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界|《脱口秀大会》杨笠爆梗:女性在脱口秀中如何言说自己?

2020年08月03日 14:11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脱口秀中的女性议题和莫言新作《晚熟的人》。

《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剧照。来源:豆瓣

记者 | 潘文捷

编辑 | 林子人

1

『思想界』栏目是界面文化每周一推送的固定栏目,我们会选择上一周被热议的1至2个文化/思想话题,为大家展现聚焦于此的种种争论与观点冲突。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莫言新作《晚熟的人》和脱口秀中的女性议题。

《脱口秀大会》杨笠表演爆梗:女脱口秀演员为什么这么少?

上周,脱口秀演员杨笠在《脱口秀大会》中的表演引发了网络讨论。在这段表演中,杨笠说自己经常被问到为什么女性脱口秀演员这么少,“女脱口秀演员为什么这么少?我怎么知道啊?又不是我把其他女脱口秀演员挤走的。”——视频高赞评论@此ID被炸号的直言 指出这句话“爆梗点很妙”,因为点出了“女性在行业里的竞争恶劣环境根本原因不是女性之间竞争导致的”。

与此同时,杨笠还吐槽复联设定,“黑寡妇的超能力是衰老速度很慢”,还被做了绝育,这样的设定只能保证黑寡妇年轻漂亮,身材不会走形,但是和拯救世界没有什么关系。她质问这个技能是准备把坏人熬死吗?以用黑寡妇的调侃来阐述大众对于女性的刻板印象——为什么女性就必须年轻漂亮身材好?

杨笠的脱口秀表演

在此之前,关于“为什么女性脱口秀演员很少”的问题很少有业内讨论。在《女脱口秀演员的 “反击”,其实就是普通人的反击》一文里,脱口秀演员颜怡、颜悦看到,性别歧视是每个行业都存在的问题,在任何行业,前端的永远是男性,女性一直不被鼓励表达。2019年澎湃新闻的《说脱口秀的女孩们》一文中,作者杨茜谈及了女孩说脱口秀的诸多限制。首先,虽然有喜剧天分的女生很多,但在传统观念里,女性是不适合搞笑的,因为幽默和女性被要求的优雅有冲突。如脱口秀演员王璐会收到妈妈的教导“不要不淑女、不要轻浮”,杨笠也被妈妈说“你以后淑女一点,不要这样真的嫁不出去了”。王璐还看到,女性脱口秀演员必须要接受观众对长相、身材等方面的关注。

脱口秀演员赵晓卉称,女脱口秀演员上台往往能保证质量,准备得更加充足也完整,但演出效果不好,也会更加感受到挫败。另一位脱口秀演员萧谦认为这是因为社会本来对女性要求更高,这使得女性面对评价更敏感脆弱,很容易把矛头指向自己,不好笑就是自己的问题,但是男性就特别有“蜜汁自信”。此外,女性在追求脱口秀职业道路上还有家庭因素,考虑“家人同不同意自己”等男性很少思考的问题。种种因素成为女性在这条道路上的阻碍,因此在脱口秀的道路上,坚持下去的女生很少。

在这种情况下,也有很多女脱口秀演员在尝试把社会对女性的刻板印象、把女性的弱势地位作为脱口秀的素材。如美籍中越混血脱口秀演员黄阿丽就因数落生育后的那些“屎尿屁”,吐槽母乳喂养等而闻名。她会在脱口秀中谈论女权、婚姻、怀孕、流产等话题,把女性诉求展现在听众面前。在中国,女性脱口秀演员也在做类似的尝试。在《人物》一篇名为《说脱口秀的女人》的稿件中,笑果文化线下演出负责人史炎称,“做脱口秀的绝大多数人还是男生,所以你只要用女性的视角来看,婚恋话题、生孩子、工作,就有天然的视角差,那你自然而然就会有一个创作的捷径。”

