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从少女到警察:JK制服的爆红与困境

2020年08月10日 09:13
由日本传入中国几年后,JK制服逐渐从一种小众爱好转为一门爆款生意。与此同时,JK制服圈内与圈外的矛盾也正不断扩大。

图片来源:微博用户@喝口甜粥吗

记者 | 张馨予

编辑 | 周卓然

1

前阵子,一段上海CP26漫展的视频登上了微博热搜。视频里是一位穿着裙子的女生用趴在地上、手向前伸的姿势拍照,被另一位参展观众呵斥“不要再给JK抹黑了。”

这次事件将JK制服突然推到了大众视野,也进一步加速了JK制服的出圈。

JK的确在2020年迎来了舆论上的小高峰。如果你常常刷抖音、逛淘宝,想必已经对这个词不再陌生了。它的出现频率,不亚于前两年的汉服和洛丽塔。

事实上,当有些人还在问什么是JK制服时,JK制服文化圈内部已经形成了完整的生态。

穿JK制服的女生被参展观众训斥姿势不雅,并被摄影师在身后偷拍裙底
图片来源:微博用户@加一点芋圆吧

穿日式学生制服是为弥补中国式青春?

JK意为“女子高中生”,通常意义上,JK制服指的就是日本女子穿着的高中生制服。

JK制服的款式分为“西式制服”和“水手服”,西式制服分为衬衫、裙子、马甲、开衫等,水手服则可按领子分为札幌襟、关东襟、关西襟和名古屋襟,不同领子上又有不同数量、不同颜色的襟线,例如“关东襟白三本”便是三条白色襟线的关东襟制服。

不了解JK制服的人,或许不知道这种服装在年轻女孩中的风靡程度。

天猫方面对界面时尚表示,天猫上半年JK制服相关搜索人数同比去年上半年翻了一倍。

在JK制服淘宝大店“中牌制服馆”里,一款128元的JK制服百褶裙一个月可以卖出超过3700件,单款月销量超过47万元。另一家大店“兔缝缝”(原兔姬舍)实行预售制,4月18日返场再贩的“温柔一刀”制服裙定价118元,上架25分钟销量就达到30万,销售额高达3540万元。

4月18日晚,兔缝缝(原兔姬舍)的温柔一刀裙上架25分钟销量达到30万 图片来源:兔缝缝

不少中国女生喜欢JK制服是受日本影视剧、动漫乃至二次元文化的影响。

在作为规制型社会的日本,制服已经不分职业、不分年龄地渗透进人们的生活。《日本女学生机密》(Japanese Schoolgirl Confidential)一书中,校服企业Tombow的博物馆负责人Sano Katsuhiko说,“日本人非常重视制服,对他们与社会中的角色感到自豪,警察看起来要像警察,护士看起来要像护士,女学生当然也是。”

1873年,作为东京大学工学部前身的工部大学校率先引入西式校服,1888年校服在日本全国中学普及,其中女生制服以水手服为主。

20世纪80年代以来,以水手服为主的校服大量融入日本流行文化,少女偶像组合“小猫俱乐部”当时的成名作是《不要让我脱下水手服》,日剧和日漫也常以穿校服的学生为主角。

张成月在2017年入坑JK制服时,就是看了日剧《一吻定情》,一下子被主人公们的校服迷住了,于是买了自己的第一条制服裙。

日剧《一吻定情》

张成月穿JK制服时,这种服饰在国内仍属非常小众,而张成月正是喜欢它的小众,“穿着不容易撞衫,比较特别。”

在国内,JK制服和汉服、洛丽塔这三种小众服饰一起并称为“三坑”,也被称为“破产三姐妹”。汉服和洛丽塔从2012年左右逐渐流行,当时JK制服也刚被小部分人从日本引进国内,但相比之下更为小众。

一些喜欢小众服饰的人群会在“三坑”之间流动,不少穿洛丽塔的女生几年后也开始穿JK制服。准大四学生林带鱼也是其中一员。

林带鱼从15岁左右穿洛丽塔裙,大学又喜欢上JK制服。入坑两年多,林带鱼已经拥有四、五十套JK制服,成为微博上粉丝接近8000的“种草姬”,经常分享自己的JK制服穿搭,并下决心日常不再穿其他服装。

不过,林带鱼开始穿JK制服不只是因为从一种小众服饰跳到另一种小众服饰,最主要的原因是她认为JK制服作为日本校服,有中国校服所不具备的青春感。

林带鱼不喜欢自己高中时的校服,“运动服太丑了,大学穿JK制服是弥补我之前的青春。”

她说想趁现在还年轻,把所有裙子都穿上拍一次照,“这样才能抓住我最后的青春。”

