常自豪地谈论他们对不同声音的开放性,同时也承认他们喜欢赚钱。有几家出版社旗下有保守派的出版公司,并在过去几年里购买了从肖恩·汉尼迪(保守派评论员,特朗普支持者)到科里·莱万多夫斯基(保守派评论员,同为特朗普支持者)等人的书籍版权。

西蒙与舒斯特出版社是希拉里·克林顿的长期出版商,但通过其旗下保守的Threshold Editions于2015年出版了特朗普最近的作品《跛脚美国》(Crippled America)。哈切特图书集团旗下的Center Street出版了小唐纳德·特朗普、纽特·金里奇(共和党高层,前众议院议长)和法官珍妮·皮罗(保守派主持人,前纽约州法官)等人的作品。

“无论政治信仰如何,每个美国人都亲身经历了华盛顿内部的剧变,”Center Street的黛西·布莱克维尔·霍顿在一份声明中说,“未来几年将出版许多关于特朗普总统任期和整个保守派运动的书籍,Center Street绝对打算成为这一领域的带头人。”

出版关于特朗普的书是有风险的,尽管那些离任后极不受欢迎的总统——从吉米·卡特到乔治·W·布什——也都成功得到了图书合约并出版了畅销书。没有一个人像特朗普一样两极化,也没有人像他一样要面对这么多即将到来的法律战,包括纽约州对他的财务状况的调查,以及E·珍·卡罗尔对他的的诽谤诉讼,她是20多名指控特朗普性侵犯或不当行为的女性之一。

一些出版商告诉美联社,他们不相信特朗普会有前总统奥巴马那样的全球吸引力,奥巴马的新书《应许之地》(A Promised Land)将于下周上市。奥巴马和米歇尔·奥巴马在2017年与皇冠出版社达成了一项价值6500万美元的协议。

任何与特朗普或政府高官签约的出版商,面临的可能不仅仅是大众中特朗普批评者的愤怒,还有来自行业内部的愤怒。当西蒙与舒斯特在2017年签下极右派记者兼评论员米罗·雅诺波鲁斯时,有超过100位作者公开反对。出版商最终放弃了他,因为他被指责赞同男性和年轻男孩之间的性行为。阿歇特出版公司取消了与伍迪·艾伦的一本回忆录合约,他的女儿迪伦·法罗指控他曾对她进行性虐待,之后阿歇特出版公司的员工举行了抗议性罢工。天马出版公司(Skyhorse Publishing)后来出版了这本书。

草根组织“我们需要多元化书籍”(We Need Diverse Books)合作创始人、奇幻小说作者埃伦·吴提到了特朗普任命的三位最具争议的官员:教育部长贝琪·戴弗斯、邮政局长路易斯·德乔伊和高级顾问斯蒂芬·米勒。吴也是签署了反对米罗·雅诺波鲁斯的公开信的人之一,她说:“我会在竞选活动中大力反对这三位在特朗普领导下带来了最多损害的官员。”

将发行奥巴马回忆录的皇冠出版社的执行副总裁大卫·德雷克拒绝对是否会购买特朗普的书的版权作出评论,甚至对与特朗普是否会面也不予置评。阿尔弗雷德·A·诺普夫公司的执行副总裁里根·阿瑟,怀疑自己是否会与特朗普签订合约,但她补充说,出于对一位前总统的礼貌,她可能会同意与他见面。

西蒙与舒斯特高级副总裁达纳·卡尼迪表示,任何与特朗普或他内阁中的人合作的决定都将取决于他们打算说什么。“我与任何人的会议都采用同样严格的方法,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她说,“我必须看看这个故事是否有一个核心,报道会有多深入。而且我们会做事实检查,所以我们有信心。无论是乔·拜登来找我,还是唐纳德·特朗普来找我,都是一样的。“

卡尼迪说,她可能会对关于特朗普对共和党的影响的书感兴趣,因为共和党最初抵制他在2016年的崛起。她希望特朗普或任何作者“公平、平衡和诚实”,并有“一定程度的洞察力和自我意识”。当被问及她是否相信特朗普能达到这些标准时,卡尼迪说,“说实话,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当选总统从共和党变为民主党,也应该会导致畅销书排行榜上的转变。过去四年,反特朗普的畅销书一本接一本地上架,包括迈克尔·沃尔夫的《火与怒:特朗普白宫内幕》、詹姆斯·科米的《至高忠诚:真相,谎言,领袖》、玛丽·L·特朗普的《永不满足》、鲍勃·伍德沃德的《恐惧》和《愤怒》。

未来四年,应该是关于拜登的书的黎明。

“从历史上看,我们的经验是,当总统来自民主党时,来自右派的书籍更容易获得版权,也更受欢迎,”阿德里安·扎克海姆说,他在企鹅兰登书屋经营着保守派的Sentinel出版公司,并出版了迈克尔·赫卡比(前阿肯色州州长)、尼基·海利(前南卡州州长)和布莱恩·基尔梅德(《福克斯新闻》主持人)等人的书籍,“这几乎是一个科学事实。”

(翻译:李思璟)

来源:美联社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来源第三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