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白敬亭:因为我没那么帅,才接到了这么多好角色

2020年09月13日 11:00
从人设或者人物光环来讲,我饰演过的其他角色都会比这个角色要出彩很多,戏剧性也会强很多。这个角色真的是没有特别大的主角光环,但我觉得反而平平淡淡就是我们生活的常态。

图片来源:《平凡的荣耀》剧照

记者 | 刘燕秋

编辑 |

1

到现在,白敬亭微博置顶的还是2014年那部《匆匆那年》的剧照。那部青春剧是他职业生涯的起点,也成为他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在那之后,他决定以演员为业。他希望用这张照片时刻提醒自己,“你是以演员的身份进入到这个行业的,要做就一定要做演员,一定要坚持演戏”。

此后很长时间,白敬亭的荧屏形象都和“少年”有关。《匆匆那年》里安静的乔燃之后,白敬亭又演了《谁的青春不迷茫》里的“学渣”高翔、《夏至未至》里开朗阳光的陆之昂,也尝试过古代公子的形象,比如《凰权》里的顾南衣……

作为新人演员的迷茫期随之而来。对于一个想以演戏为生的人来说,白敬亭意识到,自己不能本色出演一辈子,他试图跳脱青春剧的范畴,挑战更多样的角色。那之后,他接连拍了《平凡的荣耀》、《荣耀乒乓》、《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初晨》四部剧,无论是职场新人、运动员、特警还是一人分饰两角,这些角色都有意识地和之前的“少年”拉开距离。

在新剧《平凡的荣耀》中,白敬亭饰演的孙弈秋是一个既没有高学历,也没有资源和背景,误入投行的职场“菜鸟”,和他演对手戏的赵又廷饰演的是能力出众,却因为得罪了上级而专门处理垃圾项目的投资经理吴恪之。这部剧核心刻画的便是这对师徒、两个大家眼中的失败者在职场上绝地重生的故事。

白敬亭作为演员的成长经历和剧中的孙弈秋自然有着相似之处,比如都是空降兵,机缘偶然进入了一个自己完全不熟悉的领域,一上来又被委以重任。在拍戏的阶段,他不停回忆自己刚当演员时候的敏感心态,回忆自己在那个环境中是怎么一步一步学习为人处事的。但他毕竟也是个演了六年戏的演员了,他觉得自己的心态慢慢地越来越像吴恪之,“在工作状态时讲话会比较犀利”。

孙弈秋这个角色的个性跟白敬亭也有着较大的区别。他形容自己现在处于一个“有点放飞自我,解放天性”的状态,不像原来那么内敛了,所以在表现这个人物的压抑时,他有时需要刻意收住自己跳脱的一面。这种表演上细节的调整是这个角色对他提出的挑战。此外,他花了一些时间纠正自己的北京腔,“之前说话都是垮垮的,我希望这次在人物声音和台词的处理上跟之前形成区别”。

演员之外,白敬亭还希望有机会可以当导演。他最欣赏的导演是诺兰,国内合作过的导演里,《平凡的荣耀》导演吕行给了他很多引导。

他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杀青的那两场,原本按照拍摄周期,那两场戏安排在了中期拍,后来导演觉得那不是最好的时机,就给拿掉了。最后,碰巧杀青那天是白敬亭的生日,他发现,只有在杀青那天拍这场戏,他才能够从心底里涌出那种不舍跟伤感,他甚至说了很多剧本上没有的台词,视其为对剧中实习生涯的总结。

那也是他对过去四个月拍戏历程的一段总结。白敬亭觉得自己不是在演戏,而是对当时当下情景生出了真实的感触。有一场是对吴总的独白,他对着赵又廷演完之后又对着导演演了一遍,因为那段话也是他想对导演说的话。

“在生活中我一直觉得吴总这个形象对我来说意味着两个人,一个是Mark(赵又廷),他在片场对我来说是标杆一样的人,另外一个就是导演,他对我表演的调整让我受益很多。我自己一直梦想能够成为一名导演,从他身上可以学到很多我自己欠缺的地方。我知道了原来导演不是这么容易就可以当的,我也很佩服他,每天就睡三四个小时还能保持那么好的精力。”

白敬亭不知道导演最后用的是哪一条,两条他都挺满意的。

界面文娱对话白敬亭

你不可能本色出演一辈子嘛

界面文娱:你拍的第一部剧是《匆匆那年》,我看你之前说过,是在拍完那个剧之后就有了要走演员这条路的想法,能具体讲讲吗?

