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得越多就越想要钱,“时间就是金钱”的错误观念如何影响了我们?

2020年11月19日 13:00
别再纠结时间到底是不是金钱,体会时间的真正价值。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人们总是感到自己很少有闲暇时光,时间不知怎么变得非常稀缺,活得就像远古时代的狩猎采集者,总是在寻找更多时间。就此而言,“消磨时间”是否是一个颇具误导性的说法?正如克里斯托弗·希钦斯观察到的那样,是时间“在消磨我们”。

在这场斗争中,我们不一定是被动的——希望你在听到这一点时和我一样,感到些许鼓舞。行为科学家阿什利·惠兰斯表示,我们有反击的机会——她的新书《慧用时间:如何夺回时间并过上幸福生活》(Time Smart: How to Reclaim Your Time and Live a Happier Life,暂译)向我们展示了如何做到这一点。这本书告诉我们,要放弃“时间就是金钱”这种迂腐的想法。时间比金钱更有价值。“时间是最宝贵的资源,它是有限且不确定的——实践这一真理的主要障碍是对金钱的追求,以及将更多的金钱、更高的生产力作为衡量我们的人生价值的社会观念,”惠兰斯说。

惠兰斯是哈佛商学院的助理教授。在与她的对话中,我首先提到了文化心理学。我们还讨论了她最近在《自然·人类行为》上发表的令人大开眼界的论文《为什么缺乏时间这一问题对个人、组织和国家很重要》。 在大多数人都感到“时间不够用”的当下,她对培养“时间充裕”的热衷态度很有感染力。

阿什利·惠兰斯 图片来源:Evgenia Eliseeva

在书中,你写道:“我们的健康和幸福需要我们颠覆‘时间就是金钱’这个几乎与生俱来的观念。事实并不是这样的。金钱就是时间。”这是什么意思?

惠兰斯:我们被灌输了这样一个观念:金钱和生产力是获得更大幸福和成功的途径。我的数据表明,这不一定是衡量生活满意度、生产力和人生意义的最佳方法。专注于金钱恰恰会导致不满足感,而不是满足感。我和同事发现,有一系列证据表明,那些感到自己时间充裕、能够控制自己日程表的人,感受到了更多的快乐、更少的压力和更好的健康,他们离婚的可能性较小,更有可能选择令人满意的工作。时间不是金钱,而是幸福。

你为什么认为“时间就是金钱”是一个极具迷惑性的想法?

惠兰斯:我班上的很多学生都给自己设定了标准。他们说:“当我一年赚到特定数额的钱时,我将开始专注于生活的其他领域。” 但问题是,当你开始获得报酬,并且将金钱视为一种促进机制或激励机制时,这会提高绩效的重要性,也就导致你想要获得更多收入,因此你会变得更专注于激励措施,标准开始发生变化。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在将来,你可能会有更多时间,但也或许,这样的未来永远不会到来。在你光荣地退休之前,或许会发生意外的事情。也许,你永远无法摆脱“因优秀的表现而获得回报”的循环,挣得越多,你就越想要钱,并继续这个循环,为声誉和其他外部因素而追逐金钱。研究认为,很多因表现卓越而获得奖励的人都陷入了这种状况。

理智地管理时间意味着什么?

惠兰斯:如果你在生活中无法平衡时间和金钱,那么解决该问题的最佳时机就是当下。明天可能不会到来。想一想,如何才能花更多的时间在建立更好的社会关系、健身、爱好和志愿服务上。然后,试着做出一些微小的改变,以使你能确保理想的消磨时光的方式与当下消磨时光的方式是一致的。不要将这些决定推迟到假设中的未来。

但是,为未来做计划、在当下做出牺牲难道不是合理之举吗?

惠兰斯:我并不是在为非理性辩护,我认为上述行为是合理的。在当今的世界里,作为一名年轻的上班族并不容易。很多人都背着学生贷款,很多工作是不稳定的。我并不是说专注于职业是错误的,但我们在这个方面未免有点过了头。我们必须在生活中围绕我们可以控制的事物做出明智的选择,以保证我们的整个生活不会被生产效率所困扰,也不会过度专注于财务报酬。我们忽视了生活中可能带来满足感或赋予我们意义的其他要素,例如为我们关心的事业做出贡献的能力。

即便没有出现新冠疫情,我们难道不是生活在一个空闲时间相对富余的时代中吗?