国内的脱口秀女演员也在寻找不同的角度探讨女性议题。例如被称为“脱口秀一姐”的思文常常使用“独立女性”这个词。思文看到,很多女性面临的生活困境本质是一致的,在《新京报》的一篇报道中她说,很多人面临的问题就是缺乏经济能力,因此,她还讲了一期为什么女人要有钱的主题。颜怡和颜悦则会讲有关女性和消费主义的段子。她们会讽刺有的品牌把自己和 “女性力量” 绑定,但其目的还是在于营销,“跟女性的生存毫无关系。”小鹿讲过她在重男轻女环境下的生长过程,三弟讨论了性侵和性骚扰的话题。颜怡和颜悦则说,社会热点话题都是她们的选材范围,“我们其实是同情弱者的心态,因为我们就是弱者。”

在越来越多的女性议题摆上了台面之后,更有听众也在对脱口秀中存在的女性的刻板印象表示不满。微博网友@ 免庖丁就提出自己对“唠叨妻子”“女人不可理喻”等老梗的意见。@免庖丁 称,这一方面是因为作为弱势群体会感到受到冒犯,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样的老梗太偷懒了——因为一般的喜剧素材需要埋伏、铺垫。但是刻板印象梗则可以没头没脑地惹观众发笑,这样既不好笑,更不高级。

莫言最新短篇小说集《晚熟的人》:诺奖得主能打破“桂冠枷锁”吗?

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八年之后,莫言推出了自己的最新短篇小说集《晚熟的人》。这本作品的出版距离他上一部小说出版已经有十年的时间。

这十年当中,莫言都在忙什么?界面文化(ID: Booksandfun)曾在2016年的报道《莫言获得诺奖的1500天》中梳理过莫言获奖后的主要活动——关键词是:演讲、对谈、开会、主持和荣誉。在获奖后的第一年(2013年),莫言忙得一整年一本书都没有看。此后,他也是频频被邀请做演讲,话题多是围绕着故乡高密和自己的创作历程展开。在对谈当中,他除了与中外作家聊文学以外,还和张艺谋、杨振宁、星云大师等各领域人物聊天,从佛学到物理,样样都谈,有的时候在一场活动中,他要一个人和30个人对谈。

在开会方面,莫言参加的会议中除了文学相关的会议之外,还有基于地方发展、跟文学无关的民间友好论坛和活动,以及一年一度的政协会议。当然,诺奖之后的荣誉也被莫言拿到手软,他被电视台评选为年度人物,被中外高校授予荣誉博士、讲座教授,还被评为地方顾问和学会会长,甚至写作不用电脑的他还被授予了网络文学大学荣誉校长……

2018年8月14日,莫言在研讨会上听海外翻译家发言。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莫言曾经也发出过“不要再找我参加活动”“让我好好躲起来写作品”等请求,不过,他还是一次次地在各种场合中出现。面对他为什么没有写出新作品的质疑,莫言这样说:“不管怎么说,作为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读者对你的期望是很高的。希望你在获奖之后还能写出好的作品,甚至更好的作品,这对作家本身就形成一种压力……怎么能够保证我现在的小说比以前的作品更好呢?这很难把握。”不过同时,他也称自己非常努力。

7月31日,莫言终于推出了自己最新的短篇小说集《晚熟的人》,这也是一部短篇小说集。在澎湃新闻记录的《晚熟的人》线上发布会现场状况中,莫言再一次提到了获诺奖之后很多作家的创作会停滞或者难以超越自己的“诺奖魔咒”。莫言说,这是因为,有的诺奖获得者获奖时年纪已经很大了,不但创作巅峰时期已经过去,而且有些人不久于人世。不过,也有像马尔克斯这样的作家,在获奖后依然写出了《霍乱时期的爱情》等杰作,至于他本人,也一直在努力试图打破诺奖魔咒。“一个‘头顶桂冠,身披枷锁’的人,”作家苏童这样评价诺奖之后的莫言,“他所有的写作其实都是把那只手从枷锁里探出来,要把这个枷锁打碎,要把桂冠摘下。”