白敬亭:对,当时拍完第一部剧之后自己做了一下选择,要不要进入这个行业?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完全未知的领域,家里也没有人从事这个行业,也不认识这个行业其他的朋友,就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适合走这一条路。那时候主要是觉得演戏还是挺过瘾的,又是一个很强的创作过程,所以我就决定还是要继续演下去,但后来我也遇到了一些自己比较迷茫的阶段,觉得自己不会演戏,会自我挣扎。

图片来源:《匆匆那年》剧照

界面文娱:你从什么阶段开始觉得自己不会演戏?

白敬亭:有很多次吧,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演完《旋风少女》,那时候我对自己的否定还是挺明显的,觉得自己演的不好,也不知道该怎么演,在现场也没有人对你进行调整,所以我就很迷茫。《旋风少女》找到我也是因为看了《匆匆那年》,其实演的两个角色有一些相似点,我也在想自己是不是只能演这一类型的角色,稍微变化一些,可能大家就会觉得不舒服。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这个类型局限住了,总之演完之后不太自信。虽然那个阶段收获了一定人气,但是对你的表演其实并没有太多认可,所以会有一点失落感吧。

界面文娱:当时在那个阶段你有跟其他人交流过这个问题吗?

白敬亭:其实没有,我演完那个戏之后去参加了真人秀《跟着贝尔去冒险》,参加真人秀的过程中,因为是完全封闭的半个月,我自己也想了很多嘛,在那样一个回归自然的环境里面,不能玩手机,每天晚上没事干,就只能自己跟自己交流,慢慢这个心结就解开了。之后我尝试了第一部电影《谁的青春不迷茫》,那算是我对表演理解的一个突破口吧,那部戏又让我觉得,去演一个跟之前完全不一样类型的角色,我好像也能驾驭,也能诠释得不错,然后慢慢地我就觉得自己可以去塑造一个角色,而不是大家一直所说的本色出演。你不可能本色出演一辈子嘛,还是希望自己可以有更多想法融入在角色里面。就是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可以继续演。

界面文娱:那个方法你是怎么找到的呢?

白敬亭:其实也是因为拍那个戏整个环境的原因,在那个戏里面,我已经算是资历最深的演员了,我必须要像老大哥一样,带着大家一起去努力,把这部作品诠释好。原来都是我在听别人讲,突然间自己要有更多想法跟别人去交流的时候,我觉得这个对自己的提高有很大帮助。

界面文娱:你之前在《旋风少女》时期遇到的瓶颈是角色太同质化了,这主要是一种心理上的抵触吗?

白敬亭:怎么说呢,其实从角色塑造上来讲,我对那个角色不会有特别强的共鸣感,也不是很理解那个角色的成长,只不过是大家觉得我的形象或感觉比较贴合那个人物,那就去演了。对于我来说没有特别强的塑造感跟创造力吧,我只是在演,演的好与坏没有想的特别多,也不知道该去挖掘什么。我觉得一个有挑战性的角色值得你去研究它,然后去把它好好诠释出来,但演那个角色对于我来说完全没有享受到这个过程。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二部戏,本身就处于一个对自己前途感到迷茫的状态,又遇见这样一个情况,感觉更迷茫了,好像是瞎走了一步。

界面文娱:在拍完《谁的青春不迷茫》之后,你自己也不迷茫了,更坚定了是吗?

白敬亭:对,可能跟这个名字也有关系,拍完那个戏之后我觉得我自信了很多,然后就去演了《夏至未至》。《夏至未至》里陆之昂那个角色跟《匆匆那年》里的乔燃其实在性格上还是有很大的反差,那是我自己的一个突破口,如果没有《谁的青春不迷茫》时期性格上的打开,大家也不会在看完《夏至未至》后觉得我演的还可以。

图片来源:《谁的青春不迷茫》剧照

界面文娱:你刚才在群访的时候说你现在处于已经解放天性的那个阶段了。

白敬亭:是这么说吧,其实我人生可能22岁之前都处于孙弈秋那个状态,不怎么说话,所有事都可以在心里压着,恐惧和别人交流,比较封闭,但当你进入这个行业之后,特别是现在大环境要求我们这个年龄段演员不只是一直处于拍戏的状态,我们会有其他的活动进行曝光,所以我也希望自己能够把另一面展示出来。我原来的性格可能只有这么一块儿,我希望把它拓宽,别再那么局限,因为我发现自己的封闭跟内敛对演戏是一个很大的困扰,我会很脆弱,很敏感,当我更能放开自我,更放松地面对自己和工作的时候,反而状态会更好。

界面文娱:你主要是通过一些什么方式解放天性的?