惠兰斯:是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数据显示,与前几十年相比,人们的工作时间更少,闲暇时间更多。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们能够将劳动外包,比如把洗衣服的工作交给洗衣机。问题是,现在的我们已经把办公室装进了口袋里。通过工作、发短信、无休止地刷社交媒体等行为,我们总是将休闲时光切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时间,这让休闲时光不再那么令人感到愉快了。这种任务转换不仅让人感到不愉快,而且使我们无法专注。此外,这还会导致“目标冲突”——这是心理学家认定的导致时间缺乏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你和别人聊天的时候,你的脑子里想的可能是你本可以做或应该做的事情。

《慧用时间》

你写道,感到时间不足的原因是“人们无法很好地在脑中平衡各项活动”。你的上述回答是否可以说是在解释这句话?

惠兰斯:是的。我的实验伙伴、来自乔治城大学的科斯塔丁·库什列夫提供了一些惊人的例子。他对电子邮件通信进行了大量研究,我们要求随机抽取的父母在与孩子一起逛科学馆时关闭电子邮件通知。与打开收件通知时相比,他们更享受这项活动。在打开收件通知时,他们会考虑这项休闲活动的机会成本——这让我们没法享受当下。

为什么我们很难注意到,所有这些分散注意力的时刻导致我们无法享受休闲时光?

惠兰斯:这就是“时间贫困”的心理原因所在。我们以不同的方式评估、思考时间和金钱。金钱是具体的,有形的,我们很容易感知到100元的价值是多少。我们现在很珍惜这笔钱,三个月后,六个月后,十二个月后,我们对这笔钱的珍惜程度不会改变。我们总是会希望将来拥有更多的钱。但是时间是抽象的,很难量化,我们很难自发地意识到我们会用更多的时间来做什么。

你的研究如何凸显了时间的抽象本质?

惠兰斯:在我的实验中,我向人们提供了现金和“省时优惠券”。人们不会认为“省时优惠券”对他们有用,除非你明确告诉他们,这额外的、不必拿来打扫屋子的两个小时能被拿来做什么。一般而言,我们很难认识到机会成本,在机会成本是时间的时候尤其如此。我们常常难以计划到一些额外的东西。

我们还低估了未来的时间。我们认为,与现在相比,未来的我们会拥有更多的时间——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们不太在乎当下我们每周只有两小时休闲时间这件事,哪怕三个月后仍然如此,因为我们认为,未来的我们总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忙。我们低估了时间,因为我们没有像计算小额经济损失那样考量闲暇时间的小幅损失。钱很容易追踪,由于市场经济的存在,我们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在一个项目上,我们会花费大量的时间——10个月,甚至12个月,来关注金钱问题。但是关注损失并不需要花费很多金钱。

你是否认为,在拥有银行账户之余,人们还应当拥有一个时间账户? 

惠兰斯:是的。我有一个“时间会计”练习。我让人们写下他们在有充裕时间时会做的活动,例如志愿服务、社交活动等,并写出导致时间贫困的活动。例如花费大量时间研究一桩最终被证明很糟糕的买卖,或在网上为购买少量消耗品而进行研究,这是我们所有人浪费时间的一种方式。可以说,在当下的新冠疫情期间,我们比以前浪费了更多时间。我将节省时间的价值量转化为“幸福货币”,即在做出与时间相关的选择时所获得的幸福总量。 

你是说,志愿服务等活动比在互联网上寻找最优惠的价格带给人们更多的“幸福感”吗?

