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败两位前布克得主,《哈姆内特》捧得女性小说奖

2020年09月11日 09:00
奥法雷尔在《哈姆内特》中探讨了丧亲之痛,并深入探讨了哈姆内特的母亲安妮·哈瑟维和她著名的剧作家丈夫莎士比亚之间的关系,评委称这部作品为“真正伟大的小说”。

玛吉·奥法雷尔 图片来源:Murdo MacLeod / The Guardian

玛吉·奥法雷尔的小说《哈姆内特》(Hamnet)日前荣获英国女性小说奖。《哈姆内特》的背景设在英国,故事是关于威廉·莎士比亚的幼子哈姆内特死于一场瘟疫。

《哈姆内特》是奥法雷尔的第八部小说,以11岁男孩的死亡为开头,探讨了丧亲之痛,并深入探讨了哈姆内特的母亲安妮·哈瑟维和她著名的剧作家丈夫莎士比亚之间的关系。

英国女性小说奖评委会主席玛莎·莱恩·福克斯表示,《哈姆内特》是一部“真正伟大的”小说,也是“杰出的赢家”。她说,“《哈姆内特》表达了关于人类经历中一些深刻的东西,这些经历似乎非常与众不同,却又经久不衰。”

《哈姆内特》击败了希拉里·曼特尔(《镜与光》)以及伯纳德·埃瓦里斯托(《女孩、女人和其他人》),赢得了价值3万英镑奖金的英国女性小说奖。

《哈姆内特》

“我一直在想,这一定是某种精心策划的恶作剧。我一丁点都不认为自己能获奖。能入围就已经够了,我从没想过他们会选我的书,”奥法雷尔在9月9日晚的一个数字颁奖仪式上说,“入围名单上有曼特尔和埃瓦里斯托这两位伟大的文学女神,她们的作品都棒,讲述了不同时代、不同地点和不同视角下的不同故事。”

《哈姆内特》被普遍认为是今年7月布克奖提名名单中令人震惊的遗漏,这一决定受到了包括奥法雷尔的丈夫、小说家威廉·萨克利夫(William Sutcliffe)在内的文学界人士的批评。萨克利夫在推特上写道,“写成这样都进不了布克奖,我不知道她还能做些什么。”

奥法雷尔对莎士比亚几乎被遗忘的儿子短暂的生与死的迷恋,可以追溯到她十几岁时了解到莎士比亚在儿子哈姆内特夭折四年后写出了经典悲剧《哈姆雷特》。

“我有一位很好的英语老师,亨德森先生,如果没有他在我十几岁时教导给我的文学知识作为基础,我想我不会写任何书,当然也不会写这一本。《哈姆雷特》本身就深深地吸引了我——我想它确实对我们这种喜欢内省、喜欢穿黑色、阴郁的衣服的青少年非常有吸引力。当亨德森先生告诉我莎士比亚有一个11岁就去世的儿子,并且他之后用同一个名字写了一部戏剧时——因为在伊丽莎白时代这两个名字是可以互换的——我真的非常震惊。”

在大学学习了英国文学之后,奥法雷尔觉得哈姆内特“被低估了,从来没有人给过他应有的关注”。她自己的书中从未提及莎士比亚的名字,而是集中在安妮·哈瑟维身上,只提到他是“她的丈夫”“父亲”或“拉丁语导师”。

“为了避免写《哈姆内特》,我实际上还写过三本书,”奥法雷尔说,“有一件事让我很反感,那就是我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就像莎士比亚一样。我无法写这本书,我无法掌控也无法与之搏斗,直到我自己的儿子已经11岁。我知道我必须把自己放在一个坐在儿子床边、亲眼看着儿子死去的女人的心里,而我就是做不到。”

《哈姆内特》讲述了一个被黑死病威胁所困扰的世界,其中有一章专门讲述了一只被感染的跳蚤在亚历山大港登上一艘船的旅程。“当你翻过稿件的最后一页,在某种意义上,你的参与就结束了。但是有了这本书,考虑到我们都生活在一种新型流行病中,我和它的关系彻底改变了。奇怪的是,我对这些角色的同情心更强了。我觉得有点像伊丽莎白时代的人了,因为之前我很难想象被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困扰是什么样的感觉。”

今年的英国女性小说奖是第25届,该奖项最初设立便是因为1991年布克奖未能将任何女性作家列入候选名单。女性小说奖旨在奖励“来自世界各地的英语女性在写作上的卓越和原创性”,往届获奖作品包括安德里亚·利维(Andrea Levy)的《小岛》、扎迪·史密斯的《关于美》等。除以上提到的小说外,参与角逐今年女性小说奖的作品还包括珍妮·奥菲尔(Jenny Offill)的《天气》(Weather)、纳塔利·海恩斯(Natalie Haynes)的《千船万舰》(A Thousand Ships)和安吉·克鲁兹(Angie Cruz)的《多米尼加》(Dominicana)。

(翻译:张海宁)

来源:卫报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