白敬亭:现在很多人都说我综艺录的多,其实还好,每年也不是特别频繁地上综艺,但我上的每一部综艺对于我来说帮助都还挺大的,因为在综艺节目里你必须与人交流,你不交流的话,这个综艺上就没有你的梗,而且录综艺需要你有很快的随机应变的能力,要能抛梗接梗,这些其实对于表演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帮助。我主要是通过去不断参加综艺来拓宽我自己外放的一面,也是因为录综艺结识了很多其他领域的老师,认识撒老师,认识了何老师,跟他们交流也会大概知道在他们那个领域如果想做到最好需要秉承一个什么样的态度,我觉得也算是偷师吧。

界面文娱:但是一些人会觉得演员比较频繁出现在综艺里面,可能就会给大家留下一个固定的印象嘛,会影响到塑造角色这一块。

白敬亭:其实我自己的态度也是这样,所以我很少当飞行嘉宾,我参加的综艺会比较有我自己的针对性,像参加篮球节目是因为我对篮球真的非常感兴趣,希望更了解这个领域,像《跟着贝尔去冒险》,我是希望自己有一些不同的人生阅历跟经验,《明星大侦探》其实是有一定角色扮演的成份在里面,所以大家不会直接觉得那就是白敬亭,而是会觉得他在扮演一个人物。

我参加这些综艺不希望让大家记住我的人设,其实我自己也很担心这一点,所以近两年已经很少接综艺了,包括《明星大侦探》上一季最后几期我也没有参加。我希望大家提到白敬亭,第一反应是演员这个词,而不是其他的。但是现在这个条件就是这样,因为各种原因,我已经差不多两年多没有影视作品推出了,所以演员这个角色的位置越来越靠下,越来越淡化,我也处于一个很尴尬的状态。

界面文娱:你是什么时候决定要成立自己的工作室的?

白敬亭:拍完《谁的青春不迷茫》之后,我就觉得还是自己有一个工作室的话主动权会大一点。其实那一阶段也有其他的公司来主动接触过我,说了很多非常诱人的条件,展开了非常深刻的职业规划,但我是一个挺没安全感的人,我能听出他们的话语之中哪一些是真的,哪一些是所谓的客套话。他们是不是真的了解我?他们有没有这个精力?我觉得还是自己对自己更了解一点吧,职业规划会更长远一些。

界面文娱:那成立工作室之后,你会觉得这个自主权更大了吗?

白敬亭:自主权是大了,但是资源肯定会稍微弱一些,你需要去自己开拓嘛。签一个大公司最好的是他们有很多好的资源,他们能接触到的人肯定比我自己要更多一些,我自己的资源可能需要我去拓展,比如我想和这个导演合作,只能主动去找关系去跟人家交流。

界面文娱:选剧本都是你自己去判断吗?

白敬亭:也是一个团队去把控吧,我不能说自己非常独断地去决定什么事情,还是团队去商量,他们会先筛一批在我们的标准下完全不达标的剧本,碰上相对好的项目,我们会开会,阐述,然后再去决定。这种筛选模式也有弊端,就是我的空窗期特别多,我经常会半年半年的没戏拍,因为很多剧本看不上,然后好的剧本也不会找我,所以就只能等,慢慢地等机会。

界面文娱:那像《平凡的荣耀》是什么时候联系上你的?

白敬亭:差不多过去三年了吧,我拍完《夏至未至》之后,大概停了半年时间,然后拍完《凰权》也停了很长时间,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等,我希望能等到一个对自己有帮助有突破性,而不是一直在吃老本的角色。

界面文娱:你在等的那段时间一般会干什么?

白敬亭:就去接综艺,零零散散地会接一些节目,可能会有一些商业上的活动,更多的还是休息吧。主要是挑剧本,其实看剧本是一个特别花费精力跟时间的事情。

特别喜欢诺兰,很欣赏他的逻辑性跟创造力

界面文娱:我们看这个剧之后,第一感觉是这个角色很适合你,你当时看了剧本有这种感觉吗?

