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拍卖理论能拿诺奖?复旦教授:这是一个复杂的博弈问题

2020年10月13日 14:14
202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授予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的两位经济学家保罗·米尔格罗姆和罗伯特·威尔逊,表彰他们在拍卖理论的相关贡献。复旦大学教授王永钦指出,米尔格罗姆和威尔逊的研究为政府和社会设计最优的排名规则提供了理论基础,改进了社会和经济运行的效率。

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记者 樊旭

202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授予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的两位经济学家——保罗·米尔格罗姆(Paul R Milgrom)和罗伯特·威尔逊(Robert B.Wilson),以表彰他们对拍卖理论作出的贡献。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王永钦在接受界面新闻专访时表示,除了日常常见的拍卖活动,包括股票、商业等在内的领域都暗含着拍卖机制。米尔格罗姆和威尔逊的研究为政府和社会设计最优的排名规则提供了理论基础,改进了社会和经济运行的效率。

“你的出价受到别人出价的影响,因为你购得之后不是个人享用,而是作为投资品可能卖给别人,那么肯定要考虑别人怎么看这个拍卖品,这就变成了复杂的博弈问题。”他说。

以下为经过界面新闻编辑整理的采访实录

界面新闻:您怎么看待保罗·米尔格罗姆(Paul Milgrom)和罗伯特·威尔逊(Robert Wilson)因拍卖理论的相关贡献获得2020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

王永钦:我认为他们早就应该获奖了。今年获奖的威尔逊和米尔格罗姆是师徒关系,在此之前,威尔逊已经有两个学生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一个是2012年因匹配理论获奖的埃尔文·罗斯(Alvin E. Roth),一个是2016年因契约理论获奖的本特·霍姆斯特罗姆(Bengt Holmstrom),他们都属于市场设计理论(Market Design Theory)的开创者。

市场设计理论包括两个领域,一种是不涉及货币支付的,称为匹配理论;另一种是涉及货币支付的,即拍卖理论,需要支付卖方收入——之前诺奖颁给了匹配理论,今年又授予了他们拍卖理论的荣誉。我认为他们早就应该获诺奖,因为今年获奖的两位教授不仅在拍卖理论方面有建树,还在博弈论、组织理论和金融理论都做出了很重要的贡献。

界面新闻:拍卖理论因何而重要?诺贝尔奖为何会颁发给这个理论的相关贡献者?

王永钦:这不是拍卖理论第一次获得诺奖。1996年,威廉·维克里(William Vivrey)就作为拍卖理论的奠基者而获奖。维克里讨论了四种应用最为广泛的拍卖形式,并得出了一个非常惊人的结论,那就是不管采用什么拍卖形式,卖方得到的收益是一样多的,并且拍卖的东西还是到同样的人手里,这证明了拍卖的机制并不重要。

不过,维克里的研究是建立在几个大的前提条件下的,其中一个重要的前提条件是,拍卖的物品性质是私人价值(Private value),用中国话说就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拍卖人的报价和别人的评价没有关系。这种情形比较简单,也可以称为一种理想情况。更现实的情形是共同价值(Common value)或者更一般地说相互依赖的价值(Interdependent value),这种情况就复杂了,也就是今年的获奖者所研究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你的出价受到别人评价的影响,因为你可能以后再卖给别人,例如在金融市场和住房市场等很多市场,很多人是将资产再卖给别人的。这种情况下,这个问题就变成了复杂的博弈问题。威尔逊和米尔格罗姆就是为这种情况研究解决方案。

2000年,英国3G频谱拍卖出225亿英镑,就是一个应用拍卖理论和和米尔格罗姆的方法而获得多赢的经典案例。候选的运营商总共只有少量几家,不存在完全竞争市场。那么,一方面怎么保证这些人不撒谎、串谋,而把东西拍卖给最需要的人,或最好的企业;另一方面怎么拍卖可以保证卖方的收入最大化,获得最高的收益。如何设计一种合适的方式满足拍卖方和竞拍者两方面的需求,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因为不同的拍卖方式会影响到拍卖效果。

现实生活中,这种具有共同价值性质的拍卖情况非常普遍,但这个博弈问题在数学上非常复杂。1982年,米尔格罗姆与罗伯特·韦伯(Robert Weber)在合著的论文《拍卖和竞争性竞价理论》(A Theory of Auctions and Competitive Bidding)中首次对共同价值背景下各种拍卖形式可能获得的收入进行了分析,在这之前,这个问题如何解决是没有答案的。

界面新闻:这个理论在现实生活中还有哪些应用场景?

王永钦:实际上,但凡是具有转卖价值(Resale value)的拍卖,都适用于这项理论。在金融市场上,很多投资者买一种金融合约是为了将来再转卖给别人。实际上国债的一级市场就是通过拍卖来组织的。所以拍卖理论在金融市场应用十分广泛。

再比如一个生活中的实例,亚马逊或淘宝等电商网站的广告位位置拍卖,哪个客户的广告放在第一、第二、第三位呢?都是基于拍卖理论的。这些公司往往会聘请经济学家,专门为其设计拍卖规则。实际上,微软原来的首席经济学家苏珊·艾希(Susan Athey)就是米尔格罗姆的学生。

可以说,米尔格罗姆和威尔逊的研究为政府和社会设计最优的排名规则提供了理论基础,改进了社会和经济运行的效率。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