读者首次看到莫言打碎枷锁的成果是在2017年。当时,他分别在《人民文学》发表了剧本《锦衣》、组诗《七星曜我》,在《收获》发表了三篇短篇小说《故乡人事》。这些都不是长篇小说,对此他回应说:“其实衡量作家的艺术成就,长篇不是唯一的标准。我个人当然是对写长篇充满了兴趣,我正在写,先发一些戏剧、短篇和诗歌向读者证明我没有偷懒。”

从这个角度看,《晚熟的人》也是“证明我没有偷懒”的作品。在发布会上,莫言进一步捍卫了短篇小说的魅力——他说鲁迅、沈从文、莫泊桑从来都没有写过长篇,他们依然也是伟大作家。但同时他也承认,“长篇小说无论从它的体量上、广度和深度上,对生活反映的丰富性上,确实超过了中篇和短篇。”

莫言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20-8-1

《晚熟的人》这本书的主人公叫做莫言,角度是知识分子还乡。在小说中,莫言称,过去是知名作家,如今是诺奖作家的他回到故乡遇到的人和事会比过去丰富很多。其中既有“莫言”获奖后感到的荒诞——回到家发现家乡一夜之间变为旅游胜地,出现了《红高粱》影视城、出现了山寨版“土匪窝”“县衙门”等;也有他遇到的当今时代的乱象,例如擅长互联网炒作,以东拼西凑添油加醋手段分分钟炮制出“十万加”的“大V”等,小说内容打破了现实和虚构的界限。

莫言说:“小说里的很多人物都是我的小学同学,时间一下子回到五、六十年前,小说里的人物跟我一样在慢慢地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成长、并晚熟。”他称,“晚熟”这个概念是一种民间智慧,就像村里的傻子可能是在装傻,他们在不太正常的时代无法展示才华,但在自由度更高的时候可以展现出能力,因此这些晚熟的人,在机会来临的时候,“表现得比谁都厉害。”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儿提时的小学 图片来源:图虫

那么,究竟如何评价《晚熟的人》,又怎样看待莫言在诺奖之后的写作?在《莫言,还是那个讲故事的人》一文中,作者李英俊记录下了2019年首届吕梁文学季莫言研讨会的发言,其中,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看到,从2017年开始,莫言恢复了活跃的创作,他依然保持着对中国现实生活、对此时此刻复杂经验的高度敏感。至于莫言在诺奖之后的改变,则被归结为“平静、内敛、节制”。

评论家陈晓明称,“莫言的力道还在那里,他的近作,与其说不露锋芒,不如说更加内敛、节制。他能说出中国乡村的故事,以他特有的方式和特有的真实。”评论家谢有顺则称,“他比以前更加平静,明显显得更加宽阔。”对于《晚熟的人》,作家毕飞宇这样评价:“书中有的短篇小说比莫言以往短篇节制很多,浓墨重彩少了,线性多了——这是给我带来的惊喜。但是,中间仍然能看到我熟悉的莫言——那种语言的呼啸而来。”

参考资料:

说脱口秀的女孩们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5127939

说脱口秀的女人 

https://www.sohu.com/a/251309687_100172001

思文:脱口秀女演员的战场不是“赢”这么简单

http://www.bjnews.com.cn/ent/2019/09/22/628397.html

专访“脱口秀一姐”思文:希望用段子给女性力量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42213349205276360&wfr=spider&for=pc

获诺奖五年后 莫言终于又有新作问世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1571324.html?_t=t

莫言:锦衣与故乡人事

https://www.sohu.com/a/195101308_351293

莫言获得诺奖的1500天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966501.html

莫言,还是那个讲故事的人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9/0524/c403994-31102515.html

莫言:做一个晚熟的人

https://mp.weixin.qq.com/s/8KNVlmtHtn2hys8myGZO7w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