白敬亭:当时是觉得还挺适合的,我可能自己的经历跟他会有一点相似,但也会有觉得不舒服的点。演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太压抑了,我毕竟是一个北京小孩,比较贫,控制不住要去展示自己的时候,导演就会把我拉回来,跟我说,小白,你现在是白敬亭,你不是孙弈秋。我就明白了,一直在把控自己的状态,我很感谢导演一直在帮我把控这个度,因为演员很容易就演自己嘛,所以在那个阶段我觉得有一个监护人一样的人会帮助你把这个角色诠释得很好。

界面文娱:那你一开始是怎么样找到孙弈秋很低迷的那个状态的?

白敬亭:我们开始拍的时候也不是上来就拍第一集,还是把第一集放在了演员状态最好、偏中后段的时候来拍。开始就拍了很多过场戏去找状态,但我觉得这部戏大家进入状态的速度真的挺快的,从上来第一天,我跟Mark的第一场对手戏就好像找到了感觉,他也很对,我也很对,就这样慢慢顺下来了。

界面文娱:第一集里你在开会记笔记的的时候脸上有豆大的汗滴,那个是真的出汗了吗?

白敬亭:真假参半吧,因为我演那场戏的时候,我自己是有一点点小焦虑的,因为是第一集嘛,我觉得很重要,如果一上来没有进入到这个角色,整个戏就相当于塌了一半,后面再反转过来就很难,所以我在处理第一集和第二集的时候极度紧张,那个紧张就非常符合那个角色的状态。而且在生活中,我很理解那种非常焦虑出了一身冷汗的状态,所以在演那场戏时就自己去找很焦虑的那个状态,然后也跟导演进行沟通,我们现场就觉得应该有这个出汗的小细节。

界面文娱:孙弈秋在情感表达上会比较压抑一点,那个人物弧光可能看起来没有那么明显,想知道你是怎么去把握人物那种比较细微的变化的?

白敬亭:说实话,从人设或者整个人物光环来讲,我饰演过的其他角色都会比这个角色要出彩很多,戏剧性也会强很多。这个角色真的是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主角光环,但我觉得反而平平淡淡就是我们生活的常态,生活中本来也没有那么多强戏剧性的东西,我觉得这个状态反而更贴近我的生活态度。我比较能接受一直处在一个平淡的状态,但主要是我现在的工作不允许我一直处在那样一个状态。饰演角色的时候,就像我刚才跟你说的,有那么一个阶段会觉得好压抑啊,但是后来调整一下还是能调整过来的。

界面文娱:你在生活中其实比较想寻求一种平淡的感觉吗?

白敬亭:偶尔会希望是平淡一点,但现在工作节奏起来了,一年一直在拍戏,其实挺没有心思想这些,我现在想的就是偶尔能出去让我歇一周,在海边或者一个安静的小村庄待一周就差不多了,但估计我也待不住。

界面文娱:这个剧里面涉及到关于投资方面的专业知识,这方面你有花一些时间去学吗?

白敬亭:对,这个行业是多多少少会了解一些,后面我们有很多真实的案例如果提前不了解是没有办法去诠释的,干演真的就太假了,所以希望对这个行业有一定理解,但是光靠四个月的时间能理解多透彻?这其实是挺难的,就只能说一知半解吧。

界面文娱:你在这个角色当中可以体验到在实际生活当中无法体验的那种平淡生活感吗?

白敬亭:我们拍摄的整个过程也都不平淡啊,所以我没有体验成,拍了四个月,但整个戏的节奏都是非常紧凑的,很少能放松一下,每一场戏都很重要,导演又非常投入,希望每一场戏都有不同的诠释方式,所以我们每天拍摄的时间也还是挺长的,导演休息的时间也非常短。就在这么一个高强度工作状态下,我们整整维持了差不多四个多月,偶尔想要休闲一下,去打个球或者一起去吃个饭,发现根本就没有这个时间。因为那时候我需要保持体重,每天吃的很少,最后我解压的方式就是每天拍完戏回去之后拿一袋花生,吃完嚼,嚼完吐,就是过这个瘾,过完瘾之后回去睡觉,就觉得很爽,那时候我一天中最期待的时刻就是吃一包花生再吐的时候了。

界面文娱:保持体重是因为这个角色需要你比较瘦弱吗?

白敬亭:也不是说别人对我硬性要求怎么样,我希望观众能从我们三个人的状态看到明显区别,能直接通过外形获得对每个人物的感觉。我当时希望自己能看上去消瘦一些,因为我可能比他们两个都高一点,所以不希望自己看上去很精神,很有气场的样子,相对消瘦一些,撑不起那个西服的感觉更符合这个人物的气质,而且撑不起西服的感觉就像他撑不起这份他获得的工作一样。所以那时候我一直很瘦,每天上秤量,基本保持在110多斤,稍微胖一点都不行,但是后期有点没控制住,是因为我们老拍喝酒、吃炸鸡的戏,到杀青那几天的时候有一点放纵。

图片来源:《平凡的荣耀》剧照

界面文娱:和你合作过的其他导演相比,吕导具体会在哪些方面给你引导呢?

