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浪姐》成团夜:有欢笑也有分离,下一站是环中国打歌旅行

2020年09月05日 09:45
我们对姐姐的期待也许是另一种偏见。

图片来源:《乘风破浪的姐姐》微博

记者 | 刘燕秋

编辑 |

1

1

成团直播夜,张雨绮的独立女性宣言和宁静“我拿第一不想成团”的发言给节目划上了出人意料的句点。姐姐的直率、敢言让这档节目有点回到刚开播时的那个感觉了。

9月4日晚,成团嘉宾李宇春和惠若琪揭晓了《乘风破浪的姐姐》的成团名单。最终,黄龄、郁可唯、张雨绮、李斯丹妮、孟佳 、万茜、宁静组成七人团,李斯丹妮获得2020浪花最喜爱X-leader奖。

直播夜的出道规则有些繁复,共分四轮进行。第一轮根据总决赛公演现场观众喜爱度获得一个成团名额,第二轮根据全网观众喜爱度获得三个成团名额,第三轮根据过往五场公演秀全网观众喜爱度获得两个成团名额,第四轮通过全网个人喜爱度累计总分获得最后一个名额。由此,宁静团获得三个出道名额,李斯丹妮团获得了四个出道名额。

成团名单也许和部分人的猜测有所出入。直播前的导师采访中,杜华作为女团经理人给出的预测名单是宁静、万茜、张雨绮、李斯丹妮、孟佳、王霏霏、张含韵。最终,此前呼声较高的张含韵和王霏霏遗憾没能成团,反倒是之前观众缘一般的黄龄获得了最后一个名额,她本人也感到难以置信,调侃自己拿的是“逆天”剧本。

有人惊喜,也有人惆怅。黄龄的好友蓝盈莹初评拿了第一,成团夜的观众喜爱度却拿了倒数第一。她忍住泪水,对着镜头说,“不要害怕,去做就对了,毕竟我干一行就是要像一行”。

失意的还有顺利成团的宁静。成团后的采访中,宁静第一个来到采访间,她的情绪显得有些低落,低头对记者说:“我现在挺遗憾的,有一种割肉的感觉,想到要跟其他姐姐成团,压力很大,有抗拒的感觉。我不大想成团,团队意识也不是很强,我现在有点怂了,有点孤单,不足以让我信心十足去成一个团。”之后的局面更是被网友调侃为提前开启了“花少”剧本——张雨绮、李斯丹妮、黄龄、万茜四个人亮相时,穿的是统一的粉色T恤,于是宁静自己站在了一边。

图片来源:记者拍摄

姐姐们的反应如此不加掩饰,可见对于这个新组的七人团来说,磨合在所难免。采访中,站在C位的张雨绮告诉记者,姐姐们今晚会喝顿酒、敞开心扉聊一聊。

“其实我跟静姐根本没有在一个团待过,中间会缺少很多的沟通,很多东西是我们自己都不知道的,但是我相信我们非常有能力,因为我们就是这么厉害,不管什么样的困难都能克服,我们一定会做中国最好的女团,是吗?会做中国最好的女团。”她仍然是那个对未来充满信心的“小雨”。

张雨绮成团 图片来源:《乘风破浪的姐姐》官微

这样阵容的女团在国内从未有过,后续的运营也面临挑战。在杜华看来,姐姐团里每个人都出道了十几年甚至二三十年,后续的运营上可能会更多倾听姐姐的一些想法并结合她们过往的经验。根据直播中透露的消息,成团之后,姐姐们的第一个集体活动将是团综“爱乐之程”,主题是环中国打歌旅行。

2

和很多选秀节目不同的是,在《浪姐》里,比起舞台和作品,激烈的讨论更多聚焦于节目引发的30+女性话题以及展示的女性形象。就像张雨绮在访谈节目《定位》中谈及节目火爆原因时指出的,“市场上应该有各种各样的产品,如果其他方向的产品过于泛滥,而女性题材又过于缺失,那一定会有一个现象级的表现。”

《浪姐》确实在女性题材综艺上迈出了一步,我们看到,姐姐们大都在社会上有属于自己的位置,更丰富的阅历也让她们在面对挑战时表现得更加从容。

比如,张含韵谈及自己在“超女”和“姐姐”两个时期的区别时说,“超女”在16年前,那时候比较懵懂,是被命运所选择的,但是16年后的今天,她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命运。在节目中经历低落时刻或是练舞练得体力不支时,她最擅长的是如何让自己在面对挑战的时候情绪不低落。“我们有很多科学的方法,比如说吃吃糖,打打游戏,刷刷开心的段子,30+带给我最大的好处,就是我们越来越了解自己,越来越能让自己面对这些负面的情绪。”

张含韵还在节目中表达过对孟佳的理解,“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但不会哭的孩子更让人心疼。但她觉得自己可以给自己发糖吃。“每个人有属于自己的命运,我这样一路走过来,少不了很多人对我的关注和支持,这些就是属于我的糖,我觉得我的糖也吃够了,还攒了不少,所以当我需要吃糖的时候,我就自己给自己发糖吃,如果你们需要的话,我还可以给你们发糖吃。”

