靴子落地,起死回生?泰禾迎来万科入股,672亿债务一年内到期

2020年08月05日 20:05
万科入股泰禾一事正式靴子落地,不过泰禾还债依旧道阻且长。

文|野马财经 蔡真

编辑|缪凌云

24.3亿元的转让价格,与目前泰禾的债务状况相比,差距明显。

不过,有了万科背书,泰禾的融资将会更加容易,从而盘活那些价值不菲的烂尾楼,然后产生健康的现金流,这是万科"授之以渔不如授之以鱼"的意义。

8月4日,泰禾集团发布《简式权益变动书》,标志着万科入股一事正式靴子落地。

此前泰禾集团(000732.SZ)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黄其森与海南万益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于2020 年 7 月 30 日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泰禾投资拟将其持有泰禾集团的 19.9%股份转让给海南万益。而海南万益则是万科的全资子公司。

此次标的股份转让价格为4.90 元/股,转让总对价为24.3亿元。消息一出泰禾集团开盘涨停。8月5日泰禾集团收报5.51元/股,下跌0.90%。

这份股权转让协议有许多先决条件:根据补充协议内容,泰禾需要制定债务重组方案并与债权人达成一致,债务重组方案能支持目标公司恢复正常经营,能支持目标公司可持续经营,并且该债务重组方案的上述作用能得到双方的一致认可。

并且,万科不对泰禾集团及目标公司的经营及债务等承担任何责任,亦无任何责任为其提供任何增信措施或财务资助。不过在标的股份转让完成之后,万科将协助泰禾集团完善公司治理,盘活存量资产,支持目标公司正常经营。

有市场消息称泰禾计划最早在8月底前出台包含境内外债券和非标在内的债务重组草案,并于9月完成协议签署。

本次权益变动后,泰禾投资持有股份占泰禾集团总股本的29.07%,泰禾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将合计持有股份占泰禾集团总股本的42.79%,泰禾投资仍为泰禾集团控股股东。

就在协议签署期间,泰禾发布公告称发行规模为15亿元的"18泰禾01" 公司债无法按期支付本息,截至2020年7月7日,公司已到期未归还借款金额高达270.65亿元,公司已被列为被执行人。

根据泰禾集团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同比减少193.54%-219.16%;净利润为-14.6亿元到-18.6亿元。

泰禾还债,依旧道阻且长。

01、4只债券1年内到期,借新还旧也不易

除"18泰禾01"外,泰禾集团今年已经发生过一笔债券违约。

7月6日,上海清算所披露信息,泰禾集团2017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简称:17泰禾MTN001)无法按时兑付。

这笔债券是泰禾集团在2017年6月30日至2017年7月3日期间发行的,发行票据价格100元,总额15亿元,发行利率7.5%,期限为3年。

泰禾集团对此表示,上半年受疫情影响,销售、回款均未达预期,中票未能按时兑付本息;目前公司的库存现金存在部分资金受限情况,需定向用于项目建设或项目融资的定向还款。

目前泰禾集团尚有7只债券存续,除上述两只外,还有4只将于1年内到期,一只将于1-3年内到期,尚不确定这些债券会否违约。根据泰禾集团2020一季报,公司应付债券共88.32亿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泰禾一年内到期债务为672.4亿元,同期泰禾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41.79亿元。

偿债压力极大的泰禾集团试图借新还旧。今年3月,公司拟面向专业投资者公开发行不超过人民币120亿元公司债券。

从财报来看,去年一季度泰禾集团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和投资活动现金流还为正数,分别为119.39亿元和7.81亿元;到了今年一季度,两项数据已经变成-29.3亿元和-2.63亿元。筹资变难,回款变慢,泰禾能找到的钱已经不多了。万科的24亿元虽不能救命,但在当下已是雪中送炭。

02、万科到来的意义?

去年整年,泰禾转让和合作开发了大量项目,以缓解债务压力,野马财经统计,仅披露的交易涉及金额就超90亿元。

但这不是长久之计,盘活存货,用好手中资源才能实现造血。

债务危机爆发前,泰禾的院子系豪宅等项目在业内享有美誉。但如今各地在建项目许多都成了烂尾项目,全国业主还成立了自救委员会,至于有多少楼盘,看这张海报便知。

2020年的新冠疫情让泰禾雪上加霜。2020年一季度泰禾营业收入为4.8亿元,同比减少93.5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滑157.99%至-5.64亿元。泰禾称,目前销售情况已陆续恢复至往年同期水平。

2019年6月召开的媒体见面会上,黄其森表示:"泰禾有6000亿货值、1000多亿的负债,回旋余地还是非常大的,而且又在一线、强二线。你说这个风险有多大,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大,这些东西都是公开的。"

在一系列甩卖之后,目前泰禾集团仍有约4000亿的货值,且主要分布在一二线城市。

据今年一季报,泰禾存货有1500亿元左右,实际供货约2100亿元。

据《时代周报》报道,此前泰禾不少已经停工的项目工地,由于得到了金融机构的输血以及承包方的支持,一些项目已经恢复动工,例如位于上海崇明区的泰禾大城小院项目。

众所周知万科财务状况向来稳健,截至2020年3月底,该公司净负债率仅为34.3%;持有货币资金1732.7亿元,远高于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有息负债总和897.8亿元。

而万科成为泰禾第二大股东之代价,不过占据其所持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的1.4%。

需注意,万科强调不对泰禾集团及目标公司的经营及债务等承担任何责任,亦无任何责任为其提供任何增信措施或财务资助,但将协助泰禾集团完善公司治理,盘活存量资产,支持目标公司正常经营。

换言之万科并不打算为泰禾还债,更在意验货和抄底。

但有了万科背书,泰禾的融资将会更加容易,从而盘活那些价值不菲的烂尾楼,然后产生健康的现金流,这是万科"授之以渔不如授之以鱼"的意义。

2014年,中交集团入主绿城,创始人宋卫平逐渐隐退。有了央企的信用背书,绿城的融资成本大大降低,2019年销售额迈过了2000亿大关。

2018年3月,华夏幸福被曝资金链断裂,随后控股股东华夏控股将其19.7%股权转让给平安,平安集团成为第二大股东。引入险资之后华夏幸福的筹资现金流大幅增长,总营收跨过千亿大关。

这些算是成功的案例,会在泰禾身上复制吗?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