惠兰斯:对。从金钱转向时间的思维方式转换,可以让一个家庭每年增加约4400美元的收入。我用这样的计算来向人们证明我的理论。在工作上,相比做出追逐金钱的选择,做出优先时间的选择,或与时间相关的选择,也有一样的效果——且不谈这样的选择对于增加幸福感的效果。我完全明白,这似乎与我提出的观点有些许矛盾。我经常开玩笑说,我必须用货币单位来计算时间,这样我的MBA学生、高管学生们才会在乎。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你将自己的时间标价越高,你就越感觉到它的珍贵和稀缺。 

惠兰斯:是的。对于时间的压力感是由收入增加驱动的。因为随着收入增加,我们的时间变得更有价值,而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被认为是稀缺的。这些经济趋势体现在个人层面,因此随着我们获得更多的收入,我们感到时间愈发紧迫。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你讨论了收入与幸福之间的关系——这是一种有趣的关系,也可以说是一种令人沮丧的关系,它被称为“伊斯特林悖论”(Easterlin Paradox)。那是什么?

惠兰斯:悖论在于,在收入达到一定数字后,收入情况与幸福感的涨跌背道而驰。拥有更多的钱并不一定会带来更大的幸福,这个拐点大约是10万美元。来到这个拐点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但过了这个拐点之后,更富裕的人实际上并不比拥有较少财富的人快乐。这论证了我的观点——为了幸福而追求金钱可能会为你带来更多的钱,但是不一定能带来更多幸福。随着时间流逝,这个过程可能会使你不那么开心,因为你开始将自己与更有钱的人进行比较,且你的时间比以前更少了。

除了这个心理学曲线,还有什么因素使我们感到时间不够用?

惠兰斯:有许多组织文化因素促使我们不断努力。现在最紧迫的因素是经济衰退。当下的经济状况不仅意味着人们担心失去工作,而且还产生一种经济不稳定、就业不稳定的主观感觉,这使我们更多地关注时间,而不是休闲。在我的数据中,即使你在银行有很多钱,即使你仍在工作,只要感觉将来可能没有足够的钱,你对时间和金钱的偏好就会受到影响。世界整体的不稳定性造成了以提高生产力、确保我们卓越地完成工作来克服焦虑的需要。不稳定的雇佣关系增加,合同工增加,全职劳动力市场萎缩,甚至同一份工作的收入波动也大大增加。这使我们感到焦虑,并可能导致我们优先考虑工作和财务,而不是休闲。

在你的论文中,你讨论了人们由于机构或官僚主义而变得时间不足的情况,例如因等待投票而花费额外时间,这就是当下的新闻。

惠兰斯:哦,天哪,是的!可靠的政治学证据表明,等待时间减少了民主参与,还格外严重地影响了已经在经济上受到限制的人们。在美国以及世界的其他地方,人们都有一个普遍的想法,即赚钱更少的人有更多的时间。这种新教徒式的职业道德信念——“休闲是懒惰的,穷人就是不努力”——都是美国的精英主义价值体系造成的,而这一体系是有问题的。例如,在我们的研究中,决策者在考虑将投票站放置在什么地点的过程中似乎忽略了时间成本。

在著名的《扫地出门》中,普林斯顿大学的社会学家马修·戴斯蒙德通过访谈他追踪多年的人们发现,经济上拮据的人在时间上也很拮据,因为他们一直在寻找工作,总是就业不充分,并且必须跋涉很远的距离才能赴约或获得福利。但是,许多政策都假定穷人有很多时间,而根据我的研究,事实并非如此。

《扫地出门》
[美]马修·德斯蒙德 著  胡䜣谆 郑焕升 译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8-07

在新冠疫情期间,保持时间充裕的心态对你来说应当是怎样的一种状态?

惠兰斯:在一天中最初的15-20分钟里,我刻意不让自己查看收件箱,我会尝试着去散个步。如果我在开始工作前有一个小时空闲时间,我会跟朋友发发消息或查看新闻。如果工作日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工作,我一整天都会忙于工作,我甚至不会休息。我会埋头专注于工作,绝不闲聊。现在,在线上的居家办公环境中,这一点确实比以前更容易做到,数据证明了这一点。我们整天整天地工作,没有休息、界限、过渡、午餐或步行,什么都没有。你会被Zoom呼叫吸引全部的注意力。

本文作者Brian Gallagher系《鹦鹉螺杂志》副主编。

(翻译:王宁远)

来源:鹦鹉螺杂志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本文来源第三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