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只剩楼了?

2020年08月11日 07:51
搜狐仍是一个巨头,一个传奇。

文|刺猬公社  园长

编辑|杨晶

2020年8月10日,搜狐发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董事局主席、CEO张朝阳也在这天因为“一天只睡四个小时”上了热搜。

就是这四个小时,张朝阳也不是连着睡的。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他要分成两半来睡。“一定要用闹钟把自己叫醒”,中间空出一个小时保持清醒。“睡得少又睡得好,我突然发现有很多时间可以做很多事情。”

张朝阳上了热搜图源:云合数据

搜狐在这一季度交出的财务答卷,没有辜负张朝阳的“时间管理”。

2020年二季度财报显示,扣除了搜狐畅游预提所得税影响,再扣除搜狗的亏损后,搜狐净利润为1200万美元。相比去年同期4100万美元、上季度800万美元的净亏损,搜狐实现了扭亏为盈。

这家一直想要“回到舞台中央”的老牌互联网公司,在最近活得到底怎么样?

回到盈利轨道?

对于搜狐来说,2020年以来可谓好消息不断。

4月,搜狐旗下的畅游完成了私有化交易。这意味着从此之后,畅游的全部利润和亏损都归入搜狐。

“畅游回归后,为搜狐贡献了100%的利润。”张朝阳在解释2020年Q2的盈利时,就将畅游的盈利归结为两大重要因素之一。

畅游是一家搜狐内部孵化的公司,原为搜狐的游戏事业部。旗下拥有自主研发的“天龙八部”等游戏IP,和位于中关村的办公楼一样,这些年一直都是搜狐的“优质资产”。

早在2017年,市场上就传出畅游私有化的消息。在2020年,搜狐终于用全现金的方式成功私有化。在这之后,搜狐对畅游的掌控力进一步增强,也有助于减少其他股东分享公司受益的损失,帮助搜狐扩大和稳定现金流。

搜狐的另一件大事发生在7月底,腾讯宣布将收购搜狐在搜狗占有的超过30%的股份。目前看来,这笔交易有可能为搜狐带来超过10亿美元的现金,对于搜狐的长远发展来说是个重大利好。

从搜狐财报中披露的营收结构不难看出,现在的搜狐已经是一个广告+游戏+搜索撑起来的公司。

搜索及其相关业务,占了搜狐营收大头,这也引起了人们对搜狐出售搜狗股权的担心

其中,搜索贡献的营收占绝对多数,已超过60%,但经常亏损;品牌广告和游戏各占1成、3成,却一般在贡献着正向现金流,其中的品牌广告业务还在2020年Q2增长了48%。

将赚钱的畅游私有化,有希望卖掉“赔钱”的搜狗,在未来更加关注游戏、资讯、视频等内容主业,搜狐的这两笔交易被外界很是看好。

但搜狐通往真正盈利之路,却不一定那么平坦。

财报发布之后的沟通中,张朝阳就做出了下一季度仍将亏损的预计。私有化畅游之后成本上升、出售搜狗引起的营收规模下降等等,都将是搜狐面临的新挑战。

“小而美”,走得通吗?

除了资本市场上的股权交易,搜狐在最近这段时间,也没少在具体业务上做一些“实事”。

打造兴趣社交产品狐友、老板亲自上阵做“Charles的好物分享”直播、发起校花校草大赛......每一项举措的台前幕后,都有搜狐CEO张朝阳的身影。

搜狐“狐友”社区页面;图源:狐友

和这些业务相关的视频、门户网站等板块,占搜狐营收比重并不大。不过,它们是张朝阳一直看重的集团核心业务。在搜狐2020年Q2财报发布后的媒体沟通会上,张朝阳就表现出了对于搜狐视频的重视:“(私有化完成之后),搜狐将获得可以支持视频业务发展的资金。”

但搜狐做视频等内容的策略,一定和BAT、字节跳动甚至B站等大小巨头有所不同。

2017年初,张朝阳宣布搜狐将退出头部版权内容的争夺。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没钱。

“在内容创作领域,大投入不见得有高回报,‘小而美’不一定是流量小,也很可能产生爆款。”2018年,张朝阳在搜狐视频的一次推介会上公开表示。

选定了“小而美”的路径后,观众们发现搜狐上的剧集、综艺,不论是自制的还是版权采购的,大部分都是没听过、没见过的小制作产品。和当年版权剧有纸牌屋、老友记,自制剧有屌丝男士等爆款内容相比,今天的搜狐视频离巅峰期相差太远。

一些“陈年”美剧,搜狐仍是唯一观看平台;图源:搜狐视频

但这些品相相对“下沉”、制作成本也不高的剧集,即使亏损,由于成本相对较低,不会对搜狐整体产生太多的冲击。始终保持在视频业务上“在线”,也让搜狐在这一领域有稳定的流量来源,为在此基础上开展短视频和直播等业务提供了可能。

比如,搜狐视频就在最近力推“价值直播”。

这是张朝阳“原创”的概念。他认为,当前的直播内容形态总共分三类,一类是秀场直播,另一类是电商带货直播,第三类则是搜狐视频开创的直播形态“价值直播”,也就是“邀请知识达人来直播,传递给大家都需要的信息,满足全社会真正的需求。”

怎么看搜狐的未来?

2020年3月9日,张朝阳在搜狐发布2019年财报后表示,他希望疫情赶快过去,“保证公司活下去,保证员工都能有工资。”

为此,张朝阳“开足马力地在工作”。一天只睡四个小时的时间管理技巧,对于他来说很可能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出生于1964年的张朝阳,今年已经56岁了。和他同一年出生的马云,已经离开公司管理一线,从事自己热爱的公益事业。但张朝阳不行,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他还要在搜狐过着一天只睡四个小时的日子。

最近在接受媒体访谈时,主持人在他办公桌上发现了一本大红色封面的厚书,《费曼物理学讲义》。创办搜狐之前,张朝阳在麻省理工学院做博士后研究,专业就是物理学。

“为什么还把这本书放在办公桌上?”主持人问。

“我把它用来做直播(设备)的垫子。”张朝阳没有给出“坚持专业、追逐梦想”之类的理想主义式的回答。对于这个忙碌的CEO来说,“现实的引力太沉重了”。

“一天只睡4小时”完整版视频;视频作者:财新时间

和“一天只睡四个小时”放到一起,张朝阳的这个回答颇具象征意味。但相比之下,搜狐的员工可能并不一定这样想。

在一个职场社交App上,有人在收到搜狐offer之后,提出了发展前景、是否加班之类的问题。一个认证为搜狐员工的用户回答道,“挺悠闲的,不怎么加班,没有前景,养老罢了。”

这和搜狐当年的场景很不一样。“大鹏”董成鹏刚加入搜狐的时候,有时甚至要工作到半夜两点。那个时候,搜狐不光有大鹏,优酷创始人古永锵、爱奇艺CEO龚宇、欢聚时代创始人李学凌......数不清的互联网“大佬”,都先后在这里工作过。

如今,搜狐的“大佬”只有Charles。想要回到“互联网的舞台中央”,回到持续盈利的轨道上,搜狐还需要更多时间。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