图片来源:林带鱼
林带鱼的制服裙 图片来源:林带鱼

爆款生意与JK警察

现在,林带鱼明显感到JK制服已经不再那么小众,“特别是今年之后,一出门走七步就能看到一个人穿JK制服。”

JK制服的走红很大程度上是受短视频平台的推动。多位JK制服爱好者对界面时尚回忆,2018年左右,一批在抖音和快手活跃的网红喜欢穿着JK制服拍视频,让许多圈外人认识了这种小众服饰。当时很多人还不知道什么是JK制服,看到类似的制服裙会称其为“抖音上的小裙子”。

仿佛一夜之间,一大群JK制服的圈外人发现了这种服装的美。但JK制服圈和所有亚文化群体一样,内里团结但有强烈的排外性,大量涌入的新人让圈子的“鄙视链”越来越明显。

在JK制服圈,山寨制服是鄙视链的最底端。

要知道什么是山寨制服,首先要知道什么是正版制服。

正版JK制服可以分为日制和国产。其中,日制又分为校供和非校供。校供就是日本高校的校服,非校供则是日本商业品牌推出的制服,Conomi、Eastboy、KURI-ORI等是比较出名的JK制服品牌。

日制非校供指的是日本商业品牌推出的制服 图片来源:Conomi

但是,日制校供一般需要学生证才能购买,国内能买到的日本校供通常是二手制服,并且很难买到,而Conomi、Eastboy等日牌的价格又比较高,所以国产JK制服应运而生。

国产JK制服是由画手原创设计、再由店家打样制作的制服,或是得到日制校供授权生产的国内店铺。

国产JK制服的格柄由画手原创设计 图片来源:月野HOUSE

如果有商家未经授权就复刻了国内画手原创设计的格柄花纹,或是未获日方厂家的授权就生产了与日制校供设计相似的制服,生产的JK制服便是山寨。

单从外观进行区分,正版JK制服的衬衫上衣基本是正方形,又宽又短、不显腰身,襟线不反光,格裙走线规整,整体色调和布局都很均匀,裙子的褶子则要很锋利。

JK制服女孩们如此重视版权、抵制山寨,初衷是维护圈子里为数不多有原创设计的店家,让圈子良性发展。

圈子里甚至形成了自发的维护版权队伍,

当JK制服圈有人指出他人买到不符合圈内规则的山寨格裙时,也就容易被不理解JK制服圈内“版权至上”渊源的路人嘲讽为“JK警察”。

LOFTER用户“伍月仕日”说,包括JK制服、汉服、洛丽塔的三坑最开始都是一群爱好者用爱发电,生产规模不大,维护原创设计的店家是鼓励其发展,以免将来无人做原创设计,很难买到好看的裙子,大家只能花大价钱买日牌。

在这一阶段,“不买山”或者“不知山买山”是这个圈子最基本的规则。

但随着JK制服走红,越来越多商家发现这一市场的潜力并一头扎进去。几家大店早已不是从前的小作坊,JK制服成为一门追求爆款的生意。

温柔一刀的成功就不是偶然,它满足了好几条成为爆款的条件。

温柔一刀全套 图片来源:微博用户@影未_

爆款的第一要素是好名字。

最早,日制校供格裙在国内通常都拥有一个名字,一般是制服所在的地区或学校。

后来一些国产JK制服店也开始给格裙起名,比如中牌的山吹、燕子家的斜阳、月野家的雪樱和梗豆家岚霭,将各类意境进行排列组合,彼此不那么好区分。

兔缝缝给裙子取的名字更加具体,除了温柔一刀,还有柠檬海盐、线性代数和电竞少女。“爱打游戏的女生一听,‘电竞少女’不就是我吗,那我一定要买。”林带鱼说。

兔缝缝的“电竞少女” 图片来源:林带鱼

爆款的另一要素是特别的设计。

与之前其他制服裙裙不一样,温柔一刀裙子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的细线,算是开创了一种新风格。从温柔一刀开始,越来越多店家会制作突出细线格的裙子。林带鱼说,大家都想做出温柔一刀的感觉。

除此之外,一款不仅只有圈内人会欣赏的裙子才容易变成爆款。

张成月认为,混JK圈久一些的女孩更喜欢校供感,“这样穿得就像日本高中女学生。”

有校供感的裙子通常配色低调、色彩饱和度低,墨绿色和墨蓝色是典型的校供感配色。圈外人则容易被粉色、天蓝色和明黄色的格裙吸引,这些是圈内人觉得不够校供的配色,但可能会获得更好的销量。