成熟女性面对人生困境有独立的思考能力,积极争取和安于所遇都是一种选择,本身并无高低之分。女性也可以帮助女性,女团这种特有的形式更是培养和展现这种女性情谊的最佳载体。比如队长张雨绮在一场公演中将solo的机会给了舞蹈并不突出的张含韵,就是希望她可以多一个展现自我的机会。

但节目的规则设计也曾引发是否偏离节目精神的讨论。比如,贯穿节目始终的一组矛盾是,劲歌热舞能拉得高票数,但无法展示姐姐独有的魅力,如果选择深情演绎一首慢歌,固然是更能发挥姐姐们的长处,但几乎可以预见到票数上的失败。最典型如第六期中,在选歌环节,选到《花样年华》的姐姐们希望能把这首歌改成复古disco曲风,因为这样更能展示唱跳能力,而音乐总监赵兆则希望他们能尊重这首歌的基因,用更低调的音乐剧的方式呈现。

公演舞台《女孩与四重奏》

一部分人想看姐姐在节目里打破规则,结果看到的却是姐姐们逐渐顺应规则。

但如果换一个思路,这种想法也许是另一种偏见。就像张萌所言,如果我们都想表演这种歌,为什么不去演戏?对姐姐来说,也许少女团的蹦蹦跳跳才是她们更希望挑战的新鲜东西。于是,我们看到,节目的诉求、姐姐们的诉求、观众的诉求,这三者未必总能达成一致。

尽管如此,不可否认的是,《浪姐》给我们这个时代提供了更多样的女性符号。

在访谈节目《定义》里,姐姐们的采访都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每个姐姐都带着自己的一段故事而来,这是节目最吸引人之处。“朱婧汐的千禧文化,阿朵的新民族音乐,王霏霏的韩团工业印记、郑希怡背后的香港娱乐圈盛世等等,都是在这些姐姐们身后,辐射维度更广的时代多面性。”对于明星个人而言,节目也提供了展示更多面向的机会,比如张雨绮原来在影视作品中的形象大都是强势和性感的,节目则让大家看到了她直爽、娇憨的另一面。

观察姐姐们在节目里的化学反应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之前大概很难预想到,蓝盈莹和黄龄在节目里成了好朋友。毕竟,她们俩,一个性格“硬邦邦”,争强好胜,是上了发条的拼命三娘,另一个佛系、古灵精怪,在录节目的时候也不忘追求生活的仪式感。节目后期,黄龄主动向阿Kenn老师提出做更难的动作,观众认为她更“拼”了,但黄龄解释说,自己只是好奇还有什么动作,想学一学而已。另一组好姐妹,宁静和郁可唯身上也有截然不同且相互吸引的地方。

李斯丹妮团《情人》是最受浪花喜爱的公演舞台 

历时近四个月,节目见证了姐姐们的成长。

金晨的变化有目共睹——节目激发了她的野心,她开始希望自己被更多人看到,也学会了有问题应该提出来,让大家了解自己的想法。“我之前不是一个比较冲在前面的人,大家站到一起,一定会在最角落看到我,我特别不敢站在C位。参加这个节目之前,我一直过的挺安逸的,节目前期,我也觉得不用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感受一下就好了,重在参与,但是到中间开始,我觉得为什么不把自己最好的表现出来呢?要做就做到最好呀。”

宁静也在节目里建立起了对女团的认知。她最初对穿统一服装非常抗拒,结果还是在《兰花草》小考的时候换上了统一的衣服,一开始说不喜欢跳舞,却因为想多练会儿舞蹈让团队改了票。她在采访中说,这个舞台上最吓人也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不断让人进化,让人升华。“让你痛的过程也让你成长。我现在觉得六期有点短,再多几期好了,但实际上你要说让我再来参加一次《乘风破浪的姐姐》的话,我觉得可能要自己心里面先扒十层皮才敢来。”

回到关于女性的话题,何为女性意识觉醒?从社会学的角度看,这其实说的是女性主体身份回到真实的自我,不再被过去的刻板印象所捆绑,开始反思某个角色是不是自己想要扮演的,某种行为规范对自己是不是合理。

我们也许不能指望一档商业性质的综艺节目改变太多东西,因为这有赖于社会经济和文化的进步,反思和觉醒也永远是基于个人的体验。

就像张雨绮站在台上告诉大家,“大家一直说我是独立女性,独立女性带给我什么经验和感受?首先需要有支配时间的能力,也要有和暴力、和拳头say no的能力,因为不是所有人的婚姻都是那么幸福和完美的。智慧和美貌是可以并存的,我还要有特别独立和敏锐的判断力,我要让我孩子知道,除了童话的美好,这世上还有诱骗拐卖。我要让他们知道,你妈我不仅芳华绝代,还要乘风破浪。巴黎不远,队也不长,你若敢爱,我陪四方。”那感受来源于她的生命经验,无可替代。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