白敬亭:我觉得他是一个特别会讲戏的导演,如果你们刚才听到他自己去阐述这个戏的创作理念,你会发现他说话让人觉得很舒服。他能把我一下抓到那个情景里面,让我感受到那个角色应该去表达的东西,然后我会负责地把他告诉我的这些应该表达的东西好好诠释出来,后面有没有更多的发挥就看我自己了,就是这种引导。而且演员都会有演疲演乏的那个时刻,好的导演在那个时刻一定会跳出来告诉你,这个地方这样处理是不是会更好。讲东西条理这么清晰,又这么敬业的人,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而且他其实是一个年轻导演,没有拍过特别多的剧,但他的沉稳、逻辑性跟坚持的信念对我有很强的引导性。

界面文娱:你也想当导演?你希望自己的角色更多是幕后人员而不是演员吗?还是你希望既导也演?

白敬亭:我可能从出道第二三年的时候就一直在说,还挺希望自己能做导演、做制片人的,因为这样可以有更大的主动权去做一部戏。还是看最后作品我觉得我能不能演吧,我觉得导演完全是另一个身份,我拍了这么多年戏,可能每场戏里都有我有自己的想法跟步调,我偶尔也会跟导演去商量让自己参与一下这种导演的工作,我很享受那个过程,也希望如果有机会的话,自己能够坐在那个位置上,以一个导演的身份去讲一个故事。

我觉得能成为一名导演,首先你要有一个特别好的沟通能力,要让演员知道你想表达的东西,也能调动他的激情,引导他去达到你想要的那个表演,甚至更好,不能永远指望这个演员能做到非常好的状态,这一点是我特别希望去挑战的。

界面文娱:那在演员和导演方面,你有想要对标的人吗?

白敬亭:只能说我有崇拜的偶像,具体他的工作状态是什么样,我也没有机会可以知道。我特别喜欢诺兰,很欣赏他的逻辑性跟创造力,很多人觉得他没有拿过什么世界性的大奖,在艺术上得到特别高的认可,但我觉得电影不是说一定要拿到什么奖才是认可,我觉得商业跟艺术兼顾是一个特别难的事情,在这方面,我觉得他是现在所有导演里面做的比较好的。而且诺兰很有创造力,我觉得我很难做到那一点,但我希望他的叙事风格、逻辑性的部分能学习到一点。如果说国内的导演的话,我希望能从吕老师那里学习到一点,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导演,我跟他的合作过程非常舒服,我也希望能跟我合作的人都是一个非常舒服的状态。

界面文娱:那演员的话会有吗?

白敬亭:之前我有考虑过自己应该成为哪种类型的演员,会大概给自己一个方向,但后来我发现其实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性格、经历、生活环境各方面都不同,没有办法把一个人完全作为标杆,所以我现在希望自己能走出一条别人觉得看不到谁的影子的那条路吧。

界面文娱:你之前在采访里面说你觉得自己不是帅哥。

白敬亭:我自己也经常调侃,说我是大帅哥什么的,但这都是一些玩笑话,我知道光凭长相来讲,我不是传统意义上那种标志的大帅哥吧,也正是因为我不是那种非常标准的大帅哥,我才接到了我之前接到的那些角色,因为那些剧本里没有一个写的是,他是一个多帅的人。可能我的外形看上去偏柔和一些,然后才能够接触到那些非常好的角色。当然帅是可以通过造型、团队去包装出来的,都可以达到一个所谓帅的感觉,但帅能怎么样?你不可能永远演一个帅哥,帅哥你再帅也会看腻的,这是真的,没有人会盯着一个人,仅仅因为他很帅就看很长时间。

界面文娱:这么清醒的认知是一直都有的吗?

白敬亭:一直都有,我一直都不觉得自己长的帅,因为比我长的好看的人我见过太多了。在高中毕业之后,包括上大学期间,我投了很多简历,去面试,参加选秀,我在这些渠道看到的帅哥太多了,比我帅的人太多了,我觉得我肯定算不上帅哥了。当然我觉得不一定非得帅才能演戏,我就长那样,我的可塑性还是挺强的。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