今年以来,就连成熟的时尚品牌也盯上了这个市场。太平鸟旗下女装品牌乐町近日发售了一款和天堂伞合作的格裙,共有4种配色,分别是粉色系的月见花开、蓝棕色系的星落秋屿、紫黄色系的秋叶流萤和基础绀色的绀色之海。

乐町方面对界面时尚表示,有邀请JK制服圈的消费者和JK制服的爱好者讨论喜欢什么颜色的格子,在产品设计前期邀请他们投票了格纹颜色。

乐町和天堂伞合作推出的格裙 图片来源:乐町

从这款裙子的配色来看,乐町希望满足的不仅是JK制服圈的核心爱好者,还有更多作为圈外人的消费者。

不过,在一大批看好JK制服商业潜力并进入市场的店家中,不乏一些没有原创意识、不注重版权的店家。界面时尚发现,淘宝上大量山寨制服店注册于2017年至2020年之间。

在此情况下,消费者如果没有事先做好功课,很难做到不买山寨、只买正版。

JK制服的男性凝视

事实上,JK警察不仅执着于版权问题,也要求圈内人和圈外人不能污名化JK制服。

上海漫展开幕的一个星期前,有一位穿JK制服的女生在广州漫展掀起衬衫、露出内衣供摄影师拍照。这位网名“小尤奈”的女生疑似是以售卖大尺度照片换取金钱的“福利姬”,被一些人称作“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网名“小尤奈”的女生在广州漫展掀起衬衫、露出内衣供摄影师拍照

而在上海漫展现场,趴在地上摆姿势的女生之所以会被训斥,也是因为观众称其给JK制服“抹黑”。JK制服圈里的不少规则也在有意无意地保持JK制服的纯洁性,例如强调正统的JK制服不显腰身,裙子不会过短。

这个圈子如此敏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一部分非正统JK文化在日本异化为了色情产业中的一环。在一些人眼中,JK制服可以是一种可以抹去女性个体差异的符号和幻想对象。

JK制服的色情意味一部分来自于日本的援交文化。这一现象从20世纪90年代起盛行,当时日本全民几乎都在泡沫经济的顶峰沉迷物质享受,高中女生会通过陪聊、陪逛街等服务与客人换取金钱或奢侈品。校服成为援交学生的工作服,因此被赋予一层性意味。

直到今天,日本女学生穿JK制服援交仍十分普遍。在青年媒体Vice于2015年出品的新闻纪录片《日本待售女学生》(Schoolgirls for Sale in Japan)中,穿着JK制服的未成年女学生在东京秋叶原的街道拿着传单招揽顾客,陪顾客散步或为其占卜、按摩,而这些行为在日本一份贩卖人口报告中被称为未成年人卖淫的前线。

图片来源:VICE纪录片《日本待售女学生》截图

尽管2017年7月1日起,禁止18岁以下女性从事援交服务的新法律在日本生效,但这并不能阻挡JK制服继续作为性交易中的热门元素。

而随着水手服在上世纪末融入日本各种流行文化,色情漫画和AV里也逐渐充斥大量水手服元素,日本出现一批穿JK制服的女偶像和虚拟人物狂热迷恋的制服控,甚至还有专门骚扰水手服女生的电车痴汉。

当JK制服从日本来到中国,年轻女生受到的滋扰也一并被复制。

林带鱼经常在微博和知乎分享自己穿JK制服的照片,希望能和喜欢JK制服的女孩子们交流,但却几乎每天都收到男性的骚扰私信。

林带鱼一开始尝试拉黑,后来发现根本拉黑不过来,“有些人甚至会很有礼貌地恶心你,‘小姐姐您好,我是一个足控,您可以把您的袜子卖给我吗?’”

女孩们将JK制服带到中国,希望借此表达美丽,但又想摆脱男性凝视。

有些女生因此要求身边人“做得更好”,规训圈内人维持JK制服的纯洁,去除JK制服中可能的性感。

现在,尽管很多新人开始穿JK制服,但也有一些人在逐渐退圈。有些人是不认同圈子的规则,有些人单纯是不再穿制服了。

张成月已经工作两年,很少再穿JK制服。

“JK制服代表着读书时的无忧无虑,代表着那时你对自己的精心打理。”工作之后,张成月不再有时间琢磨服装搭配,也总抽不出时间化一个和制服相配的妆容,很难完成穿JK制服的仪式感。

林带鱼想到自己最早会入坑JK制服,是因为看到知乎博主“小兮妹”穿着JK制服的照片,“她在照片里非常非常好看,我到现在还一直关注她。”

不过,小兮妹已经不再穿JK制服了。林带鱼说,“她长大了。”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